说起帕布洛迪纳学院的时候,周遭人们印象里这只是夏布罗省的一个普通城镇学院罢了,论起教学能力而言,王国随便叫得出口的有名学院都能将帕布洛迪纳学院拉出一大截,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甚至能力考核上那些出名的学院,所以像帕布洛迪纳这样不高不低的学院也成为了他们的最佳选择。

    帕布洛迪纳学院并不在繁荣的城镇里,当初建立学院的初代院长为了让学生专心学业以免受到城镇繁荣而腐朽了学习的精神,所以学院建设在了距离城镇十里外的格尔兰山麓一带。

    和煦的春风吹拂过整个格尔兰山的时候,新一届的学生已经在帕布洛迪纳学院开始安顿熟悉下来,他们要经过三年制的学习之后开始各自未来的旅程,而现在,他们只是一群尚未展翅的雏鸟。

    对于学习了剑术课程的学生们最感到惊讶不可思议的事情,便是他们的教习老师居然是一个看起来和他们年龄相距不大的年轻人,听高年级的学长们说过,这位年轻的剑术教习是两年前来到的帕布洛迪纳学院,后来不知何种原因留下来此处一直担任着剑术教习。

    而说起年轻教习的剑术实力,高年级的学长都会用一种哀怨的表情说道最好不要轻易去招惹对方,对方的剑术是你不可想象的高度,尤其是对方恶劣的姓格将会是你的噩梦,最关键的是,不要被他年轻的外表给欺骗,甚至是要忽略它。

    新学员中总是不乏心高气傲之辈,总希望凭借自己的能力在同学间表现得出彩证明自己,而他们首选的对象便是那位年轻的剑术教习。

    只是那一次的经历让艾莉露知道,听学长前辈的话是有多么重要。

    当初挑衅场面艾莉露一直没有忘记,那位年轻的剑术教习自称德兰克·夏兰,一身淡白细麻劲服,黑色长发随意用布条扎着,普通的木剑插在腰间,一双手交叉合拢在胸前,本为俊俏年轻的面容也被一副扑克脸给破坏。

    年轻的教习自我介绍完后便开始讲解课程的要求,不论他安排什么事情只有服从,否则后果自负。

    新学员们似乎经过了串联试图给予这位年轻教习一个下马威开始起哄,但年轻教习只是静静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看着对面学员们的闹哄,仿佛他们只是一群舌燥的八卦妇人般视而不见,直至起哄开始平息,真正想闹事的几位新生站了出来挑衅,内容不免冠冕堂皇。

    艾莉露认识其中一个闹事的新生,那是她几年前与父母一同拜访过费图家的三儿子桑德,对方的祖上是王国银翼军团的人,红雨之年参加过对奥萨苏蛮人,苏格罗亡灵的战争,后来因为军功分封成为了一位世袭勋爵,作为军功贵族家庭的后代,桑德从小就接受剑术教育,听说现在已经有了下位剑士的实力。

    年轻的教习并不在乎对方的切磋挑衅,只是随便勾了手,早已迫不及待的桑德他们,拿出剑术课程的练习木剑便朝对方攻击而去,或许是艾莉露觉得自己眼花了,她根本没看见年轻教习是如何出手便将桑德的木剑挑飞,紧接着就看见与桑德一起挑衅攻击的那几位倒在地上,捂着手臂痛苦嚎叫呻吟。

    似乎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吓唬到,原本起哄的场面也安静异常,年轻教习没看一眼倒在身前的桑德他们,只是平静的讲解今天课程的要求,所有人照着训练场地跑一百圈,即使最后爬也要爬完,中途偷懒逃脱装病者一律驱除剑术课程,不愿意跑的人可以立即退出。

    艾莉露记得当时就有至少一半的人退出了剑术课程的训练场,后来听说他们有去找院长投诉,但结果却是被校长训斥了出来。

    留下的人里冒出求情的话也被年轻教习冷看了眼说道不愿意就出去的简单话语,能进入学院的人,如果有一定的志向都不会放弃任何能出人头地学习的机会,见识了年轻教习强大的实力,此时放弃就等于失去了一次重要的机会,艾莉露留了下来,因为她想学习剑术。

    地上的桑德几个在痛苦呻吟了许久后,除了桑德之外其余几个都退出了剑术课程,让艾莉露觉得惊讶的是桑德居然会留了下来和他们一起跑步,不过看年轻教习并没有说什么。

    临近午饭的时候年轻的教习望了望窗外的天空后,便随意点出几位学生出来,年轻教习让他们负责监督,存在偷懒逃脱装病,一百圈未跑完之前离开的第二天要向他汇报,如果让他核实到监督与学生一起隐瞒实情的话,所有监督都逐出剑术课程。

    似乎就是这样不负责任的年轻教习离开了训练场,在确定年轻教习走了许久之后,剩下的一些学员们开始说起话来,并且不断拉拢着年轻教习指定的监督企图休息偷懒……

    第二天的时候,剑术训练场可怜得只剩十多个人,艾莉露庆幸当时自己一直坚持最后就是走也完成了一百圈的任务,虽然这是她从小到大以来受到的最大苦难。

    艾莉露当时总想到那位年轻教习的离开是给他们的最后一个自觉考验,说不定他正躲在某个角落看着他们,所以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想法跑到最后,后来和几个同学相熟之后发现他们也和那时自己有着同样的想法,不过在当时年轻教习驱逐那些违反学员监督的理由是其中的学生有人告密。

    如此让人引起怨恨误会的话让艾莉露了解到高年级学长们所说的那句,对方那恶劣的姓格的确是一个噩梦,因为很久之后他们这帮留下的学生都被当成怀疑的对象遭受质问。

    安静的剑术训练场,年轻教习还是第一次见面的模样,不过接下来年轻教习说的话让艾莉露知道自己留下来是何等的正确。

    “想跟我学习剑术的人,我不理会你们对我的看法,我只负责该教怎样的学生,没有坚持,偷歼耍滑,意志不坚定的人也只是浪费我的时间,不管你有怎样的天赋,最后无法坚持下来也是一无所成,对自己的梦想未来同样如此,人生没有侥幸捷径,只有不断努力踏实的前行,哪怕跌倒了也有坚持的信念支撑自己爬起来,轻言放弃的人最终都是失败者,而你们现阶段通过了我的考核,接下来的曰子里,服从我的安排,否则后果自负。”

    而年轻教习定下的规定就是,每天早晨训练场完成二十圈的跑步,一千次的挥剑基础训练,剩下的课程会根据进度一步步进行教导;本以为会在帕布洛迪纳学院平凡度过的艾莉露觉得这三年或许会变得比想象的要精彩得多。

    ……

    话说回来,有时候年轻教习的年龄来历一直是一个热闹话题,年轻,强大,至少中位剑士的水准...只是学院的老师大多都不了解这位叫德兰克·夏兰的来历,而唯一知道内情的恐怕只有院长一位,只是每每想从院长那里打听都得不到实际的回答而敷衍过去,至于找年轻教习本人询问?到现在还没有这个胆量的人,只要一见到那位的扑克脸看着你就一阵发寒。

    众说纷纭之下,年轻教习依然保持着自己每天的正常行迹,他有一栋读力的个人房屋,每天天未放光便可见他在院子内独自挥舞着一把老旧的王[***]用制式长剑,每天早晨完成对学员的教习后便会回到屋子里,有学生在下午路过其房屋的时候曾看见窗子处那位年轻教习正坐在椅子上阅览着什么书籍,至于夜晚,没有人知道那位年轻教习正在做什么,因为没有人看见过年轻教习在夜晚出现过。

    似乎就是这样简单平凡的生活,艾莉露一直认为这是年轻教习的生活方式,可是直到那一天宴会发生的事情让艾莉露了解到了另一个真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