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杨袆和6小明几年来第一次碰面,第一次说话。??

    在来见6小明之前,杨祎预想过各种两人想见后的场面。杨祎曾想两人会相对无言,场面尴尬;或者是惺惺相惜,感动地抱头痛哭;甚至是话不投机,两人不欢而散。

    但是没想到,两人多年后第一次见面居然是在荒地上蹲子在一起抱团取暖,今晚的寒风实在是刮得太猛了。

    杨祎和6小明蹲在黑夜之中,两人慢慢说着话。

    杨祎并没有问6小明为何后来一直不来找他,他知道大家都有难言之隐,不然以6小明大大咧咧的性格也不会把这次见面安排在大晚上。

    “哥,听会里的人说你在这里混的不错,射箭老厉害了。”6小明几乎把一身的肥肉贴在杨祎的身上,“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尽管邮件给我,要是谁欺负你,我带人去狠狠踢他屁股。”

    杨袆用手试着推了推挤过来的肥肉,愣是没能推开分毫,他说道:“我孤身一人能有什么事情,你让你的手下在现实中少来烦我就行了。还有,秦坤会本来不算什么大帮派,现在好不容易在这个世界抓住机会,展的不错,你可不要老是和木小兰作对。”

    “不要和木小兰作对?哥你说的是真的?”6小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杨祎点头。

    “哥以前不管谁惹了你,你肯定会想办法找回场子,现在你居然让我不要和木小兰作对。”6小明带着失望的语气:“哥,你变了。”

    “木小兰又没惹我。”杨祎说。

    “还没惹你,你都说了要包.养她的,结果她现在居然跑去当我爹干女儿去了。”6小明愤怒。

    “别提了,那时候是年轻不懂事。”杨祎说。

    “唉,哥你变了。”6小明叹了口气,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乘机把身体摊倒在杨袆身上。

    杨袆斜眼,再次推了推挂在身上的肥肉:“说点别的,听人说你和半人马关系不错,你和他们是这么搭上线的?”

    “这就说来话长了。”6起这个突然就直起身体来了劲,他好整以暇清了清喉咙,准备开始讲故事。

    “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日子,我在贫瘠之地上到处找躲雨的地方,那场大暴雨下的那叫一个大,我找了一颗大树任然遮不住雨,只好往山崖边跑,看看能不能找到个山洞……”

    “长话短说!说重点!”杨祎对6小明的德性了如指掌,他果断打断6小明的东拉西扯的叙事方式。

    “好吧,那天下暴雨,我撞见两个半人马在一处山崖下打野战。”6小明直接切入重点。

    “哦!然后怎么样了?”杨祎一听马上也来了兴致,身体不经意还往6小明那边靠了靠。

    “然后那是相当激烈,你不知道男性半人马是多么勇猛,而那个女性半人马的性子也是烈得很。那一战打的实在是刺激,那叫一个狂风暴雨,电闪雷鸣。”6的津津有味。

    “我没叫你说这个。”

    “哥,你明明很想听这个。”

    “滚!快说后来怎么样了。”

    “好吧,后来不知怎么地悬崖上跳下一头大狮子,那头大狮子一身黑毛,也不知道狮子是了什么疯,它看到半人马就扑过去咬。野战正欢的两个半人马合起来也打不过那头狮子,最后男性半人马被狮子咬住拖走,女性半人马身受重伤逃了出去,没跑多久也就倒在雨水中。”

    “所以后来你救了那个女性半人马?”

    “是的,我救了那个女性半人马,英雄救美嘛。”6小明得意洋洋,“哥你知道吗,后来我才得知那个女性半人马居然就是贫瘠之地的科卡尔半人马大酋长赫兹鲁尔·血印的亲闺女,哥我厉害吧。”

    “厉害个什么,你不过是走了狗屎运,真是傻人有傻福。”杨祎嘴里这么说但心里还是为6小明的好运感到高兴。

    杨袆听完6小明的故事后转个话题问道:“听说你把死水村的情况通知给了半人马?”

    “死水村?是说死水绿洲的鱼人村吗?”6小明点头,“是的,都是我叫手下通知的半人马。哥你对半人马也有兴趣?你知道吗,我们已经半人马那边通过气了,死水绿洲的事情过后,半人马将允许我们在他们控制的草原中找一块地方建一座村庄。耗子说了,半人马是游牧民族,基本不从事生产,我们建个村庄生产点粮食铁器什么的还能和半人马互补。以后我们和半人马合作,在贫瘠之地上肯定能站稳脚跟。”

    6地眉飞色舞,看来他为这个事情早已准备了许久。

    杨祎很早就知道6小明找了个名叫耗子的狗头军师帮他出主意,也知道他们早就和半人马搞上关系了。只是没想到6小明当初所救的女性半人马竟然是半人马大酋长的女儿,更没想到6小明他们都已经规划好,马上要靠着半人马势力在贫瘠之地上建设村庄了。

    杨祎知道此时劝不了6小明放弃半人马转向帮助鱼人,但是他还是尝试着说道:“我对半人马没有半点兴趣,倒是对鱼人有兴趣,我看那些鱼人还不错。”

    “那些鱼人哪里不错?难道哥你也出钱投资了鱼人村?”6小明很不解,“我前段时间被那鱼人镇长的丑脸给吓尿了,还做了好几天的噩梦呢。”

    “鱼人镇长的脸会丑吗,我觉得鱼人长得挺可爱嘛。”杨祎反驳。

    “鱼人镇长那脸盆一样的大脸长得还不够丑!?鱼人还长得挺可爱!?”6小明很认真地看着杨祎,然后拉长声音说道:“哥,你真变了。”

    “你能不能换一句别的话?”

    “好吧,哥我爱你~”

    “死开~”

    ……

    第二天一早,贫瘠之地最大的一处绿洲——甜水绿洲之外。

    一队队的科卡尔半人马正带着猎犬来回巡视,这里是贫瘠之地的科卡尔半人马的大本营,也是科卡尔半人马大酋长赫兹鲁尔·血印的酋长大帐的所在地。

    科卡尔半人马几乎对所有的非半人马种族带着敌意,大白天时没有人敢接近甜水绿洲,不管是原住民还是开拓者都生怕靠的太近,被这些暴躁的半人马一抬手射出几铁箭而枉死在这里。

    这个时候,一个开拓者从一处灌木丛中钻了出来,他慢慢地靠近了正在巡逻的半人马队伍。

    开拓者把双手高举过头顶,他的手里拿着一条白色的蒙面纱巾。

    巡逻的半人马现来人后很快跑了过来,他们并没有攻击这个开拓者,而是看到白色的蒙面纱巾后把开拓者押送进了甜水绿洲之中。

    这条白色的蒙面纱巾是科卡尔风暴先知维内斯的信物,维内斯不仅生性残忍而且实力强大,她是不久前死去的狂热的维罗戈的妻子,更重要的是她是大酋长的女儿,巡逻的半人马的不敢对她的信物有所轻忽。

    那个开拓者被半人马押送进入甜水绿洲,这件事第一时间就被别人现了。

    两个开拓者爬在一棵歪脖子树观察半人马已经好几天了,他们看到有人接近甜水绿洲后马上就警觉了起来。

    “老五,那个人手臂上绑了两条灰色的带子,是秦坤会的人。”

    “前两天他们就有人进入甜水绿洲,半人马的队伍都集结好了。这次肯定是要通知半人马开始出击,我们快去告诉团长。”

    ……

    为了快传递信息,圣剑骑士团的团长一个圣剑骑士一直留在死水鱼人村里,很快他就把秦坤会的人再次进入甜水绿洲的消息告知给了杨祎。

    杨祎呆在旅馆中,布拉克和斯哇特都已经派出去侦查半人马的动向,还剩下斯拉克以及奔波尔霸和莫叽姆斯在旅馆中。

    “看来该来的终归还是要来,我们也开始按照计划做准备吧。”杨祎下令。

    杨祎的计划不复杂,前线防守半人马的任务主要由斯拉克来负责指挥,奔波尔霸和莫叽姆斯两个未成年的小鱼人主要负责安排人员及时撤退。

    当半人马大军到来之前,奔波尔霸要带着死水村的鱼人躲入死水绿洲的湖水中,也要安排鱼人把仓库里的食物搬走;莫叽姆斯则负责组织狗头人奴隶、食人魔奴隶、迪菲亚兄弟会的石匠们,他们需要转移到雷鸣峰上去。

    “希望这次半人马来的不要太多,要是半人马的数量远过上一次,那只能放弃防守了。死水村的这四百个战斗鱼人是棘齿镇的主力部队,不能团灭在这里。”杨祎心中暗做决定,实在不行的话只能再次向上次一样第一时间躲起来。

    杨祎很希望在3级土城墙完工之前半人马不要来,因此昨晚他还有意无意向6小明提出让他不要帮着半人马,不过到最后杨祎还是没有说服6小明。倒不是6小明不愿意听杨祎的,关键是实在找不出合适的理由让6小明选择站在鱼人这一边,他总不能说自己就是鱼人领主。而且当杨祎听6小明谈起他们已经准备很久,都和半人马商量好了要建村庄,杨祎就更开不了口让6小明放弃了。

    杨祎把任务布置了下去,斯拉克他们也把应对半人马来袭的对策向死水村里所有的鱼人和建筑工反复宣传了好几遍,接下来所有人就一起等着半人马大军的到来。(。)8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