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级鱼人滩行者营地建好后杨祎还没来得及找个无人的地方进行抽奖鱼人村就发生了大事。

    村里的四个鱼人猎手和几个负责采集小蚌壳的鱼人负伤回来,海贝养殖场被其他村的鱼人抢劫了。

    “对方有多少人?”杨祎气愤,棘齿村辛辛苦苦开辟养殖场又等待了两个月才等到收获的时候,这个时候居然有鱼人想要抢走海贝还打伤了村里的鱼人。

    “五十……”

    “一百……”

    两个鱼人给出了不同的答案,超过十的数目想要数清楚对他们来说不是容易的事情。

    “不管了,养殖场一定要保住。把村里的鱼人都叫回来,抄上家伙找他们算账。”杨祎火大,养殖场的收获关系到村里的粮食大计,这个时候不论对方多少鱼人都不能怂了。

    海贝养殖场虽然被抢了但是对方想要把海贝从养殖场中挖出来也要费不少时间,杨祎让老瞎眼马上派人去把在村子附近干活的鱼人都叫回来。

    为了能够旗开得胜并尽量减少伤亡,杨祎去找了巨魔猎人塔尔雷。

    “本村的鱼人要出去和别的鱼人村的鱼人打上一战,想花钱雇你帮个忙。”杨祎直截了当地说道。

    “……”巨魔猎人望着杨祎沉默了一阵,过了一会他才开口慢吞吞地说:“塔尔雷从不参加战斗。”

    “不参加战斗?”杨祎愣住了,好歹也是个2级猎人的雇佣兵居然说从不参加战斗,这算个什么回事。

    “10银币。”杨祎报出巨魔猎人十天的佣金的价格,就不信他能拒绝这高价。

    “塔尔雷爱好和平。”巨魔猎人塔尔雷极其真挚地说道。

    杨祎的小心肝一颤,他差点岔了气。艾泽拉斯世界的巨魔族以残忍、邪恶而臭名昭著,难道你个塔尔雷还是和平主义者了不成?你个巨魔猎人的手里的两把劈颅短斧要是没过开几个外族人的头颅能通过巨魔猎人的试炼?

    “30银币,不能再多了。”杨祎一狠心报出了对方一个月的佣金的高阶。

    听到杨祎报出的价格塔尔雷非但没有心动反而慢慢地仰起头,然后他以四十五度仰角望向蔚蓝天空的尽头。

    “我去。”杨祎一看这巨魔猎人这一副仰天悲切的造型就知道没戏了,他心想果然是便宜没好货,当初用1级猎人的价格就雇佣来了这个2级巨魔猎人原来是有这一层原因的。

    没过多久,棘齿村的鱼人就集结了五十多个,其中老瞎眼和布拉克兄弟这三大战力通通到齐,剩下的还有16个鱼人猎手以及众多强壮的鱼人。

    再等下去海贝要被其它村的鱼人都挖走了,杨祎雇佣巨魔猎人不成只好带着村里的鱼人队伍出发了。

    被抢的海贝养殖场在棘齿村的南面,这里靠近商旅海岸也是其它村鱼人活动最频繁的地区。

    杨祎很快带着棘齿村的鱼人来到了现场,这一块海贝养殖场上已经被几十个鱼人占领。鱼人们在养殖场的滩涂地上你争我夺地争抢这小蚌壳,一个个鱼人都弄得满身泥泞好不狼狈,原来这些鱼人并不是来自同一个鱼人村。

    “来抢小蚌壳的鱼人不少啊。”杨祎在远处估计了一下大概是七八十个鱼人。

    “这一战要怎么打?”杨祎问老瞎眼,他觉得鱼人打仗这种事还是找专业的人来做指挥才好。

    “直接冲过去。”老瞎眼早已经是热血上头、怒火飙升了。

    杨祎无奈,他转而向村里唯一的法系职业者斯拉克征求意见:“你有没有什么好计策?”

    “杀。”斯拉克的嘴里好不容易挤出一个字来。

    “这……”杨祎心里一突,种问题也不该问他。

    于是乎杨祎只好把目光停在了最后战斗职业者布拉克的身上,希望这个鱼人有点大规模战斗的经验。

    “哇啦哇啦!”布拉克怪叫一声表明了他的心意,他的计策同样很简单—就是干。

    “好吧,本领主明白了。”杨祎心里大为失落,看来指望这些鱼人想出神谋妙策是不可能了,鱼人村里怎么就没个鱼人军师呢?

    村里鱼人的大脑袋中没装着妙计,杨祎这个地星人的脑袋里也是妙计缺货,于是整个鱼人村上下很快完成了意见上的大统一,就是直接冲过去干上一架。

    “杀!”杨祎大喊一声。

    随着杨祎的大喊,棘齿村的鱼人在早已蠢蠢欲动的老瞎眼和布拉克兄弟的带领下朝着敌人冲杀了过去。

    “哇啦哇啦哇啦啦啦嘞嘞嘞嘞……”

    五十多个鱼人一起怪叫起来,声势上完全比得上几百人的军队。

    “哇啦!?”

    “哇咧哇!”

    “哇呜呜……”

    棘齿村的鱼人突然气势汹汹地冲杀过来,在养殖场上争夺小蚌壳的鱼人首先就被棘齿村鱼人的气势吓得逃了一小半。剩下的鱼人和棘齿村的鱼人碰撞在一起,滩涂地上开始了一边怪叫一边厮杀的鱼人大混战。

    “啧啧啧,这简直就是毫无章法的大乱斗,村里的这些鱼人缺乏正规的军事训练啊。这样的队伍打打鱼人这样的乌合之众还行,要是遇到正规军那是多少鱼人也白搭啊。”杨祎站在战场之外摇着头,他刚才虽然喊打喊杀喊得很大声但是双脚却一直牢牢停在原地一步也不肯向前。

    战斗进行了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结束了,出乎杨祎一开始的预料,这场战斗根本不需要什么深谋妙计就让棘齿村的鱼人完成了以少胜多的大胜。这样如同街头打群架的战斗实际上完全靠的是气势,哪一方的气势更高就能获得胜利。

    “领主,杀了八个鱼人,还抓了十七个,其他的都跑了。”老瞎眼过来报告,他畅快淋漓地打了一战后怒火平息了不少,那些被杀死的八个鱼人有一半都是被他用双手重剑斩杀的。

    “村里的鱼人伤亡情况如何?”杨祎问道。

    “这个,没注意,应该一个都没死。”老瞎眼挠挠他大鱼头上的黑色鱼鳞回答到。

    “哎,鱼人村里啥人才都缺啊,特别是脑袋好使的鱼人更是少之又少。回去后得给村里的鱼人办个学校什么的,不过去哪里找合适的老师呢。”杨祎心里思考着提高村里鱼人智商的办法。

    “领主,抓来的鱼人怎么处理?”老瞎眼打断杨祎的思考问道。

    “你认为怎么处理好?”杨祎问。

    “杀了。”老瞎眼这回倒是有主意,不过这主意太凶残。

    “就知道打打杀杀,都带回去。”杨祎批评。

    “是,领主。”

    于是这一场海贝养殖场的保卫战棘齿村不仅大获全胜守住了养殖场的收获还抓了十几个鱼人俘虏。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