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水。没什么好惊讶的,确实—毕竟我是个矮人。水用来洗涤污垢很不错,而且它是冷却煅炉里面热金属的好东西。它帮助植物生长,而且在没有其他东西可喝的时候我还可以喝它。但是我不喜欢在水上旅行—如果你想问你我,如果泰坦们想让我们航行的话它们让我们长出舵和船帆等等,而不是手指、脚趾还有头发。当我必须乘船的时候我会的—从一个大陆到另一块,我没有别的什么选择—但是我至少来到了最后一个。我在纳兹加塔潮汐下度过的时光也丝毫没让我适应环境。

    所以在水下旅行的想法代替了在水面上不愉快的旅行。这个主意就好像鱼之类的生物在水中生活一样—好吧,这真是个错误。

    鱼人们不同意。

    我依然记得我第一次看见一只鱼人的时候。我当然听过传闻,关于那些在水下能轻松呼吸的半鱼半人。但是我已经听过太多古怪的故事—会飞的家伙,会变成烟雾的家伙,会迟到自己肢体然后一夜过后又长出新的来的家伙,一切怪诞的家伙。这些很多都只是故事,或者在真实的基础上夸大其实,或者有些比较无聊,比如像某个挨饿的部族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每个成员都砍下并吃掉自己的左胳膊这样他就不会对部族的其他成员心怀怨恨。(塞恩注:这矮人说话不需要喘气~)。我认为这些故事都差不多。一个非常喜欢整天泡在水里的种族—而我还是要说全靠它自己是不自然的—很多人已经开始称它们为鱼。

    我亲眼看见过它们。我是在艾泽拉斯的艾尔文森林里,顺着湖岸行走,那时我看见水里有微弱的反光。它几乎是立即消失了,但是我很快又重新发现了它,就在40尺以内。我把一直手放在斧子上,以防万一,但是我想那顶多不过是一条船的残害或者是一小块浮木。然后它把头抬出了水面,瞪着我。

    我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时候鱼可以把脑袋伸出水面看人了?”因为那场面看起来就像那样。一条鱼。一条有着闪闪发亮的鳞片和宽大的身躯并且有一条穿过整个顶部的鳍的鱼。它面对着我,从水里升了起来,然后我看见了他身体下面的部分更像**,那里逐渐变宽,我意识它有肩膀。那个“身体”其实是它的头。然后他站起来了,在我20吗前的地方,一只手拿着长矛,另一只拿着渔网。它发出“戈苟斯”的声音,又响亮又清晰,它举起了长矛就好像要把它投向我一样。我知道我得进入战斗,但是如果附近在水下面我看不见的地方埋伏着一大群这东西,会怎么样呢?所以我后退了几步,当我再瞥它一眼的时候它已经走了。

    我依然不太肯定我相信我刚才经历的每件事。哦,人们会高兴告诉我关于半鱼人的事情,或者它们有时候称呼它们为“戈苟斯”。我见识过了鱼人猎手,听说了它们猎杀鲨鱼或者鲸鱼的事,甚至听说了关于鱼人商人的事。这就是人们为什么会知道它们种族名字的。但是鱼人不喜欢其他种族,除非必要它们不会影响它们。它们总是尽可能快的远离我。可能是因为我胡子的关系。但是当我到达诺森德的时候我见到了很多鱼人,但是依然对它们所知甚少。然后我认识一了一个叫做米邱mitriu的老德鲁伊,一个令人愉快的人,我们喝着啤酒谈了一整夜。他把过去两年的时间都花在了尖啸海湾,研究珍稀植物和海洋生物,他的营地离鱼人部族不到1天的路程。几个月以侯它们了解到他并不危险并开始用新鲜的鱼和海藻、贝壳和他交换木头、布料和香料。甚至它们把米邱邀请进它们的家里。他成为了常客,可能是艾泽拉斯最能容忍鱼人,并最了解鱼人的家伙。他告诉我大多数关于鱼人的事,虽然我怀疑他可能有所保留。他所描述的事情已经足够让我了解他是我见过最愚蠢也是最勇敢的人。谁会像他一样一次一次的走进一个像那样的地方?他不怕那可能就是他的最后一次么?

    据米邱介绍,鱼人种族比现在大多数种族都要古老。它们更老更聪明。瓦尔加德的人民认为它们只不过是只能讲一些简单词句的两腿的鱼。它们整天把时间花在冥想或者说话或者祷告上。它们的整个文化都围绕着祷告,事实上是围绕着宗教。在我喝了足够多的啤酒醉倒过去之前,他讲了关于它们的宗教的事。一些甚至连矮人都不清楚的事。

    描述

    鱼人是一种两栖的人形生物。它们在水下能像在地上一样轻松的呼吸,它们会走,但是游泳的话更快更舒服。鱼人不喜欢待在陆地上,空气太干燥,走路也很笨拙和缓慢,并且有点疼痛。然而它们依然在每个大陆的湖岸或者海岸建立了群居的村庄。

    对于大多数人类和矮人来说,鱼人只是原始的半鱼人,它们有时会用贝壳和海鲜交换金属,木头,和香料,但是它们更多的是用粗陋的武器和我们战斗。只有少数鱼人会进入其他的定居点,它们一般只是去交易(或者打架)。鱼人通常生活在没有人想住的空海岸上,人们则听之任之。

    虽然鱼人可以呼吸空气,它们不能太长时间离开水。它们的皮肤想鱼一样覆盖着鳞片并且需要潮湿来保持柔软。如果每天不泡水的话它们就会干裂,导致剧痛。这就是为什么它们的村落靠近岸边—每个鱼人都要每天花一段时间待在水下,更多是为了生存为非娱乐。

    外貌

    如果你喜欢鱼的话,那鱼人还算是好看的生物。它们站起来和人类男性一样高,虽然它们离开水的时候驼着,它们也和年轻人差不多高大,带着一副长腿和长胳膊。它们的皮肤潮湿的时候会闪光,它经常这样,你可以看见上面鳞片的闪光。有一件我没有从故事里了解到是事情是它们的皮是如此的多彩。大多数我见到的鱼都是银色或者铜色,鱼人则五颜六色,尽管一些的躯干和头上有着红色或者蓝色或者绿色的带状纹,另一些则在青色或者脸色的背景上夹杂着金色或者银色的花样,另外一些则是条纹和斑点。一些的颜色很简单,但是在光下面会闪出别的颜色,就像斑斓的彩虹。当然,大多数时候它们在海岸或者水里的皮肤都会覆盖着一层黏液,所以颜色会变得黯淡。在一些特别的原因下,它们会把自己清洗干净,这时你就可以看见它们完全的颜色了—尽管如果你处于这样一个情况下你可能会有点全神贯注。一种不容质疑的看法是鱼人是水生生物。除了鳞片之外它们的头顶上还有鳍,一直拖到它们背后,并且它们腕关节和踝关节也有鳍。它们的手指和脚趾细长并成网状。它们的眼睛像大茶盘一样像外鼓起,并且它们有两个或者以上的眼睑。它们的鼻子很小,耳朵就像一个凹槽一样长在脑袋两边,但是它们的嘴唇很厚而且牙齿小而尖。在脖子旁边也可以清楚地看见腮。

    鱼人不怎么穿衣服,甚至在诺森德也是。我猜它们的鳞片组后抵御寒冷,如果它们可以应付水下的温度,那么它们无疑可以对付陆地上的雪和风。它们穿着护腕、腰带和项链,一切用贝壳牙齿和一点石头和金属做成的漂亮小玩意。少数把衣物围在肩膀上或者包裹着它们的脖子(在腮下面)我想这可能表示了某种地位。它们头部的外观十分普通—它们头上没有碍事的头发并且布满整齐的尖毛、利刺、甲壳以及石块

    用海藻、麻绳或是皮带或金属丝托着这个部位(头上的装饰)。一些锋利的珊瑚或者尖石头刺穿了它们的皮肤,这些也是装饰。少数与人类交易的鱼人经常穿着腰带和围巾,这是对人类谦逊态度的承认。

    地域

    鱼人的村落遍及每一个大陆的海岸。在诺森德它们沿着南岸居住,从冬拥湖一直延伸到瓦尔加德上面的峭匕湾。它们也居住在淡水湖岸。看起来它们经常选择较大的水体,通常远离其他种族。在那里它们取水方便并且没有人会打扰它们。

    那些我所听过的故事暗示了鱼人是最近一个世纪才离开海洋。在这之前,大多数人都猜测它们住在另一块大陆的岸上。它们错了。就我所知和xxxx告诉我的来看,它们可以在同一时间出现在每块大陆上。在那之前它们从不在水面上居住—它们的家乡是海洋并且它们的村子坐落在海床上。但是为什么它们要丢弃海洋而迁移到它们明确讨厌的陆地上去呢?

    信仰

    宗教在鱼人的社会中起着一个主要的作用。我不是很确信怎么去称呼它们的宗教—多神论,也许,是万物有灵论,或者可能是萨满教。米邱告诉我那些古怪的仪式和大海的力量有关。他确信鱼人崇拜水和水里强大的东西。它们的宗教足够包容以包括遇到的任何新的水生生物,而且它们乐于在其中引进或者抛弃某个物种以适合当前的情况。于是一个纳迦海巫可能会成为它们所祷告的对象,直到她被一群鲨鱼给吃了,这时候她就会被抛弃,鲨鱼取代了她。唯一不变的是水本身,它看起来是鱼人和所有生命的母亲。

    历史

    米邱告诉我鱼人族比很多其他种族都要古老。在过去的一百年里,大多数人们认为鱼人是具有感知力的或者是可以移动的或者是两栖的或者是这三者的总和,这是我们为什么在这以前从没关注过它们的原因。它们错了。萨满们手中的棍子上,细小的凹痕从底部到顶部旋转上升地排列着,一个萨满告诉米邱,每一个萨满把棍子传给继任者的时候都会增加一道凹痕。刻进去的凹痕是包含着这个萨满在人生中学到的重要信息的微小符号。那萨满手中的法杖上至少有一百多凹痕并且才覆盖了整个长度的一般。这个法杖至少已经存在了一万年了!这意味着鱼人在存在早于卡多雷的兴起,早于燃烧军团的到来,早于那场撕裂了卡利姆多的大灾变。它们也许是艾泽拉斯最古老的种族。它们多数时候都都居住在波涛之下,不为人所见。当然,大多数这些都是米邱自己的推论,但是如果有人知道他在说什么的话,那就是他自己了。

    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为什么一个世纪前鱼人出现在全世界的岸上?是什么把它们赶出了喜爱的海洋而到了它们讨厌的陆地?我不知道,米邱也是—每当他问起的时候鱼人都沉默着或者拒绝回答。我见到了另一个旅行者,一个叫科姆kem的修补匠,他有一些线索。

    “我和一些半鱼人交易过,”科姆在喝了一口啤酒后告诉我:“交换鱼和海藻。它们不大喜欢我的味道,显然地,它们皱起了它们滑稽的脸—显然我刚才和一些蝙蝠战斗过,所以身上有它们粪便的气味。于是,其中一个鱼人生起气来并且转过脸去,但是其他鱼人阻止了他,并且小声嘀咕着什么“我们责任所迫”。我不知道那什么意思,但是在交易完成之后,我伸出了手。第一个鱼人颤抖着向后退去,但是第二个走上前来并且说道“入乡随俗,尊敬的大人”,然后把它鱼类的爪子放到了我的手里。

    其他旅行者告诉过我类似的故事。鱼人无意透露出一些关于“服从、服务、命令”或其他类似的词句,这暗示了它们来到陆地上并非自愿而是被迫的。但是这命令来自谁?它们崇拜每一种水生生物,它可能是任何东西。当然它肯定非常强大并且很清楚地把它的意愿传达给鱼人们,所以这么多的鱼人都离开了安全的海洋,在干燥的陆地上蒙受生命危险。

    社会

    鱼人是部族制,每个部族都有自己的村庄。每个部族都有一个看起来象征着它们成员的活力、外貌或者历史的族名,就像“失鳍”或者“蓝腮”。部族由大家族管理,并且偶尔一个氏族里的所有部族见面讨论重要的事情。但是,要让一大群鱼人协调并长时间地达成一致是困难的。

    每一个部族拥有一个类似的构造。一个成为猎手的成年鱼人,意味着他可以通过自己的能力为部族带来食物。幼年鱼人在它们成为猎手之前会被给予试炼。它们也可能成为“夜行者”或者“潮行者”或者萨满。“夜行者”是鱼人所追求的称号,而不是鱼人的名字。我不知道这个称呼的意思,但是很多鱼人在陆地上打猎和收集食物而不是在水里。这些鱼人比它们的同胞们更安静和隐蔽,如果你见过一个鱼人潜行的话你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我猜测“夜行者”也是新地域的侦察兵,它们在其他别的部族迁入这块新地盘之前一直监视着。

    潮行者是转业的猎手。它们更富经验,同时还具有驯服水生动物并且使用它们作为守卫、斥候和盟友的能力。

    萨满是部族中具有智慧的的男性和女性。我不认为它们会去打猎,或者可能只在成年礼上打猎。萨满会和水(伟大母亲)交流让她赐福于孩子们,并且萨满会主持部族的祭祀活动。据我所见,它们确实可以使用一些原始的魔法—有时甚至不那么原始。

    每年固定的时间,几个部族会聚集到一起。每次聚集的地方都不一样—经常是其中一个部族的家,不过有时候它们也会在野外的地方碰头。部族之间互相交流经验并且交换商品。萨满们控制这种大型集会,最年长的萨满会被推崇为集会的领导。他会把任务交给那些资历教浅的萨满们,这些萨满们再把这些俗事交给其他鱼人去办理。

    关于鱼的一个问题是你无法简单地辨认出雄性和雌性。鱼人也是这样。我花费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试图从头鳍和尾鳍的形状上去判断性别,就像可以从底纹判断它们的年龄一样。鱼人男女平等,它们都可以成为夜行者,潮行者或者甚至是萨满。那可能是因为鱼人生卵而不是生小宝宝—鱼人女性可以在一天产下卵,之后她就可以去打猎。这些卵产在靠近村子的海水里,被任何可以照顾它们鱼人整齐地照料着。显然部族成员轮流照看着这些卵。米邱告诉我在这些小鱼人可以呼吸空气并加入村庄中的部族中之前,它们要照料一年。

    少数鱼人展现出太多的天赋和独立性使得它们难以待在部族里,它们会离开村子去寻找其他地方的生活。这些鱼人中的多数都是野蛮人,虽然也有少数潜行者或者斥候。只有少数治疗者会离开鱼人社会,甚至更少的会成为工匠。鱼人诗人闻所未闻。

    心性

    鱼人看起来很简单,当你第一次看见它们的时候。那是因为它们进入别人的定居点,或者让别人进它们的村子,是为了交易。鱼人已经准备了它们的商品并且它们知道它们需要换什么。它们不喜欢讨价还价或者交换故事(除非那是它们想要的信息)它们只是想要一次交易并且成交。大多数人认为那意为着它们很简单。其实这只证明了它们很专注。

    专注是一个非常适合鱼人的词。它们不是愚蠢的人。哦,年轻鱼人会跳水、打水仗或者为了乐趣而潜水,但是年长的鱼人需要忙很多关于生存和宗教方面的事情以至于不能这么悠闲。鱼人村子里的生活是艰难的。猎手坚持不懈的收集食物,孩子们和老年人准备食物,清洗房屋,制造或者修理商品,为下一次宗教仪式获得原料。米邱说甚至在庆祝的时候鱼人们也尽可能的少说话。我猜它们还没习惯在水面上说话。

    作为一个鱼人,群体的生存高于一切。第一位的是种族,然后是部族,然后是个人。它们为了生存和尽可能地扩大种群做任何事情,甚至在过程中牺牲一小群鱼人。那就是为什么它们崇拜每一个强大的水生生物。每一个鱼人都希望自己能获得那种强大的力量,或者通过与什么人做交易来得到它。没有人认为哪个出毛病的鱼人会因为力量而背叛他的亲戚,总体来看这对整个种族是有益的。鱼人的价值观在任何其他东西之上,敏捷和无情也是很重要的。精神对于萨满来说很重要,并且它把潮行者和猎手们区别开来。它们不关心个性或者创造力,除非它直接有助于部族或者种族中更大群体的生存。

    关系

    鱼人讨厌其他种族。没有二话。至少,它们讨厌地表种族。我见过它们侮辱和攻击人类、精灵、矮人、熊怪、侏儒、地精、图斯卡尔人、纳迦、甚至达卡莱巨魔。这是合情合理的,因为它们以前居住在波涛之下,曾横所有地面居民。唯一鱼人不攻击别人的时候是它们需要和对方交换所需要的东西(无论是商品还是信息)的时候,或者其他种族的数量远多于它们的时候。这也包括冒险者—我曾经路过一些鱼人村庄而遭到驱赶,但是米邱告诉了我怎样接近并安全通过它们。其他人也是因为幸运而非装备才闯过了它们。当然,这里是在陆地,在水里鱼人们可能更热情。它们无疑经常献祭,这样可能其他水生生物看到它们之后会顺利地和它们会面或者害怕它们并逃跑。我怀疑,就像鱼人崇拜着任何它们认为强大的生物一样,它们攻击任何它们认为弱小的生物。那意味着任何单独遭遇鱼人的人都要首先证明它们的强大,否则就会成为鱼人的美味。

    特征区别

    鱼人的村子是奇怪的小场所。在外部看来它们是可怕并且可怜的,由一些破烂树枝和烂泥巴做成,而且没什么规划。小屋不是清一色的—它们有着不同的大小和形状,但是它们不是很完美,所以大多数都像一边或者另一边凹陷下去。鱼人村庄里没有火堆,没有干净的道路,也没有防御工事。除了萨满们的屋子后面代表性的有浅水池以外再没有别的特色。大多数小屋都由长腿支撑起来以预防洪水和潮汐。我想像不出有比这更没有特色的了。

    不过,那是外表。大多数鱼人小屋的内部都有精巧的装饰。有的装点着分岔的珊瑚,有的镶嵌着贝克,还有令人惊奇的由晾干的海草编织成的挂毯。小屋通常没有墙,用细小的木头柱子支撑着天花板。鱼人们睡在水里或者海草编成的草席上,这些草席编织得很稳固以保持其外形,不过它们的间隙是如此的宽松以至于看起来就像一张矩形的小网。

    鱼人很少使用铁器也几乎不碰火。它们是巧手的雕刻家,把石头,贝克,珊瑚和木头雕刻成令人惊奇的工艺品。它们不会交易这些艺术品,但是会出售一些贝克或者海草之类的原材料。我从一个商人手中赢来一个小雕像,他说鱼人在一次大买卖之后把这个送给了他。我不确定我相信他,但是这东西大概是鱼人的—它感觉像鱼人的手笔。那是一个一小块珊瑚雕成的水虎鱼,它是如此栩栩如生。以至于我向它吹气的时候它就好像在颤抖一般。萨满们的法杖也是艺术品,为许多骨头和贝克镶嵌在那些地面居民们基本没见过的各种海洋生物的牙齿,鳍和爪子上。

    领导者

    下面是鱼人的领导者:

    舒勒shlur:她是白鲨部族的最年老的萨满。白鲨部族是瓦尔加德附近海岸上的重要部族,它们相比较于它们的同胞来说和地表居民交易得更频繁。舒勒是一个老谋深算的鱼人,只需要简单用头鳍打一下,最狂妄的潮行者也会收声。

    迷迷尔mimmil:他是暗光部族最年长的潮行者。当鱼人走上地面的时候他就被当作最强大潮行者来崇拜,他的能力已经成为了传奇。他特别受人赞赏的是驯服并骑乘鲨鱼的本事。

    依史密尔yshmeel:他是裂牙部族席夜行者。在重大机会的时候他负责地面安全和侦查,并且直接向酋长报告。依史密尔可能是第一个在陆地上和海里感觉一样舒适的鱼人。或者说至少他是第一个在两种环境下都同样迅速、安静和致命的鱼人。

    里尔lilki:她是白鲨部族最重要的萨满。很年轻就有这么高的地位,她的智慧、力量和她热情的奉献都备受称赞。多数鱼人都认为他将是舒勒的继任者。不过一些鱼人传言说里尔奇不仅仅想坐等这个位置,她已经等不及她的上司寿终正寝了。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