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是经过了合蔡镇之战的血火洗礼,两淮军第一旅旅长徐晨看到眼前的景象,还是有一种心如刀割的痛苦。

    一具一具尸体在临清城外的原野上集中堆着,鲜血涓涓流淌,浇灌附近的青草,甚至流的最远的血液,已经顺着河堤滑下去,滋润已经干涸了大半的运河河床,龟裂的土地被鲜血填满了缝隙,看上去有些诡异而恐怖。

    空气中弥漫的浓烈血腥气味,让所有到此的人都感到彻骨的寒冷。

    这临清城中的老人,基本都倒在这里,而曾经是运河上一颗明珠的临清城,则已经在火焰中化为乌有。大队的明军骑兵已经冲上去追杀刚刚离开不远的蒙古人,虽然明军远来疲惫,但是当所有人看到眼前景象的时候,已经用不到什么鼓舞。

    每一名明军将士都很清楚,杀光这些蒙古鞑子,自己才有脸面重新回到这里,去为这些无辜死难的父老乡亲们捧上一抔黄土。

    徐晨脸色阴沉,而周围的将士们小心翼翼的清理草丛中的尸体。一名骑兵纵马快步冲到徐晨身边,朗声说道:“启禀旅长,锦衣卫的人已经带过来了。是从锦衣卫之前已经挖好的地道之中找到的,验明令牌身份无误。”

    徐晨轻声说道:“在这一片大火之中,如果不是锦衣卫的人,又如何活得下来。这些······不过是些手无寸铁的妇孺老弱罢了,就算是连最后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站在徐晨身边的几名将领都默默地抬起头看着徐晨,脸上的神色愈发凝重。蒙古鞑子下手之决绝狠辣,显然已经超乎所有人的预料,可以说蒙古鞑子在之前肯定也已经有所预案,在明军大规模集结、先锋部队不宣而战直接越过边境线的情况下,已然按照原定计划做出了反应。

    蒙古人要留给大明一个焚烧殆尽、无险可守、无粮可得的华北,留给大明一个尸横遍野的华北!

    “惨啊。”一名都头喃喃说道。

    徐晨猛地侧头看了他一眼,嘴唇微微颤抖一下,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此时哪怕是心中有千万分的激动和愤懑,到头来都只能化为低沉的叹息和深深的懊恼。如果早到一会儿,如果路上再加急一会儿,或许这悲剧就不会发生。

    可是一切都为时晚矣。

    “锦衣卫临清城所属,参见徐旅长。”两名男子大步走过来,身上的衣服还带着沾染了火星之后灼烧的痕迹,脸上更是被熏得黑乎乎,分外狼狈,但是露在外面的两个眼睛,还是直直的迎向徐晨。

    中年汉子上前一步,从衣襟里拿出来厚厚的本子,递给徐晨,沉声说道:“徐旅长,这是锦衣卫在临清城搜集的全部资料,包括临清城在之前的人口,还有城中街道布置、蒙古鞑子的驻军多少,现在蒙古鞑子虽然将临清城一把火烧掉,不过无论是追击还是帮助重建、追认死者,应该都能够派的上用场。”

    徐晨轻轻呼了一口气,跳下马背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接过来这厚厚本子,也不知道是这册子本来就沉重,还是上面的内容太过沉重,徐晨的手臂竟然不由自主的微微下沉。

    周围的将士们都屏住呼吸,那一个册子上,每一个名字都曾经代表着鲜活的生命,每一条街道都曾经象征着欢乐与繁荣。只不过现在全部化为乌有。徐晨抿着嘴,至始至终什么都没说。

    这册子的厚重和沉重,和几个月之前他在合蔡镇交给王翼周的那个第一旅花名册的厚重程度相差无几。

    更主要的是,徐晨不知道自己这一路走下去,还要收到多少这样的册子。

    每一本后面,都是汉人的血泪。

    一名骑兵恰在此时快马冲过来,朗声说道:“启禀旅长,咱们的前锋已经咬上了蒙古鞑子的后队。蒙古鞑子并不恋战,将本来掳掠北上的妇女儿童全部丢了下来,快速脱离。咱们前锋害怕有诈,未敢追击。”

    徐晨点了点头。

    现在他在意更多的不是杀了多少蒙古鞑子,而是在蒙古鞑子手中救下来了多少百姓,至少这也能说明大明在全面北伐之前率先出动小股精锐部队的做法是正确的。

    如果徐晨得到的是一座空荡荡被焚烧干净的临清城,所有的妇孺百姓都被杀掉或者掳走,就算是他清楚王安节并不会因为这个而责怪他,也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愧疚。

    军人没有办法保护自家民族百姓的安全,就是无能!

    “弟兄们长途奔袭辛苦了,让大家生火做饭吧。”徐晨轻轻吩咐一声,“还有多派些人手将那些妇孺保护着回来,以防有变,咱们大明现在经不起更多的伤痛和损失了。”

    “诺!”几名将领同时答应。

    ——————————————-

    叶应武默默的放下刚刚从北地传来的战报。

    显然整个大明朝野还是低估了忽必烈。忽必烈明显已经意识到,蒙古凭借着越来越少的骑兵和强行拉来的步卒,根本没有办法固守华夏北部开阔的平原,所以忽必烈干脆采取坚壁清野的战略,直接将这些没有办法固守的地方全部让给大明,从而可以保证整个战线的稳固,尤其是蒙古在西部还面临着海都部和八剌部的威胁,退回燕云和草原,自然是忽必烈能够做出的最佳也是最合情合理的选择。

    如果说死守城池对于蒙古人来说是短板的话,那么将一切劫掠一空然后一把火烧掉却是蒙古人的长项,也是历朝历代面对的北方游牧民族的长项。被劫掠一空的城池,想要恢复元气没有三年五载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蒙古人还将妇孺老弱或抢或杀,这也就意味着大明能够得到的是没有金银财富也没有任何人口的空城一座,或者或许说是一片白地更加合适。

    这也就意味着大明户部和工部必须要投入大量的财力物力才能够让这些都快从平地上抹去的城池重新有之前的规模。

    想到这里,叶应武就算是恨的咬牙切齿也无计可施。

    毕竟在世界屠城史上,忽必烈的大名也是赫然在列。而蒙古人本来在世界战争史上也因为屠城而留下了赫赫凶名。可以说屠城是蒙古人拿来削弱对手实力的不错方式。

    虽然凶残但是却很有效。

    尤其是对于现在的蒙古来说,需要更多的并不是土地,因为去年的雪灾已经使得很多地方因为严重的灾害而人烟稀少,再加上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大片的土地并没有办法为蒙古提供足够的军粮,所以蒙古人一点儿都不介意将土地拱手让人,毕竟他们真正需要的是这些土地上百姓原本的最后血汗积蓄以及那些可以作为整个种族继续延续基础的妇孺。

    或许现在叶应武能够庆幸的就是,大明在全面北伐之前,实际上先锋队伍都已经出发。

    大明派出先锋部队不宣而战的目的自然也很简单。之前蒙古和大明之间有明显的缓冲区域,尤其是在山东行省北侧的博州、大名等地尤为明显,蒙古对于这些地方更像是采取放养政策,即把其当做可以劫掠之地,需要军粮的时候则纵马南下劫掠,不需要的时候甚至根本不派遣官员管理。不过因为大明军队一直没有越过济州府和梁山泺这一条防线,所以在名义上这些州府还是蒙古的属地。

    北伐先锋的任务自然就是快速占领这些州府,直接将战线推到蒙古人实际的控制区附近,从而逼迫蒙古防守的主力不得不出战,这样大明北伐各部也能够更准确地找到目标。毕竟以大明主力战军的实力,尤其是经过了大量火器的加强,对付蒙古步骑已经很简单。

    但是归根结底明军还是以步卒为主,尤其是装备了火炮和飞雷炮以及新式百虎齐奔箭的明军,更是在移动力上难以和蒙古鞑子主力骑兵相比,所以诱使蒙古人主动迎战,对于大明来说很重要。因为按照蒙古人的日常进攻方式,肯定是在明军推进过程中不断的从两侧进行骚扰,最后在明军精疲力竭的时候发动致命一击,所以现在明军快速推进到蒙古战线之外,所为的自然也是直接取消掉蒙古鞑子的战略缓冲,从而尽最大可能避免和蒙古鞑子在半路上接战的可能。将双方大军汇聚到一处进行一场会战,这才符合明军的需求。

    明军直接打上门来了,蒙古自然也就没有了让出道路的理由,因为这将直接关系到蒙古的统治威望。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各主力战军也都是派出了最精锐的部队,担当向前穿插前进的任务,比如两淮军就是将重新组建的第一旅派上了战场,在合蔡镇之战中崭露锋芒的徐晨统领抽调两淮军各旅骨干组成的崭新第一旅,第一个踏上战场。

    只不过现在看来,蒙古人显然也已经预料到了大明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所以根本就没有打算死守防线。以前线战报来看,原本因为依托运河而应该作为防守一线的临清城,都被蒙古鞑子一把火烧掉,蒙古人的打算已经很明显。

    坚壁清野,全线退守幽燕,这样就可以有大量的骑兵空余出来,继续实行骚扰战略。整个华北平原自然而然会成为骑兵来往的最佳战场,也会成为明军的噩梦场。尤其是在明军拿下长城,控制住整个幽燕之前,虽然明军兵力众多,却依旧是处于劣势。

    叶应武皱着眉头看向舆图上纵横错杂的敌我战事。

    作为整个北伐主方向的山东北侧,纵横的线条在无声无息的表示着那里正在发生的事情。无论是悲惨的屠城,还是肆虐的大火,更或者是大明和蒙古几次规模不大但是一样惨烈的交锋,一切的血火,在这一张舆图上都化为冰冷的线条。

    惠娘轻手轻脚的端着一碗汤走过来。自从叶应武下达了北伐先锋部队出动的命令之后,就再也没有踏入过后宫一步,这几天吃住一直都在御书房,而叶应武几年来培养的幕僚们,也都在御书房外间打地铺。这些幕僚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整理从各处汇集的情报,同时根据他们的想法在大方向上做出判断。

    毕竟就算是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传递情报,从山东前线到这里也要一天半的时间,所以在一些战场瞬息万变的细节上,这些幕僚们根本没有办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但是在大明各部的主要进攻方向上,他们的判断还是能给叶应武提供不少帮助的,毕竟有的时候换个角度看问题能够得到更多解决的方法。

    因为两淮军送来的情报,这些幕僚们已经吵作一团。都是些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声音响亮不说,吵到着急地方甚至直接挽袖子。

    站在御书房内厢,即使是隔着一扇门,都能听到那边的声音。

    惠娘无奈笑了笑,旁边的婢女端上来一盆水,惠娘亲自拿毛巾伸到水里拧了拧,递给叶应武:“夫君有五六个时辰没有休息了,先擦一把脸吧。”

    叶应武随手接过来毛巾抹了一把脸,眼睛却是直直盯着舆图。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死局。

    大明随时可以出动的各大主力战军,将会面对已经被蒙古鞑子强行清洗屠杀为荒原的北方土地,还要面对蒙古鞑子随时都可能出现的袭击。可以想象蒙古骑兵就算是再怎么自负,也不可能直接去找明军主力下手,所以最有可能成为目标的就是明军的运输粮队。

    毕竟明军也不可能抽调足够的兵力保护运输队,只要蒙古集中兵力,很有可能给明军造成很大的麻烦。一旦大军断粮,就算是大明各主力战军意志坚定,也难免会出现军心浮动的情况。叶应武也算得上多年戎马倥偬,自然明白军心浮动对于一支远征在外、前有强敌后有骚扰的大军来说,意味着什么。

    叶应武还不想看到大明各大主力战军的全线崩溃,哪怕是这只是一种可能性。宋室南渡百年,直到今日,华夏终于有了全面翻盘的机会,所以叶应武想做的是中规中矩、万无一失。当初南宋端平入洛时候就因为军粮不足,原本斗志昂扬的军队迅速丧失斗志,在滚滚而来的蒙古骑兵面前一溃千里。

    叶应武不想重蹈覆辙,更不想让自己成为“元嘉草草,赢得仓皇北顾”。

    惠娘将汤煲端到桌子上,饶有兴趣的看向那张舆图。叶应武虽然每一次都戏称“后宫不得干政”,但是实际上大明的军政事务并没有对后宫有什么隐瞒。毕竟就是叶应武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惠娘、赵云舒这几个都是冰雪聪明的女孩,有的时候确实有自己的主意。

    惠娘多有看过叶应武御书房中的舆图,尤其是这些天叶应武忙着北伐,后宫之中姊妹多少都会提及,惠娘自然本身就常常思考。

    沉默了片刻,惠娘突然侧头看向叶应武:“夫君,你不觉得以大明主力战军现在的推进方向,整个华北就像是一个敞开口子的口袋么?”

    叶应武一怔,脸上一下子流露出诧异的神色。两淮军自山东向河北,天武军自河洛向山西,再加上从后面陆续向前推进的荆湖军、宣武军、神卫军,整个大明北伐的路线确实像是兜起来的口袋,只不过在这之前叶应武一直考虑的是怎么打到幽燕,幽燕南侧的瓦桥关、白沟河一带,根本拦不住想要撤退的蒙古鞑子,所以叶应武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但是如果将目光放的更远一些,实际上就算带上幽燕,这依旧算是一个口袋,只不过规模形制比之前大一些罢了。而幽燕的北面是长城,只要能够拿下喜逢口(作者按:又称卢龙塞,今喜峰口)、松亭关、古北口一线,就能够将这敞开口子的口袋彻底扎紧!(。)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