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的似乎可以听见嘹亮的山歌,青山外的水田上也可以隐隐约约看见来回走动的人影和耕牛,袅袅的炊烟伴着轻柔的风在别院上空盘旋片刻,便已消散。

    山岚如画,白云悠悠,在这山中的别院里面,就真的像是超脱于世俗的隐士。不得不说,谢枋得虽然宦海浮沉并不得意,但是这一切并不妨碍他寄情山水,可以说叠山别院是谢枋得在面对黑暗时一个逃避和放松的地方。

    鸟语花香、层林掩映使得这里更像是一个陶渊明笔下的武陵世外桃源,远离尘世的繁杂与喧嚣,独享属于山林的宁静安详。周围的村庄也都是和外界少有联系的小村落,自古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就连忽必烈鄂州之战当中滚滚而下的蒙古铁骑都没有破坏此处的安宁。

    在这里,没有战争,没有阴谋,仿佛不属于这个时代。

    —————————————————————————————

    叶应武一袭玄色长袍,手拿白纸扇,在青石板上迈动脚步,分外悠闲,仿佛自己来到这叠山别院就真的是来度假的。

    一阵山风拂面而过,和在永兴县城当中那滚滚吹卷一切的南风相比,这山风没有南风当中卷挟着的焦灼气息,更加凉爽宜人。百战都的防线远远的拉了开来,整个叠山别院都是留给叶应武的。

    毕竟谢枋得家中财力物力都有限,整个叠山别院自然也不会像叶应武的府邸那样九曲长廊、玉宇琼楼,不过引来的潺潺溪水绕庭院内外,小亭卓然立于溪水之上,别有一番风味。

    绮琴身上是白纱坠地,陆家小娘子则是湖水绿色的裙子,两人坐在小亭当中,身前是一方棋局。

    看着叶应武很悠闲的在院中的小径上面来回漫步,绮琴一边落下一枚棋子,一边轻声说道:“妹妹无须担心陆大人,陆大人足智多谋而又老成稳重,足可以担当大任既然我家夫君让他先去通山县,自然有其中的道理。倒是我家夫君看来很是悠闲啊,只是不知道妹妹有没有兴趣和姊姊一起去山上走走,我家夫君拉过来做苦力还是可以的。”

    陆家小娘子毕竟是第二次见到叶应武,两人甚至连话都没有说过,绮琴如此邀请自然让之前甚至没有和陌生男子说过话的陆家小娘子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轻轻点了点头。

    绮琴颇有深意的看了不远处的叶应武一眼,眼眸中满满的都是笑意,这一次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总之是从心所欲了。

    —————————————————————————————

    通山县,悠梦楼。

    悠梦楼是整个通山县档次最高的酒楼,依山傍水,雕梁画栋。

    也不知道在这近乎于穷乡僻壤的通山县,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家装饰豪华的酒楼,即使是少有的过路的商旅,没有足够的银两也是没有资格进入这家酒楼的。据坊间传闻,这家酒楼的后台便是通山县知县贾余丰,依靠着这座奢华的酒楼,贾余丰一次又一次让想要来找茬的江万里一党官员醉生梦死,最后心满意足的离开,将贾余丰这枚钉子钉在江万里一党根基所在的江南西路这一事实抛到脑后。

    即使是中间派墙头草甚至贾似道一党的官员,也都会被贾余丰请到这悠梦楼当中,一夜之后当这些官吏们走出来的时候,自然是没口子的称赞贾余丰,再加上贾余庆在朝中颇得信任,使得贾余丰一直鱼肉乡里百姓这么多年,竟没有上级官员禀奏皇帝。

    来到这通山县的官员,免不了会被邀请到悠梦楼。

    江镐和王进自然也不例外。

    带着几名浑身杀气的亲兵站在富丽堂皇的悠梦楼门外,王进和江镐轻轻的吸了一口气,空气里面并没有他们已经熟悉了的风雨泥泞和血腥的气息,满满的是久违了的胭脂风流味。

    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个纵横三十六花街柳巷的日子,他们依然是整个临安所向披靡的净街虎。

    王进一手按住了腰刀,轻轻说道:“某倒要看看,这贾余丰能够搞出来什么幺蛾子。”

    毕竟是经历过杀戮的将军,虽然尚且年轻,但是从王进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不可抗拒的寒气还是让站在门口的侍女们微微一抖。一旁的江镐将目光在写着“悠梦楼”三个字的牌匾上扫了扫去,沉默了良久,终于叹息一声:

    “这字里行间,不知有多少血泪。”

    贾余丰已经带着大大小小的官吏迎了出来,江镐和王进互相瞄了一眼,都发现对方眼神当中从不掩饰的厌恶。当时在城外的十里长亭初次见面的时候并没有发觉,现在才突然间意识到,这一个个官吏看上去都是一样的肥头大耳,仿佛就像是趴在大宋这个奄奄一息的巨兽身上吸血的蛀虫。

    “两位将军,下官出来的有些迟了,还请两位将军恕罪。”贾余丰依然是一脸谄笑,但是熟悉他的几名心腹都知道,这位颇有些手段的知县大人,牙齿此时一定是死死咬住的。

    江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前面带路吧,这通山县悠梦楼也算是久仰大名了,某倒要好好领略领略。”

    贾余丰的眼眸当中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只是微微攥紧了拳头,脸上的谄笑僵硬了一下,旋即又变得鲜活无比:“两位将军肯赏脸前来悠梦楼,的确是下官三生修来的荣幸,便请两位将军随下官入内吧,一直在外面寒暄岂不是下官待客不周?”

    话音未落,他便毕恭毕敬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当先走入悠梦楼。江镐和王进面无表情的握住刀柄,迈动步伐,身后的几名亲卫紧随其后。江镐、王进和他们的亲卫看上去都是轻装简从,只是带了一柄腰刀,根本没有披甲,但是内行人都可以看出来,他们略有些宽大的衣袖里面,肯定都已经藏好了袖箭等等攻其不备的暗器,而且几人站着的队形虽然略有些凌乱,但是却可以很好的迅速结成防守的阵型,只要贾余丰敢耍什么把戏,这区区数人也可以让贾余丰付出惨重的代价。

    更何况城外还有天武军两个厢的百战精锐驻扎,即使是都不满员,也不能够小觑,至少依凭着那些通山县的衙役和乡兵是根本拦不住他们的。

    整个悠梦楼里面都已经找不到其他的客人,使得富丽堂皇的大堂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穿过主楼,后面就是一座幽深的院落,任谁都不会想到,这里一墙之隔便是喧嚣繁华的城镇,仿佛就像是神灵划出了一道屏障,将这个院落和一切都阻隔。

    空气里面的脂粉味已经淡了很多,弥漫着的更多的是幽幽的花香,在这种酒楼里面闻到花香,足可见在酒楼上面投入的资金之多、主人用心之深。

    王进略有些不安的将目光在四周的黑暗当中扫过,除了前面贾余丰亲自打着的灯笼之外,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光亮,只有前面那座超然于物外的小楼,依然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仿佛是黑暗中唯一闪亮着的星辰,诱惑着所有跋涉千里的旅人。

    如此布置,只有在大宋行在临安城最高档的青楼楚馆里面可以见到,也只有真正的贵胄衙内才有资格涉足这里。王进和江镐都是在三十六花街柳巷之中称王称霸的人物,环顾四周心中就已然有了定论,虽然看上去是宁静与繁华并存,但是实际上四周的布置依然难以和临安高档的青楼楚馆相提并论,只能算是中等水平,但是如此酒楼在这兴**下属的一个小小的县城里面出现,却绝对算是高大上了。

    人还没有进楼,缥缈恍惚的歌声就已经穿透夜幕,回荡在无星无月的夜空之上。紧接着是竹箫丝管,为那缥缈的歌声平添上更加优雅而平静的感觉。

    轻轻吸了一口气,王进和江镐一前一后走入小楼。

    罗幕轻纱,都是粉色,朦朦胧胧勾动人的心弦。小楼厅堂之上,两张桌案放在正前方,一侧只有一张桌案,显然整个通山县也就只有贾余丰有资格坐在王进和江镐的下首。

    王进和江镐倒也不推辞,直接入座,而贾余丰微微颔首,然后轻轻拍了拍手,在下面坐好的官吏仿佛都已经习惯,坐直了身子一动都不动。歌声渐渐飘散,取而代之的是两排舞女,身上只裹着轻纱,伴着丝竹的声音翩然起舞,即使是已经看过很多次的几名官吏,依然忍不住瞪直了眼睛,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贾余丰一边微笑着点头,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打量那两名年轻小将的反应,这只是第一招,不知道有多少人倒在了这脂粉阵中,按理说江镐和王进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能够抵制住这种赤果果的诱惑几乎是不可能的。

    可是两人就是那样正襟危坐,仿佛根本没有看到眼前的歌舞,忽视了空气中缓缓弥漫开来的靡靡气息。

    贾余丰轻轻吸了一口气,冲着坐在香炉边的那名心腹使了一个眼神,那名心腹缓缓点头,然后趁着江镐和王进的眼神都不在的时候将手中的香包扔了进去。

    江镐和王进都是在临安三十六条花街柳巷里称王称霸的人物,贾余丰还真的没有认为只是一段艳舞就可以让两个人魂不守舍,但是如果现在加上一点儿春药,就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坚持得住了。

    在这悠梦楼里面醉生梦死一宿,出去的人没有一个不怀念的,也没有一个不给他贾余丰说话的!

    江镐看都不看前面的舞蹈,只是有些无聊的用筷子夹着前面的饭菜,旁边的王进尚且还算是尊重一下主人,偶尔抬头看一眼。

    对于他们来说,前面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庸脂俗粉,根本不入眼。至于贾余丰指使手下往香炉里面撒药的事情,王进和江镐也是注意到了的,只是真的懒得去管那些,在一些档次比较低的勾栏里面,经常会采用这种手段从而达到留宿客人的目的,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江镐和王进对于这种只是微量的春药根本就已经免疫了。

    “远烈这次到底想要做什么?”王进微微皱着眉,轻声说道。

    江镐懒洋洋的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管他想要干什么,反正根本没有要求你我做什么,只要从心所欲便是。从今天看贾余丰根本就没有想要逃走的想法,既然这样你我盯死他不就得了。不要以为某看不出来,你小子心里面跟明镜儿也似,否则也不会把麾下儿郎直接驻扎到通山县南去的必经官道上。”

    王进苦笑一声:“既然这样,你我兄弟是不是今天夜里就可以尽情放纵了?只是不知道贾余丰这装饰的富丽堂皇的悠梦楼,怎么可能只有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庸脂俗粉?某今天倒要看看,这家伙除了一点儿药之外还有什么后手。”

    话音未落,两人相视奸笑。

    不远处的贾余丰忍不住轻轻打了一个寒战。

    —————————————————————————————

    夜色朦胧,远岚轻雾。

    两侧的树影婆娑,漫漫的山路一直向着远方延伸,仿佛没有尽头。

    细细密密的雨丝笼罩着无限的江山,也笼罩着蜿蜒的青石板小路。半山腰上的叠山别院闪动着微弱的光芒,就像是在风中摇曳着的渔火,指引着夜幕中的行人。

    叶应武一手撑了油纸伞,一手搂着绮琴,好在这油纸伞倒还算是大,所以还留下来不少空间让陆家小娘子缩在那里。前面和后面的家仆们都是青衣小帽,手中打着灯笼,就像是点点星光。

    “快走到了。”叶应武有些尴尬的说道,和陆家小娘子以及这么多的家丁们在一起,叶应武倒也不敢怎么对绮琴动手动脚,自然是忍得很辛苦。

    走在叶应武身边的陆家小娘子看着两人情深意浓的样子,心中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的如意郎君在哪里,家中的那些族老想来是不会拒绝将自己推出去和那个豪门望族联姻,从而换取他们的支持,而自己的夫婿也只有在新婚之夜才能够见到,也不知道是英俊还是丑陋。

    陆家小娘子心不在焉的踏着台阶,却不料前面是一个小小水坑,踩下去没有站稳,便要滑倒。一旁的叶应武眼疾手快,一把握住陆家小娘子的皓腕,狠狠一拽,陆家小娘子就像是乳燕投林,整个的扑到了叶应武的怀里,叶应武没有站稳,狠狠地坐到在湿滑的台阶上,就连油纸伞也掉到了一边,冰凉的雨丝顺着三个人的脸颊流下。

    绮琴是扑哧一笑,而陆家小娘子则飞快的从叶应武怀里面站起来,如果不是有夜色掩护,她俏脸上的红晕根本遮挡不住:“叶使君,真的对不起······”

    叶应武摆了摆手,笑得略有些尴尬,明明是他软玉满怀占了便宜,这时候在厚着脸皮自然不好意思。

    对于这种场面,远远跟着的仆人们很聪明的非但没有凑上来,反而静静地立在风雨中,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走,走,走!”叶应武瞪了一眼坏笑的绮琴,仿佛在说“今天夜里再收拾你”,然后根本顾不上坐到台阶上已经湿了的衣衫,回手捡起油纸伞,冲着陆家小娘子尴尬一笑。

    风雨更急了,将三个人的身影掩没。

    树影婆娑,幽幽如梦。

    只有远远地家仆们打着的灯笼,依旧在风雨中摇曳。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