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应武端起来茶杯,像模像样的轻轻抿了一口,迎着洒进书房的阳光,这个刚刚登上兴**知军高位的二十岁年轻人,目光一直看着门外的树木,若有所思。

    刚才议事堂上扩军和出兵之事同时决定,众多将领急匆匆的回去整军,而三名文官则不出意料联袂而来。

    文天祥就站在叶应武旁边的桌子上,挥毫泼墨,片刻工夫就已经将给江南西路当道诸公的书信写好,趁着墨迹未干,文天祥又细细的端详了两遍,见到叶应武冲着他摆了摆手,便不再将书信递给叶应武,一名百战都的传令兵已经在一旁等候了。

    “速速送往隆兴府安抚使衙门,不得有误。”文天祥又叮嘱了一声,那传令兵领命之后急匆匆的转身离去。

    陆秀夫和谢枋得一直沉默不语,只是将目光在看上去一点儿都不紧张的叶应武身上扫来扫去,似乎想要看出来这位年轻气盛的使君做出扩军两万五千和南下通山的命令,是否真的已经考虑得体。

    叶应武却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包括文天祥眼角的余光在内,三名文官都在若有若无的盯着他,而是若无其事的再抿了一口茶,朗声说道:“杨宝何在?”

    站在门外的杨宝将三名文官的种种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知道这些将“文臣死谏”四个字作为座右铭的文官来到这里是想要干什么,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先进去。

    叶应武仿佛这才意识到身边还有三位才能出众的文官,看了一眼正襟危坐的陆秀夫和谢枋得,方才淡淡说道:“几位仁兄都是学富五车之人,皇城司和走马承受······”

    叶应武还没有说完,文天祥等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变得有些不太自然,而皇城司和走马承受虽然在民间并没有像明代锦衣卫那样搞得家喻户晓,但是杨宝这种老军旅还是知道其中的内情的,尤其是走马承受这种本来就用来监视他的上级将领的组织。

    “某决定从此次黄麻之战当中抽调一支精兵,组建属于天武军的打探哨报衙门。”叶应武语出惊人,下面无论杨宝还是三名文官,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呆滞,要知道皇城司和走马承受这种类型的衙门机构应当是一个朝廷才应该拥有的,叶应武此举岂不是等于在宣布自立门户?更何况这一个刚刚通过大战联系在一起的小团体,仍然无比脆弱,不能在这个时候分出来相当一部分精力对付自己人。

    似乎早已经料到他们是这种表情,叶应武苦笑一声:“这个衙门一分为三,一个负责打北方蒙古的军政情况,且命名为‘锦衣卫’,一个负责刺探朝廷政策,且命名为‘六扇门’,最后一个负责保护天武军、两淮水师和整个江南西路各州府官吏及其家眷,便直接扩大百战都,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不是用来审查我们自己?三名文官面面相觑,还没有想到这种臭名昭著的衙门却是对外的,当下里也只能缓缓点头。而杨宝更是喜出望外,他总领这个衙门,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叶应武将整个天武军最核心、最机密也是压力最大的任务交给了他,不久之前还只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老卒的杨宝,又怎能不会高兴?

    这是一种对于他能力的肯定和绝对的信任。

    “这样,章诚为人谨慎细致,将‘六扇门’交给他负责,不求能够左右朝堂,只求能够将最新最快的消息传递过来,并且将朝中的每一个奸佞都给某盯死。”叶应武接着吩咐,语气当中的那股淡然已经消散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肃然与决绝,“此次大战张顺统领五百新卒,稳而不乱,镇住中军阵脚,可堪大用,便让张顺顶替章诚天武军右厢都指挥使的位置,诸位以为如何?”

    三人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地回答:“下官以为可也。”

    文天祥接着说道:“此次天武军扩至两万五千人,自当分为五个厢,但是毕竟朝廷明面上还应该是四个厢的称呼,不如从新卒老卒当中抽取精兵强将,全部划归杨将军麾下。”

    “也可,这件事情速速落实,不过杨宝你要记得,锦衣卫需要的不只是孔武有力的撼山力士,还需要精通各种门道的士卒,要告诉每一个锦衣卫,锦衣卫是隐藏在暗夜里面的刺刀,是天生就被包围的无畏的勇士。”叶应武点了点头,百战都都头江铁为人忠勇却少些谋略,统领百战都倒也算是人尽其用,可是现在还有一个重中之重的锦衣卫,却不知道上哪里去找一个合适的统领。

    文天祥等人都是聪明之人,哪里还不明白叶应武为什么会手持茶杯沉吟良久,陆秀夫站出来说道:“启禀使君,属下认为此次黄麻之战当中马将军统筹粮饷铠甲,虽然连日阴雨,马将军却临危不乱,调度有方,这‘锦衣卫’统领之职,不如便交给马将军。”

    “下官附议。”谢枋得站出来。

    苦笑一声,叶应武也知道自己手上的确没有其他还能拿的出手的人才,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不过陆秀夫说得到也没错,黄麻之战当中如果不是马廷佑拼命调集粮草钱饷,恐怕天武军和安吉军在麻城脚下根本站不稳脚跟。

    “可是马将军之职······”文天祥却是略有些担忧的说道。

    剩下几人脸上神色都是一变,默然不语。

    谁都知道一旦马廷佑迁锦衣卫统领,顶替他的最佳选择便是郭昶,更何况这为衙内当中的衙内在这一次大战当中也的确是竭尽全力辅佐马廷佑,再加上大军开拔前夕他飞马赶回隆兴府催粮,更是使得郭昶身上的光环一点儿都不必马廷佑少。

    可是偏偏这位衙内的老爹,便是郭怀,郭怀曾经是贾似道的人,现在虽然因为把柄落在江万里的手上而不得不倒向这边,但是谁能够确定郭怀就真的是全心全意了,毕竟身在曹营心在汉,一旦立了功也是可以将功补过让贾似道放他一马的。

    让这么一个墙头草老爹的儿子统领整个天武军的粮草,又有谁能保证关键时候不掉链子?

    迟疑良久,叶应武轻轻叹了一口气,手下无人啊,将自己的命脉交给一个还摸不清到底在想什么的人,即使是他历来大胆也想不去这个决心,不过他旋即又想起来另外一个人:“这样,廷佑的职务先让苏将军帮忙监管着,把郭昶也调入锦衣卫,马廷佑和郭昶配合的也算是不错,好人做到底吧。”

    文天祥缓缓点头,让苏刘义监管粮草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但是这也是无奈的选择,乱世出英雄,这大宋的英雄豪杰,又在何方?

    “另外,宋瑞兄,相烦你动笔墨请师尊大人派几个弟子,以解燃眉之急。”叶应武突然间又想起来一件事,就是自己麾下的文官也确实少的可怜,而且他也已经注意到,留守的谢枋得脸色一直有些苍白,而且黑眼圈也熬出来的,想必这几天他在后方也不好受,有必要给这位砥柱忠臣多派几个副手了。

    毕竟都昌江家号称“三昆玉”“十二斋”,就算那三个老家伙不动弹,几个子侄辈的还是可以的,毕竟真正的历史上这十二个江家男儿也都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为大宋和华夏奉献了自己的生命,都是不折不扣的热血好男儿。

    至少用起来不用担心他们会临阵反水、背后捅刀子。

    毕竟文天祥是江万里的弟子,对于江家的子侄大批量的进入天武军相对于独立的这个小系统并没有表示什么不满,但是和江万里一党没有什么交集的谢枋得还有本来就处于和江万里一党有不少矛盾的李庭芝幕府当中的陆秀夫,自然心中有些不太舒服。

    但是他们也知道,对于越来越庞大的天武军小团体,这是不得不采取的措施,只有在叶应武的主导下几个小部分形成良性竞争,方能够使得整个小团体以更加迅猛的速度发展。

    叶应武又怎么不会料到陆秀夫和谢枋得心中转过的千百心思,只不过叶应武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作为一位上位者的心理准备,而且来到这个七百年前摇摇欲坠的宋朝已经好几个月,所以对于这些千古流芳的名人,叶应武所带着的也不再是敬仰的神情,所以对于自己属下的眼神心思,叶应武还是很熟练的装作没有看到的。

    上辈子老子不知道什么叫做人心,什么叫做勾心斗角,这辈子那么就都加倍的补偿回来。

    阵阵南风穿过门和窗,掠过每一个人的身旁,无论他们是在历史上千古流芳还是默默无闻,无论他们心中有着怎样的想法和决断,他们终将成为天倾时的中流砥柱。

    文天祥眯了眯眼,看向身边的陆秀夫和谢枋得。

    南风,南风渐起,天下将变。

    —————————————————————————————

    陆秀夫的脸色从来没有这么沉重而严肃过,即使是那些从他年轻的时候就在陆府当中当下人的陆家老仆,也不敢在这时候走上前来打扰他,只是静静的跟在自家衙内的后面,走过重重亭台高墙,直到一道靓影伴着阵阵香风扑面而来。

    陆家的仆人已经很识相的向两侧闪开,在这个叶应武专门分出来给陆秀夫的宅院里面,陆家小娘子绝对是说一不二的公主,即使是陆秀夫本人也下意识的让她三分,谁也不知道这些在后方苦苦煎熬的女眷们心里到底在承受着怎样的压力和担忧。

    “兄长。”陆家小娘子俏脸一喜,旋即矜持的唤了一声。

    陆秀夫一直阴沉的脸上勉强挤出来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兄长今日为什么看上去并不高兴?是不是议事堂上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陆家小娘子知道陆秀夫平日里都是和颜悦色的样子,今日这种表情的确是世所罕见,所以也只是小心翼翼问道。

    “咳咳。“”陆秀夫咳嗽两声,“没事的,只是有些疲惫。”

    “这就好,那兄长要注意身体。”陆家小娘子并没有察觉到陆秀夫的掩饰,点了点头,一阵香风飘过,陆秀夫眼前已经没有人了。

    陆秀夫下意识的翻了翻白眼,然后抬头看向远方,青山重重,白墙高高,遮挡了视线。陆秀夫自然十分清楚,自家妹子实在是太单纯了,就像是一张没有被墨染过的白纸。

    只是在这天之将倾的时代,没有其他人的帮扶,她能够走下去吗?陆秀夫是在这乱世里面摸滚打爬过的人,自然知道以镇江陆家的势力,甚至难以保全自身,更不要说是一个弱小的女子了。是时候为她找一个能够靠得住的夫婿了。

    陆秀夫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青山的反方向。

    一排排的树木沿着高高的白墙排开,挡住了视线。看不到在树木后面的那些楼阁,只是陆秀夫知道,在那楼阁里面,便是最合适的人选,叶应武就像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为越来越衰败的镇江陆家带来无尽的希望,只是不知道族中那些长老们会是什么态度。

    叶应武,叶应武,这东南天倾,你真的能够挽回来么?

    所有的陆家仆人都静静的站在陆秀夫的身后,谁也不敢打扰自家衙内望着叶府后院默然不语。

    —————————————————————————————

    叶应武并不知道陆秀夫心中正在流转着的思绪,而且就算是知道了他恐怕也没有什么好兴致去管这些,和这帮子天生就会勾心斗角的文官和就知道喊打喊杀的武官融洽相处了一个上午,当然所谓的这一个上午是从日上三竿开始算的,堂堂叶使君已经不知不觉的出了一身冷汗,再加上阵阵南风拂面而来,本来应该起到通风作用的宽袍大袖毫不意外的紧紧贴在身上,分外难受。

    长廊下面的碧波倒映着夏荷和垂柳,叶应武离开的时候还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荷花,这时候已经尽情盛开,散发出淡淡的幽香弥漫在空气里,即使是湿热的南风也阻挡不了这沁人心脾的清爽。

    铃铛已经带着几名婢女候在长廊下,见到叶应武大步走过来,急忙迎上去,看着叶大官人额角上的汗珠,铃铛突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吩咐人准备沐浴的香汤,当时就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怎么?”叶应武看着这个一向伶俐大方的大丫鬟突然间变得唯唯诺诺,忍不住随口问道。

    铃铛俏脸一红,难以启齿:“启禀使君,奴婢忘记准备沐浴香汤,还请使君恕罪。”

    叶应武翻了翻白眼,大夏天的就像是一盆热水泼了下来。那叫一个全身“舒爽”。就在这时,一旁的九曲长廊之下水塘随着南风的吹卷泛起诱人的碧波。在前世从来没有野泳过的叶少爷眨了眨眼,然后当着几名侍女宽衣解带。

    铃铛低呼一声,急忙带着几名侍女低头退下,就算是隐隐约约明白自家使君大人是想要跳到水里去,但是几名侍女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眼睁睁的看着叶应武不要脸的脱衣服。

    “速速去禀报娘子。”铃铛急忙吩咐一声,然后守在一侧。

    “扑通”一声巨响,叶使君只穿着一条短裤,在水里面欢畅的游来游去,层层水浪随着手臂的拍打飞溅白沫,就像是击破了历史和未来的隔膜。

    叶应武一点儿都不羞涩的在这七百年之前的水潭里面游泳,水中的几条金鱼非但没有躲避,反而凑上前来,仿佛它们认为这在水里面的人也能给它们带来平日里美味的鱼饵。

    当全身都泡在这凉爽的水中,叶应武才突然间发现,自己距离这七百年前的已经改变了的时代是那么近,第一次近的触手可及。一切都像是梦幻,而那冰凉的水再告诉他,这梦幻就是真实。

    南风卷着波纹,手臂拍动涟漪。

    这个时代,这个南风渐起、天之将倾的时代,必将是属于我叶应武的时代,是属于所有还有赤子之心的人的时代。

    多年以后,不知自己是否也会那样感慨。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