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廷下旨,资政殿大学士兼庆元知府叶梦鼎剿灭海寇有大功,赐黄金千两,丝绸百段,迁江南西路提点刑狱(相当于省法院院长和监察院长)兼抚州知州,遥领兴**知军;都头叶应武献策有功,身先士卒,为朝廷将士表率,重赏,授兴**团练使,假兴**知军事务;军中掌书记文天祥临危不乱,力挽狂澜,重赏,授兴**通判。其他有功的杨提辖、赵都头等人也都是重赏并且多多少少都有提拔。

    兴**位于整个江南西路的最北面,既然带着“军”字更是说明其地理位置之重要(宋朝将屯驻重兵把守的险要之地称之为“军”),再加之兴**毗邻大江襄樊重镇。现在元兵在大江北侧蠢蠢欲动,大有进攻襄阳之势,朝中贾似道等人俨然是打算一旦双方开展大战,便先抽调兴**北上,叶应武是叶梦鼎的二儿子,又是一颗大放异彩的新星,到时候江南西路定然是倾全力援助,从而以此来削弱云集江南西路的反对派们的力量。

    为此,贾似道甚至命令两淮都统张世杰率领长江上的精锐水师在兴**一侧的大江结寨,命令淮南统帅名将李庭芝抽调部分兵力进驻淮南西路的蕲州,领兵大将是颇有才华的苏刘义,从而和襄阳互成掎角之势。两路大军已经就位,丝毫不给江南西路那些老奸巨猾的对手们拖延出兵的机会。

    毕竟这李庭芝和张世杰且不论才干如何,都是统兵在外的主战派,襄樊之地何等重要已是不用再说,一旦襄樊有险,这二人断断不会拖了大军的后腿,更何况那张世杰还是叶梦鼎的女婿。只要能够削弱主战派和江万里一党的手中实力,贾似道就心满意足了,至于襄樊到底有没有必要救援,他还真的不太在乎。

    叶应武这只小蝴蝶扇了扇翅膀,竟然在阴阳差错之下使得南宋的大军早早的做好了支援襄阳的准备,这是始料未及的。惊讶之余,叶应武甚至顾不上庆祝自己从一介白丁一下子跃居从四品高位。

    叶应武入仕可以说是走的恩荫这一条道路,恩荫官位不可超过六品,但是现在他因为慈溪战功,实际上升官已经是通过军功,还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挑出来的大毛病。

    毕竟在这奸臣当道、腐朽不堪的南宋末年,从宰相到平民,从平民到宰相都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这种超拔之事根本不足挂齿。转念一想,这灭国气象竟已经久久的徘徊在江南土地上,叶应武心中忍不住有些黯然,第一次怀疑自己能否力挽狂澜。

    南宋暗弱已久,而北方蒙古却是气候大成。

    而叶应武更始料不及的是,李庭芝担心苏刘义武勇有余,智略不足,随苏刘义大军前来的还有得力助手陆秀夫。

    南宋三杰的人生轨道也开始渐渐的提前交会。

    风云汇聚,虎豹齐聚。

    —————————————————————————————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海风阵阵,拂动满山垂柳。

    池中碧荷,阶上青苔,前路风尘,百姓箪食壶浆。

    叶应武和文天祥并驾齐驱,走在整个车队的最前面,前方的宽阔官道上,阖城百姓已经自发的簇拥在哪里,静静地等待着,见到车队终于缓缓驶出,几名年高德劭的老者在手提各式各样物品的年轻小伙子的搀扶下,迎上前来。

    叶应武和文天祥两人自然丝毫不敢怠慢,急忙飞身下马,文天祥细细打量了几名老者手中捧着的金伞金靴和脸上肃穆的表情,忍不住低声感慨:“文某曾经任仕于天下,却又很多年没有见过何方牧守有资格受得起这‘万民伞’和‘万民靴’了。今日得见,当真是不负此行,三生有幸了。”

    “爹爹为官清正、屡屡判决冤案,惩治地方豪强,本就应该当得起此项大礼,更何况平定张麻子海寇,朝野之间俱是纷纷称赞,万民伞和万民靴,接受了,也可以说是问心无愧了。”叶应武喃喃自语,完全被眼前的这幅景象震撼了,没想到只是听说传闻过的盛举,竟然在自己穿越了短短不到一个月后就这样上演在前方。

    身后重重脚步声已经响起,叶梦鼎虽然已经是六十六岁高寿,却依然精神矍铄,走起路来纵然是文官也虎虎生威,丝毫不逊色于那些征战多年的老将军,再加上曾经身处庙堂最高处宰执天下,他自身所散发出来的威仪就算是叶杰等亲近心腹之人也不敢靠的太近。

    前方是黑压压塞满官道的阖城百姓,再加上站在两侧旷野上的杨提辖、赵都头和百余军中老兵甚至是闻讯而来的其他县的黎庶苍生,整个庆元府上下用最高级别的礼仪为他们所敬重的青天老爷送行。

    天空更加的湛蓝,朵朵白云飘荡,灿烂的阳光投射到叶梦鼎的身上,恍惚之间似乎在散发更加耀眼的光芒,就好像后世的聚光灯一起打在了舞台中央一样。似乎就连上天也在宣告,斯日斯时,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是绝对的主角。

    “恩公叶青天在上,小老儿们小小心意,敢情叶青天不吝笑纳。”几名眼见是族老的老人拜托子侄辈们的搀扶,略有些吃力的拱手弯腰,毕恭毕敬的说道,以此来表示自己崇高的敬意。

    更有年轻一点儿的老者已经缓步上前,不由分说便将叶梦鼎架了起来,年纪最大的老人紧接着上前,代表整个庆元府的百姓为叶梦鼎换上家中妻妾一针一线缝出来的金色万民靴。另有一名老人颤颤巍巍的拿起来那把万民伞,也不知道是因为年老体衰还是心中激动,手脚都有些不灵便了,不过还是硬撑着站在叶梦鼎身后将那金色的伞盖撑了起来,遮挡住越来越灼热的阳光。

    “我文宋瑞此生若也能如此,夫复何求?”文天祥静静地站在远方,看着这默然无声却又震撼人心的一幕,不禁感慨万千。

    叶应武心中苦笑,你文天祥最终的成就,已经不是这万民靴和万民伞所能够代表的了,在真正的没有我叶应武的历史上,你会成为一个时代的骄傲,甚至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并且会在那青史之上留下亘古不变的孤傲身影和千年不朽的民族气节。

    现在即使是有了我叶应武,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助你实现这个梦想,只不过我让你在这个青史上留下的,不再是忠诚死节之良臣,而是华夏中兴之脊梁。

    这,算是对于你在没有我的那个时代为这个民族作出的难以抹杀、难以掩盖的贡献的犒劳吧,这是你应该得到的,也是千千万万华夏儿女真诚所愿的。

    —————————————————————————————

    叶家的车队在官道上拉开了长长地阵势,掀起漫漫风尘。

    叶应武和文天祥并骑而行,身边杨宝和蒋大俨然已经以二人的贴身护卫自居,形影不离。在外围是叶应武精心挑选出来的亲兵,虽然不足百人,而且绝大多是都是新兵蛋子,但是叶应武相信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战火洗礼后,新兵蛋子总有一天会变成老兵油子。

    “师兄,你是状元出身,上一次在庆元委屈你当某的军中掌书记也就罢了,这一次又委屈你当那小小的通判······”叶应武看着一脸漠然的文天祥,想到如果不是和自己同往庆元府,过不了几年文天祥便又会被召入朝中委以重任,现在却像是流放了一般,心中有些怅然,忍不住开口说道。

    文天祥倒是一怔,没有想到叶应武会说这个问题,旋即爽朗一笑:“远烈你也太小看余了,鄙人罢官便是因为和朝中奸佞政见不和,更何况师尊、王公、叶公等正直臣子纷纷离去,朝中已无我辈中人,故所求不多,但求能离开这污秽之地。任他什么兴**,便是岭南天边,又有何妨?远烈若是不嫌弃,你我同闯一番如何?”

    叶应武这才意识到是自己小看了这些古代豪杰们的胸襟和气量,又或许是因为自己在前世当惯了富二代,认为权力和财富是万能的,竟忘了在古代人们追求的是至高的气节。在文天祥这些真正的君子们心中,因为坚持正义而被流放,是一件崇高而且美好的事情。

    本来叶应武还曾经懊恼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提前结束了庆元剿匪之战并且帮助江万里等人全身而退,爹爹便可以按照历史上一样官拜宰相,风头无二,现在看来反倒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看到叶应武似乎在思索什么,文天祥也不去打扰他,而是默默地驱马前行,随着官道的延展,前方的城郭已经渐渐显露出来,仿佛是匍匐在荒野上的巨兽,正在沉睡着;又似乎像是生机未绝的老根,依靠着黑暗中的无数根系默默吸收着周围的血肉营养,垂死挣扎。

    临安,临安,此处,就真的安稳吗?当了百年的陪都,积聚了百年的东南菁华,最后还不是被匆匆遗弃?

    临安就在前方,自然而然的四周车马已经渐渐多了,不过当看到那在四月春风中飘扬的叶字旗号,不知是谁带头,无论商旅百姓,都一言不发的靠向大路两侧,静静地等待着这支满是征尘和疲惫的车队通过。一双双眼眸中流露出的是满满的不舍和敬佩。

    最中间的一辆马车上,帘幕微微掀起,隐藏在后面的那张爬满皱纹的脸上再一次热泪盈眶。

    不论朝堂上那些人怎么看,百姓记住了叶梦鼎的功绩,忘不了他“青天”的名号。

    男儿立于世此一生,所求的,不就是这千秋万代的英名吗?

    既已如此,夫复何求?

    —————————————————————————————

    车队逐渐靠近临安,但又偏偏没有穿城而过,而是似乎示威一般突然折向西,根本没有进入在临安城外等候的几位郊迎的大臣的眼中。而叶梦鼎身体不适,难以参加祝捷仪式,直接奔赴任职所在的奏折也用快马送入京去了。

    至于叶家在临安的宅子,也都和江万里等人一样,早早的便以低价转手他人了。对于这座城,这座充满了勾心斗角的阴暗的城,充满了左右朝政的奸佞的城,无论是江万里还是叶梦鼎,更或者是文天祥等小辈,都没有什么好的印象,也无从留恋。

    反倒是叶应武想到熊熊大火前那个单薄的身影,心中不由得一痛。如果硬生生的说对这雄踞东南一方、风华无二的临安城的留恋,便只剩下这微不足道而又不可磨灭的一点了。

    偏偏就在这时,杨宝飞马而来,直驱到叶应武马前,轻轻喘了一口气,神色有些怪异:“启禀团练使,前方一名婢女自称她家小姐是使君的故人,希望与使君相见。”

    宋时小姐指的是青楼女子,而不是大家闺秀。叶应武心中一震,自己在临安城中,也就这一个故人了。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只是想不明白,那日火场一别,此间缘分便是尽了,更何况那人对自己虽然不再像刚刚见面时那样恨之入骨,恐怕也不太想见到自己吧?

    毕竟自己刚刚来到这宋末之世没有几天,说句实话的真不想就在这时候先去惹是生非,但是一想到那双曾经在炽热的火浪中注视着自己的眼眸,心中总是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

    沉重的点了点头,叶应武反倒有些逡巡不前,无奈之下索性硬扯着文天祥一齐上前,又冲着杨宝打了一个手势让他跟上来。文天祥自然明白是故人是谁,又想到两人的种种,顿时变得不自在起来。

    虽然文天祥已经有了家眷,但是毕竟妻子是明媒正娶的女子,在迎娶她之前两人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更不要说有什么瓜葛,按照后世的看法,文天祥和没谈过恋爱的白丁没啥区别。

    而杨宝对于叶应武在临安的种种事迹只是道听途说,所了解的也仅仅是这位二衙内的飞扬跋扈,至于和这什么故人的牵绊自是不明就里,疑惑的看向叶应武,不过发觉叶应武脸色出奇的阴沉,当下也不敢说什么,急忙拍马追上去。这二衙内的脾气,有时候坏的要命,自己还是没事不要招惹好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