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人类主城的北门,李怀林和红颜喝水继续的蹲在草丛里。已经有三波人从北门出去了,但是李怀林并没有立刻跳出去打劫。

    李怀林算是想明白了,自己光是一个劲的猛打没有用,现在自己的攻击力实在是有些恐怖,连自己都有点怕。再来几个和刚刚一样的软脚虾,一刀就拜头叫大哥的人,不仅自己送死无望,自己还真的要变成大师级的打劫达人了。

    于是他想明白了,找一个一看就不好惹,而且怎么样都不会纳头便拜的“硬茬子”,然后主动攻击,被他打死,这样的流程才完美。

    于是他不来一个抢一个了,直接走精英路线。

    “姐夫,为什么我们不抢他们。”看着有一个人走过,旁边的红颜喝水忍不住的问道,她可是好不容易背熟了打劫的台词,正着急的想要试一试呢。

    “笨。”李怀林瞥了她一眼,“我现在教你的就是寻找正确的打劫对象。”

    “正确的打劫对象?”红颜喝水好像有点明白,有不太明白的重复了一遍。

    “你看,要被我们打劫,那至少也要是一个身上有钱的家伙吧,你说对不对?”李怀林“认真”的说道。

    “嗯。”这边的红颜喝水点点头。

    “你看刚刚那过去的几个穷鬼,身上就1-2件青铜装,我们劫他有什么用,和刚刚那样忙了半天劫了30个银币,这不是有损我的‘打劫之王’的威名嘛。”李怀林循循善诱的说道。

    “姐夫说的对!”红颜喝水一想,自己果然是新手啊,觉悟就是没有姐夫高。

    “所以啊,这次就选条大鱼……”李怀林霸气万丈的一挥手,“干一票大的。”

    “好啊好啊。”红颜喝水异常兴奋的喊道。

    没想到今天李怀林的运气找真的有些不错,稍微的等了一会儿,“大鱼”真的就出现了。从北门城门走出来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这个青年相貌清秀,帅的连李怀林都有些妒忌,装备好的更是惊人,身上一套战士的轻甲全部都散发着青色的光芒,更夸张的是他腰间两把单手剑都闪着淡淡的蓝光,居然是两把蓝色品质的单手剑。

    “就是他!”李怀林一摆手说道。

    “我来!”这边的红颜喝水等不及的就跳了出来,大声的喊道,“此路是我开!此……”

    “德玛西亚!”李怀林突然从草丛里跳了出来大喊一声打断了红颜喝水的背书。

    “姐夫,德玛西亚是什么意思?”红颜喝水奇怪的问道。

    “就是我们打劫界的黑话,对待一般的杂兵我们就随便喊就行了,但是对待‘大鱼’就要喊的壮烈一点。”李怀林随便的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红颜喝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朝着对面的青年男子大喊道,“德……德玛西亚!”

    “干嘛的?”青年男子眉头一皱,然后冷声问道。

    “打劫的!”李怀林左右按了按自己的拳头,发出“咯咯”的声音。

    “对,打劫的!”这边的红颜喝水也学着李怀林的动作左右按按拳头,但是半天发不出一点声音,小声对着李怀林说道,“姐夫,我按不出声音。”

    “认真点,你还想不想学?”李怀林一瞥头。

    “好吧,我不说了。”红颜喝水嘟着嘴说道。

    “识相的赶紧把钱交出来,要不老子管杀不管埋。”李怀林继续对着前面的年轻男子说道。

    “打劫?”年轻男子有点奇怪的看了看李怀林,然后又看了看旁边的红颜喝水,“就你们两个?打劫我?”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李怀文恶狠狠的说道。

    “姐夫,我好象认识他啊。”旁边的红颜喝水仔细的看了看眼前的青年男子突然说道。

    “啊?你认识?你朋友?”

    “不是,我好想在那里看到过他的照片,听说是什么十大高手之一,叫做风亦流。”红颜喝水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据说是一个超级厉害的人,好像还是华夏S级顶尖战队的主力。”

    “超级厉害……”李怀林完全没听过这家伙的名号,不过听到超级厉害这几个字到是兴奋了一下,“厉害好啊,杀我越快越好。”

    “既然听过我的名字,就滚吧。”风亦流一挥手打发,说完就想走。

    “十大高手从此过也要留下买路财,你以为你牛逼我们就不打劫你了吗?”李怀林赶紧说道,千万不能让这“大鱼”中“大鱼”溜掉。

    “对……对啊。”旁边的红颜喝水没什么底气的应和道。

    “嗯?”这下子到时轮到风亦流有点好奇了,要说自己也算是够出名了,找自己挑战的人倒是很多,打劫自己的人李怀林还真是头一个,“你们俩真要打劫我?”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开玩笑吗?”李怀林说道。

    “可以。”风亦流点点头,“我身上有14个金币,你们要是打赢我,可以全部拿走。”

    “哦?你的意思是,打一场?”李怀林这个开心啊,终于有敢和他交手的家伙了,这下能死个痛快了。

    “2对1而已,我不惧。”风亦流一人打多人的情况遇的多了,看到李怀林这边两个人一点都不害怕。

    “呃……”李怀林看了看身后的红颜喝水,虽然这家伙一直在给自己找麻烦,但是人家也不知情,拖她一起死也说不过去,“你看这样,我和你单挑就好。”

    “唉?”风亦流上下看了看李怀林的新人三件套,“你真的要和我单挑?”

    “唉?姐夫,我也很能打的啊。”红颜喝水完全不知道风亦流有多厉害,只是听过名号而已,对李怀林不让她出手表示抗议。

    “你还要不要学?”李怀林转头说道,“要学就看我的示范。”

    “哦。”红颜喝水不爽的点点头。

    搞定红颜喝水,李怀林继续对着风亦流说道:“对,就是我和你单挑,不过有个条件,你能不能先让我一刀。”

    “嗯?”风亦流愣了下。

    “就是让我先打你一下,你看要是你先攻击到我,那你不是会红名……”李怀林可是想要那个先攻击惩罚的,20%的经验呢。

    “呵,我突然觉得你有点意思了。”风亦流说完拔出腰间的两把剑,拿在手里摆了个起手的姿势,“来!”

    “好类。”李怀林想想这次总算是成了吧,什么情况都考虑到了,这次再不死没天理了。二话不说提起剑朝着风亦流就戳了过去。

    -399.

    本来一脸淡定的风亦流看到这个数字脸色狂变,双手剑对着李怀林的身体就是一个交叉剑击,同时身子往后猛地一个撤退步。

    -31、-19

    看到李怀林头上飘起的数字,风亦流的脸色一下子凝重了很多。

    “来吧来吧。”李怀林砍完第一剑就不准备出第二剑了,毕竟他的第一剑只是为了让自己变成主动攻击的一方,然后就是等死了。

    风亦流眉头一皱,双剑一甩,再次朝着李怀林砍了过去。双剑左右开工,“唰唰唰”的一套练级之舞打在了李怀林的身上。

    -29、-11、-57(暴击)、-17

    “好!”李怀林开心的喊了一声,他娘的这家伙太配合了。

    “你为什么不攻击?”风亦流突然停下来看着李怀林的眼睛问道。

    “唉?”李怀林愣了下,想了想也对,自己可是再和对方“决斗”啊,一下也不攻击好想看上去也有些奇怪,想了想,突然大喊一声,“我要砍掉你的左手!”

    一边说着一边就朝着风亦流的左手砍了过去。

    风亦流随身一扭,简简单单地就闪过了李怀林的攻击,同时又是两刀刮在了李怀林的身上。

    -28,-10

    “我要砍掉你的右脚。”李怀林又大叫大叫一声,朝着风亦流的右脚砍了过去。

    “等!”风亦流突然一伸手拦住了李怀林,“你怎么回事,能不能不要在每次攻击前都喊一下你要攻击的位置。”

    “我擦,我喜欢怎么打干你屁事,你怎么废话这么多啊。”李怀林郁闷的说道。

    “……”风亦流突然阴下脸,“我怎么感觉你有点让我……”

    “呃……谁说的,你没看到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吗,就是你太灵活了我打不到你而已。”李怀林满头大汗的说道。

    “你要再不认真打,我就走了。”风亦流这次可真是生气了,被人打败可以接受,但是被人让局,那是侮辱。

    “他娘的你怎么要求这么多,好的好的,认真了,你看我认真了。”李怀林擦了把汗,高手难忽悠啊,来个像红颜喝水那种智商的高手就好了。

    风亦流脸一黑,再次挥舞双剑,朝着李怀林冲了过来。

    “再砍一刀……没出暴击的话,应该没事……”李怀林默默的计算了一下,对方的装备这么好,血量一定也很多,应该没事。

    这样想着,李怀林眼中精光一闪,手里的剑飞驰而出,就在风亦流的双剑还没有攻击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李怀里的新手破剑已经插进了风亦流的体内。

    -410

    “好!”李怀林心里一喜,因为没出暴击,对方也没挂,简直是最好的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