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桌不大,上面摆放着文房四宝,白袍男子正握着一只毛笔,龙飞凤舞的画个不停。

    听到有人靠近,白袍男子放下了手中的笔,欣赏了桌上的画卷片刻,就缓缓地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张颇为年轻的清秀面孔,说道,“下一次传送中转地点,樊山城,中品灵石一千。”

    紫袂没有答话,衣袖一动,‘哗啦啦’的一阵脆响,案桌上便多出了一堆晶莹的石头。

    白袍男子也不介意,清点了一番,见没有缺少后,就将一张银蒙蒙的传送法符,递了过来。接过了传送法符,紫袂扫了几眼,就朝着大殿另一侧的传送阵走去,随后启动了传送。

    紫袂刚一传走,‘砰’的一声闷响,大殿瞬间就坠入了无尽漆黑。

    诡异的,那些个修士还没来得及查明情况,便觉得脖颈一热,竟挨个的身首异处起来。

    而后,片刻不到,大殿又恢复了正常。

    至于之前的那名白袍男子,早就不见了身影,只余下了一张数尺大的画卷,上面还未彻底干涸的墨汁,正诡异的流淌着,竟然在画面上,呈现出了一只头戴着王冠的灰色大鸟出来。

    画面定格了几个呼吸,随即‘噗’的一声,无风自燃,化作了一堆灰烬,泯灭一空。

    五彩斑斓的空间通道内,漓涅真凰剑在一团银芒的包裹中,闪电般的飞遁着。空间通道是借助传送法阵贯穿空间凝聚出来的,里面相对稳定,传送法符同阵法相连,隔绝空间之力。

    但突然间,四周的空间通道一阵颤抖,刺目的五彩光芒狂闪之下,琉璃般的通道避免竟然裂开了无数粗大的裂缝,露出了其后深不见底的漆黑。银芒迅速溃灭,通道也化作了泡影。

    封龙棺内,周南立刻就瞪圆了眼睛,满心抓狂。

    “该死的,通道怎么可能崩溃了?”

    情况急转之下,根本不给周南思考为什么的时间。沸腾的空间之力一卷,漓涅真凰剑便坠落进了无尽的黑暗。

    与此同时,通道两端的传送阵,也‘砰砰’两声,同时化作了齑粉。

    百丈之高,绵延不知几许的山岳城墙之上,两名黑色皮甲罩身的男子,正缩着脖子,小声的议论着。此二人大约都三十来岁,不过一个脸上有条狰狞的刀疤,一个则十分的颓废。

    “啧啧,王成竟然死了,他昨天还和我们喝了个通宵呢,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颓废男子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酒葫芦,狠狠的灌了一口,可即便如此,也压不住眼中的惊慌错乱。

    “哎,这都是他的命啊。好端端的,就莫名其妙的被斩成了两截。你能想象吗,他当时和我就相距三丈,要是再过来一点,说不定我也交代在哪了!”

    刀疤男子抹了把额头的冷汗,用力的抿了抿嘴唇。

    “那你有没有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要知道王成身上穿的可是一件中品灵器级别的宝甲,想将其一下斩成两截,至少都是件法宝吧!”

    颓废男子突然来了精神,两眼熠熠生辉。

    “哼,我劝你还是死了心吧。昨天王成刚死,我害怕之下,就上报了罗统领。罗统领来现场勘查了片刻,也不知道发现了什么,嘱咐我死守此地后,就火急火燎的离去了。我当然也好奇过,但仔细的搜索了一遍,什么都没发现。正当我纳闷的时候,谁知绿蝉大人突然降临了。那位大人你又不是不清楚,可是咱这樊山城数一数二的存在,当场就叫我滚蛋。我走了老远,曾回头偷看了一眼,就发现那地方已经被绿光给隔离了。”

    刀疤男子不断地回忆陈述着,似乎也好奇的紧。

    “什么,竟然连绿蝉大人都出现了,难道真的出现了什么宝物?”颓废男子失声叫道。

    “谁知道呢,就算有,也不是你我这种守城墙的小角色可以染指的,就不要乱想了。”

    随后,两人又瞎扯了一通,就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满脸肃然的当起了守城的雕像。

    樊山城,一座隐藏在群山峻岭之间的雄城,单论面积,是界北城的七八倍还多。

    整座城市依山而建,通体漆黑,如同一颗点缀在银白画卷上面的黑珍珠,绽放着前所未有过的光泽。

    此刻,城中一座悬浮在小湖泊中,被装饰的五光十色的阁楼内,一名头发碧绿,长的粉雕玉砌的玲珑少女,正双手把玩着一柄三寸长的漆黑色古朴小剑,小脸上布满了窃喜和激动。

    “啧啧,难道是件顶尖的古宝?竟然连我的绿蝉剑都奈何不得,还真是古怪!”

    绿发少女兴奋地搓了搓白皙的小手,看着黑色小剑的眼珠子,一阵的转悠,散发着十分灵动的精光。

    少顷,就在绿发少女准备再试试这黑色小剑的时候,此剑却突然一颤,化作了一道黑芒,破空而走。

    绿发少女表情猛地一僵,哪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当即的就化作了一道绿芒追去。

    仅仅只追了片刻,绿发少女的心中,就被震撼填满。她实在想不到,此剑遁速快的连她追起来都有些吃力。虽然她不擅长飞遁,可好歹也是元婴中期的祖师,顿时面子就挂不住了。

    “可恶,本姑娘还不信抓不住你了。”

    绿发少女满脸气愤的拿出了一张银色的符篆,用力的拍在了身上。

    顿时刺目的银光一闪,就将绿发少女卷了进去,遁速瞬间提升了一倍不止。

    数百丈高的空中,但见银光几个跳跃,就来到了黑色遁光身后十多丈的位置。银色遁光内,绿发少女眼睛一亮,连忙拿出了一条尺许长的金黄色鞭子,注入了法力,抛向了前方。

    金黄色鞭子噗一离开绿发少女,‘嗡’的一声闷响,刺目的金色光霞骤然乍泄之下,就化作了数十丈之长。一闪的,竟编制出了一张大网,迎头罩向了黑色遁光,封锁了各个方向。

    “哼,看你往哪里跑!”

    绿发少女嘴角微微一翘,得意的笑了。

    可灿烂的笑容还没持续片刻,此女就瞬间瞪大了眼睛。

    只见那黑色小剑在空中一颤,竟化作了一名绝美的血袍女子。

    血袍少女现身后,神色木讷的打量了绿发少女一眼,白皙的拳头,就轻飘飘的捣出。

    顿时,只听见‘轰’的一声炸鸣,一个凝若实质的丈许大空气巨拳,就砸向了大网。

    绿发少女虽惊,但好歹也是元婴中期的修士,因而只愣了片刻,就回过了神来。

    然后再看向血袍少女的目光,一瞬间就充满了浓的化不开的火热。

    显然,她将气息诡异的血袍少女给当做飞剑的器灵了。

    “嘻嘻,通灵之宝,妙哉。黄金鞭,缚!”

    绿发少女眼睛明亮如昼,控制着大网迎头卷向了空气巨拳。

    接触的瞬间,只听见‘砰’的一声闷响,空气巨拳一颤,竟如同打在了钢板上一般,闪烁着就消散了开来。

    而再看那张大网,只是金光一闪,微微一顿,就若无其事的卷了过来。

    可就在金色大网即将束缚住血袍少女的瞬间,“哎”的一声轻叹,却突然从血袍少女口中传出。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冰寒到了极点的气息。冰寒肆虐的瞬间,金色大网瞬间冻结。

    “这股气息,绝对冰寒,又犀利异常,你是若雪姐姐,这怎么可能?”绿发少女惊骇莫名的说道。

    “哦,你认得我?”

    血袍少女眉头微微皱起,封龙棺中,南宫若雪也疑惑的眨着眼。

    “若雪姐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绿蝉啊。我姐姐是嬴清流,上次我去冰岛,还和姐姐特意的拜见过你呢!”看见血袍少女可能忘记了自己,嬴绿蝉连忙撤去了金色大网,急声道。

    “嬴清流,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当时跟在她身旁的那个丫头?”血袍少女哑然说道。

    “是啊,就是我,若雪姐姐你总算想起来了。不过,你怎么会变成了这样子呢?”

    “这是我的一具剑道化身,此番外出寻宝,遇到了一点麻烦,才退却成了飞剑本体,想不到竟然失落到了此地。不过还好,遇到的是你,不是别人。”

    南宫若雪转头看了眼身旁昏迷不醒的周南,满脸的无奈。

    被人暗算,毁掉了传送阵,倒霉的坠落进了无尽虚空。

    要不是周南极力挣扎,即便有封龙棺藏身,也终究免不了一死。

    虽然靠着拼命三郎的架势两人逃了出来,但损耗也同样可怕。

    不但周南元气大伤,陷入了昏迷。就连南宫若雪本人,也几乎被榨干了所有的真元。

    正因为如此,第一眼醒来看到嬴绿蝉的时候,南宫若雪才让妃儿控制着漓涅真凰剑立刻远遁。后面被迫招出傀儡紫袂应敌,也是无奈之举。但现在既然发现是数人,那可就好办了。

    “噢,原来是这样啊。既然若雪姐姐遇到了麻烦,那就去小妹府上吧。姐姐曾特意的吩咐过,说若雪姐姐是她的好朋友,要像对待她一样对待呢!”嬴绿蝉点了点头,雀跃的说道。

    “清流倒是有心了,既然如此,那就麻烦绿蝉妹妹了。”血袍少女微微一笑的说道。

    “嘻嘻,一点都不麻烦,我们快回去吧。”嬴绿蝉挽住了血袍少女的胳膊,爽快道。

    随后,两人便不再耽搁,架起了遁光,快速的往回飞去。

    至于在发现了南宫若雪的存在后,对于漓涅真凰剑一事,嬴绿蝉是只字未提。

    看得出来,此女那单纯的背后,也不乏睿智。

    不多时,两人重新回到了彩色阁楼,并排坐下后,上了些瓜果灵茶,嬴绿蝉便兴奋的拉着血袍少女,唧唧喳喳的聊了起来。

    看着此女如此热情的模样,南宫若雪心中也颇为好笑。

    嬴清流,一个美貌与修为并存的奇女子,元婴后期修为,火灵宫最受瞩目的天才少女。而赢家,也足以在北冥飘雪宫内诸多的流派中,排名前二十,有着两位半步婴变的家祖存在。

    不同于嬴绿蝉的天真烂漫,嬴清流此女,深谙人情世故之道,属于超深沉的那种类型。对于权势的热衷程度,足以让无数人汗颜。

    早先拜访南宫若雪,也只是为了打好关系而已。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嬴清流此女,明显没将南宫若雪的真实身份,告诉嬴绿蝉。(。)—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