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眨眼就到了8月15日,张铁又在虎陀山上呆了一周……

    “扁老哥,我要离开虎陀山了……”

    “什么,你要离开了?”扁衡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张铁,一脸的惊诧,“难道你对神人秘籍和天阶神装,一点都不动心么?”

    “不是,我是准备先离开虎陀山找个地方磨练一阵,等到了明年六月,我再来虎陀山,然后再和老哥你一起去见那些人……”张铁笑了笑,“对神人秘籍和天阶秘藏,我当然感兴趣,不过老哥你也知道,那些东西又不是街边的大白菜可以让你挑选的,我实力强一分,将来要和一堆强者高手行动的话,也多有两分底气,至少要能自保吧……”

    “哼,你倒挺会为自己打算的!”扁衡冷哼一声,脸上的诧异之色没有了,他用小眼睛盯着张铁,“我可实话跟你说,等到明年六月一日你没来,我可不会在虎陀山等你,什么神人秘籍天阶神装你也就别想了……”

    “哈哈,那没问题,我明年六月一日一定准时前来,和老哥你一起去赴约……”张铁哈哈一笑。

    “你现在要去哪里?”

    “山墟!”张铁老实的说道。

    “拿着这个,赶紧滚蛋……”扁衡一伸手,手上就多了一个玉瓶。

    张铁接过来看了看,摇了摇,还可以听到玉瓶之中出的擦擦的响声,很明显,里面装着很多丹药,“这是什么?”

    扁衡脸色臭臭的看着张铁,“这是洗神丹,你吃下去之后,洗神丹之中的一丝先天之气,可以侵入到你的神宫与脊椎上的明点之中,虽然不能改变你的后天体质,但却可以让你的那几个明点多了一层伪装,可以蒙一下人,让别人看不出来,吃完这瓶丹药之后,只要不是被神皇和魔皇一级的高手在近距离内用战气侵入你的体内,他们就不会看出来你的明点是后天点燃,也就不可能再猜到你不是来自摩天之界,这可以让你更容易保住小命……”

    张铁看着那瓶丹药,楞了一下,突然大喜,有了这瓶洗神丹,再加上自己的幻体神脉,那就一下子弥补了自己身上的一个大漏洞,就算再遇到魔皇一级的高手,自己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人认出来了,就算百面魔皇,只要不是近距离内碰到,只要自己变幻一个面孔,他也不可能再把自己认出来。

    这洗神丹有用,简直太有用了,对张铁来说,简直比黄金秘藏更珍贵。

    张铁二话不说就把洗神丹收到了黑铁之堡里,但口中却没有什么感谢的话,而是调侃着扁衡,“啧啧啧,美女的威力果然是无穷的,我们认识那么久,没见你把这个好东西拿出来,这才几天时间,看到我给你找的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徒弟,你就一下子变得这么大方,连洗神丹都给我了,我可提醒你啊,老哥,虽然人家是你的徒弟,但你这把年纪了,可别犯什么错误,误了自己的一世英名,那就划不来了……”

    “臭小子……”扁衡气得差点跳起来,“我要不是看你脑瓜子好使,还有点用,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就让魔皇把你踩成渣也不关我鸟事,你以为这洗神丹是好炼制的吗,你知道这瓶丹药花了我多少天材地宝,不要就还我,我拿去喂狗……”

    “哈哈哈,喂狗太浪费了,既然是老哥这么辛苦弄出来的,我就笑纳了,这就当老哥你给我守鱼塘的工资了……”张铁厚着脸皮笑着,拿到手里的洗神丹,却是不可能再拿出来了。

    “滚蛋,赶紧滚蛋……”扁衡吹胡子瞪眼,直接轰起了张铁。

    “别这样嘛,今日来和老哥你道别,我也给老哥你准备了一份礼物,这礼物摩天之界可是没有的哦……”张铁眨了眨眼睛。

    “哼,什么宝贝我没见过……”扁衡虽然嘴硬,但眼睛却忍不住往张铁身上瞟了起来,显然已经被张铁勾起了好奇心,要是别人在他面前这么说,他早就一个耳光抽过去了,但他知道张铁不是摩天之界的人,对张铁要拿出来的东西,也就好奇起来。

    张铁手一动,也多了一个玉盒,递给了扁衡。

    扁衡好奇的打开,只是瞬间,眼睛就瞪得像核桃一样。

    那个玉盒之中,有一个流光溢彩的果实,就在玉盒打开的刹那间,就有一股缥缈灵异的香气从那刻果实上散开来,如麝如兰,如芝如华,氤氲如霞,照亮了整个房间,那香气似乎带着一股奇异的魔力和灵动之感,让人嗅上一口就能年轻不少一样,全身的细胞一下子就有了活力……

    这东西摩天之界的确没有,看着盒子里的东西,扁衡双眼放光,简直就像点亮的灯泡一样,他一下子就看出这颗果实的确非比寻常,“这是……”

    “这是两界花的果实,如果老哥你有老相好,把这颗东西送给她,保准让她对老哥你百依百顺,柔情如水……”

    “放屁,怎么可能,这么一颗果实难道还能迷惑元神将一级强者的心智不成?”扁衡一边说着,还一边嗅了嗅那股奇异的香味,眉头抖动,似乎想亲自确定一下这果实的效力。

    “两界花的果实在我来的那个世界也是宝物之中的宝物,不会迷人心智,但却可以让人青春永驻,容颜不老,只要是女人,谁能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这比迷人心智的那种低阶把戏可要强多了……”

    “什么,你说这颗两界花的果实可以让女人青春永驻,容颜不老?”扁衡激动的看着张铁。

    “老哥你若不信,就还给我算了,这东西我也是豁了性命才弄来的……”张铁伸过手。

    “啪”的一声,玉盒关起,瞬间就从扁衡的手上消失了,扁衡仰着脸,用鼻孔对着张铁,“算你小子有良心……”

    张铁诡异的笑着,“嘿嘿嘿,老哥你这么看重这个东西,这么说老哥你还真有老相好啊,还是元神将呢,不知是谁,说来给听听……”

    扁衡老脸一红,彻底恼羞成怒,“滚……”

    (。)8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