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并不知道教室里后面发生的事,当巴利几个人在教室里开始举手表决的时候,张铁已经走出了第七国民男中的校门。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操蛋,你好好的在树下坐着发着呆,不招谁不惹谁,可就他妈的有人把几个赃盘子丢到你面前,让你在做没有尊严的免费洗碗工和被揍得遍体鳞伤之间做一个选择!

    次奥!还是独眼龙的那句话总结得有水准,有的人,你拒绝他们的侮辱在他们看来就是好像侮辱了他们一样,既然这样,那老子索性就成全你们,把你们侮辱个够,你们还来咬老子的屁股不成?

    出校门的时候,张铁很巧的碰到了刚刚走出学校的独眼龙,这个时候见到,张铁自然不能装作什么都看不见,而且两个人貌似要同走很长一段路。

    “科林上尉,你这是要去战馆吗?”张铁主动和独眼龙打了个招呼,独眼龙在铁荆棘战馆做兼职教练的事,还真的不是什么秘密。

    看到张铁,知道张铁昨天在战馆里硬气表现的科林上尉对张铁的印象好了很多,觉得这个小子还真是一块料,够男人,让科林上尉有些欣赏,觉得自己还是有点眼光的,“是啊,我正要去战馆,听说你还在外面兼职打着另外一份工,好像是杂货店是吧!”

    对张铁就是那个“有种的家伙”的事,科林上尉根本不知道,也根本没有兴趣知道,对科林上尉来说,任何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那个有种的家伙”既然敢把格力斯几个人坑得这么惨,那他就一定要有独自面对这件事的勇气,全校这么多学生,科林上尉可不是谁的保姆。

    知道独眼龙脾气的张铁也根本提都没提中午的事,而是和科林上尉应付的闲聊了几句。

    “是啊,这份工是家人介绍的,已经干了很长时间了!”

    “在杂货店工作怎么样?”

    “老板很好,还能学到不少东西……”

    两个人就这么在路上一起随意聊着慢慢走远……

    而当两人走出了很远之后,学校大门旁边的树影背后,格力斯几个人才脸色难看的从树影后转出来,几个人脸色难看的看着张铁和科林上尉的背影,一个个恨得直咬牙。

    “怎么办,没想到这个小子真的和独眼龙走得这么近,看样子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沙隆面色难看的说道。中午的事,只不过是格力斯想到那天黛娜老师的课上被张铁打断了自己表现的机会有些不爽,心里一直记着,再加上听说张铁这小子这两天在课堂上出了一点风头,想把张铁打压下来的手段而已,对格力斯来说,在最后要决定自己人生前途的阶段,第七国民男中只能有一个明星,那个明星只能是自己,没有任何人能和他一起抢夺光彩。顺手之下欺负一个倒霉蛋,这在几个人看来根本算不上什么事,大家都没想到张铁中午的时候能有勇气拒绝,还一声不吭,一个大意之下,所有人在这个下午经历了他们人生最黑暗的一天。

    沙隆的话让所有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几个人背上那新鲜出炉的火辣辣的鞭痕更是像抹上盐一样的疼了起来,时刻在提醒着几个人所遭受的耻辱和打击。

    “如果我们要对付这小子,科林上尉肯定要出面,今天中午的事,说不定就是这小子占着有科林上尉撑腰才挖了个坑把我们弄得跳了进去,以后要对付这个小子,可不能像收拾别人那么容易了!”加内尔有些愤恨的说道。

    “只要出了学校,只要科林上尉抓不到我们的证据,我们有的是收拾这个小子的手段,哼……哼……”祖海尔阴阴的笑了起来。

    “你有什么办法?”沙隆问祖海尔。

    祖海尔左右看了看周围,几个人一看祖海尔这个架势就知道祖海尔后面要说的内容肯定有些惊悚,不想让人知道,于是几个人又转到树后,四个脑袋凑到一起,祖海尔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要是这样做的话,结果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祖海尔看着格力斯,在几个人中,自己负责拿主意,格力斯才是最终决定拍板的人。

    “这……会不会有些……有些过分了,我想多找个机会狠狠揍他几次就可以了,毕竟大家都是……都是……同学……这可能会出人命的!”加内尔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明显被祖海尔阴毒的计策给惊到了。

    “怎么,加内尔,你要退出么?”沙隆阴测测的看着加内尔。“你背上的伤这么快就好了吗?”

    “加内尔,你还是那么天真,这个时代,同学这两个字值几个铜板?”祖海尔也嘲讽道。

    “我……我……我的意思是……”加内尔还没有说完,脖子已经被格力斯伸手一把紧紧的攥住,一个像格力斯这样体格健壮的两级战兵与普通学生的巨大差距在这个时候显现了出来,被格力斯一把掐住脖子的加内尔两只脚都被格力斯用一只手抬离了地面,加内尔脸上涨得通红,慢慢显露出痛苦挣扎的表情。

    “你还有什么要说吗?”格力斯的嘴角狞笑着问道,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的加内尔在格力斯的手下拼命的做了两个摇头的动作,然后格力斯松手,加内尔从空中跌落在地上,跪在地上剧烈的咳嗽起来。

    “就按你说的办,先让那小子得意两天,等到了生存试炼的时候,我要给那个小子一个永世难忘的教训……”格力斯的脸上出现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残忍表情,然后站着的三个人就一个个或真心或勉强的都笑了起来。

    结果不受控制,大不了死个人而已,一个黑头发的小子,一个不相关的家伙和小人物,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个时代,黑炎城哪一天没有人死去呢?

    张铁平时都喜欢叫学校里的这些家伙为牲口,那是因为张铁觉得男中的所有人在他们这个年纪一个个都像发情的牛犊一样,可张铁真没想到,就在这些牲口中,隐藏着一些真正的牲口。

    ……

    当张铁去到杂货店的饿时候,正看到唐德在店里忙得团团转,同时在应付着三个客人,看到张铁这个免费伙计的到来,唐德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给这两个客人看看我们的‘强力老鼠药’……”唐德说了一句只有张铁才听得懂的话……

    几分钟后,三个客人都带着自己需要的东西走了,而唐德在那里笑眯眯的数着到手的金币。

    张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红巾盗的消息在黑炎城传出之后,火车站附近的治安官和巡逻士兵多了起来,但奇怪的是,唐德的这个杂货店的生意居然也跟着好了起来,每日的顾客,比起以前多了起码两成,杂货店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甚至一些不怎么见得了光的东西,销量居然大好。其中卖得最多的就是刚刚唐德说的那种“强力老鼠药”——那种暗语叫强力老鼠药的东西在大灾变之前据说是人类掌握的一种最可怕武器的原料,这种原料在大灾变之前不要说接触和吃下肚了,就是和这种东西呆在一个房间里或是附近的人都会有生命危险,学校的老师说这种东西在大灾变之前叫“放射性物质”,大灾变和上帝之星的神秘粒子让这些“放射性物质”失去了放射性的能量,让它们的一些基本性质产生了改变,无法再用来制造那些最可怕的武器,但它们的那种剧毒性质却被保存了下来,大灾变之前的人们为了获得这种物质需要经过非常繁琐的手段用来提炼,而在大灾变疯狂的地质运动以后,人们发现在大陆上的一些从地下涌出来的天然矿物中,这种东西的含量居然非常之高,这种被人们称为“魔鬼之石”的天然的剧毒矿物质,不需要什么繁琐的手段,只需要研磨成细粉以后就有着可怕的毒性。在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历史上,这种“老鼠药”曾被邪教组织用来造成过近万人死伤的恶**件,因此在黑炎城官方的规定中,这种东西都是属于需要管制的特殊物品,但实际上,对诸多的冒险者和拓荒者还有那些在野外生存打拼拓展着人类生存空间的战斗职业者来说,这种东西却是对付那些低阶魔兽和怪物的利器,有时候只要在一个简单的食物诱饵肚子里放上一点这种东西,就有可能干掉好几只的魔兽,而把这种东西经过简单处理用淬毒的方法涂抹到武器上,也能让普通武器威力大增,所以这种东西的交易根本没有办法被彻底禁止下来。对这种东西,虽然明令禁止民间交易,但黑炎城官方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而已,因为根本就管不了。

    “老鼠药”是人们给这种东西取的一个可以让它适度曝光的灰色暗语,在黑炎城火车站附近这么一个龙蛇混杂的地方的杂货店,自然不缺“老鼠药”这种东西,唐德的杂货店里有真正的老鼠药,也有这种打着老鼠药旗号,实际上不要说家里的老鼠,就是城外那些恐怖的变异巨鼠都能轻易放到的剧毒,这种东西无色无味,除非借用特殊的手段或是接触者本身的实力在10级以上,有着非常敏锐的感官与精神洞察力,否则一般人和一般的魔兽根本发现不了,这就是这种强力老鼠药的可怕之处。

    而从黑炎城开始因为红巾盗宵禁以来,唐德杂货店里的“强力老鼠药”的销量就开始节节攀升,以前75个银币一小瓶的东西,一个月只能卖出个五六瓶,而现在这东西价格涨到了一个金以上,一天能卖三四瓶,大多数来买这种东西的,竟然都只是普通人,再想到今天发生在学校里的事,还有那未知的报复,这让张铁有了一种惶然的感觉……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