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一夜无梦,还是早上六点多一点就准时醒来,醒来后还是感觉头脑如水晶一样清晰,浑身精力充沛,整个人新鲜得就像用水泡了一夜的大白菜一样。

    醒来的时候,张铁先看了看房间里的闹钟,闹钟上的时间指向6点零8分,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衩,小弟弟一柱擎天,茁壮得不行,但自己脑子里却没有多余的绮念。伸手进去摸了摸,内裤和肚皮上都没有黏湿的感觉,已经好几天没有梦遗过了,这几天晚上的睡眠质量都好得惊人,记得昨晚自己修炼完后,在黑铁之堡内撒了一泡尿后就出来了,接着倒头就睡,一会儿就睡着,直到现在。像这样的情况,以前偶尔会出现一天,但现在已经连续四天如此,就不由得让张铁仔细想想原因了,想来想去,好像从与黑铁之堡融合的那一天晚上就开始这样了,既然扯到了黑铁之堡,那张铁也就失去了探究的兴趣,对张铁来说,那个黑铁之堡内的东西,他除了可以理解那里的土地是真实的,可以让土豆发芽以外,其他的都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快速的起了床,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后,就在厨房里生起火,然后把几个洗好的红薯放到蒸锅里面,为老爸老妈准备好早餐,然后自己挑了一根洗好的生红薯后,张铁就出了门,今天出门的时间,可比往日上学的时间早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出了门,天色还微黑,在把手上的那条生红薯当早餐吃完后,张铁就在路上跑了起来,上学的路还是那条,可在张铁却感觉这条老路已经与以往不同了,一切都那么新鲜。就连这生红薯似乎也比以往好吃了许多,张铁打定注意,等到过几天,在黑铁之堡内试试能不能把红薯种出来,反正种这种东西也不复杂。

    一个人心情不同的话一切都会不同。

    一路小跑到学校的时候,天才完全亮起来,学校的大门才刚刚打开不久,张铁虽然不是第一个到学校的,但绝对也是前几个,放眼望去,偌大的校园里几乎就没有什么学生。

    整栋毕业班的教学楼里空无一人,张铁绝对是所有毕业班中最早到学校的那个人,在走进自己班级的教室之后,张铁又有些做贼心虚的又把教室门悄悄关了起来。

    过了一个周末,因为教室里没有人,地面还算干净,但教室里的桌椅上不可避免的已经落上了一层灰尘,张铁在教室的窗户边上拿来一块晾干的麻布,再次鬼头鬼脑的四处看了看,确实还没有人,于是张铁放心大胆而且手脚麻利的拿着麻布开始给教室里的桌子和椅子擦拭起灰尘来,不光是为自己的桌椅擦拭打扫灰尘,而是为教室里所有人的桌椅擦拭打扫灰尘。

    教室桌椅上自然落下的灰尘其实不难擦,用抹布一抹,再到窗边把麻布拍两下就没有了,这也是每个学生到教室后干的第一件事。

    用了二十分钟,张铁把教室里所有的桌椅都打扫一遍后,看到毕业班的教学楼里已经有人来了,于是张铁悄悄的溜出教室,到学校厕所磨磨蹭蹭的拉了一泡大便后才慢悠悠的踱着步子回到教室,经过张铁这么一折腾,等他回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果然已经来了大半的人。——这个惊喜应该够大吧,张铁不无得意的想着。

    教室里的牲口们果然乱哄哄的,和张铁预料的一样,大家都在奇怪怎么今天教室里的桌椅已经有人给大家擦干净了。

    不应该啊,谁会这么好心呢!

    “嘿,大头,你来了……”看到张铁,巴利这个死胖子热情的走过来勾着张铁肩膀,贼头贼脑的说道,“有没有发现今天的教室有些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张铁表面镇定,内心却在得意的笑着,夸我吧,赶紧夸我吧,我等着听呢。

    “有个傻b把咱们班级里所有的课桌椅都打扫了一遍,哈……哈……”

    张铁矜持的笑容冻结在脸上,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死胖子,恨不得一拳把巴利这个死胖子的鼻子再开花一次。

    “你今早刷牙了吗,嘴巴怎么这么臭!”张铁阴着脸推开巴利,闷闷不乐的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

    只有巴利在那里奇怪的用手哈了两口气自己闻了一下,“没有啊,我可是每天都刷牙啊!”

    听听周围那些牲口的议论,张铁更郁闷了。

    “啊,是谁呢,是谁这么无聊,来给咱们玩惊喜来着!”

    “就是啊,这么傻b,不会是咱们班的人吧!”

    “不要这么说嘛,容易伤害到别人幼小的心灵,也许是低年级的学弟想要在咱们班里找一个能罩得住的大哥呢!”

    “我猜是有人在暗恋我在向我表白!”

    “那怎么把全班的桌椅都擦遍了!”

    “难道是在暗恋我们全部,哈哈哈哈……!”

    “糟糕,小心大家菊花不保啊……”

    你们这些混蛋,要不是为了功德值老子管你们去死,张铁继续咬牙切齿,打定了主意,等回去后到黑铁之堡里看看功德值,要是这次的功德值小于二,那么老子以后再也不干这种蠢事了,这些混蛋东西。

    这只是小小的波澜,到了早上第一节课的时候,这件事就被大家抛到脑后了,周一早上前面两节课是生存课,这个课程讲的东西很多,也很杂,可以说是包罗万象,经常换着不同的老师来,每个老师在课堂上都会讲一些自认为与生存有关的东西,有一次学校里的一个老师甚至在课堂上讲了两个小时的泡妞技巧,美其名曰这是繁衍后代必须掌握的技能,是最重要的生存课,结果那两堂课把班上的牲口们勾引得躁动了一个星期。

    生存课是大家最喜欢的,因为课堂气氛相对轻松,与其说是上课,不如说是和前辈在交流生存的经验,所以格外受大家欢迎。在大家翘首期待之下,今天负责上生存课的老师终于走进了教室。

    看到这个整个黑炎城最可怕的独眼龙,刚刚班级里还轻松的气氛瞬间凝固,所有人在位子上都挺值了腰杆,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科林上尉一个人的气场就足以把这一班躁动的牲口碾压得渣都不剩。

    走进教室的独眼龙面色平静的站在讲台上,锐利的独眼像箭矢一样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整整半分钟,一语不发。

    不知道独眼龙想要干什么的张铁也被这种气氛感染,内心忐忑起来。

    在让教室安静得可以让所有人听到蚂蚁在纸上爬过的声音以后,科林上尉才开了口。

    “红巾盗贼团的事情大家都听说了,在这里我就不再重复,我今天教给大家一项最重要的生存技能,与红巾盗贼团有关的,假如此刻你们在学校外面在外面遇到一名红巾盗的成员,那个人就如我一样站在你们面前,你们要怎么做,不要急着回答我,先仔细考虑两分钟,这个问题,答对的有奖,答错的受罚!你们可以讨论一下……”

    科林上尉话音一落,整个班级里就热闹了起来,大家议论纷纷,如果此刻站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名红巾盗,那大家要怎么做?看着科林上尉那雄壮威武的身躯和那只独眼中似乎有些期待的目光,牲口们的热血沸腾了,对着红巾盗这么一个臭名昭著,人人得而诛之的人渣,大家怎么办呢?答案当然是只有一个……

    “当然是干死他!”

    “对,一起上去把他干掉!”

    “为民除害!”

    “冲上去杀了他!”

    教室里的牲口们叫嚣了起来,有些人还有一点犹豫,在考虑,但存着一些投机心思的家伙在看到科林上尉听到这些热血沸腾的“宣言”之后嘴角的那丝微笑,也纷纷鼓噪起来,死胖子巴利就是后者。张铁一直在观察着众人的反应,开始的时候飞机兄弟会中只有道格和巴格达在大叫着要干死红巾盗,巴利这个家伙则是在低着头,眯着眼睛悄悄打量着科林上尉脸上的表情,其他的几个则在考虑,看到大伙热血沸腾,渐渐的也受到了影响,没什么主意的沙文则在看着巴利,看到巴利叫起来,他也跟着巴利鼓噪起来,莱特和西斯塔这两个家伙开始有些犹豫,似乎在考虑,但看到巴利也表态了,也跟着巴利一起成为“主战”派,教室里乱成了一团。

    张铁也在考虑着科林上尉的这个问题,于其他那些头脑发热的家伙相比,张铁脑子里这个时候想到的是两件事:给人的印象一向勇猛强悍的科林上尉为什么要在生存课上提出这个问题?自己此刻如果真的遇到一个红巾盗站在教室里,自己会怎么样?

    有的人做出选择的时候喜欢随大流凑热闹,但从小,张铁养成的习惯是所有的选择拷问的都是内心,这是妈妈教的,妈妈说所有人的人生都是每个人在不同情况下由一连串不同选择造成的结果,这些选择连串在一起就是人生,人生就是一条问心之路……

    不要管别人怎么看,遇事问心而行,心无愧,人生则无愧。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