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老爸老妈,你们就别管我了,你们看,外面这么好的天气,你们两个到外面走走多好,城里的公园,城郊的水库边,今天肯定人多,你们出门透透气吧,我每天都在外面跑,早就玩够了,今天就在家里看着铺子,顺便休息一下,每天在学校里训练这个训练那个的,可把你们儿子我给累惨了!”

    吃过中午饭后,张铁勤快的收拾完家里,然后就推着老爸老妈出了门,老爸一周工作六天,每天都在工厂的车间里,吸口气都带着灰,老妈更惨,每天守着家里的米酿铺,就在那么小小的空间内,转个身都碍事,所以每到周末的时候,不想老爸老妈感觉人生太灰暗的张铁总是会想办法把老爸老妈“赶出家去”透透气。而他自己呢,今天就在家里帮着看铺子。

    看到儿子乖巧懂事,老爸老妈自然高兴,不过在走的时候,老妈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一下张铁,“记得米酿先不要涨价,遇到老顾客来的时候先把大米和食材涨价的事情向人家说一下,告诉他们,如果下周咱们进货的价格还降不下来的话,咱们店里的这米酿才会往上调一调,都是老顾客,不要让人觉得我们家贪心把人得罪了!”

    “知道啦老妈,你都说了三十多遍了,我会这么不懂事吗?”张铁委屈的叫道,都十五岁的人了,一点小事,老妈每次总像叮嘱小孩子和低能儿一样唠唠叨叨个没完,挺伤自尊的。

    “哪里有三十多遍,最多五遍!”老妈佯怒的瞪了张铁一眼,作势欲揪张铁的耳朵,张铁连忙脚步一滑避了开去,然后对着老妈做个鬼脸,一骨碌跑到了米酿铺里,大声吆喝了起来,“张家新鲜出炉的米酿啦,又香又甜又好吃,男的吃了强壮,女的吃了漂亮,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六个铜子儿一碗,量大从优咧……”

    “这小子……”老爸笑着摇了摇头。

    ……

    看着老爸老妈两人牵着手消失在街边,张铁用一只手摩挲着自己刚刚有一点绒毛的下巴,久久才从两人身上收回自己那怪异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老爸老妈都结婚几十年的人了,但每次两人一起出门时自然而然手拉着手的样子,总让张铁觉得那不是一对已婚很多年的夫妻,而像是一对正在谈恋爱的小青年一样,总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这就是恩爱吗?张铁不知道,说实话他的人生阅历还不足以让他对此有足够的感受和体悟。但看着老爸和老妈的样子,却让他有一种奇怪的幸福感在心间滋生。

    老爸老妈一走,张铁就百无聊赖的坐在米酿铺里,拿着一把拂尘,时不时的赶一下苍蝇。米酿这东西带着一股甜味,最是吸引苍蝇,特别是到天气热的时候,再过几个月,要是到夏天的话,这米酿铺的门面外面都不得不挂起竹帘来才能把这些总是在你耳边嗡嗡嗡的讨厌家伙赶走。可一挂起竹帘来,遮住铺面柜台上那些精心准备的展示,小店里的生意就会下降一些,每年都这样,没有例外过。

    正值下午,此刻街面上太阳高照,梧桐树上沉默了一个冬天的小鸟们一个个似乎都从窝里钻了出来,跳上叫得正欢快,斑驳的梧桐树叶在这充满了市井气息的街道上投下一片一片斑驳的光斑和树荫。

    张家的米酿店外面,已经挂起了一块昨晚老爸写下的牌子“因为近期粮价和原材料价格上涨,本店预计下周上调售价,请新老顾客体谅……”

    可爱的老爸,要是换成唐德那个家伙,绝对会在米价上涨的第一天跟着涨价,才不会拖一周那么久呢。

    在店里枯坐了半个小时,做了几笔小生意,卖出了七八碗米酿,把那零零散散的几个铜板放到抽屉里,再把别人吃过的米酿碗和勺子泡到洗碗桶里,看着那越来越高的日头,甩着拂尘的手越来越无力,张铁不禁无聊起来,正是跳脱的年纪,大周末的,一个人坐在这里赶苍蝇,谁受得了?但越是感觉到无聊,张铁越是佩服起自己的老妈来,自己坐这么一会儿就无聊了,老妈可是一口气在这里坐了二十年。

    人在无聊之下总会找点事给自己做,张铁在无聊中给自己找的事情就是修炼《珠心神算》,这《珠心神算》有许多的境界,最低的一种,就像张铁昨天晚上修炼的那样,闭着眼睛,用老半天的功夫,把算盘在脑海中观想出来以后在脑海中打算盘。第二重境界,就是不用闭眼,几乎眨眼之间,就能在脑海中把那个算盘观想出来,然后在脑海中打算盘,毕竟这是一门体现实用性的心算技能,要是每次观想个算盘都用上几个小时,还不能睁开眼睛,那用个屁啊。第三重境界,脑海中观想出来的那个算盘已经似有非有,似无非无,看到任何的计算题目,心里自然而然就冒出答案,这才是《珠心神算》的奥义所在。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观想的算盘从三个档,一直到十二个档,甚至更多档,最后甚至可以一心多用,观想出好几个算盘,或者是把一个多档的算盘分成不同的区域,同时在上面做许多不同的加减乘除的计算题目而且眨眼就能得到答案。这是《珠心神算》的最高境界,一旦练成,那个人就堪称人形超级计算机。

    张铁其实很怀疑那本书上写的《珠心神算》一心多用成为人形计算机的最高境界能否有人达到,但一想到那本书上那几个模糊的“小学生推荐课外阅读读本”的字样,张铁就一阵泄气,有一种人比人气死人的感觉,到底是哪里的小学这么牛b,张铁最后甚至怀疑那个卖书的老头说的有可能是真的——这本《珠心神算》,有可能真是从大灾变前的遗迹中弄出来的,大灾变前的那个时代光怪陆离,遗迹中弄出来的东西千奇百怪,这个时代修炼用的昂贵水晶在那个时代只是不起眼的装饰物,许多人还看不上,也许这本奇怪的书真的是大灾变前那个时代烂大街的小学生课外读物呢?

    不管了,练了再说,貌似这个《珠心神算》在修炼时似乎可以顺便恢复精神力啊,张铁还想要再确认一下,看看真的有没有这个效果,但一想到“顺便”这两个字,张铁就不由一阵凌乱,脑海中观想出两个档的算盘瞬间崩塌……

    这么难修炼的精神力,还有顺便的……

    这实在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就在张铁眼睛半睁半闭,一次又一次,坐在小铺里把观想出那个三个档算盘的时间从十多分钟压缩到五六分钟的时候,两个让张铁有些意外的人出现在了张铁的面前。

    死胖子巴利和道格,两个家伙骑着一辆自行车,傻大黑粗的道格吭哧吭哧的骑着车卖着苦力,满头大汗还一脸幸福的傻笑着,巴利这个狡猾的死胖子在坐在自行车后面,在张铁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目光一直在街道两边巡视着的死胖子巴利也看到了张铁。

    “就是这里了,刹车!”死胖子巴利喊了一声,自己轻巧的从自行车的后座上跳了下来,双脚落地,

    刚刚还满脸幸福的骑车的道格在巴利下车后突然惊恐的大叫了一声,“啊,刹车,刹车在哪里,怎么停下来,啊……救命啊……”

    砰……

    “混蛋,这是我那个死鬼老爸刚给我买的新车啊!”巴利也心疼的叫了起来。

    张铁无奈的用手捂着脑门,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两分钟后,一边咧着嘴一边揉着屁股的道格和巴利站在了张铁家的小铺面前,看着道格闻着米酿香味用力咽着口水的样子和巴利脸上那副讨打的笑容,张铁暗骂一声,从柜台下拿出两副碗勺,然后打开陶罐,用舀米酿的大勺给两个家伙一人舀了一碗,恶狠狠的推到两人面前。

    两个家伙立刻眉开眼笑,客气话的都没有一句,拿起碗来,西里呼噜三下两下就把碗刮舔了个干净,看到道格伸着舌头在碗里转圈的样子,张铁真恨不得把手上的勺狠狠扣到他脑袋上,你还能再恶心一点不?不行,这个家伙吃过的碗必须要用滚开水消毒才行。

    看到两个家伙吃完脸上那副讨好的笑容,张铁快速的把两人的碗勺收了过来,老脸一板,“刚才是我请你们的,现在六个铜子儿一碗,你们还要吗?”

    道格立刻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巴利,死胖子巴利拍拍腰间,一把铜板就扣到了桌上,“真好吃,一人再来一碗!”

    张铁也不矫情,把钱扫进抽屉,又给这两个家伙一人来了一碗,又是一碗下肚,在道格恋恋不舍的目光中,张铁把两个家伙的碗勺收到水盆里。当道格再次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巴利的时候,巴利自动把他的目光无视了,转头和张铁说起话来。

    “咳……咳……这叫什么,米酿?”

    “对米酿!有事?”

    “嘿嘿,家访可是咱们飞机兄弟会的好传统啊!”巴利笑了起来。

    “行了,赶紧说正事,我现在一秒钟几十万上下……”

    “红巾盗听说过吗?”

    听巴利说到红巾盗,张铁真的有点诧异了,“听说过,怎么了?”

    巴利左右看了看,放低了声音,悄悄把张铁从哥哥嘴里听过的消息重复了一遍,“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今天就来通知大家,现在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估计还不多,总之最近这段时间小心点,晚上不要出来乱逛,没有事不要随便出城,红巾盗里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屠夫。你们那个华族不是有句谚语吗,每次城门失火的时候护城河里都会有几条倒霉的鱼,我可不希望咱们飞机兄弟会里有人是那条倒霉的鱼!”

    “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个?”

    “那当然,不然你以为我和道格顶着这么大的太阳出来好玩吗?通知你以后,后面我还要去通知一下沙文和西斯塔那两个家伙,好了,不影响你一秒钟几十万上下的生意了……”

    看着死胖子的那张脸,张铁心里微微有点感动,“谢了,兄弟!”

    “那再请我们吃一碗!”巴利涎着脸

    张铁伸出手,捻了捻手指,做出大家都懂的姿势。

    “哈……哈……走了,还有下一家呢!”巴利拍着自行车的后座,催促道格赶紧上车,道格推着车走了几步,转过头来看着张铁,欲言又止,“巴利说……学会骑车好泡妞!”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你骑车的技术真棒!”张铁伸出了一个大拇指。

    道格满意了,点了点头,又吭哧吭哧的骑上车,带着巴利这个家伙走了……

    张铁没想到关于红巾盗的消息传得那么快,仅仅两天,就弄得黑炎城人心惶惶了……

    想这些没用的东西干嘛,还是老老实实的练我的《珠心神算》吧,什么红巾盗,跟自己这样的小人物有一个铜板的关系吗?张铁自嘲的笑了笑。

    傍晚的时候,老爸老妈回来了,带来了一个消息,黑炎城的城禁开始变严了,傍晚的时候进出黑炎城已经需要检查身份证明了。

    晚饭后,提着一盏马灯的片区的治安官格里高利敲开了张家的大门,挨家挨户的发通知,各家不许留宿陌生人,遇到任何可疑人员要马上报告,还有,从今晚十二点以后,黑炎城开始实施宵禁……

    离死胖子巴利离开不到半天,红巾盗的消息终于在黑炎城彻底传播开来,一股不安的气氛开始躁动了起来。

    可这些都跟张铁无关,晚饭后,治安官一走,洗漱完毕的张铁就回到了自己的小屋,进到了黑铁之堡,在把一包家里打扫卫生和厨房做饭留下的垃圾丢到混沌之池后,张铁拍了拍手,然后打开了黑铁之堡的基本属性面板,满意的看着黑铁之堡的那些最新属性——

    ——黑铁之堡

    ——长:1俱卢舍

    ——宽:1俱卢舍

    ——灵气值:1.8

    ——功德值:43

    ——基本能量储备:0.5

    ——特殊产出:无

    ……

    让老爸老妈出去玩,自己守了一天铺子,得了5个功德值,再加上打扫家里卫生和做饭,今天总共混了8个功德值,土豆继续发芽,灵气值增加了1.1,一包垃圾换来了0.3的基本能量储备,这就是自己今天一天的收获啊……

    再看看那颗曼殊沙华因缘万果宝树。

    离第一颗无漏果成熟,还有103小时……

    睡意全无,张铁拿出已经晒了一天太阳的水晶,就在黑铁之堡内盘腿坐下,修炼起神宫明点来,通过这些天在黑铁之堡内的经验,他发现看着那些黑铁之堡中调色板一样五颜六色的雾气的运行轨迹,可以莫名让人心神安静下来,极易进入修炼状态……

    还是第一次在黑铁之堡内修炼明点的张铁很快就进入状态,配合着呼吸,在水晶与精神力量的双重作用下,张铁的神宫明点上青色的光华很快就亮了起来……

    只有不断提高自己实力才是在这个时代生存下去的最大依仗,而提高实力,除了脚踏实地的努力努力再努力以外,没有任何捷径可走——这是张铁这15年来所遵循的信念。

    就算得到黑铁之堡也一样……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