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已经走到了整个商队非常中心的区域。

    出人意料的是,这一片区域人流量也并不少。这些人都是上午在外围失望的客人,他们抱着目的而来,既然捡不到便宜,那就只能做好大出血的准备。

    “贵客请进来看看,我们家保证能够满足您的任何要求。”

    “我们家物美价廉,货物齐全。”

    “您看看我们的帐篷,就知道我们家才是整个商队之中,最有实力的商户之一。”

    到了这里,每一个帐篷外都站着三四名艳丽娇俏的少女,不断地招呼揽客。陈志宁挑了一个最大的:“先去这一家看看。”

    并不是帐篷最大,而是门口女孩的胸·最大。

    陈忠和陈义相视一眼,太了解自家少爷了:“少爷好眼光!”

    果然不愧是最核心区域的商户,一进帐篷就感觉到不一样,好几拨客人都在其中挑选着商品,而且这里的东西也明显等级更高,甚至陈志宁都能感觉到一旁墙壁上挂着的那些法宝之中,有两件力量波动极为强烈,恐怕是三阶以上的法宝。

    他远远一望,咽了一口口水:是好东西,可惜他现在肯定买不起。就算是能买下来,他现在的境界也用不了这么高等级的法宝。

    “首要目标还是灵药。除了灵药之外,还可以再看看典籍。然后就是……命运赌柜!”

    遥客族的商队果然信誉如铁,必定会让客户满意,即便是有什么不满意,在身边火辣少女的劝说下,也会偃旗息鼓不发脾气。

    陈志宁又看中了几株灵药,正盘算着要不要咬牙全都买下来,忽然一旁一株颇有些不起眼的灵药引起了他的注意。

    “念星兰草!”陈志宁大吃一惊,这种灵药十分罕见,等级高出玉叶金兰整整两个等级!只不过这种灵药样子十分普通,和一般的兰草差别不大。

    可能是因为外形太普通了,所以一直还摆在这里,没有被人发现。

    陈志宁连忙一指:“这个我要了。”

    “好的。”

    他生怕被别人截胡,因而飞快的商议好了价钱,立刻用三十枚二阶灵玉,将这一株念星兰草买了下来。

    事实上他还是不了解灵药,灵药并不是丹药,它们只是炼制丹药的原材料。这一株念星兰草并不是没有人看到,只是这么高等级的灵药,就需要其他同等级的灵药来匹配,然后还要重金请一位丹师出手。

    整个算下来花费巨大,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所以才会一直到现在还无人问津,而陈志宁则不用担心这些,当然会毫不犹豫的拿下。

    拿下了这一株念星兰草,再加上之前三株灵药,陈志宁心里乐开了花。这些灵药能培育出四只仙桃,全都是提升资质的先天灵桃。

    他现在已经是蓝色天资了,相信这一次提升之后,达到紫色天资不成问题,甚至运气好的话还能冲击一下银色天资!

    至于金色天资……反正自己手中有桃树,早晚能够提升上去!

    即便是银色天资,那也是传说之中的存在了。

    陈志宁已经深刻体会到天资的巨大作用,现在的蓝色天资,已经能够横扫整个启/东县城,要是真的提升到了银色天资,恐怕横扫整个千湖郡……不、应该是横扫整个天火州都不成问题了。

    他越想越美,忍不住痴痴地笑了起来。

    方蓉青春俏丽的脸蛋上宛如火烧一般,她从来没想到自己还会有如此窘迫的时刻。作为县学的大姐头,以前谁敢这么对她?

    尽管几乎县学里的每一位弟子都承认,蓉姐相貌身材绝对是女孩之中的翘楚,但是……从没有人敢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

    从来都只有她捉弄别人——比方说之前,她就对陈志宁很感“兴趣”。

    可是上一次在县学门口,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个小混蛋居然看着自己傻笑流口水!

    这也就罢了,才几天时间?又在遥客族的商市遇到他,他竟然还是那么看着自己痴痴傻笑……

    几个小姐妹在一边不住偷笑,已经认定了这是一对欢喜冤家。

    陈忠陈义也以为自己少爷老毛病又犯了,他们可不知道县学蓉姐的凶名,还在暗暗点头,少爷的眼光真是不错!

    陈志宁忽然感觉到一阵寒意,猛然回过神来,差点吓得魂飞魄散:老天你玩我啊,怎么会这么巧?

    方蓉的眼神要杀人,她已经认定陈志宁这小子要调·戏自己!

    陈志宁尴尬不已,连忙拿着念星兰草,溜到了命运赌柜旁边,故技重施的检查了一遍,结果仍旧让他大失所望,还是没有一件神秘之物能够让三株植物有所回应。

    他出了那做帐篷,心虚的回头看看,方蓉没有就追来,拍着胸脯松了口气:“好险!”

    他现在身上还有一百多枚二阶灵玉,另外还有十几枚三阶灵玉。对于他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但是在这商市之中,还真未必能买到多少好东西。

    “走吧,再去看看。”

    一旁就是一座五十丈方圆的巨大帐篷,陈志宁抬脚进去。不过他在这座帐篷里挑挑拣拣看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值得出手的东西。

    等他将这里的命运赌柜检查了一遍,再次摇头失望,就准备离开了。

    忽然一边走来一位身材修长的清秀女孩:“这位贵客可是陈/云鹏大人的公子?”

    陈志宁点头:“正是。”

    女孩微微一笑,朝后指着:“我家主人请你过去一会。”

    陈志宁一看,不远处一位艳丽美妇正在含笑朝他点头。陈志宁没由来的一个哆嗦,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不必了,我和你家主人又不认识。”

    他连忙往外逃,女孩却不死心:“陈公子,我家主人就是这座帐篷的所有者。她可是整个商队最富有的三人之一,只要她愿意,明天就可以买下整个启/东县。而且我家主人一直单身一人,她可是很少邀请一位男性去她的小帐篷……”

    陈志宁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刚才下意识的一个哆嗦:因为那中年美妇的眼神,和玉二嫂对他残忍的霸王硬上弓的时候,隐隐有着几分相似!

    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原因,陈志宁暗骂一句:“这坑爹的帝嬴血脉!”然后他拨开女孩夺路而逃。

    “陈公子……”女孩没喊住,无奈的回头看了一眼中年美妇。

    “这个小滑头,他以为能逃得掉吗?”中年美妇微微一笑,双眉一挑,颇有几分傲然的风韵。

    ……

    “好险好险!”陈志宁一阵后怕,不过想来这里乃是商市,遥客族不会自己坏了名声,那美妇应该拿自己没什么办法,于是他将这事丢在脑后,继续逛着。

    一座座帐篷内的失败,已经让陈志宁对于命运赌柜失去信心了。他看到前方还有一座五十丈的巨大帐篷,打算逛完这个就回去了。

    刚一进门,就看见法宝的柜台上围着一堆人,不时的有争论声传出来。

    “……唉,真是有些可惜啊,炼制的时候手法上出了一点差错,不然这六座阵碑应该是三阶法宝。”

    “虽然出了差错,但所使用的材料,铭刻的阵法,可都是三阶法宝的底子,至少也能算上一阶法宝吧?”

    “哈哈哈,别开玩笑了,失败了就是失败了。这六座阵碑,完全达不到法宝的标准了。可惜那么多昂贵的材料,白白浪费了。”

    七八个人分成了两派,在他们中央的柜台上放着一只红木制成的精美木盒,盖子打开,里面六个凹槽,分别放着一枚袖珍石碑。

    这一套阵碑的标价很古怪:八十枚二阶灵玉。

    哪怕只是一阶法宝,也不会这么便宜,看来正如不看好一方所说,这是一件彻彻底底失败的作品,根本不算是法宝。

    但是看好的那一方还有些不死心,询问道:“能现场尝试一下吗?”

    负责接待他们的美少女略有些为难,回去后面请示了一下老板,最终点头道:“好吧,不过请大家注意,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

    “没问题。”得到了允许,那人振奋,抬手朝木盒凌空虚摄,六枚小巧的阵碑缓缓升起,虚浮于他的掌心上方。

    六道灵气飞出,分别注入阵碑之中,只听见嗡的一声闷响,其中带着几分怪异。

    那阵碑猛然变大,升上他的头顶半空,旋转三圈,然后缓缓落下。

    虽然成功将阵碑激活,但是周围人却都暗暗摇头,刚才注入灵气的时候,那声音之中带着怪异,显然就是阵碑当中的阵法扭曲导致,这件宝物必定已经是失败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