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路上,他看到了四笔生意成交。每一笔少说也是十枚二阶灵玉。他也看出来了,商市中心的那些帐篷,货物等级更高,外围的则是一些普通货色。

    陈志宁首要目标是阵坛,不入品的阵坛。他没好意思往中央那几座巨大华丽的帐篷里钻,很是自觉地来到了最外围。

    这是一座红蓝白三色相间的小帐篷,只有三丈方圆,虽然不大却十分美丽。

    陈志宁在进去之前,不免幻想着有这样色彩审美的帐篷主人,应该是一位美丽动人的少女。

    然而现实就是这么无情,这座帐篷的主人,是一枚阴柔白嫩的胖汉子。

    不过他并没有陈志宁想要的东西,陈志宁在商市中转了四座帐篷,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是一件破损的阵坛。

    完好状态下应该是一座三阶阵坛,内部嵌刻有六座阵法,不仅能够聚拢天地元气,还能够防御和攻击,本是一件对敌时使用的法宝。

    一旦激活放出来,主人盘坐中央,有阵坛提供的天地元气补充,还有阵坛保护,更可以使用阵坛的攻击阵法杀敌,近乎立于不败之地。

    可是强中更有强中手,这阵坛的主人遇到了大敌,被打破了阵坛将之诛杀。

    阵坛绝大部分阵法被毁,只剩下一个聚拢天地元气的阵法勉强还能运转。

    虽然破损了,但因为毕竟曾经是三阶法宝,因而聚拢天地元气的效果不错,比一般的不入品的阵坛好很多。

    价格也比不入品的阵坛贵,花了陈志宁七十块二品灵玉!

    目的已经达到,陈志宁显得轻松一些,准备随便看看,有没有自己能用的东西。前方传来一阵吆喝声,在一座三十丈方圆的巨大帐篷旁边,搭建着一座高台,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陈志宁挤过去一看:“原来是拍卖奴隶的。”

    台上,奴隶主穿着一身大铜钱花纹的古铜色锦袍,不断在向周围介绍着自己的“货物”,不过却并没有陈志宁印象之中,通常那些奴隶主的暴力,反而更像是一位员外富翁。

    而那些奴隶也和一般的不同,虽然神情多少都有些木然,但是衣着得体,状态还算不错。

    “这些都是本人精挑细选出来的上等货色,都是绿色天资,体内有一枚道符潜藏,永远无法背叛主人。所以大家买回去,悉心培养,用不了几年,就是一名忠心耿耿的修真强者!”

    陈志弄恍然:“原来如此。”

    一枚道符价格不菲,也只有绿色天资以上的奴隶才值得使用。

    他对这些奴隶没什么兴趣,看了一会儿热闹,就带着人离开了。这一次他不只是在外围转悠,而是慢慢朝里面走去。

    里面的帐篷越来越大,帐篷里也往往不只是店主人在招呼客人,甚至有些店主人已经不亲自出面了,专门有美貌的妙龄女子接待客人。

    陈志宁看到一座帐篷外面挂着一个矿石、一个兵器和一个草药的标志,点点头走了进去。

    这做帐篷足有三十丈广阔,四周挂满了各种兵器法宝,中间的一些木制柜台上,摆放着一些珍贵的材料和药草。

    而流浪商队的最大特色,在这做帐篷内也有体现,帐篷中央,最显眼的位置上,摆放着一只分成了很多小格子的黑色柜子。

    几乎每一个小格子之中,都有一件特殊物品,或者光芒夺目,或者暗淡无光,或者奇形怪状,或者隐有玄机。

    陈志宁眼睛一亮,毫无疑问对于少年人来说,这个柜子是整个帐篷之中,最具吸引力的东西。

    这是遥客族流浪商队当年赖以起家的手段:命运赌柜。

    名头很能唬人,实际上就是流浪商队的商人们,在凡间界各地收集来的一些神秘未知的材料。有些可能是鉴定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些是故意不坚定,而有些则是第一次出现在世间,真的没有人见过。

    自从遥客族的流浪商队出现,凡间界就开始流传,世家大户的落魄子弟,在家中备受排挤,然后无意之中从命运赌柜之中用很少的钱,买到一件绝世重宝,然后乘势崛起,逆袭家族,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毫无疑问这些故事的真实性值得商榷,很可能就是流浪商队自己编造的。

    但是老百姓们喜欢这种故事,于是一传十十传百,遥客族的命运赌柜的名气越来越大。以至于现在不论是任何一座帐篷,最中央的位置上,肯定是一座命运赌柜,只是大小不同而已。

    陈志宁压制住了自己立刻去赌一赌运气的冲动,先在周围看看那些法宝和材料。

    一名打扮的火辣的遥客族少女微笑着迎上来:“这位贵客,欢迎来到我们的家,我们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陈志宁暗自扫了两眼女孩的胸前,当真不小。他咽了一口口水,说道:“我需要一些灵药,你们有什么好货色尽管拿出来。”

    “没有问题,保证让贵客满意,您跟我来。”女孩故意挺了挺傲人的胸脯,领着陈志宁往一侧去了。

    陈志宁暗自点头:真会做生意。

    “这里有各种灵药,贵客您先看看。有普通的,也有高阶的,当然价格也有所不同。”

    果然,三只柜台连成一排,里面有摆放着大约百余株灵药。这些灵药有的品相很完好,显然是专业的采药人采摘的;也有些乱七八糟,将根须破坏的十分严重,这种就是普通山民的偶尔收获了。

    陈志宁看了一下价格,不由得撇了撇嘴,价格还真是不便宜,比正常的市场价贵了整整三成!

    “遥客族的流浪商队大名鼎鼎,一向号称信誉如铁,今天一见,唉,言过其实罢了。”他故意摇头叹息,女孩却不生气,微笑问道:“贵客何出此言?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您说出来,我们改。”

    陈志宁指着那些灵药:“这些价格是标出来蒙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冤大头吗?”

    女孩恍然:“原来是这个,您看上哪个,价格可以商量。”

    陈志宁等的就是她这一句,仔细权衡了一下,指着其中三株:“这三株打包,一共多少钱?”

    女孩迅速计算了一下:“三十枚二阶灵玉。”

    “还是贵了……”陈志宁摇头,后面的陈义不满道:“我家老爷乃是陈/云鹏阁下,你们商队不是第一次来启/东县吧?必定听过我家老爷的名号。”

    女孩恍然:“原来是陈老爷的公子,那没问题,二十五枚!”

    这个价格就很公道了,甚至比正常价还便宜了两块灵玉。陈志宁当然没有意见了,只是心中一个苦笑:果然还是老爹面子大。

    这三株灵药每一株都不亚于玉叶金兰,而且采摘的十分规范,植株保留完好,陈志宁很满意。

    “您还有什么需要?”

    “再看看法宝吧。”陈志宁也想拥有一件高阶法宝,相比于法术,法宝只要等级合适,拿来就能用,而且威力巨大,只是他问了一下价格之后,就立刻怂了。

    那价格,就算是看着他爹的面子,也绝不是他现在能够企及的。

    “难怪就算是老爹也没有几件法宝,我还是老老实实用我的报国剑好了。”

    其他的一些材料,陈志宁暂时也用不上,于是他兴致勃勃的来到了最为期待的命运赌柜前。

    他绕着命运赌柜转了三圈,眼底隐含光芒,激动地搓了搓手。女孩在一边微笑,年轻人特别喜欢命运赌柜,她见过太多了。

    陈志宁很认真的一个一个看过去,可惜能够被放在这里的,都是所谓的“神秘之物”。就算是那些修行了数百年的老怪物来了,也认不出几种,陈志宁就更别说了。

    他一连看了十几种,顿时抓瞎,因为完全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而且这些东西的标价都不低。

    随意的选一个?真的赌运气?陈志宁暗暗摇头,他虽然激动,但还没到变傻的程度。

    忽然,他灵机一动,指环空间悄悄打开了一道极为细微的开口,一边的人甚至根本感觉不到。

    然后他从头开始,拿起那些神秘物品一件一件的看过去。希望指环空间中三株植物能够给自己一些提示。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挺大的命运赌柜看完了,那三株植物我行我素,在指环空间内摇摇摆摆,愣是没有一点反应。

    尤其是葫芦老爷,显得十分悠闲自在,就差直接鄙视他了。

    陈志宁一撇嘴,悻悻关闭了指环空间,对那女孩摆摆手:“行了,就这样吧。”

    女孩一愣,十分意外。陈志宁这样的二世祖他接待太多了,第一次见到命运赌柜,全都捂不住自己的钱袋子,不把灵玉花光是不会走的。

    命运赌柜作为流浪商队最为知名的商业噱头,真的已经被遥客族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比方说他们的这只命运赌柜,每一件物品下方,都有一篇详细的解说。这些介绍就是一个“传奇故事”,讲述了这件神秘之物的来历,比方说什么牧牛野童无意之中看到凤凰落在白石上,然后等凤凰飞走,在白石下面发现了这件物品。

    再比方说,得到某件东西的时候,五雷轰击山顶,大山裂开露出了这件东西来。

    一般的少年哪里能够经受的住这种诱惑?而陈志宁一进来就两眼直勾勾看着命运赌柜,女孩本以为他肯定要大肆购买,却没想到他竟然能够忍住的住诱惑。

    女孩忍不住猜测:难道他真的能够辨认出这些东西的价值?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