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昊心中那种危险地感觉又升了起来。

    长老们接过那本册子一看,脸色缓和了不少。段西岐虽然说得严厉,但是对绝大部分弟子还是很宽容的。他这本册子上,对弟子们的境界目标规定,大都是开悟后三个月以内达到元启境初期,只有几个资质不错,家境也不错的弟子,规定为元启境中期。想来以他们的实力,也可以轻松达到。

    唯独一人,蔡昊,开悟后三个月的修行目标是元启境后期!而现在还剩两个月。

    长老们用眼神交换了一下意见,一起点了点头。

    这世上,每时每刻都有人被牺牲掉,很不幸这一次轮到了蔡昊。

    ……

    陈志宁知道才好早晚会接受自己的提议,但他没想到这么快。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之后,他暗暗摇头,这个段西岐,心胸未免太狭窄了。

    蔡昊坐在他对面,双手用力按在桌子上,沉声说道:“只要我达到元启境中期,就可以用研习后续心法的借口,把《青云志》后面的部分要出来。所以,你得先帮我提升到元启境中期。”

    他现在距离突破元启境初期,就差捅破那一层窗户纸了。

    实际上以他的资质,如果生在世家大户,有足够的资源,现在说不定已经是元启境初期了。

    可是资源匮乏,几乎得不到什么支持的蔡昊,真的要突破只能靠自己不断修炼,水磨工夫一点一点的前进,正常状态的话,恐怕至少要一个半月!

    陈志宁点点头:“没问题。”他取出一块二阶灵玉:“这个你先拿去用……呃,你这是怎么了?”

    蔡昊神情有些狰狞。他接过那枚二阶仙玉,感受到了其中蕴含的精纯元气,咬牙切齿说道:“难道这就是家世的差距?我连一枚最基本的一阶灵玉都弄不到,你随便出手就是二阶灵玉?”

    二阶灵玉可是玄境修士修炼的时候使用的,一般的元境,能有一阶灵玉补充元气就不错了。

    蔡昊发现自己之前无限渴求却不可得的修炼资源,在陈志宁手中,成了随便打发人的东西,猛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

    陈志宁神色一冷,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不是家世,这是个人努力的问题。小爷拼了性命狙杀蛛魔,这是朝廷的赏赐!”

    他心里补充了一句,当然大部分都是家里给的。

    蔡昊倒是被唬住了,将二阶灵玉收好,第一次由衷敬佩道:“我之前确实轻视你了,你能杀死蛛魔,本身实力也很强悍。”

    陈志宁摆摆手:“仅仅凭借二阶灵玉,恐怕很难让你在剩下的两个月之内,达到元启境后期,我再帮你想想别的办法。”

    “好,那就拜托了,我一定会全力冲击元启境初期,争取尽快达到中期!”蔡昊的信心一下子很充足了。

    送走了蔡昊,陈志宁祭出了自己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求爹。

    陈/云鹏听他一五一十的把计划说出来,在书房内来回踱了两步,忽的一笑道:“你小子真的是胆大包天啊。”

    “不过你如果早点跟为父说,其实为父有更简便的办法帮你达成目的。至少在启/东县的出云门分舵,为父还能找到几位长老,可以偷偷将后续部分传给你。当然,启/东县的分舵,只有全力传授玄境以下的《青云志》。”

    陈志宁哑然:“啊?那我岂不是走了弯路?”

    陈/云鹏摇摇头:“非也。你用蔡昊来达成这个目的,将这个天资出色的年轻人,进一步困在了咱们陈家车上。”

    陈志宁恍然:“那您的意思是说,儿子这一步棋走的很妙?”

    陈/云鹏忍不住笑了:“行了,你这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说说吧,你想接下来怎么帮他?”

    “您帮我们三个建的独院,里面那种修行阵法还有吗?我想给蔡昊也弄一座。”

    陈/云鹏却是摇头:“那个办法行不通,阵法布置很复杂,你又不可能让蔡昊住在咱们陈家。所以你的最好选择是阵坛。”

    “这种法宝可以随身携带,蔡昊随时可以取出来使用。而你们现在的境界,只需要一件不入品的阵坛就足够了,价格并不贵,更好的给你们也是浪费。”

    陈志宁看着老爹的表情,已经猜到了:“但是这阵坛家里没有,得儿子自己去找是吧?”

    陈/云鹏点头:“家里有一座二阶法宝阵坛,你舍得给他吗?”

    陈志宁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当然舍不得,这么好的东西小爷还要留着自己用呢。

    “那不就得了。”陈/云鹏端起茶杯来,吹了吹飘在水面上的茶叶:“为父给你五十枚二阶灵玉,你自己去买一个。可能钱不够,但是你自己现在有小金库了。”

    陈志宁郁闷,他的灵玉上不少,可是消耗也大啊。

    之前为了培育一元玄丹,他一口气埋下了八枚三阶灵玉!现在二阶灵玉消耗的也是飞快,真感觉支持不了多久。

    “你现在城里看看,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三天之后会有一只遥客族的流浪商队从城里经过,那帮家伙手中有不少好东西,不过他们都是最精明的商人,价格也很不错。”陈/云鹏在后面提醒他一句。

    ……

    启/东县城并不大,经营法宝的店铺只有三家,陈志宁只用了半天时间就逛完了。

    这些店铺中出售的,大多是不入品的法宝,一件二阶法宝已经可以作为镇店之宝了。而且就算是这些不入品的法宝,也大都是兵器和护具类的,店主一看是陈志宁,都眉开眼笑的迎上来,可是一听陈志宁要找的乃是阵坛,全都无可奈何的摇头。

    无功而返,陈志宁只好熄了心思,静静等待三天后的遥客族流浪商队。

    遥客族是一个很特殊的种族,据说当年百族走出大荒的年代,他们就已经存在了,只可惜再后来的数次大战之中被打散,遥客族人流落到凡间界的各个角落,而他们居无定所,只能依靠商队流浪,在各地贩卖宝物为生。

    数万年来,他们靠着种类齐全的货物,过硬的信誉,以及精明的商业头脑,成了凡间界各族之间最受欢迎的商人。

    据说整个凡间界的大地上,有上万只遥客族的流浪商队在行进,他们在四界五海之间穿梭,收购任何有价值、没有价值的货物,贩卖你能够想象得到的任何一种商品。

    在家中苦修了三日《五元神脏术》,这天一大清早,陈志宁就被陈义叫醒了:“少爷,他们来了。应该是昨天深夜就抵达到了城外,今天一大早,已经把商市建立起来了。”

    陈志宁对遥客族的商队也很有兴趣,他现在有桃树和金竹,若是能够从商队之中购买到一些合适的宝物,说不定能够将自己的实力再次提升一大截。

    于是陈少爷罕见的从床上一蹦而起:“走!”

    ……

    启/东县城东门外,有一大片平缓的草地,此时中有一座座五彩缤纷的帐篷竖立在草地上。帐篷沿着东门外的一条小河布置,就像是一条五彩河流。

    陈志宁抵达的时候,流浪商队的商市中,已经是人头攒动接踵摩肩了。

    “小爷我起了个大早,怎么还是这么多人?”他顿时不满。陈义陈忠在后面暗道,您“起了个大早”都已经日上三竿了,对别人来说都算是半中午了……

    他带着两个狗腿子,怀里揣着一张父亲的名帖,溜溜达达的进了商市。

    不得不说,遥客族的流浪商队能够平安顺利的四界五海之间穿行,的确有自己的资本。这商市的布置看似简单,不过是一个一个帐篷,但是这些帐篷的位置非常讲究,隐隐有一种形成阵势的感觉,而且借用了周围的地气。

    再加上这些帐篷本身的基座都是二阶、三阶的阵坛,一旦遭遇攻击,全部激发的话,整个商市就会被一个牢固的大阵保护起来,短期内几乎不可能被攻破。

    而每一顶帐篷,都是一家店铺,帐篷外面是各种色彩艳丽的兽皮,看上去普通,但是陈志宁仔细观察了一下就发现,这些全都是凶兽的皮毛!

    这些皮毛都是阵法最佳载体,也就是说,除了下面的基座阵坛,上面的帐篷本体其实也是被阵法保护的。

    只不过基座和整个商市连成一体,而帐篷是单独的,算是这个独立商铺的自我防御。

    “这些家伙,全都富得流油!”陈志宁满怀嫉妒的得出了结论。

    且不说那些凶兽皮毛本身就价值不菲——陈志宁甚至在一座巨大的帐篷上,看到了一块四阶凶兽的兽皮——单单是那些固化在皮毛上的阵法,就要花费一大笔灵玉!

    凡间界阵师、丹师都是心高气傲,成功率低还收费高的主儿。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