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意淫了一会儿,溜溜达达的进了教室。

    今天来上课,主要是因为晚上约了蔡昊。

    县学门口,所有的弟子都已经交了保护费,方蓉身边,一群娘子军一边清点着今天的收入,一边叽叽喳喳的戳着事非:“啧啧啧,那个陈志宁色胆包天呀,连咱们大姐头的豆腐都敢吃!”

    “色中饿鬼,一身是胆!我要为陈志宁喝彩!”

    “其实要我说呀,这小子还是蛮有眼光的,你看咱们大姐头,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除了脾气坏一点,没啥缺点了。”

    “但真的很有胆色呀!”

    “咯咯咯!”

    方蓉一张脸阴沉的能拧出水来:“你们这帮小妮子,看我不死了你们的碎嘴!”

    小姐妹们呀的一声一哄而散了。

    晚上仍旧安排在淮扬楼,蔡琳早早来到雅间等着。等陈志宁来了之后,她立刻招呼店小二,安排茶水。

    方食禄溜溜达达进来,还没坐下就开始叫唤:“晚上吃什么呀?”

    陈志宁两眼一翻,已经懒得理他了。

    蔡昊很快也到了,不过神色十分疲倦。蔡琳心疼哥哥,先要了一碗参汤给他。陈志宁不说什么事情,蔡昊也不问。

    等吃完饭,方食禄剔着牙先下楼去,蔡昊双手按在膝盖上,沉声道:“有什么事,说吧。”

    陈志宁淡淡一笑:“我需要青云志入门篇以后的部分。”

    蔡昊浑身一震,惊讶的看着陈志宁,好一会儿才用力摇头说道:“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出卖宗门的!”

    蔡琳在一边央求道:“哥”

    蔡昊用力朝她一挥手:“你说情也没用。如果被宗门发现,我可是要被凌迟处死的!”

    蔡琳吓得脸色苍白,也不敢再多说了。

    陈志宁劝说道:“出云门的门规我知道,但实际上在几百年前,已经不会那么严格地执行了。这些年来,青云志后面的部分常有泄露,但是出云门上下追查并不严格,并没有因此而处决任何人。”

    蔡昊还是不肯冒险:“那些人背后都有大势力支持,出云门当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我一个小人物,只是凭借自身资质才能获得一次机会,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陈志宁默然,感觉时机未到,也就不再多说了。

    没有弄到青云志,他有些闷闷不乐。回到家中也只能继续修炼五元神脏术。陈云鹏已经写信给陈志宁他娘,让她在郡城之中多加留意,为儿子收集所需的各种材料。

    据说第一批灵火已经在运送回来的路上。除此之外,还有金风也在收集之中,不过异种金风可是比灵火还要罕见,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

    除了灵火和金风之外,五元之中需要采集的还有惊雷。不过相对来说惊雷简单,只要有个雷雨天,马上就能够修成。

    惊蛰之后几个月就会进入夏季,那时候雷雨天会很多。

    而另外两种,剑气和冰矛都是需要陈志宁自己修炼的,于是他按照法术之中的下属法门,开始修炼秘剑气和冰矛。

    忽忽一夜过去,秘剑气已经小成,一共十二道秘剑气存储于心脏之中,炼成了“剑心”。

    冰矛的进度略差一些,只练成了六道,存储于肾脏之中,化为了“冰肾”。

    他还有些担心朝东流,于是稍作休息,就赶去县学。混到了中午,借着午饭的时间去后院探望朝东流。

    朝芸儿这两天一直在照顾爷爷,没有去上课。

    朝东流正好在闭关静养,宋清薇不愿意见他,悄悄躲到了别的房间。朝芸儿对他心怀感激,看到他来,甜甜一笑,脆生生的喊道:“志宁哥哥!”

    陈志宁心里乐开了花,问道:“老师的伤势如何了?”

    “已经大好了。”朝芸儿旋即又有些愁苦:“可是恐怕很难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了。”陈志宁也是神情一黯,他从沐先生的只言片语之中也了解到,朝东流当年可比现在强大太多,结果跌落到之前的境界,现在又要再次跌落,对于一个曾经站在巅峰的强者来说,这绝对是一种无比痛苦的遭遇。

    他忽然心中一动,先是询问道:“那枚桃子药效不足吗?”

    朝芸儿连忙说道:“已经很好了,要是没有你帮忙,爷爷这次可能就熬不过去了。”

    陈志宁点点头,试探道:“芸儿妹妹,你相不相信我?”

    朝芸儿不明所以,眨眨眼一脸纯真:“我当然相信你了。”

    “我有办法再换来一枚药效更强的仙桃,但是我需要一枚一元玄丹。”陈志宁斟酌着说了出来。

    朝芸儿一愣,不解问道:“换?难道你使用什么珍贵的宝物,跟别人换来的仙桃?”

    陈志宁心里歉疚一声,真不是要骗你。

    “是的,不过对方很神秘,而且不愿意和陌生人接触。我估计他手中还有更强的仙桃,不过他想要高阶灵丹。”

    朝芸儿抿了抿小嘴,似乎在犹豫。

    一元玄丹非同小可,即便是宋志野在京师之中身居要职,也只弄到了这么一瓶,自己都舍不得吃,朝东流对他有再造之恩,这才不远万里敬献而来。

    而且一瓶之中仅有三粒,朝东流在吃过仙桃之后,配合治疗的时候服用一粒,这一次闭关疗伤,又服用了第二粒。也就是说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粒。

    这一枚一元玄丹,可能是朝东流至关重要的一枚。朝芸儿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抉择。

    感情上,她觉得陈志宁值得相信,毕竟在她看来,陈志宁拿出来的那一枚仙桃,价值已经在一元玄丹之上了。

    陈志宁若是真的算计一元玄丹,根本不必如此,当初直接提出交换就行了。

    可是理智上,她又觉得这件事情上有些风险,万一出了什么问题,爷爷可能就会伤势反复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咬着嘴唇认真看着陈志宁:“志宁哥哥,我把爷爷的希望亲手交给你了。”

    陈志宁也是肃然,这丫头虽然鬼灵精怪,但真的很有分寸,反而让他心中更是爱煞了。

    “我必定不会辜负老师和你的信任!”

    朝芸儿做出了决定,进去内室取出那枚一元玄丹交给了陈志宁,陈志宁也慎重起来,不敢耽搁当即离开县学回家,打开了指环空间,将一元玄丹埋在了桃树下。

    直到这一刻,他才忽然觉得自己十分冒险。这可是四阶灵丹!自己之前从来没有用桃树培育过这种灵丹,万一因为等级太高失败了?

    他登时惴惴不安起来。

    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地上飞沙走石,整个校场一片宛如末日的景象。

    外围站着的几位出云门的长老都抚须而笑,满意的点头。忽然,几道惊雷从天而降,准确的击中了校场当中摆放的四个石人靶子。

    喀!喀!喀!喀!

    四声碎响,石人靶子被炸得四分五裂,满地掉落。就连校场坚硬的石板地面,都被炸出来四个大坑!

    “啪啪啪”一阵掌声传来,烟消云散,长老们走进场中,交口称赞:“西岐,你的天分果然惊人,这一道天罚神术已经有了大成的气候,再磨练两个月,到时候彻底练成,必定能够在洪山除兽上大放异彩,为我出云门拔得头筹!”

    校场中央,站着一名身材瘦高的少年,一身白色锦袍,正缓缓收了法术,一脸淡然之中藏着一丝傲然和矜持。

    他迎着诸位长老,露出一丝微笑:“洪山除兽晚辈志在必得,不过除了晚辈之外,门中的其他弟子,还要劳烦几位长老多加指点。晚辈可不想进了洪山之后,还要被同门拖累。”

    站在校场一侧的出云门新弟子们顿时一阵骚动,每个人都有些愤愤不平。你段西岐资质过人靠山极硬,又有大量资源支持,你牛气冲天,但也不用如此作践同门吧?

    而站在弟子之首的蔡昊,却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嘿嘿。”长老们尴尬一笑:“这个你放心,一定不会让他们成为你的累赘。”

    段西岐忽然一笑:“晚辈也是出云门的一份子,自然是希望我出云门在洪山除兽之中成绩名列前茅。不过依晚辈看,新弟子们现在缺乏上进心,过于安逸了。”

    长老们互相看了一眼,为首一人无奈问道:“那么依西岐之见,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我看不如根据大家的资质,制定修炼目标,在规定时间内不能达到目标的,第一次降为杂役,若是第二次还不能达标,那就直接驱逐出去,我出云门不要这种不思进取之徒!”

    弟子们一片哗然,段西岐竟然已经强势到了要插手门派事务的程度了吗?

    蔡昊却是心中一沉,知道自己之前的预感果然应验了。他阴沉的看着段西岐和长老们,心中期望着长老们能够否决段西岐这个建议,毕竟作为一名弟子,插手门派管理事务十分谮越。

    可是他还是小看了段西岐的背景,尽管长老们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但还是勉强点头道:“理应如此,门中弟子最近确实闲散了些。”..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