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宁顿时大感兴趣:“你怎么教训他的?”

    “嘿嘿,今天是门内第一次新弟子演武,我使了个小手段,跟他分在了一组,一脚踹在他屁股上,让他来了个狗吃屎,差点连门牙都磕掉了,嘿嘿嘿。”

    陈志宁一拍桌子:“干得漂亮!晚上给你加个菜。”

    等陈/云鹏来了,狠狠夸奖了儿子几句然后开饭,当然吃的是满堂欢笑。

    陈志宁无意之间在县学和宗门之中的布局渐渐收到了成效:蔡琳在震雷堂虽然进度不算很快,但也是稳扎稳打,一直保持在前列。

    方食禄在饮火派就更不用说了,已经是独占鳌头,出色地完成了陈志宁交给他的任务,把欧阳坚收拾的快有心理阴影了,没事决不去门中。

    蔡昊是唯一一个比较被动的,被段西岐压制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陈家在县学和三大宗门之中都有人,而且还都是被重点培养的弟子。纵观真个启/东县,只此一家。

    ……

    晚饭后,陈/云鹏还有处理公务,三小各自回去修行。

    陈志宁回到自己的跨院,看到陈忠陈义笑眯眯的等着自己。两人身边跟着七八名仆人,背着大包小包,还有好几只木箱。

    “你们这是干什么?”陈志宁奇怪。

    陈义嘻嘻一笑说道:“少爷,不是我们对你不忠心,这是老爷让我们保密的。咱们今天搬家。”

    “搬家?”

    “是啊,后花园那边新建了三座独院,配有专门的修行静室,有阵法凝聚天地元气,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陈志宁一拍脑门:“原来是给我准备的。”

    后花园在一个月前,他刚刚开始修行的时候,就开始大兴土木。但陈志宁之前压根没往自己身上联想,他还以为老爹对后花园不满意呢。

    “老爷把咱们宅子后面那片地也买下来了,拓宽了一下,正好容纳下三座独院。”

    陈志宁一挥手:“好,搬家。”

    新的独院专门为了修行设计,小院子里有各种器械,专门用来打熬身体,最重要的是配有修行静室,外部有阵法封印,可以阻隔一切干扰;内部有阵法加持,凝聚天地元气,修炼速度更快。

    陈志宁很满意,外面有陈忠陈义他们负责整理收拾,他自己进入静室开始修行。

    今天斗量莽气之后,沐先生将一本簿册交给他。这是《道艺》第二篇。

    之前陈志宁得到的入门篇,最多只能让他修炼到现在的境界。所以沐先生直接把第二篇交给他。

    陈志宁运转了《双极神魔体》,将身躯化作了一片金色,《道艺》第二篇他尝试着修行一遍,困难并不大。

    他现在已经是蓝色天资,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陈志宁还是保险起见,打开了指环空间,将这本册子埋在了金竹下面,然后又埋了两枚二阶灵玉当肥料。

    然而这一次,金竹解析到了一半,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这也在陈志宁的意料之中,随着功法等级升高,金竹需要消耗的灵玉必定越来越多。

    他又取出两块二阶灵玉埋进去,结果还是不足,仍旧有大约四分之一的符文模糊不清——似乎越往后越困难。

    于是他一口气埋了四枚二阶灵玉,这一次金光大放,神秘深奥的符文在金竹表面飞快流转,然后啪一声金竹成熟,落在地上。

    他喜滋滋的捡起来,一抬头又笑了:头顶的葫芦藤上,已经结出来一枚小小的葫芦,只有拳头大小,青碧色,匀称圆润,十分可爱。

    距离成熟还早着呢,不过起码见到了成果。

    他带着金竹出了指环空间,盘膝坐下双手高高举起金竹,按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金光流淌,裹挟着神秘的符文冲进了他的眉心之中。片刻之后,他就对《道艺》第二篇彻底领悟了。

    和他之前修炼一次的经验互相对照,找出了自己的几个细节上的错误,弥补了自己理解的不足,果然是更有收获。

    “这金竹真是逆天的宝物!”他由衷赞叹。

    只不过接下来的修炼却不那么顺利,仅仅运转了一个小周天,他就感觉到体内气息不稳,阴阳失衡。

    陈志宁知道原因在哪里,遗憾的停下了《道艺》第二篇的修炼,托着下巴想着:“得想办法吧《青云志》后面的部分弄到手呀。”

    《双极神魔体》阴阳平衡,修炼《道艺》的同时必须修炼《青云志》,莽气和灵气的境界要齐头并进。

    计议已定,陈志宁今天先休息了,明天去找蔡昊谈一谈。

    ……

    “一晚不见,老大人的伤势……竟然控制住了!”宋志野惊讶的看着朝东流,朝东流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不过比起和蛛魔一战之前,境界再次跌落。

    他笑着道:“此次实属侥幸。”

    “可是找到了先天之气?”宋志野问道。

    朝东流点点头:“是的,看来老夫还能苟延残喘几年,京师里的那些家伙们,还要寝食不安几年,哈哈哈!”

    他豪气一笑,便岔开话题:“你从京师来,那边现在形势如何?”

    宋志野很明智的没有追问先天之气的事情,详细与他解说京师的风云变化。

    而在县学大门口,一名老弟子正在张贴一张告示。很快就有一群弟子围了上去观看,陈志宁正好经过,也跟着看了几眼。

    “洪山除兽?”他看着告示上的标题,疑惑的说了一声,接着往下看很快就明白了。

    “每年书院和宗门招收新弟子三个月之后,恰逢惊蛰,虫豸闻雷而出,百兽苏醒,洪山中各种凶兽出没,威胁农夫耕种,严重影响民生,所以每年这个时候,县衙就会组织书院和三大宗门,以新弟子为主,进入洪山进行一次灭兽行动。”

    “三个月的时间,几乎所有的弟子都已经突破了元启境初期。这一次的行动,实际上也是各派这一代弟子的第一次竞争,对大家三个月来的修行,第一次进行检验。”

    “好在洪山中的凶兽大都不入品,也就是比一般的野兽凶猛一些,新弟子们都能应付来。”

    陈志宁弄明白了洪山除兽之后,心中也开始盘算。

    上一次凶兽血肉培育的仙桃,让他肉身实力暴增,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这具看上去略显瘦削的身躯之中,蕴藏着可怕的爆发力,单凭力量而言,就算是一般的玄境修士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一次又有机会得到凶兽尸体,虽然肯定是不入品的凶兽,但是上一次仅仅是血肉,这一次可是有整头凶兽尸体,培育出来的仙桃肯定比上一只更加强大。

    他想到这里口水都流出来了。

    “陈兄?原来你看上了蓉姐啊,果然……品味独特、一身是胆,小弟佩服佩服!”一个谄媚的声音忽然从一边传来,陈志宁转头一看,一个浓眉大眼仪表堂堂的家伙站在自己身边,一脸敬佩神态之中带着一些讨好。

    他有些意外这么谄媚的话语,竟然是从这样一个看上去一身正气的家伙口中说出来的:“你是……”

    “小弟韩四,志哥叫我小四就行。”

    陈志宁皱眉问道:“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韩四讨好一笑,和他方正相貌搭配起来说不出的怪异:“您刚才痴痴的看着蓉姐,竟然流出了口水,实在是……我辈色中楷模!”

    “蓉姐?你说什么?”他一阵惊悚,连忙四处一看,果然方蓉正站在不远处的大门口挨个收保护费。

    只不过此时方蓉满脸红霞,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了。在她身后娘子军们掩口偷笑,眼神不住在他和方蓉身上飘来飘去。

    陈志宁猛然想起来,自己刚才想着那些凶兽尸体的时候,好像正是冲着方蓉的方向!

    那么也就是说,在外人眼中,自己看着方蓉流口水!

    天哪!陈志宁感觉五雷轰顶,这个误会该怎么解释?完全解释不清楚呀。那头母老虎会听自己解释吗?显然不会呀。她最擅长用拳头来解决问题的。

    那些弟子们鱼贯而入,经过方蓉身边的时候,原本都是乖乖交上保护费就完事了,但是因为陈志宁刚才一脸猪哥相,弄得这些交保护费的家伙想笑又不敢笑。

    越是这样,方蓉越是羞恼。终于她将怒火撒在了一个倒霉的家伙身上:“你笑什么笑?姐姐有那么好笑吗?嗯?!”

    “不是,蓉姐,我绝不是在嘲笑你和陈志宁……啊——”这货一慌,口不择言。方蓉已经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而她显然不会真的这么做,她真的要做的是,一拳锤在这家伙的脑门上,咚一声砸出一个大包,把他狠狠揍趴在地上。

    这还不解气,她冲上去一顿爆踩,那倒霉的家伙惨叫连连,不断求饶:“啊、啊!蓉姐饶命啊,你和陈志宁的事儿我什么也不知道……”

    周围哄堂大笑,方蓉更是羞愤,抓起他来粉拳对准对方的脸,咚咚咚一顿乱轰,直打得这家伙满口喷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志宁一个激灵:“好凶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