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宁捏着鼻子:“行,小爷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您是大爷,我伺候您还不成吗?”

    他认怂很彻底,抄起铲子来飞快的在刚才埋二阶灵玉的地方又挖开,那两枚二阶灵玉果然没动。

    葫芦老爷每一片叶子上都反射着不屑两个大字。

    陈志宁发了狠一口气埋进去了二十枚二阶灵玉!

    用钱砸死你——这事儿纨绔二世祖干的太顺手。然后他美滋滋的坐在一边,等着葫芦老爷飞快成长。

    然而并没有,这一次陈志宁感觉到葫芦老爷的鄙视更加深重了。

    陈志宁不由得抓狂:“您老人家什么意思?二十块二阶灵玉还不够?难道您要二百块?”

    但是葫芦老爷仍旧是鄙视,陈志宁完全不能理解:“二百块都不够?您是……您是要三阶灵玉?”

    这一回,葫芦老爷没有半点反应了。

    陈志宁知道自己猜对了,但是也跟着一阵肉痛:“三阶灵玉!小爷一共也没几块。”如果不是朝廷赏赐,再加上抄了娄星繁的家底儿,他连一块都没有。

    一个刚刚开悟的少年,你想要三阶灵玉?就算是陈/云鹏宠他也不可能给。

    陈志宁一阵肉痛的取出了两块三阶灵玉,将刚才那地方挖开,果然二十块二阶灵玉还在那一动没动。他将二阶灵玉取出来,然后换了三阶灵玉放进去。

    埋好之后,陈志宁一声长叹:“你可别让我失望啊,不然小爷一定将连根刨出来拿去烧火!”

    这一声威胁捅了马蜂窝,葫芦老爷似乎很恼火,一条葫芦藤不知从什么地方抽了过来,啪一声打在了陈志宁的屁股上!

    “你!”他刚要怒骂,另一条葫芦藤嗖一声缠上了他的脚腕,凌空将他倒吊了起来,之前那一只就像鞭子一样啪啪啪的抽在了他的屁股上——真像爷爷打孙子啊。

    金竹和桃树在两边微微荡漾,似乎是在笑,又似乎是在给自己老大加油助威。

    陈志宁嗷嗷怪叫,竟然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他一声怪叫关闭了指环空间,这才逃脱了葫芦老爷的毒手。

    “我……”一堆臭骂脱口而出,陈志宁骂累了,这才灌了一口茶水,心里期待更高了:一般来说,脾气越大的本事越大。这株葫芦到底能给自己带来什么?

    “嘿嘿嘿……”他一阵坏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奸商。

    ……

    请假的弟子纷纷回到了县学,因为这一天是新弟子第二次斗量莽气的日子。

    几乎每一名弟子都憋着一口气,天才弟子们想要超越同辈,登顶巅峰。普通弟子也跟自己竞争,想要看看自己辛苦努力十天,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成果。

    陈志宁昨天晚上足了一夜美梦,都是跟葫芦老爷有关的,自己付出了巨大代价,从葫芦老爷那里得到了诸多好处等等。

    不过一觉醒来的时候就全忘光了。

    他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指环空间看看葫芦成熟了没有,结果他这边心急火燎,葫芦老爷却老神在在,那朵小白花还是那朵小白花,只是略微枯萎,似乎就要结果了。

    还真是慢。

    陈志宁只好先去县学,马车晃晃悠悠,到了县学之后上课,下午的时候才是斗量莽气。

    中午在膳堂吃饭的时候,弟子们低声议论着,下午谁能够独占鳌头。热门人选不外乎那么几个人。

    不过这一次,没有人再一厢情愿的忽略陈志宁了,他毫无疑问是最大的热门。

    郑烨和方义诚虽然坐在不同的位置,但是两人听着这些议论,心中同时不服气起来。他们卧薪尝胆,可不是来给陈志宁当陪衬的。

    张元和低声问道:“烨哥,有把握吗?”

    郑烨轻轻摇头:“十足的把握肯定没有,但我有七成机会,能够击败陈志宁。这十天时间……我已经发动了全家的力量帮助我!”

    张元和松了口气:“烨哥一定行的。陈志宁是什么货色咱们都知道,他吃不了苦,上一次获胜,没准会去就骄傲懈怠了。”

    而寒门弟子那边,全都在给方义诚鼓劲:“方大哥下午一定能反超陈志宁,咱们寒门弟子一定会超过那些纨绔!”

    方义诚比郑烨更有信心,他微笑着道:“放心吧,这一次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他四处搜寻着陈志宁的身影,陈志宁正好走进来。只不过陈志宁发现,今天不少人看自己的眼神中,竟然带着一丝善意。

    十天之前,陈志宁再次一鸣惊人之后,一些比较中立的弟子已经开始反思,不断蔑视和针对陈志宁,是不是一个明智的行为。

    蛛魔事件之中,陈志宁毕竟救过大家的性命。

    于是这些中立的弟子之中大部分人,开始决定接纳陈志宁,甚至有一些更加主动,陈志宁已经露出崛起的趋势,不如趁这个机会交好一番。

    所以陈志宁走进膳堂的时候,竟然有几个弟子含笑点头,跟他打招呼。

    陈志宁大感意外:今天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他疑神疑鬼的吃了这顿饭,一只小心戒备,却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古怪!”

    ……

    下午的时候陈志宁伸长了脖子,还想遇到朝芸儿,不过一直到第二次斗量莽气开始,朝芸儿都没有出现。

    “这小丫头,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来,干什么去了?”他在下面嘀咕着,上面已经开始。相比于第一次,经过了十天的苦修之后,大家明显进步极大,最先上去的几名弟子都是籍籍无名之辈,但也都有了莽气九升以上的水准。

    这一次,助教们终于松了口气,彼此相视,含笑点头。看来这十天没有其他的事情干扰,弟子们全身心的修炼,效果非常明显。

    而上一次达到了莽气九升的那些杰出弟子,这一次大都达到了莽气一斗五升。

    张元和更是夸张,他竟然一口气提升到了莽气两斗,比第一次测量的时候翻倍还多。

    张元和测量之后,下面的世家弟子欢声雷动,但是寒门那边也不气馁,他们之前也有两位杰出弟子,达到了莽气一斗九升的地步,并不逊色多少。

    郑烨这一次不甘心在方义诚前面测试,耍了个小手段排在了方义诚后面。

    方义诚领先他七个人上前测试,而此时的他,体现出了充分的自信,催动莽气,轻轻松松的就饿越过了两斗的刻度线。

    甚至就算是两斗五升,也没有让他停留片刻,刻度线一路点亮,瞬间便到了三斗的层次。

    寒门弟子已经是一片欢呼,纷纷鼓掌祝贺:“此次斗量莽气的榜首,必定是方大哥了!”

    郑烨低声冷笑:“这么多人还没有上场呢,他们未免坐井观天了。”

    莽气三斗之后,方义诚上升的势头终于迟缓下来,最终停在了三斗三升的程度上。

    这也是一个非常骇人的成绩了,比他第一次的一斗五升翻了一倍还多。方义诚自己也十分满意,觉得自己这十天来卧薪尝胆总算是有了回报,上苍果然是公平的。

    他觉得自己的对手只有陈志宁,郑烨之流根本不够资格。

    因而下来的时候,连看也没看郑烨一眼,气的郑烨暗中咬牙,憋着狠一会儿要超过方义诚。

    然而现实总是冰冷的,七个人之后轮到了郑烨,他踌躇满志的登场,却遗憾的停在了两斗八升的层次上。相比于他第一次测量进步巨大,可是比起方义诚却大有不如,甚至两人之间的差距,比第一次的时候更大了。

    郑烨有些失魂落魄的下场了,张元和等人都在身边不断地安慰他,可是郑烨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方义诚一直在看着陈志宁,他在第一次斗量莽气之后摆正了心态,觉得只要这一次自己的增量超过了陈志宁,就算是成功。

    但是现在,他开始奢望能够一举击败陈志宁了。他觉得自己有机会,三斗三升的莽气量,即便是放在整个县学的历史上,也是一个能够排进前三的成绩。

    然而……还是那句话,现实总是冰冷的。

    陈志宁没找到朝芸儿,破有些意兴阑珊的上了元斗,然后轻轻松松就将刻度线一路点亮超过了三斗三升!

    在这个过程之中,别说停顿,连一丝迟缓都没有。

    方义诚的脸色已经瞬间黑了下去,然后他又回到了自己比较保守的那个心态上:只要自己的增量超过陈志宁就是胜利。

    然后……又还是那句话,现实总是冰冷的。

    陈志宁吊儿郎当的将刻度线点亮到了四斗、五斗、六斗……

    这个时候方义诚已经面如死灰,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元斗上不断上升的刻度线,只觉得脑中轰鸣作响,眼前越来越黑,所有的希望都沉进了深渊之中。

    七斗、八斗、九斗、十斗!

    嘟——

    这只元斗的刻度线到顶了,发出了一声怪响。

    十斗为一斛。而莽气一斛标志着修士正式迈入元启境初期!这只元斗,仅仅是给新弟子使用的,最大的测量极限就是元启境初期。

    那一声警告怪响不停,好一会儿目瞪口呆的助教们才轰然反应过来,顿时炸了锅:“你、你已经是元启境初期了?”

    “仅仅二十天时间,你就修炼到了元启境初期?”

    陈志宁摇头:“不是啊,我开悟得早,二十多天吧,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是我不是元启境初期啊,我是元启境后期。”

    十只仙桃,一口气将陈志宁提升到了元启境后期。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