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宁的确踩了他一脚,一斗三升的刻度线亮起之后,他又顺利的点亮了一斗四升的刻度,然后一斗五升,这已经平了方义诚的记录了。

    这一下,寒门弟子们也不淡定了,方义诚不自觉的握紧了身边两名弟子的手臂,手上力量极大,两名弟子疼的直皱眉。

    陈志宁憋着一股劲儿,谁也不看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元斗上。一斗五升之后,迅速提升到了一斗六升!

    这已经是今天的最好成绩,之前由朝芸儿创造。

    不过陈志宁并没有打算在这个成绩上停留,继续提升一斗七升、一斗八升!

    终于在一斗八升上停了下来。再一次,全场鸦雀无声。

    每一个人在没有被现实否定之前,都对自己的判断信心十足,陈志宁不可能在境界修行方面有所成就,至少短时间内没有这个希望。

    但是陈志宁偏偏又是全场第一!

    每一人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好像被人当场抽了一巴掌。就在不久之前,他们信誓旦旦的觉得陈志宁不可能修成啖日火肺,然后这一次他们又觉得陈志宁不可能在境界修行上领先。

    正反两巴掌,分别抽肿了他们两边脸。

    朝芸儿一声欢呼,就像刚才陈志宁祝贺她一样:“志宁哥好棒!”这一声“志宁哥”喊得陈志宁心里美极了,吃了人参果一样每一个毛孔都舒坦,他咧嘴一笑。

    沐先生也笑了,当初不过是一次和陈/云鹏的“幕后交易”,谁也没想到居然捡到宝了呀。

    朱先生觊觎教谕之位,但是沐先生也不是没有想法。他的资历不如朱先生,但是现在有了陈志宁,等陈志宁彻底把朱先生的弟子方义诚踩下去,他就能借势而起,压下朱先生。

    等朝东流老大人走了,这个教谕的位置,好不一定落到谁的手里呢!

    “志宁,做的不错!看来这段时间,你并没有因为法术修炼而放弃境界。果然是个勤奋的好孩子,我没有看错你。”

    陈志宁心中一阵汗颜,他确实比以往勤奋的多,但是相比于其他的弟子,恐怕都不能算是刻苦。要不是有仙桃,今天估计也就是和张元和差不多的水准。

    好在陈家少爷脸皮极厚,嘿嘿一笑生受了下来:“小子时刻不敢忘老师的教导,经常鞭策自己,这才有了些许成就。”

    方义诚死了爹娘一样一身颓丧,旁边的同伴不停地安慰他,他也听不进去,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不停问着:怎么可能!啖日火肺修炼起来极为费神,他怎么可能兼顾两者修行,还领先我那么多?

    隐隐之中,他对自己的信心有了一丝动摇。

    别人可能会觉得这是陈志宁在资源上领先他造成的结果,但是方义诚自己知道,自己得到的资源并不少。

    “为什么会这样?”

    后面的弟子,再也没什么出彩的,最好的也只是一个莽气八升。终于,这一次斗量莽气结束了,助教们各自勉励了一番自己的弟子们,然后宣布十天之后,进行第二次斗量莽气,这才让弟子们下学散去。

    朱先生在门口叫住了方义诚,方义诚这个时候还是失魂落魄。

    朱先生说了几句,他都是唯唯诺诺的答应着,朱先生抬起手中的书卷,啪一声敲在了他的额头上,登时将他打醒了:“先生!”他一阵惭愧。

    朱先生道:“你别忘了,陈志宁也是蓝色天资,他更是陈家的少爷,他比你先开悟!你从一开始就应该明白,他的优势太大,你想要击败他,必定是一场漫长的苦战,绝不可能一蹴而就!”

    方义诚瞬间明白了:“您说得对,是我之前小看了对手。不过接下来不会了。他开悟比我早,肯定是先期建立了优势。但是他现在分心啖日火肺,未来必定修行进度越来越慢,我一定能后来居上。”

    朱先生点头:“这才对。你恐怕要忍受一段寂寞时光了,暂时放弃法术修炼,先从境界上超越陈志宁再说。”

    不修炼术,就没有多少战斗能力,虽说有些不体面,但是这里是县学,几乎没有什么危险。蛛魔的事件实在是太例外了。至少在元境不修炼法术,并不是什么致命失误。

    “我明白。”方义诚用力点头,双拳紧攥:“下一次斗量莽气,我也不和他比谁的莽气更多,只要我在这十天内,莽气的提升量超过他就是胜利。”

    朱先生满意:“孺子可教也!”

    ……

    陈志宁回家之后,匆匆吃过了晚饭,然后回到自己房间内开始闭关。

    一枚仙桃丢入口中,吧唧吧唧几下吃完,将桃胡丢在角落里,然后盘膝坐好,双极神魔体运转,将身躯化为一片漆黑,开始修炼《青云志》。

    十天时间对于修士来说一晃而过,陈志宁十天基本没出门,每天都在家中修炼。陈家专门派人去县学请了假。

    而这十天之中,县学很多新弟子都没有来上课,比方说郑烨,比方说方义诚,比方说张元和。大家都知道,这段时间,乃是提升莽气,冲击境界的最关键时刻。

    只要家中有资源的,全都回家闭关修行了,不会在县学里浪费时间。

    而陈志宁每天一枚仙桃,********铺在了修炼上。

    他比别人要多费一倍的苦功,因为他要兼修莽气灵气。十枚仙桃,五枚用在《道艺》修行上,五枚用在了《青云志》上。

    并不是陈志宁不想一口气先把莽气的境界提升上去,而是因为双极神魔体注重一种“阴阳平衡”,两种修行必须齐头并进,任何一门领先,就会出现灾难性的后果。

    九天之后,陈志宁将所有的仙桃消耗完毕,长出了一口气,对自己的进步还算满意。

    不过他仍旧危机感十足:“不能懈怠啊,老爹可是说了,半年时间修至元融境,不然就得按照他的安排传宗接代。”

    一想到老爹以他老人家那种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审美,为自己挑选的九大侍妾……陈志宁浑身一个哆嗦:“我还是抓紧时间继续修炼吧。”

    到了第十天,因为没有了仙桃,他的修炼速度明显减慢,陈志宁琢磨着要不要再弄点灵药,埋在仙桃下面。

    忽然在打开指环空间的时候,注意到了一点不同:“娄星繁的那些法宝碎片呢?”

    他之前将那些碎片丢在指环空间中,因为无论是金竹还是桃树,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从未有过吞噬法宝的“劣迹”。

    但是他仔细想了想:“似乎……我之前也没有把法宝丢进来。”

    确切的说,是因为他之前压根没有法宝。

    他连忙去仔细检查了一下,金竹一片平静,桃树上也没有结出果实。

    “难道……”陈志宁心中一动,抬头去看那一株蔫不拉几的葫芦。

    一个月之前,三枚神秘的种子,莫名其妙的在指环空间中生根发芽,然后金竹和桃树接连不断的给他惊喜,帮助他一步步走到现在,上演了一幕荒唐纨绔逆袭的戏码。

    而这一株葫芦,从一开始就显得很“另类”。它生长在最中央,若是按照主从位置关系来看,应该是这一只葫芦地位最高。

    葫芦藤顺着地面爬到了桃树上,缠着桃树往上生长,到了树梢,又伸向了另外一侧的金竹。

    然后它就这么挂在桃树和金竹之间,长势也不喜人,也没有体现出什么不凡之处。

    但是陈志宁时常有一种感觉:这葫芦压根没拿正眼看过小爷!

    当然这种感觉往往是一闪而过,连陈志宁自己都觉得好笑。

    不过这一次,当他认真观察葫芦的时候,发现在一片叶子后面,非常隐蔽的开出了一朵小白花。

    “开花了?开花就意味着要结果!”陈志宁不由得兴奋起来。他站在那一朵小白花下面反复端详,希望能够从蛛丝马迹之中看出来,这葫芦到底有什么玄妙。

    但是最终他还是失望了,那朵小白花看上去十分普通,他也实在看不出来什么。

    陈志宁歪着脑袋想了想,毫无疑问需要肥料啊!

    “嘿嘿!”他一声奸笑,拿了两块二阶灵玉埋在了葫芦下面。然后背着双手,踌躇满志的等着葫芦被快速催生。

    但是片刻之后,葫芦仍旧一副蔫不拉几的样子,没有一点加速生长的迹象。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志宁那种“被鄙视”的感觉又冒出来了。这一次陈志宁非常肯定,不是自己的错觉。

    是那株葫芦,真的鄙视了自己!

    “你……”纨绔绝对有实力脱口而出上百种恶毒的骂人方式,但是他强行忍住了。

    金竹和桃树已经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好处,这葫芦比那两位架子大、脾气臭、要求多,这说明什么?说明葫芦老爷更牛掰啊!

    陈志宁捏着鼻子:“行,小爷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您是大爷,我伺候您还不成吗?”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