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下,气氛立刻热烈起来,张元和虽然不能再独树一帜,但仍旧觉得自己是最顶尖的那一小撮,起码超过了陈志宁了。

    终于,在万众瞩目之中,郑烨走上前去。几乎每一位熟识的人,在他经过的时候都会拍拍肩膀以示鼓励。就连几位助教,也是微笑鼓励:“好好测。”

    郑烨微笑点头,站在了元斗面前,而后双掌举轻若重朝前一推,莽气滚滚而出,将那只元斗高高托起。元斗上的一道道刻线被点亮,很快就超过了目前的最好成绩九升,而后继续飙升。

    “过了一斗了!”有人惊呼,这在县学历史上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了。

    而刻线还在继续亮起,一斗一升、一斗两升、一斗三升!

    最终停在了一斗三升的位置上。

    “好强!”弟子们由衷敬佩。如果说他们自身乃是六升,面对九升的最好成绩还有挑战之心的话,那么面对一斗三升,就只能仰望,连追赶的心气都没有。

    郑烨自己也很满意,这段时间为了准备斗量莽气,他将其他的修炼全部放下,专注于境界修行。并且家中也给了他足够的支持,提供了二十枚一阶灵玉,正是有了这些灵玉,他才能够又如此好的成绩。

    他下去的时候,微笑看了方义诚一眼,眼中已经带着胜利者的优势感。他其实很想告诉方义诚,这就是家世的好处,哪怕你天资强过我又能如何?没有家族支持,只凭你自己修炼,你累死也比不过本少爷!

    至于陈志宁?他现在甚至不屑与去挑衅,因为至少这一次,陈志宁肯定成绩平平,压根不具备挑战自己的资格,他的对手,只是方义诚而已。

    方义诚注意到了郑烨的目光,他咬了咬牙,暗暗忍住。

    郑烨走下去之后,世家大户的弟子们纷纷上前祝贺,郑烨笑容之中带着矜持和得意,享受着这属于自己的时刻。

    后面的弟子大约是受到了郑烨的打击,表现的都不尽如人意,接连十来个人,最好的也只是莽气六升而已。

    而这些弟子,几乎全都是寒门弟子。终于,郑烨身边的世家弟子中又有一人上前,他路过寒门弟子身边的时候忽然嘿的一声冷笑,寒门弟子不明不所以。

    等他上去之后,激发了元斗,一鼓作气取得了一个莽气八升的成绩,也只是比张元和略逊一筹而已。

    “厉害!”郑烨为首的世家弟子一片欢呼,寒门弟子的脸刷一下白了,之前寒门弟子不断折戟,原来他刚才一声冷笑是这个意思!

    寒门弟子这边士气低落,世家那边一片欢腾。

    陈志宁和朝芸儿站在后面,朝芸儿不由得微微皱眉,有些不喜欢的说道:“世家、寒门如果能够良性竞争多好。”

    陈志宁笑道:“他们若是有这种见识,人族早就统领凡间界了。”

    朝芸儿无奈的摇摇头:“爷爷常跟我说,宗门、书院,世家、寒门,固然让我族内部充满了竞争和机遇,但这种竞争也时常失控,内耗严重,耽误了我族的进取。”

    陈志宁连连点头:“朝老大人目光如炬,非是凡夫俗子能够相比的。”

    而前面,方义诚则是一脸淡然的安慰着身边的同伴,而后迈步而出,正好轮到他检测了。

    朱先生不着痕迹的朝他微微颔首,方义诚嘴角露出一丝轻笑,充满了自信。

    他站在了元斗前面,双掌如同郑烨一般推出,莽气滚滚,将那只小小的元斗升起。刻度线一点点的燃亮,一口气冲破了张元和的九升水准,而后继续向上,在世家弟子的不服和寒门弟子期望之中,顺利突破了一斗的界限。

    而后莽气点亮刻度的速度似乎慢了一些,一斗一升、一抖两升……

    郑烨已经隐隐有些紧张了,只是脸上仍旧掩饰的很好。他身边张元和恶狠狠道:“绝不可能突破一斗三升的!”

    然而紧接着方义诚就将一斗三升的刻度线点亮了,张元和哑口无言,郑烨也终于掩饰不住,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

    到了一斗三升,似乎停顿了一下,郑烨心中升起了一线希望:双方打成平手也不是一个不可以接受的结果。

    方义诚在上面忽然回头,朝着下面的郑烨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而后手上加力,元斗上的刻度线再次点亮:一斗四升!一斗五升!

    “啊!”满场哗然,即便是寒门弟子对方义诚充满了希望,也只是期盼他能平了郑烨的记录而已,绝没有人敢奢望打破。

    而方义诚甚至突破了他们的期望,远远超过了郑烨两升莽气!

    世家弟子却是一片静喑,眼神之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怒,但是事实摆在眼前,让他们一时间无话可说。

    刚刚的得意,此时全成了讽刺。郑烨和张元和大失所望,尤其是郑烨,倍受打击脸色有些苍白。

    方义诚松开了双手,微笑着走下来接受大家的祝贺。他的确是寒门,但是他有朱先生支持,他得到的灵玉并不比郑烨少,甚至朱先生还经常对他私下里进行指点。

    县学的助教,至少在指导弟子方面,水准要远超郑家的那些强大修士——所以如果实事求是的说,方义诚得到的资源,比郑烨还要略多一些。他的天资本就在郑烨之上,资源胜一筹的情况下,还有什么理由不超越郑烨?

    方义诚之后,仿佛整个斗量莽气的**就过去了,无论是弟子们还是助教们,都显得兴趣缺缺,只是走个过场,想要赶快结束大家都能休息了。

    陈志宁法术惊人,但是修成《啖日火肺》必定占用了他的大部分精力,境界修行上必定会落后一些。

    而朝芸儿虽然也是蓝色天资,不过她是朝东流的孙女,不算是****人,而且等朝东流一走,她肯定也是跟着一起走的。

    前面的弟子越来越少,终于轮到了朝芸儿。陈志宁在后面握拳为她鼓劲:“上去来个漂亮的,让他们见识一下!”

    朝芸儿古灵精怪的一笑,被人这样无视,女孩心里也不高兴着呢。

    她站在元斗面前,虽然漂亮但是十分低调。催动莽气之后,元斗缓缓升起,然后刻度线一层层的被点亮。

    一升、两升、三升……九升、一斗!

    助教们和弟子们并不意外,毕竟是蓝色天资,而且还是朝东流的孙女,资源不缺。

    一斗一升、一斗两升、一斗三升、一斗四升……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才有些小小的意外。女孩天生容易被人轻视,更何况朝芸儿头上顶着朝东流老大人的光环,大家下意识的不愿意承认她的出色。

    一斗五升!已经和方义诚平齐了。

    朝芸儿就好像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没有注意到上面下面助教们弟子们嗔目结舌的表情,她仍旧微蹙着好看的小眉头,认认真真的检测着。

    一斗六升的刻度被点亮了。

    满场鸦雀无声。陈志宁挥拳而起,兴奋大吼:“干的漂亮!”

    朝芸儿松开手,回头朝他一笑,轻轻眨了一下眼。两人心照不宣。

    “哈哈哈!”陈志宁笑的很嚣张,比自己一斗六升莽气还高兴。一边的一名弟子嘀咕一声:“又不是你自己的成绩,这么高兴干什么。”

    陈志宁凶神恶煞的一瞪眼:“小爷乐意!你不服气来干一架!”

    你特么的修成了啖日火肺,谁跟你打架不是找死吗?那名弟子缩了缩,不敢吭声了。

    朝芸儿下来,陈志宁迎上去想趁机抱一个,借着祝贺占个小便宜,可是朝芸儿鬼灵精怪的一个闪身躲开去,顺便推了他一把:“快上去吧,到你了。”

    陈志宁一撇嘴,有些不满足的站在了元斗前面。

    而这个时候,上面下面众人都还留在刚才朝芸儿超越了方义诚的震撼之中,朝芸儿对自己造成的这种效果很满意,心眼里正小傲娇着:让你们忽视本姑娘,让你们不把本姑娘的蓝色天资当回事,哼!

    陈志宁上台,要是正常情况,嘘声肯定是有的,但是今天,享受了一次一片安静的待遇,他都有点不习惯了。

    他看看助教们:“可以开始了吗?”

    助教们心中那叫一个遗憾啊:为什么是朝大人的孙女?要是能留在启/东县,这一代弟子绝对是黄金一代,势必崛起啊!

    陈志宁问了一声,他们才有些失落的点点头:“开始吧。”

    陈志宁不满的撇撇嘴,还真不把小爷当盘菜啊。他没有意识到自己修成了啖日火肺之后,对众人思路上的误导,不明白为什么这帮人如此忽视自己,此时心中跟朝芸儿一样有些怨念。

    于是,他一鼓作气催动着元斗升起之后,刻度线飙升,biubibiu的就升到了一斗的位置上,然后继续猛增,一斗一升、一斗两升……

    郑烨在台下还有些自怨自艾,忽然被人碰了一下肩膀,有人结结巴巴的对他说道:“烨哥,你快看!”

    陈志宁已经点亮了一斗三升的刻度,平了郑烨的记录!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