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县学在众位助教的手笔下,也不过是三四天的时间就重建完成。

    重新开课之后,弟子们的心情却是各不相同。经历了那一夜的恐怖,新弟子们战战兢兢,甚至有三人直接退学放弃修炼了实在太危险了,不如安安稳稳做个小老百姓。

    而高年级弟子们也是一阵后怕,还好没有被郑烨那个蠢货忽悠,跟着一起去巡夜。

    众多的弟子之中,倒也有个另类。

    “真是遗憾啊,这样的大场面,我竟然错过了!”方蓉一边走一边抱怨着。那一夜她正好家中有事不在城中,等她回来天狮卫已经进驻启东县城,没什么热闹了。

    她周围的四个小姐妹却全都是一脸后怕:“蓉姐,那可是黑榜四十七啊,幸亏咱们没遇上,不然就要被辣手摧花啦!”

    方蓉不屑:“切,胆小如鼠。”

    几名老弟子正在朱先生的指挥下搬运着东西,方蓉看见了问道:“他们搬元斗做什么,难道新弟子们已经要测量莽气了?”

    一名小姐妹说道:“算算他们入门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开悟之后十天,如果不是出了变故,恐怕早就测量了。”

    “第一次测量之后每十天一次,这是惯例直到他们突破元启境。”

    方蓉忽然来了兴致:“要不要开个庄赌一把,新弟子之中谁能最先达到元启境?”

    几个小姐妹窃笑:“蓉姐一定又是看好你那个小男友陈志宁吧。”

    方蓉一声冷笑:“就那小子?毛还没长齐呢吧,姐姐还看不上。”

    “嘴硬。”不知道谁嘀咕了一声,方蓉像是一只炸毛的猫:“谁说的,给我站出来!”四个小姐妹没人回应。

    “不过蓉姐,这一次陈志宁真的不行了。你也知道啖日火肺的修炼难度,他能够修成固然可喜,但必定耽误了境界修炼。”

    “我也这么觉得。而且啖日火肺修成之后,也要不断采集灵火,他今后还会有大量的精力牵扯在这么法术之中,境界的修行一定会变慢。所以新弟子之中,我还是更看好方义诚能够率先突破元启境。”

    也有人有不同意见:“郑烨也不是没有机会。”

    “郑家底蕴深厚,必定有办法抵消郑烨和方义诚之间天资上的差距。”

    方蓉顿时失望:“就是说,你们没有一个看好陈志宁喽?”

    四个小姐妹一起点点头:“所以蓉姐,开盘吧,我们都不会押陈志宁,你输脂粉钱给我们吧!”

    方蓉:“”

    只是她心中有些不甘心:“真的吗?那小子这一次真的会落后吗?就没有一点希望?”

    马车晃晃悠悠的出了陈府大门,陈志宁在车中小心翼翼打开指环空间,一眼就看到桃树上,十颗红彤彤的果实,顿时口水长流。

    “哈哈,一晚上就成熟了,妙极!”

    果香诱人,陈志宁毫不犹豫的摘下来一颗,三两口吃下去,将桃胡丢在了指环空间的角落里。然后就在马车上开始运功。

    这仙桃果然不凡,他体内莽气的速度快的惊人,并且迅速增长,一个小周天迅速运转完毕,然后他默默检查一番,发现莽气增加的量相当于之前的一倍!

    但是陈志宁还是小看了“双极神魔体”,一枚仙桃并不足以让他立刻突破到元启境初期。

    “仙桃的效果不会比紫极丹差,应该还要更胜一筹,看来想要突破,还需要今天的努力呀。”

    事实上他从开悟至今,也不过十几天的时间,就算是再耗费几天突破,也不会超过二十天。开悟二十天就能突破元启境初期,已经是一个堪称妖孽的成绩了。绝大部分修士,都是在开悟三个月后突破的。

    陈志宁看看车外,时间上已经来不及再修炼青云志,只能等晚上回去再说。

    “少爷,到了。”

    陈志宁下了车,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但是又实在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于是甩甩头进了县学。

    他并没有注意到,刚才他打开置换空间的时候,昨天他堆在指环空间中的那一堆法宝碎片全都不见了,只有那枚竹片存票孤零零的丢在那里

    沐先生一上午都在指点弟子修炼。目前这个阶段,是新弟子们修炼的第一个关卡。

    尽管只要开悟,基本上都能最终突破元启境初期,但是突破的越早好处越大,未来也就能够在修行路上走的越远。

    而这个阶段,也是新弟子们出问题最多的时候,沐先生一上午纠正了十几名弟子修行上的错误,自己也累得气喘吁吁。

    要知道他可不是动动嘴就行,要让弟子明白自己的错误,必须他用莽气矫正,指点那些弟子正确的经脉运行方法。

    他还要控制好莽气的力度,不能伤到弟子,当然辛苦了。

    “好了,今天上午就到这里。”沐先生看了弟子们一眼:“下午进行你们入学之后的第一次斗量莽气,检验大家这段时间的修炼成果。”

    弟子们都有些忐忑,不少人连午饭都吃的如同嚼蜡。

    陈志宁第一次体会到了持有御赐报国剑的好处,县学膳堂对他打了八折!于是这一顿陈志宁吃的有滋有味。

    方义诚坐在不远处他和郑烨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专座他周围是七八名寒门子弟。这些弟子看着自己面前的清汤寡水,再看看大嚼灵食的陈志宁,心中一阵嫉妒涌泉一样的泛起。

    “这个二世祖真是没心没肺,下午就要进行斗量莽气了,他堂堂蓝色天资,到时候排名落后,颜面扫地该如何自处?”一名寒门弟子忍不住嫉妒率先开口。

    一旁有人冷笑道:“重法术、轻境界固然能够逞一时之快,但这是本末倒置的重大错误,只有鼠目寸光之辈才会如此选择。”

    他们虽然嫉妒无比,却都害怕陈志宁的啖日火肺,小声嘀咕不敢让他听见。

    陈志宁专心致志的吃完了午饭,打了一个饱嗝,然后施施然走出了膳堂。中午的休息时间不长,很快所有的弟子都被钟声召集起来,聚拢在了县学的小广场上。

    而今天的斗量莽气,朝芸儿作为新弟子一员也要参加,陈志宁老远就看见了,刺溜一下子就出现在了女孩身边:“哈哈哈,这么巧啊,芸儿姑娘你也在呢。”

    原本正在和朝芸儿聊天的女弟子们纷纷捂嘴偷笑,找了个借口走开了,留下两人独处。

    陈志宁顿时对这几个女孩子好感大增,暗中翘起大拇指:小爷记得你们的好处了!

    “每一名新弟子都要参加呀。”朝芸儿感激他救了自己和爷爷,和颜悦色回答。

    “你能不能跟我说说,这个斗量莽气,到底是什么怎么回事,你也知道我在县学人缘不好。”他挠头,引得朝芸儿抿嘴一笑,促狭道:“恐怕不是不好这么简单吧?”

    陈志宁尴尬:“过街老鼠总行了吧?”

    朝芸儿被他逗得咯咯一笑,然后说道:“斗量莽气其实就是检测一下大家这段时间的修行成果。元斗是一种一阶法宝,不过不是用来战斗,而是专门用来测量低阶修士莽气或者是灵气的。”

    “你看到那件摆在前面的元斗了吧,待会上去,运起莽气,将那只斗状法器凌空托起,然后那只元斗就会自动测量出你体内的莽气量。”

    “就这么简单?”

    “是呀,就这么简单。”朝芸儿嘴唇一抿,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安静。”朱先生几位助教走出来,一声训斥整个广场上安静下来:“众弟子依次上前,不得混乱。”

    “学生遵命。”弟子们一起躬身,很快就排起了一条长队,一个个上前测量。

    之前的记名弟子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可是最高的一个也不过只有五升莽气,差一些的只有三升。

    一名名弟子垂头丧气的走下来,周围的助教也十分不满,互相之间低声议论着:“怎么会这么低?按照以往的经验,第一次测试平均水准应该在六升左右啊。”

    “难道说这一届的弟子天资普遍不好?”

    “之前发生的事情太多,恐怕弟子们也分心了,没能专注修炼。”

    “唉,希望后面的弟子能有一些出色的吧。”

    很快到了张元和,他自信满满上前,一声大喝开始了测量,元斗上面的标注不断被点亮,助教们一阵振奋:“九升!”

    这是目前莽气量最高的,而且比之前的最高数值几乎翻了一倍。张元和满意的走下来,这段时间,他表面上忙着道义盟的事情,暗中却是抓紧了修炼,为此甚至暂时放弃了法术修炼,并且家中也极力支持,果然今日一鸣惊人。

    张元和志得意满的走下来,路上还挑衅的看了一眼队伍之中的陈志宁。

    可惜的是,他自认为霸气十足的这一眼,完全被陈志宁无视了,陈志宁全部的心思都在前面的朝芸儿身上呢,将张元和气的直翻白眼,暗骂了一句:“这个白痴!”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