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英格笑了,眼中流露出一种太炎王朝人特有的骄傲:“等你去了你才能够真正体会到那是一座怎样的城市!每一个人,都能够在那里找到实现梦想的希望。但是,想要真正从那座城市之中拿到你想要的,那么你就要付出你应该付出的!”

    “想要的,和应该付出的……”陈志宁咀嚼着这两个短语,似乎明白了什么。从宋英格的口中,他第一次大致勾勒出了对于京师的印象。

    “宋叔放心吧,等我足够强大了,我一定会去的!”

    “好,少年人就应该有这种志气!”他用力一拍陈志宁的肩膀,然后翻身上了自己的狮马兽:“宋叔在京师等着你!”

    “诸位请回,宋英格告辞了!”他一声清喝,传遍全城,带着天狮卫轰轰隆隆而去。

    自始至终,方义诚和郑烨等人,都在后面无比嫉妒的看着陈志宁。

    在这一次的赏赐当中,他们完全没有和陈志宁争斗的资格,面对娄星繁的时候,他们是一只只待宰的羔羊,而陈志宁可是斩杀了娄星繁的人!

    郑家在启/东县也算是根深蒂固,县衙内的小吏有数位都是郑家人,他们努力活动,希望能够让郑烨在宋英格面前露一面,可是宋英格没兴趣。

    他行走太炎,对于这种事情见过太多,不是自己真正看上眼的少年天才,根本不会去提携一番。

    朱先生也有同样的运作,也同样没能让方义诚出现在宋英格面前。

    而整个启/东县城,只有陈志宁有这个资格。不仅如此,和他对郑、方二人的冷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和陈志宁十分投缘,短短几天就叔侄相称了!

    朱先生看出来身边方义诚的失落,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冷笑说道:“法术强悍又能如何?小道尔。修士真正比拼的是境界修为。哪怕是战力惊人,境界上不能突破,数百年后不过是一堆黄土罢了。”

    方义诚被他一句话鼓舞的斗志再起:“先生说的是,陈志宁修成啖日火肺,肯定在法术上耗费了太大的精力,境界修为上他必不如我。”

    “你多努力一些,过几天斗量莽气,就是你击败他的时刻!”

    “学生遵命!”

    ……

    天狮卫滚滚而去,狮马兽脚力惊人,不片刻就已经在数十里之外。

    一名百户凑上前来,有些不解问道:“大人,一个少年就算是出色,也不至于让您如此折节下交吧?”

    宋英格微微一笑:“首先,这个少年得对我的脾性。”

    然后他的神情凝重起来:“其次,如今咱们天狮卫的境况太被动,上面压着其他三卫,前次指挥使大人召集大家,可以特意强调了让咱们多多留意下面郡县中的出色子弟,能提前结下善缘的,不要吝啬面子和资源,他们才是咱们天狮卫的将来呀。”

    “要是咱们不提早动手,真等到他们成长起来,另外三卫抢人,咱们怎么挣得过?”

    ……

    回到自己家中,陈志宁暗中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检查一下自己的战利品了。”

    击杀娄星繁的时候,朝东流悄悄将蛛魔的芥子须弥指环给了他,不过天狮卫在城中的时候他不敢打开,万一有什么变故被天狮卫察知可就不妙了。

    这会儿,他关好房门,小心翼翼的取出自己藏好的芥子须弥指环。

    这枚芥子须弥指环花纹古老,边缘已经有了一些磨损,一看就不是凡物。这段时间下来,上面娄星繁的气息已经流失殆尽,陈志宁摩挲两下,轻轻打开了一条缝隙。

    他其实期望不高,自己和娄星繁对轰那么长时间,蛛魔手中要是还有什么好东西肯定已经用出来了,最大的可能就是蛛魔已经是个穷光蛋,不过身为黑榜四十七,指环空间中总该有点灵玉之类的吧?

    透过那一丝缝隙,感应着指环空间内一片平静,不会产生什么变故,陈志宁这才将这枚芥子须弥指环彻底打开来。

    这一打开,果然不出陈志宁所料,里面空空如也。

    蛛魔的芥子须弥指环等级颇高,里面的空间是陈志宁的十几倍。但是偌大的空间之中,只有最中间的一点地方上摆着东西。

    而这些东西也不多,只有几十枚三阶灵玉,另外还有百多枚二阶灵玉。

    “作为一位绝境修士,蛛魔你还真是一穷二白。”陈志宁不满的嘀咕了一声。这些财产对于自己这个刚开悟的少年是一笔巨款,可是对于绝境修士,简直能用“兜比脸干净”来形容了。

    在这小小一堆灵玉旁边,还有一堆破烂。

    真的是破烂:一面古镜,已经破碎成了七片。一只玉笔,已经粉碎成了一堆碎块。一枚布满了符文的铁莲子,已经被砸扁了。还有龟甲盾牌、松纹飞剑、宽刃古刀等等,也全都破碎断裂。

    从一些痕迹上能看出来,娄星繁努力的在修复这些法宝。但是毫无疑问,法宝修复不是那么容易的。

    陈志宁带着同情由衷感叹一声:“当个魔头也真不容易啊!”

    娄星繁补给困难,单靠劫掠哪里比得上那些大宗门坐拥诸多产业,各种支援源源不绝?

    而他也没有真的到了那种“天下纵横皆可去得”的程度,过得如此凄惨也就可以理解了。

    陈志宁将这些东西全都取了出来,灵玉当然是最大的收获,只要有灵玉,他就能够借助金竹和仙桃接连不断的创造奇迹。

    而那些法宝碎片,陈志宁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古镜乃是三阶中品法宝,玉笔乃是三阶下品,那枚铁莲子倒是三阶上品。

    后来他也懒的去看了,反正都已经破碎了。

    “先收起来再说。”于是这些东西一股脑的扫进了自己的指环空间中。

    “咦,这是什么东西?”这一过程之中,陈志宁意外发现了一枚锈蚀严重的小铁片。其他的法宝碎片,虽然已经损坏但都有黯淡的宝光,更不可能生锈。

    而这枚小铁片不但生锈了,而且上面有四个孔,看不出来是做什么用的。

    他将这东西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也没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而且他用手搓了几下,明明看上去已经锈的快要成渣了,可是却愣是一点锈斑都没有搓下来。

    “奇怪。”他嘀咕了一声,也没有放在心上。

    这些东西都可能被人认出来是娄星繁的东西,陈志宁担心暴露,将小铁片和那些法宝碎片一起全都送进了自己的指环空间中。

    灵玉却是不敢放进去的——金竹和仙桃肯定不跟他客气。

    指环里的东西清空了,陈志宁这才发现,在那些东西最下面,还有一个很不起眼的信封。

    打开来里面是一枚竹片,不过这竹片捏在手中,却有一种美玉的温润感,上面刻着一些十分复杂深奥的符号。

    陈志宁在父亲的书房里见过类似的东西:“这是钱庄的存票!”

    他将竹片反过来,果然背面刻着一行字:八丰票号,通古城,廿九号。

    “难怪娄星繁随身带的东西这么少,原来存放在了八丰票号中。就算这家伙一穷二白,至少自身传承的典籍应该有几部,只不过他没有带在身上。”

    通古城并不是一个大城,位于太炎王朝天火州和蛮荒的交界地带上,乃是一处蛮荒物产输入太炎的重要枢纽。

    所以这个城市不大,却是商业繁荣,八丰票号在那里也有一个重要的分号。

    “这个娄星繁不愧是魔头,当真狡猾。”

    就算是有心人寻找,也都会奔着那些大城去,因为那里票号银库更安全,谁能想到娄星繁将东西藏在通古城?

    通古城不大,但是票号的银钱流通量很大,那里的银库也一样安全。

    以后如果有机会去通古城,倒是可以化妆一番,然后去看看娄星繁到底存了些什么东西。

    而后,他就将存票和这枚芥子须弥指环也一起丢进了自己的指环空间中。

    处理完娄星繁的遗物,陈志宁感觉好像自己忽略了什么细节,但是回忆了半天也没想起来有什么问题,也就懒得再费神,嘿嘿一笑,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修行上。

    他并没有多想那一枚小铁片。已经锈蚀成了那个样子的小铁片,却没有在他手上留下任何一点痕迹,按说铁锈一搓就掉,手上沾一点锈红再正常不过的。

    可是他手上干干净净,一点残余都没有。

    “十枚紫极丹,全部用仙桃培育出来,能让小爷的境界提升到什么层次?”他在心里美滋滋的盘算着。

    一阶灵丹本来就是给元境修士使用的,刚刚开悟的弟子,正常来说一枚一阶灵丹,已经足够他们提升到元启境初期了。

    但是往后继续修炼,需要消耗的灵丹就会翻倍增加。

    而除非万不得已,修士不会用灵丹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尤其是在修炼的前期。

    灵丹在炼制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留下杂质,这些杂质带有一定的毒性,服用多了之后会对根基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导致将来后力不济,关键时刻冲关失败。

    越是低阶灵丹,杂质残留越多,隐患也更大。

    除非万不得已,不然修士更愿意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提升境界。

    可是陈志宁却完全不用顾忌这些,因为他服用的不是灵丹,而是仙桃。虽然没有检测过,但是陈志宁非常肯定仙桃之中不会有任何毒素存留。

    也就是说,十枚紫极丹,只要他能够消化药力,他甚至可以一口气全都服用下去。

    “正好,前一阵子努力修炼《五元神脏术》,虽然没有放下境界的修炼,但是毕竟分散了精力,这就拿紫极丹补回来。”他做出了决定之后,也就不吝惜灵玉,将十枚紫极丹全都埋在了桃树下,然后每一枚紫极丹附近,又埋了八块二阶灵玉,一口气就将手里的二阶灵玉用去了一小半。

    退出自己的指环空间,陈志宁抓紧时间运转《双极神魔体》,片刻也不敢放松。

    宋英格临走前的话他真的听进去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对于宋英格口中的“京师”的向往。

    他将火肺练成的时候本来有意放松一段时间,不过还没等他真正松懈,就被蛛魔和宋英格当头棒喝,老老实实的继续勤奋下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