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最后关头察觉到,如果一直用灵焰和蛛丝对抗,直到最后也未必能够耗死娄星繁,于是冒险放手一搏。

    他一次性爆发了全部的灵焰,将娄星繁手上的蛛丝彻底烧光,籍此靠近娄星繁身边。

    虽然没有了灵焰,但是他还有双极神魔体!娄星繁不知道这一点,只要稍微松懈,自己就有机会打杀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娄星繁。

    果然,娄星繁大喜之下有所松懈,没有立刻再次放出新的蛛丝,被他抓住机会猛然发动,一把扭断了脖子。

    他的双极神魔体已经完成了两个大圆满,体内拥有十八鼎之力,单论肉身力量,已经能够对抗玄境修士。

    重伤的娄星繁在这种力量下毫无反抗之力。

    啪啪啪……

    县学正门位置上,百名弟子一个个从半空中掉了下来,只是身上的蛛丝却并没有被烧光,还牢牢捆绑着他们。

    他们之中的大多数,刚才已经清醒了过来,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志宁独自对抗一位黑帮四十七的魔道巨擘,并且出人意料的施展出了啖日火肺!

    方义诚和郑烨等人心中一片冰凉:如此强悍的法术,怎能抵挡?

    而他们现在都欠了陈志宁一条命,今后还怎么跟陈志宁竞争?

    这其中最难堪的当属郑烨和张元和一帮人了。他们之前故意用陈志宁不可能修炼“啖日火肺”的借口,不准陈志宁加入道义盟,以此来贬低陈志宁,没想到短短几天之后,陈志宁一口怒火救了他们全部人的小命!

    只是所有人都不明白,明明秘籍已经没有了,陈志宁是怎么炼成的?

    “他的天资,真的已经达到了如此之高的程度?从《天蟾采火》到《啖日火肺》不过十来天的时间,难道之前启/东县的修士都是傻瓜不成?没有一个人修炼成功。”方义诚暗中一叹,无比失落。

    “爷爷!”朝芸儿一声惊呼扑向了朝东流:“您怎么样?”

    朝芸儿眼圈红红的,就要忍不出哭出来。朝东流咳嗽一声:“放心,爷爷命硬着呢,死不了,哈哈哈。”

    陈志宁眼巴巴的看着朝芸儿,自己可是冒着生命危险英雄救美了呀,而且爷们表现的还算生猛吧,怎么也应该让小爷先把初吻葬送给你吧?

    朝芸儿扶着爷爷慢慢走过来,陈志宁火辣辣的眼神让她羞怯的低下头,但仍旧低声道了一句:“谢谢!”

    十分认真。

    陈志宁咧嘴一笑,顿时感觉整个人美飞了:“不算什么事,要是下次再有人欺负你,我肯定还会站出来的。你放心,只要不是这种大魔头,我保证打得他满头包,有什么事儿你尽管说话,我陈志宁在启/东县这一片罩得住……”

    朝芸儿更是羞涩了,她自己也不明白,以前自己从来不会这样啊,从小都是她捉弄的那些小男孩一见她就绕着走。

    “咳咳。”朝东流咳嗽一声,打断了两人的眉来眼去,看着地上的娄星繁颇有些感慨说道:“功名利禄一抔土!谁能想到黑帮四十七,竟然死在了一名刚刚开悟的年轻人手中?”

    他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娄星繁的尸体,然后不声不响的将娄星繁手上的芥子须弥指环撸下来,又趁人不注意塞进了陈志宁的手中。

    陈志宁一愣,一老一少目光一对,朝东流冲他挤挤眼,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转身而去:“芸儿,扶爷爷回去疗伤。”

    “是。”

    陈志宁顿生知己之感啊,朝老爷子您真是个好人!

    他连忙在后面喊了一声:“芸儿姑娘,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已经很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顶喜欢你麻烦我了。”他屁颠屁颠的跟上去,朝芸儿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

    这一夜,启/东县城内注定不平静了,娄星繁伏诛,朝东流重伤,县学毁于一旦!

    除此之外,大量民房坍塌,普通百姓伤亡惨重。得到消息之后,不停地有修士赶来,左县令带着陈志宁等人,在天明时分从观澜县赶了过来,同来的还有一位天狮卫十人长,他曾经参加过绿石湖之战,认识娄星繁。

    十人长确认了死去的正是蛛魔娄星繁之后,立刻用玉符传讯给观澜县的天狮卫千户宋英格。

    而后中午时分,一群狮马兽骑士轰然开入启/东县。

    宋英格第一件事情就是确认娄星繁伏诛,第二件事情就是拜见大修朝东流。一直到这些事情都忙过来,才轮到陈志宁。

    陈/云鹏昂首挺胸骄傲自信,自家儿子这回长脸了!

    很快功劳上报上去,朝廷的赏赐和抚恤都发了下来,那些在这一次大战之中损失惨重的百姓总算是得到了一些补贴。

    而对于斩杀娄星繁的赏赐,则分为了四部分。最大一份给了天狮卫,天狮卫劳师动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只不过他们被娄星繁耍的团团转,却占了最大一份的赏赐,启/东县上下心中颇有微词。

    可谁让人家是天狮卫呢?四大修卫强势,更是朝廷心腹,受到偏袒也是正常。

    第二大的赏赐给了朝东流,如果不是他拼着重伤狙击娄星繁,启/东县恐怕已经是一片修罗地狱了。

    第三份赏赐给了陈志宁,并且朝廷的公文之中,对他多有勉励,看来上面也很看好他的前途。

    第四份则是给了启/东县众人,他们赶往观澜县协助抓捕娄星繁,真的只有一点苦劳,前面三份赏赐分量极大,这第四份,几十人平分,只能是聊胜于无罢了。

    “三阶灵玉十枚,二阶灵玉百枚!”陈志宁口水直流,他现在最缺的就是灵玉了,朝廷赏赐果然大气,甚至还有他从来没用过的三阶灵玉。

    “另外还有一阶疗伤灵丹玉养丸十枚,一阶补元灵丹紫极丹十枚。”

    “天狮卫三等客卿玉牌一面。”

    “御赐一阶法宝报国剑一口。”

    陈志宁美滋滋的:“发财了!”果然富贵险中求,虽说击杀娄星繁差之毫厘就会万劫不复,但是回报也是巨大的。

    灵玉和灵丹自不必说,那面天狮卫三等客卿的玉牌已经极为珍贵。天狮卫身为四大修卫之一,在太炎王朝境内,一向是横行霸道的。天狮卫客卿分为三个级别,最高为一等客卿,陈志宁这一面三等客卿的牌子,虽然是最低的,但是他小小年纪就是客卿,在天狮卫的历史上也是前无古人的。

    有了这面玉牌,以后在太炎王朝各州郡之间,他就能畅行无阻,只要是官面上的事情,亮出玉牌都能解决!

    大家都得卖天狮卫一个面子。

    而那一口一阶法宝报国剑就更了不得了,这可是太炎王朝的“御造堂”专门打造的御赐之物,有了这件法宝,陈志宁在太炎王朝境内身份就不同了,他得到了皇帝的认可!

    而且报国剑本身也是一件不错的法宝,在一阶之中堪称上品,毕竟是御造堂的手笔。

    陈志宁美滋滋的将赏赐收起,陈/云鹏在一边说道:“蛛魔的事情已经了结,明日宋大人他们就要启程回京,咱们一起去送一下。”

    “好。”

    宋英格对陈志宁也很欣赏——宋英格也不是傻子,十三岁就能杀了娄星繁,不管这其中有多少巧合,只凭这福缘就值得交往,更何况陈志宁蓝色天资,还修成了啖日火肺。

    第二天一早,启/东县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出现在了送行的队伍之中。天狮卫千户啊,他们当中很多人,一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这样的高官了。

    左县令毫无疑问是众人之首,带着手下一一和宋英格道别。宋英格淡然应对,不失礼也不热情,保持着应有的矜持。

    到了最后,宋英格朝站在陈/云鹏身后的陈志宁招招手,微笑说道:“志宁你过来。”

    陈志宁在这样的场面上装的无比乖巧:“宋叔。”

    这亲热的一声,让宋英格更多了几分喜欢,他摸摸陈志宁的头,叮嘱道:“临走之前宋叔再跟你唠叨一次,你天资过人,可是宋叔这么多年走南闯北,在我太炎境内见过无数天才,但是最后真正能够崛起的寥寥无几。”

    “他们当中,有的是福缘不足,但是大部分都是自己不够努力。你要知道,在启/东县,你的蓝色天资的确很不错了,可是放眼整个太炎,和诸多天骄争锋的话,蓝色天资恐怕也只能算是面前合格而已。”

    陈志宁连连点头:“宋叔的话我明白,您放心我不会骄傲自满的,一定狠狠努力,努力到将来回头一看,尼玛自己都吓一跳。”

    “哈哈哈!”宋英格大笑一声,不轻不重的给了他一巴掌:“你小子啊,怪话连篇!行了,既然你明白宋叔的苦心,那也就不用多说了。这是宋叔的玉符,将来如果你有机会进入京师,拿着它去天狮卫找你宋叔!”

    “好咧!”陈志宁收好了,然后有些迷茫的问了一句:“宋叔,京师很大吗?”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