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宁想了想,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运转了双极神魔体,一股漆黑从他的右眼瞳孔之中流淌出来,弥漫全身。

    他悄然潜入县学之中,隐隐察知在县学的中央地带,有两个强大的气息。

    他刚刚靠近,忽然一阵咳嗽传来:“咳咳咳……朝大人原来藏着一手。”

    朝东流的气息越来越弱,声音也有些断断续续:“老夫、即便是已经离开京师,巅峰不再……又岂是、你这种宵小之辈,所能欺凌的!”

    陈志宁也不由得暗赞:咱爷爷不愧是大修,傲骨铮铮啊。

    “桀桀桀……”重伤的娄星繁一阵怪笑:“我自然知道、朝大人你……不是那些凡夫俗子。自然也早就料到了,你不会轻易就范,也不会将你当成一个简单的玄融境……”

    一片蛛网顺着废墟蔓延开去,兵分两路,大部分朝着县学大门方向而去,另有很少一部分,则朝着原本县学后院方向迅速刺去!

    朝东流大惊,喝骂道:“贼子,你要做什么!他们都还是孩子!”

    “哈哈哈!”娄星繁一声得意大笑:“孩子更好,纯阳纯阴之体,一身精血大补!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将这些小东西们引过来却又不杀掉?”

    “你敢!”朝东流大骂。

    但此时却已经威胁不到娄星繁了,他嘿嘿冷笑:“百名弟子的精血,吞噬之后虽然不能让我重回巅峰,血洗了这个县城还是能办到的。而且,还有你的宝贝孙女呢,朝东流,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交出虚阳路引!”

    那些蛛丝已经迅速爬过了县学的废墟,出现在了正门外。那些倒在地上的新弟子,包括方义诚和郑烨在内,每一人都被一根蛛丝缠绕上去。

    这些蛛丝坚韧强悍,将百名弟子凌空拽起吊在了空中。已经奄奄一息的弟子们,在风中摇摇摆摆,生命如同烛火,随时可能熄灭。

    而另外那少部分蛛丝,则顺着县学破碎的一些裂缝,钻进了一处底下的密室之中。

    “啊——”密室中一声惊呼,是朝芸儿的声音!

    陈志宁脑中轰隆一声,冲冠一怒跳将出去,大吼一声:“魔头放开我家芸儿!”

    娄星繁大吃一惊,虽然自己接连受伤,实力境界大大不如往昔,但是有人如此靠近竟然没有察觉,他还以为来了大敌!

    朝东流看到陈志宁的时候也是意外,立刻喊道:“你来做什么?快走!”

    娄星繁已经看出来跳出来的小子不过是个刚刚开悟的修行界新丁,一声狞笑,抬手又放出一片狰狞蛛丝,朝着陈志宁张牙舞爪笼罩而去:“又来一份补品,妙极!”

    陈志宁身躯微微有些发抖,混合着害怕、紧张、兴奋等等情绪——他毕竟还只是个十三岁的少年,面对的可是硬撼了朝东流还略胜一筹的大魔头!

    但是一想到朝芸儿就在自己身后,自己躲开了,那天生灵秀的女孩就要落在这个可怕的魔头手中,他又强硬起来,也不理会朝东流,迎着那铺天而来的蛛网一口怒火喷吼:“混蛋不准伤害我家芸儿!”

    呼——

    随着怒吼声,一道可怕的炎流喷射而出!烈焰滚滚,比起三阶上品的炎凰真火还要略胜一筹。

    陈志宁现在就像是一头喷火的小龙,将一片泼洒着炽热金液的火焰吐向了那一片蛛网。

    这蛛网乃是蛛魔的成名利器,介乎于法宝和法术之间,不单坚韧牢固无比,而且带有剧毒,甚至能够衍生出利刺倒钩!

    一旦被这种蛛网缠住,就算是境界比娄星繁搞一个小等级,也很难挣脱,最后会在蛛网之中被他慢慢吸干一身精血,成为蛛魔的“养料”。

    但是这东西就像真正的蛛丝一样,有个巨大的弱点:怕火。

    当然普通的火焰对这种蛛网也没什么用处,甚至以蛛魔的境界修为,至少要三阶以上的灵火才能克制他的蛛网。

    起初面对火焰,娄星繁也只是小小意外了一下:“竟然是啖日火肺?这小东西看来资质不错,大补之物呀,桀桀桀……”

    然后,他加速催动了蛛丝,要尽快将陈志宁全身精血吞噬,以尽快修复自己体内的伤势。

    毕竟一个刚刚开悟的小子,就算是天资过人修成了《啖日火肺》,但是采集灵火的等级不可能超过二阶。

    可是蛛丝和火焰一碰到一起,无往不利的蛛丝瞬间收缩,被烧得吱吱作响黑烟乱冒,损伤肉眼可见!

    娄星繁一声怪叫,心疼的将蛛丝收了回去:“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三阶灵火?这不可能!”一个刚刚开悟的小子,胆敢采集三阶灵火修炼啖日火肺吗,当场就会被烧成灰烬!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少年在爱情力量的鼓舞下,口中一股灵火喷涂不停,怒火着朝他一步步走来。

    娄星繁满脸狰狞:“三阶灵火又能如何?你一个刚刚开悟的小子,看你能坚持多久!”

    他猛地一挥手,蛛网再一次铺天盖地而出,他就不信,即便是自己重伤在身,难道还不是一个半大少年的对手?

    朝东流眼睛一亮,喃喃自语:“他竟然真的修成了啖日火肺,而且还是能够克制蛛魔的三阶灵火!这个小子……若是能渡过此劫,将来必成大器。”

    他朝陈志宁喝道:“志宁坚持住!蛛魔之前为了布局,虽然金蝉脱壳但还是被天狮卫所伤,再加上刚才和老夫一战,已经是强弩之末,你只要能坚持下去,一定能够获胜!”

    陈志宁一步步朝前推进,他口中的灵火已经将大量蛛丝炼化,正在不断缩短着他和娄星繁之间的距离。

    娄星繁满脸狠戾,只是嘴角不停有鲜血落下。

    朝东流猜得没错,绿石湖一战,娄星繁也受了不轻的伤,虽然仍就击败了朝东流,但自己也受伤极重。

    他狠狠一咬牙,准备先将外面的那些县学弟子吞噬了补充精血,然后再一鼓作气击杀眼前这个难缠的小子。

    朝东流立刻看出他的意图,大声提醒:“志宁,先救人再说!”

    陈志宁一转头,灵火轰的一声朝着娄星繁另外一只手控制的蛛网扫去。

    比起刚才,这一次喷吐的火焰更是泼天而至,密密麻麻的降落下去,将每一根蛛网上都沾染了至少一朵火焰!

    三阶上品灵火绵绵不绝似乎根本不会熄灭,娄星繁一声怪叫:“是炎凰真火!”这种火焰属性特殊,在三阶灵火之中也是最难缠之一!

    火焰熊熊燃烧,陈志宁转过头来,再次大吼一声,再次喷出一道粗大的火柱,和娄星繁对上了。

    娄星繁不得不将蛛丝拧成了一团,化作一面盾牌挡在面前,他心中郁闷无比,自己堂堂黑榜四十七,在整个太炎王朝境内,乃是止小儿夜啼的恐怖魔头,今夜竟然虎落平阳,被一个刚刚开悟的小子,逼到了如此境地!

    但他有苦自知,登上黑榜固然让他凶名远扬,形势更加毫无顾忌。但是也同样因为通缉,他很多时候只能隐匿行藏,很多事情无法参与,导致自身法宝和丹药都很欠缺。

    绿石湖一战,为了从天狮卫手下逃脱,他所有累积的法宝、符箓、灵丹消耗一空,导致现在被一个少年逼到了绝境却拿不出一件防御法宝!

    “可恨!”娄星繁咬牙切齿,发誓若是熬过今晚这一关,回头一定要找机会,把这个小子株连九族!

    但是陈志宁似乎也明白,一旦今天失败,被这魔头逃出去,他黑榜四十七的实力,别说是自己了,整个陈家都会被他连根拔起,父母也会受到牵连!

    陈志宁两眼通红,将火肺之中的任何一丝火焰都挤压出来,朝着娄星繁猛的喷出去。

    火柱不但没有衰弱,反而越来越粗,滋滋声中将娄星繁的蛛丝更加迅速的炼化,很快两人之间,就只有一丈不到的距离了。

    “啊——”

    陈志宁最后一声狂吼,灵火滚滚而出,甚至有大量的火焰洒溢出来,掉落在娄星繁身边,将大地化作了一片火池。

    而娄星繁面前的蛛丝,也终于抵挡不住热力大增的火焰,轰的一声全部被焚化成为一片飞烟。

    娄星繁猛的看见陈志宁就站在自己面前,一愣之下反而狂喜狞笑:“愚蠢的小子,灵焰消耗光了吧?”

    陈志宁老老实实点头:“是。”

    他本就是刚刚修成,啖日火肺之中的灵焰积累不多。这一番硬桥硬马的对碰,刚刚最后一次爆发,已经将灵焰彻底消耗一空。此时火肺之中,连一丝火焰也吐不出来了。

    但是娄星繁眼前一花,耳中听到咔嚓一声,忽然看到了原本倒在自己背后的朝东流。他一时间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却看到朝东流眼中如释重负的神情,然后一阵剧痛从脖子上传来,意识逐渐模糊,眼前黯淡了下去,最终魔头的灵魂沉底沉入了永恒的黑暗之中。

    黑榜四十七,蛛魔娄星繁伏诛!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