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姓天狮卫接着说道:“观澜县的面积太大,我们天狮卫这一次来的人手有些不足,因而宋大人命我们向四周县城借人。诸位放心,你们去了要做的也仅仅是在外围警戒,不用你们真正参加战斗。解决蛛魔的事情,交给我们天狮卫了!”

    说完,他环视众人一周,然后朝左大人一拱手:“大人请安排吧,越快越好,迟则生变,恐被那魔头逃了。”

    左大人站起来,颔首道:“好。诸位,事情大家都已经明了,我想不用我多说什么。缉捕黑榜魔头功劳巨大,朝廷每一次都有丰厚的赏赐。即便咱们只是负责外围警戒,好处也不会少。”

    “所以本官这一次,延请诸位同我一起出手,还望大家鼎力支持!”

    左大人说的不错,朝廷对于协助缉捕黑榜魔头的修士一向不吝赏赐,而且这明显是一笔丰厚的政绩,左大人是打定主意收入囊中了,自己在人家地头上讨生活,怎么可能不捧场?

    一名修士低声道:“不过最近县中也不平静,不久之前县学百艺阁失窃,是不是多留下一些人镇守县城?”

    左大人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可是周围也没有人赞同那名修士的话,就连朝东流都是面色淡然闭口不言。

    过去这么长时间,一些蛛丝马迹已经能看出来百艺阁失窃乃是里通外贼,只不过因为没有真凭实据,县学暂时没有动手罢了。这种事情,甚至根本算不上“内患”。

    “既然大家没有不同意见,那么本官就擅自做主了。”左县令说道:“朝东流老大人德高望重,修为又是我等之中最高,请他坐镇县城大家都能放心。”

    朝东流点点头:“县令大人尽管放心,这边交给老夫了。”

    左县令又给朝东流留下了两名县衙的修士,都是元融境初期的强者,三大修士坐镇县城,然后他带上了县城内其余的全部强者,随同张姓天狮卫,一起赶往观澜县,围捕蛛魔娄星繁!

    ……

    梆梆梆!

    守夜人打着更没精打采的提醒着大家小心火烛走过去,不多时一身劲装的郑烨领着九名书院弟子,精神抖擞的巡逻而过。

    道义盟原本是个很松散的组织,但是新弟子们在郑烨和张元和的统领下,组织严密分工明确,颇有几分气象。

    郑烨自然看得出来百艺阁失窃案的猫腻,并不指望真的通过自己的巡逻,找到什么线索——他也不希望真的找到线索——他只是通过这一次的事件,进一步整合道义盟,巩固自己的地位罢了。

    而同样的巡逻队,另外还有九只,每一支队伍都有一名天资出色的队长,比方说张元和,比方说方义诚。

    方义诚毕竟是寒门出身,权谋方面远不如郑烨。

    等到郑烨整合道义盟成了气候,方义诚才发现自己很被动了,他只好进入道义盟,去和郑烨争斗。但是在郑烨制定的规则下和他争权夺势,方义诚的处境尴尬可想而知。

    此时,方义诚带着九名弟子,心中越发苦闷。好在他手下的都是寒门弟子,自己人,不用顾忌太多。

    忽的前方街角一道黑影闪过,方义诚下意识喝了一声:“什么人?!”

    那黑影嗖一声钻进了一条街道,方义诚身后的队员们已经飞快追了上去。方义诚看到机会,要是自己能够率先在道义盟之中建功,就可以趁势压过郑烨,大好机会!

    “追!”他一声令下,自己也冲了出去。

    相隔的时间不长,郑烨的巡逻队也发现了一道黑影,于是一群少年猛追了上去。

    十只巡逻小队,百名弟子,在寂静的夜里奔跑起来脚步声非常明显,很快大家就注意到了彼此的存在,脚步声越来越集中,忽然一下子大家都停了下来。

    “你们……”彼此见面,一片讶然。到了这个时候,别说郑烨了,就连一名普通弟子都能看出来事情诡异——他们全都被引到了县学大门外!

    “怎么回事?”

    县学后院之中,朝东流不动声色的一弹手指,一枚淡青色的传讯玉符嗖一声飞出去。

    可是玉符飞出了院落,一旁咻的一声射来一道蛛丝,将玉符死死缠住。

    朝东流冷哼一声,整了整衣袍,拉开门缓步走出,气势之间说不出的沉稳老练:“娄星繁,既然来了,何不现身相见?跟一群小孩子玩耍,不怕丢了蛛魔黑榜四十七的身份?”

    “嘿嘿嘿……”

    一阵尖利的怪笑声传遍县学,如同无数柄利刃在人的耳鼓之中来回剜刮着,深埋于县学下的大阵应激而发,一层青蒙蒙的光芒化作了半球形的光罩倒扣在县学之上。

    而县学大门外的那百名弟子却遭了秧,包括方义诚和郑烨在内,所有人痛苦的捂着双耳到底抽搐起来。

    “这就是绝境强者的实力吗?仅仅是笑声,我们就抵受不住!”每一名弟子都被震惊了,他们第一次真实的感受到了大修的实力!

    朝东流双脚微分,不丁不八的站在院落之中,忽然一卷袍袖,并起右手两指凌空一划。

    娄星繁那种怪笑声就像是被一柄利刀切断,戛然而止。

    “好妙术!”娄星繁称赞一声:“朝大人的‘帝师牵星术’果然名不虚传。可惜啊,‘葬丘灯灭’之后,您现在只能发挥出玄融境的实力,不是我的对手。将‘虚阳路引’交出来,我饶你们祖孙不死!”

    他的声音凝成一线,分毫不差的送入了朝东流的耳中,朝东流面色平静,并不意外娄星繁的目的。

    “你是为了老夫才来的吧?可笑天狮卫竟然还以为能够捉住你。”朝东流也忍不住称赞一声。

    “不错。”娄星繁傲然道:“若不如此怎么能够调走城中其他力量?虽然他们无关大局,但总是麻烦,麻烦一多,徒生变数。虚阳路引我志在必得,县令留在城中协助你的两人,我刚刚已经提前做掉了,所以朝大人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交出来吧。”

    “虚阳路引已经被证实虚妄,你拿去又有何用?”

    “即是虚妄,大人和不交给我换取祖孙性命?”

    朝东流冷笑:“老夫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娄星繁叹了口气:“我就知道跟你这种死硬的老顽固谈不拢,你也一样抱有最后一线希望,觉得葬丘之下藏着第二座遗迹吧?”

    一片蛛网密密麻麻的顺着县学的大地爬进来,蛛魔出手!

    ……

    陈志宁总管是完成了火肺的修炼,他准备充足,竟然省下了一枚玉养丸的仙桃。这可是好东西,陈志宁嗅着香味,就觉得四肢百骸无一处不舒坦,隐隐有种查漏补缺、修补以往暗伤的感觉。

    “好东西,留着说不定以后能救命。”他收好仙桃,抖动了一下身躯,从未感觉自己如此强大过。

    《五元神脏术》虽然只修成了五元之一的火肺,但是他可使用三阶灵火炼成的。不仅如此,他还将自己宝库之中三种灵火也一股脑的吞噬了,虽然对于威力的提升不大,但是更加全面了。

    破关而出,已经是深夜,陈志宁在院中活动了一下手脚,心里盘算着明天出去“放松”一下,最近真是勤奋的自己都害怕了。

    忽然大地一震,一声震天轰鸣响起,整个启/东县城宛如遭遇地牛翻身、天火灭世一般,猛的陷入了一片恐怖的大混乱之中。

    一团团刺目耀眼的光芒骤然亮起,房屋摇摇晃晃,有些已经轰然倒塌,陈志宁听到一声爆喝,如同夜空惊雷,声音十分熟悉。

    “朝大人!”

    他猛的望向爆炸方向上,果然是县学。

    “出了什么事?”来不及多想,他凌空纵起,单凭肉身的强大力量,已经如同一支利箭一样离弦射出。

    嗖!

    陈志宁跨过了几个街区,县学的院子已经遥遥在望,忽然县学方向上,同时亮起了两团光芒,一团色呈银白,中心凝实,外面有无数牛毛一般细密的银芒。

    而另外一侧的光团要巨大数倍,通体紫黑,表面上缠绕着密密麻麻的蛛网纹路,狰狞绷起,如同魔脉!

    两团光芒对峙的时间极短,便毫不客气的凶狠碰撞在一起!

    轰……

    一团巨大的爆炸光云腾空而起,大地晃动,陈志宁脚尖刚刚点在一堵围墙上,正要借势而起冲向县学。震动传来,围墙连带着里面的院落轰然坍塌,陈志宁一不留神被埋在了一堆废墟之中。

    震动的余波一次次的传来,终于逐渐平息。

    整个县城内一片死寂!

    嘭!陈志宁撞碎了废墟,有些狼狈的一跃而起,强悍的身躯让他毫发无伤,但是此时他有些犹豫了:两团光芒的力量太强大了,他新练成的“五元神脏术”虽然元境无解,但是与之相比还是弱小,对决的双方,已经远远超过了元境!

    但是那银色光芒的气息十分熟悉,明显是朝东流,而对决的地点正是县学,里面还有他魂牵梦绕的朝芸儿姑娘。

    陈志宁狠狠咬牙,终于还是顺着废墟一阵潜行,悄悄靠近了县学。

    一到正门前,他就被这里的状况惊呆了,满地死伤!全都是今年入学的新弟子!

    “这……怎么回事?”新弟子怎么会大半夜的全都聚在这里?他心中费解。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