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宁连连摇头:“爹,我是已经修成了啖日火肺,所以才跟你要灵火的。”

    陈/云鹏愣了一下,难以置信问道:“你修成了?真的?”

    陈志宁两手一摊:“这种事情我撒谎有意义吗?我要是没修成,早晚被戳破谎言。”

    陈/云鹏还是难以置信的样子:“可是、你没有秘籍,怎么修成的?”

    “朝大人给我找了十几本前人的修炼笔记,我摸索着就成功了。当然了,蓝色天资起了很大作用……”

    陈/云鹏要是这么轻易就信了他,那就不配成为****三雄了。启/东县历史上从来没有人修炼成功《啖日火肺》,那十几本笔记肯定也是失败的经验,你凭借这个就能推演出完整的啖日火肺修炼法诀,还修炼成功了?

    可是他也知道,修行界人人都有秘密,他陈/云鹏又何尝不是?有的时候不是不肯告诉最亲近的人,而是因为不能说。

    他端详儿子片刻,陈志宁咧嘴一笑,这惫懒模样弄得陈/云鹏没脾气。

    “好吧。”他重新拿起筷子吃饭:“一会儿你让裴叔陪你去一趟后花园,看上哪种你自己挑。”

    陈志宁高兴:“谢谢爹!”

    陈/云鹏吃完饭,索性说道:“罢了,如果你在家里挑不到合适的,拿我的帖子去一趟县衙。”

    “县衙?”陈志宁惊呼一声,原来老爹还有这一层关系,甚至可以直接进入县衙的府库。

    陈/云鹏苦笑一下:“你这个混小子一定要给老子争气点,让你进一趟县衙府库,你知道你爹要欠左大人多大的人情吗!”

    陈志宁嬉皮笑脸的:“这您放心吧,等儿子修成了啖日火肺,一口灵火喷出去,保准把那帮小人下巴吓掉了!”

    ……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陈志宁在陈家宝库里转来转去,口水满地:“裴叔,原来我们的家底这么厚。爹以后可不能再跟我哭穷了。”

    “啧啧,这柄玉斧是二阶法宝吧?虽然是下品,不过只要祭出,整个启/东县境内,除了朝大人恐怕无人能当!”

    “这是玉虚真意符!虽然破损了,但是也能够使用三次,每一次相当于二阶上品法宝全力一击!”

    “还有这个,三阶凶兽的兽丹!”

    “这是……轩辕真水!这是醉星草……”

    陈志宁满满都是幸福感:“我就是从现在开始什么都不干专心败家,几辈子也败不完啊!”原本他也是这么规划自己的人生的,无奈玉二嫂惊醒了他,时至今日,他刻苦用功的连自己都害怕了。

    裴叔跟在他身后笑呵呵的,他对陈志宁非常了解,并不会将他这话当真。

    “少爷,老爷当年孤身来到启/东县,白手起家攒下如今偌大的家业,当真是个天才。”

    裴叔从陈/云鹏还没有发迹的时候就跟随他,一直忠心耿耿,现在也是陈家的老管家,陈/云鹏的第一亲信。只看陈/云鹏能放心的将陈家宝库交给他,就知道他多么得家主信任。

    陈志宁在家中飞扬跋扈,对下人却并不苛责,对裴叔更是尊敬,毕竟他记忆之中,有孩提年代有一大半的时间,是腻在裴叔膝上度过的。

    “裴叔,我要找的东西在哪里?”

    陈家宝库分门别类,有法器类、秘籍类、灵药类、材料类等等,裴叔将他领到了一间小室之中,打开一只石柜说道:“都在这里了。”

    石柜里面分成了六个格子,但是只有其中三个存放着东西。

    “这是破邪雷火。”裴叔指着第一个格子中说道。这个格子当中,有一截已经发黑的木头,上面火焰静静燃烧。

    木头下面有一个小小的阵法,里面安放着一枚一阶灵玉,输出元能,维持着火焰不灭。

    破邪雷火听起来名头唬人,但实际上就是在雷雨天气中,天雷击中百年枣木,引燃的火焰。具有一定破除邪魔的作用。但这只是最低级别的灵火,甚至没有品阶。

    简单说,就是不入流。

    裴叔知道陈志宁肯定看不上这中灵火,转而指向第二个格子:“这是生烟玉火。”而后是第三个:“这是比日灵火。”

    生烟玉火乃是一种独特的灵玉当中,自动诞生的灵火。这种灵火乃是一阶中品,具有极佳的催化元能效果,是低阶修士制器炼丹的首选,但是用来修炼啖日火肺显得威力不足。

    比日灵火是一阶下品,可以说是入品的灵火之中级别最低的一种,乃是自然界之中,一些日照格外充足,比如沙漠之类的地方,自动诞生出来的灵火,具有一些大日的属性,没有别的优点,就是温度高。

    虽说级别比生烟玉火低,但是杀敌威力却强过生烟玉火。

    自家宝库之中的三种灵火,似乎也就是比日灵火最合适了。陈志宁不免有些失望:老爹宝库里好东西不少,为什么偏偏自己需要的东西没有呢?

    “目前来看,最好的选择是一次性吞噬破邪雷火和比日灵火,然后将两者融合,勉强能够达到一阶中品灵活的威力……不过,还是太弱啊。”陈志宁盘算一番,还是决定出卖老爹的脸面:“裴叔,咱们还是去县衙看看吧。”

    裴叔苦笑一下,带着他出了宝库:“谁能想到少爷你忽然要修炼了,谁又能想到你要修炼啖日火肺?不然的话老爷和夫人肯定早就准备好了几十种大威力的灵火。”

    ……

    县衙府库有重兵保护。太炎王朝扶持书院系对抗宗门系,这么多年下来,朝堂中聚拢了大量修士。

    这些强力修士下派到各个城池,为太炎镇守四方。

    县衙中,除了玄启境后期的县令左大人之外,还有黑带捕头玄融境的太史繁坐镇。不过陈志宁一个小屁孩,当然不会惊动这些大人物,只是一名红衣捕快接待了他们,而后带着他们去了县衙的府库。

    严格来说,各层衙门的府库都是太炎王朝的财产,县令也没有资格随意处置,更别说拿来送人情了。

    不过小小县城,天高皇帝远,也没有人管这么多。县令就是一县之主,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一言九鼎。

    因为陈/云鹏打好了招呼,自然一切顺利。看守县衙府库的足有八位修士,都是玄启境初期的修为,仅此一点,就能看出官府的实力。

    虽说县城内三雄争霸,但那也是县衙懒得管你们而已,真要出手,官府毫无疑问是这城中的第一势力。

    一位玄启境修士领着陈志宁进入府库,就连裴叔都只能在外面等着。

    “陈公子,县令大人有言,准你在府库之中挑选一件东西,不过仅限于一件。”

    陈志宁装出乖巧的模样点头:“小侄明白分寸,前辈请放心。”

    既然已经出卖了老爹的面子,就别让他再丢人了。

    那位玄启境修士暗自满意,心说这陈家少爷外面传言极为不堪,果然眼见为实,并不那么差劲。

    陈志宁已经走向了一面石墙。石墙上面镂空凿出一片神龛一样凹槽,有的凹槽之中存放着油灯,有的则是火塘,有的是烛台,林林总总十几件,都是用来寄存灵火的宝物。

    陈志宁一声感叹:“县衙果然是城中最强势力,单看这一份积累,恐怕三雄加在一起也比不上啊。”

    玄启境的修士在后面暗暗得意。

    陈志宁已经开始选择起来,县衙府库中这十几种灵火,有一半都是和生烟玉火一样,用以辅助的火焰,或是炼丹制器、或是祛除外魔、或是明心见性一类。剩下的一半之中,绝大部分都是一阶中品以下的灵火。

    陈志宁有点揪头发:怎么找个合适的灵火这么难?

    “五元神脏术”乃是二阶中品、也可能是二阶上品的法术,这种法术最适合的当然是炼化二阶灵火,一阶的话威力太弱。如果他仅仅是炼化一阶灵火的话,在启/东县内还能纵横一下,出了县城恐怕就不能称雄。

    而现在县衙府库之中十几种灵火,偏偏没有一种合适的二阶灵火!

    如果不想选太弱的一阶灵火,那就只有更高的一个选择:府库之中有一团三阶的炎凰真火。

    但问题是,炎凰真火乃是三阶上品灵火,只差一点就要晋升为四阶!陈志宁的“五元神脏术”想要啃下三阶上品的灵火难度不小。

    而且,对于火肺灵火的选择,将会直接决定后面“四元”的选择。因为金竹推演出来的这一部全新的法术,强调五元平衡。也就是说以后其他“四元”的等级一定要配得上三阶上品的炎凰真火。

    这等于一下子将整个法术的修炼难度提升了四五倍啊!

    但是真让他选择一阶灵火,他也确实不甘心。于是他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一咬牙,指着炎凰真火说道:“前辈,我选这个。”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