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陈/云鹏将他喊住,叮咛道:“你最近小心点,最近城内太乱。”

    “是,孩儿知道了。”他嘴上答应着,但是陈/云鹏也看出来,这小子压根没听见去。

    陈/云鹏无奈,看着儿子的背影,叫来了两位修士:“这一阵子,你们暗中保护少爷。”

    “是!”两人都是元融境的强者,有他们保护,陈/云鹏松了口气放下心来。

    最近启/东县城内,三雄之间的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而忽然出现的县学失窃案,让县学愤怒,给风云涌动的启/东县城,加入了另一个变数。

    今天陈/云鹏明显感觉到,自己对于整个启/东县城的掌控已经有些力不从心,甚至从情报方面来说,已经有了好几个盲区,这才是他不放心的地方。

    陈志宁目前还没有父亲那种统筹全局的眼光,他还惦记着自己的金竹。跟父亲告辞之后,他飞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吩咐一声:“少爷我要修炼,不准任何人打扰。”

    陈忠老老实实的守在外面。

    “小宝贝我来啦!”他猥琐一声,打开指环空间,却大失所望:“还不够?”

    又埋进去的两枚二阶灵玉显然又被消耗光了,金竹最上面那一节光芒和符文的流转十分缓慢。

    陈志宁发了狠,一口气埋进去四枚二阶灵玉,然后怏怏退出去修炼了。

    虽然法术的问题这两天一直困扰着他,不过陈志宁并没有忘记,境界修炼才是根本。暂时压下了各种杂念,他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境界修炼之中。

    他开悟的比其他人早,这段时间也是勤修不辍,因而境界根基稳固不断提升,距离元启境已经触手可及。

    而从他开始修炼到现在,也不过十几天的时间。

    “呼……”几个时辰之后,陈志宁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睁开眼来。这一番修炼,他越发感觉到,体内力量滚滚如同江河,看来水到渠成突破元启境就在不远的将来。

    修炼完毕,他再次打开指环空间,果不其然看到一节金竹掉落在地上。

    陈志宁大喜过望连忙取了出来。这一节金竹拿在手中,他就已经知道,正是自己想要的!

    于是,他和从前一样静气凝神,盘膝坐好之后,双手高高举起金竹,缓缓按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嗖——”

    金光裹挟着无数深奥符文,飞快地流淌进了他的脑海之中,一刹那间,陈志宁再次有了那种眉心鼓胀的感觉。

    好在片刻之后,隆起的眉心缓慢的回落下去,他安静不动,默默体悟。那一节金竹化为了飞灰。

    “果然是以《啖日火肺》为主导,但是又有了一些变化,比起原版的《啖日火肺》更加强大了!”

    陈志宁心中赞叹,果然不愧是金竹,八枚二阶灵玉催生之下,这一部法术的等级肯定已经超出了二阶下品,恐怕至少也是二阶中品,甚至是二阶上品!

    “这可能是凡间界第一部二阶中品以上的元境法术了。”他露出了一丝微笑。

    十几本修炼笔记,外加四部二阶下品法术,推演出来的全新《啖日火肺》,或者已经不应该称为《啖日火肺》了,应该被称为《五元神脏术》。

    《啖日火肺》以《天蟾采火》为基础,修行成功之后,陈志宁能够采集天下灵灵火,存储在五脏六腑,特别是肺部之中。

    对敌之时,一口淬炼到了极致的灵火喷出,会像一条喷火的神龙一样,将对手的一切彻底焚化!

    这种战斗手段酣畅淋漓,威力巨大。而且天地间有各种灵火,采集炼化之后,绝不是元境修士能够抗衡的,因而才会被誉为“元境无解”。

    而陈志宁现在的“啖日火肺”,融合了另外四部二阶下品的法术,以“啖日火肺”为基础,这门全新的法术,不但可以在脏器内存储灵火,还可以存储《七杀秘剑术》的秘剑气,此乃“一元”;还可以存储《金风云行术》的金风,此乃第二元;还可以存储《天鼓晨雷》的惊雷,此乃第三元;还可以存储《神霄冰矛破》的冰矛,此乃第四元。

    加上原本的灵火,故而称为“五元神脏术”。

    每一种攻击手段,存储在一种脏器内,互不干扰,而且还可以不断凝练提升,时间越长威力越大。

    “哈哈哈!”陈志宁纵声大笑,开怀无比。

    “虽然法术威力惊人,可是等级更高,也更难修炼了。”陈志宁提醒自己:“万万不可懈怠轻慢啊。”

    他之所以不断给自己打气鼓励,实在是因为最近连连修炼,陈大少爷许久没有好好玩耍了,已经有些按耐不住。只是一想到玉二嫂、方蓉之流,登时危机感十足,努力修炼起来。

    方蓉要是知道自己仗义出手帮他教训了方义诚,反过来却被陈志宁归入到女流氓一类,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站在方义诚一边,对陈志宁喊打喊杀。

    陈志宁一夜无眠,将新得到的《五元神脏术》根基打下去,不过距离真正炼成还有很长的距离。

    第二天他累的筋疲力尽,倒头就睡。陈忠不得不去县学给他请假。

    陈志宁没来上课,县学内谣言四起。

    “那个荒唐纨绔果然吃不得苦,只是小小挫折,就立刻退缩了,想来他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就此沉沦下去,等他爹养活他一辈子。”

    “他爹已经是玄融境修士,活的时间肯定比他长,养活他一辈子不成问题,哈哈哈,他对于陈家的作用,也就是一匹种马了,帝嬴血脉就是他最大的价值了。”

    “说的是啊,难不成你还对这种败类有什么别的期望?”

    “当然不会了!”

    “哈哈哈!”

    方义诚今天整个人都爽利了很多,即便是在县学内修行也感觉到进步飞快。陈志宁没希望了,这种二世祖果然摆脱不了自暴自弃的命运。而今后的县学之中,再也没有人能够和自己竞争了!

    郑烨?张元和?土鸡瓦狗尔。

    朝芸儿用不了多久就会跟着朝东流去下一个县城,继续朝东流老大人教化世人的宏大愿望。

    而在那之前,甚至自己也有希望和朝芸儿两情相悦,将来等自己修行有成,已隆重的聘礼盛大的仪式迎娶朝芸儿,造就修行界一段佳话!

    想到朝芸儿那灵动的气质,活泼能说话的双眼,樱红的小嘴儿,方义诚身上一阵燥热,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郑烨一伙人开心不亚于方义诚。

    张元和一整天都在跟被人说着:“你看,早就说了不用给他传讯玉符,这不是浪费吗?道义盟啊,那么崇高的理念,他陈志宁配不上!哼!”

    下学之后,一帮世家大户的弟子们互相吆喝着,找了一家高档酒楼,有滋有味的吃了一顿,然后在张元和的撺掇下,七八个人又去了妙香楼胡天海底了一番。

    方义诚远远看到郑烨一帮人去花天酒地,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但最终也只能摇头暗叹归去。

    他虽然是寒门弟子的领袖,心底里却并不以自己出身寒门而骄傲。能出身世家大户,谁会愿意成为寒门弟子?

    这段时间在县学修行下来,他越发感觉到世家弟子的优势了,于是每日下学,回到家中之后,对于辛苦劳作一天的父母多有怨言,怪他们出身不好,怪他们没本事不能给自己更多的供养。

    方义诚的父母只是老实巴交的庄户人家,知道儿子现在也是“大人物”了,即便是被儿子教训,也只能忍受着,不敢反驳,老夫妻两人时常半夜垂泪,辛苦无法对外人道也。

    陈志宁一觉睡到了下午,醒来之后不敢耽误时间继续修行。

    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勤奋过,完全没想到县学中竟然已经开始传言他要破罐破摔放弃了。

    一直到了深夜,陈志宁才结束了这一天的修炼。

    他坐在蒲团上自我总结了一番之后,眉宇间有些忧色:“这一门《五元神脏术》虽然强大,甚至能够让我一直使用到玄启境,但是修炼难度实在太高了。”

    他连续两天苦修,也只是将整个法术的根基打好——这还是因为有《天蟾采火》的底子——想要进一步修炼,却不是那么容易了。

    火肺需要不断采集灵火进行炼化,采集到的灵火的威力,直接决定这门法术的威力。

    而秘剑气则需要自己修炼,有一个专门的小法诀,不过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修成的。

    其他的金风、惊雷、冰矛,也都和灵火一样,需要进行一些采集。哪怕不是全部依靠采集,也是重要辅助。

    以陈志宁目前的实力和精力,肯定只能选择其中一种,先修炼成功用以对敌和自保。他权衡再三,还是决定选择先修炼火肺。

    他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跟父亲说了自己的需要。

    “灵火?”陈/云鹏意外,看了看儿子:“你还是在修炼《啖日火肺》?”

    陈志宁也挺佩服自己老爹,居然一眼看穿了。

    “对,孩儿修炼啖日火肺需要采集灵火。”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