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这个组织只是县学几名弟子的私人组织,起因是一名弟子正好是县中黑带捕头的儿子,于是一棒半大小子组成这个联盟,在闲余时间帮助县中捕快们追查凶案,缉拿江洋大盗。

    后来无意之中撞破了一桩修真界的大案,受到了郡学的嘉奖,于是这个组织立刻一跃成为了县学的“官方组织”。每一位弟子都要加入,职责和以前一样,不过弟子们虽然加入了也大都专心修炼,没几个人真的花费大量精力去帮助捕快追查案子。

    而这一次,显然县学是真的愤怒了,竟然有人太岁头上动土!

    陈志宁跟着大家一起,在正门旁边排着队,每人领取一枚传讯玉符。

    他心中其实不屑一顾:指望这种大海捞针一样的方式获得线索?还不如盯紧方义诚那帮人呢。

    不过既然惯例是所有的弟子都要加入他也不想太另类。

    前面的几名弟子很快登记了姓名,领到了自己的传讯玉符,然后轮到了陈志宁。负责登记和发放传讯玉符的人竟然是郑烨他们一伙,陈志宁倒也不意外,县学就这么几个出色点的弟子,指望他陈志宁去做这种事情显然不现实。

    不过郑烨他们看到陈志宁却是一皱眉头。陈志宁敲着桌子:“快点给我登记,还有传讯玉符。”

    郑烨却轻轻一拍负责登记的那名弟子,那弟子将毛笔放下来。

    “陈志宁,这道义盟你就别参加了吧。”郑烨淡淡说道。

    陈志宁意外:“嗯?什么意思?”

    郑烨笑道:“这是为你好。你的‘天蟾采火’没了后续法术,基本没有战斗力。而三年内只能选修一门法术,也就是说三年内你空有境界却没有什么战斗力。”

    “道义盟毕竟是要帮助凡人做一些危险的任务,为了你的安全,你还是不要加入道义盟了。”

    陈志宁脸色一变,却没想到他还没有发作,张元和就从一边闪出来,冷笑说道:“你未来三年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柴修士,你要是加入道义盟,出了什么事情还会拖累我们。传讯玉符你也别想了,玉符珍贵,不如留给能用得上的人。”

    他毫不客气的朝后面喊道:“下一个!”

    “陈志宁你让开,别挡着后面的人。”

    陈志宁本身对这种事情也就没什么兴趣,过来登记也不过是例行公事,但是竟然被人如此鄙视,他两眼一瞪就要跟郑烨张元和一帮人好生“理论”一番。

    “胡闹!”一声叱喝传来,让陈志宁没来得及发作。沐先生沉着脸走进来,看着郑烨一群人:“你们忘了道义盟的初衷是什么了吗?”

    郑烨低着头:“道义为先,修士反哺凡人。”

    沐先生喝道:“那你还不快点给陈志宁登记,难道要本先生亲自动手不成?”

    “是。”郑烨躬身答应,亲自给陈志宁登记了,然后双手举着传讯玉符,毕恭毕敬的交给了陈志宁:“陈兄,这是你的玉符,还请收好。”

    如果是依着陈志宁的性子,当场就会把这枚玉符摔在郑烨和张元和的脸上。不过这件事情沐先生插手了,他不屑与郑烨两人,却要给沐先生面子。

    他盯着郑烨一直看的他有些不自在了,这才冷哼一声,将玉符收起来,然后朝着沐先生拱手一礼,转身傲然而去。

    沐先生狠狠瞪了这帮弟子一眼,也随后离去。张元和觉得丢了面子,低声咒骂了一句:“神气什么?不也就是小小一个县学之中的助教罢了,等少爷将来成了大修,一根手指头就碾死你!”

    郑烨眼神闪烁,却并没有像张元和那样肤浅,将一切所想都说出来。

    “郑兄,陈家肯定会给陈志宁另外寻找一门法术吧?”张元和低声询问,他们不是想不到这一点,只是想趁机给陈志宁一个难堪罢了。

    郑烨冷笑道:“什么法术能比得上《啖日火肺》?陈志宁原本有大机缘能够练成《啖日火肺》,现在却凭空失去了这个机缘,说明什么?说明他福缘浅薄!修行一途,天资固然重要,福缘却更在天资之上。这个陈志宁,已经不足为虑了。你我的大敌,乃是方义诚。”

    ……

    陈志宁满腹怒气出了县学,一路走到县学门口,心中已经有数个计划成型,只不过他都觉得不够巧妙。

    “陈志宁。”一声清脆欢快的声音响起,陈志宁一回头眼睛亮了,朝芸儿微笑着走来,整个人如同一只轻盈的百灵鸟一般。

    她来到身边,脸上露出一丝歉意:“我爷爷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可是还没有找到《啖日火肺》。”

    陈志宁早有心理准备,摇头轻笑道:“没关系,这件事情也不能怪教谕大人。”

    “这个给你。”朝芸儿将一只方方正正的包袱交给陈志宁:“这是爷爷收集到的,县学中以往所有修炼《啖日火肺》的弟子留下的修行笔记。”

    陈志宁一愣,朝芸儿道:“聊胜于无吧,你可以多看看,做好准备,说不定爷爷什么时候就能找到真正的《啖日火肺》秘籍。”

    陈志宁心中感到一股暖意,他稳稳接过来,认真说道:“谢谢!在县学里我没什么朋友,教谕大人,沐先生,还有……你,只仅有的三位真正关心我的人了。”

    朝芸儿微微有些不好意思,陈志宁终于露出大灰狼的尾巴:“你,愿意做我在县学里唯一的朋友吗?”

    朝芸儿没有意识到这个恳求之中包藏着狼子野心,樱唇微微抿起,笑着道:“好呀,其实芸儿在县学里也没什么朋友,他们都……不敢接近我。”

    陈志宁大嘴裂开一笑:“你这么漂亮优秀,又是教谕大人的孙女,那帮凡夫俗子男的自惭形秽、女的心怀嫉妒,当然不会接近你了。”

    朝芸儿被他一夸,低头赧颜道:“人家其实也没有那么好啦。”

    陈志宁很认真的点点头:“你比我说的还好。”

    朝芸儿脸蛋红扑扑的:“哎呀,你夸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我先回去了,你努力吧,我爷爷说了,你一定能成功的。”

    她朝陈志宁挥挥手,如同一只欢快的燕子一样飞回了县学后院去。

    陈志宁拎着包袱,美滋滋的往自己马车走过去。之前的不快一扫而空,感觉今日这一天,过得十分充实。

    ……

    朝东流将这些修行笔记交给陈志宁,是想让他提前有个准备。如果能够找到另外一本《啖日火肺》,到手之后就能马上修行。

    朝东流乃是太炎著名大修,眼光境界,都远远超出了整个启/东县。他明白,就凭陈志宁短短四天时间,修成《天蟾采火》的水准,将来一定会有一番惊人的成就。

    但是他仍旧是低估了陈志宁。

    陈志宁在回家的马车上,就将那些修行笔记翻看了一遍。这些笔记的主人,修炼《啖日火肺》都失败了,但是其中记载了他们的心得,更是在只言片语之中,留下了一些《啖日火肺》秘籍的记录。

    陈志宁暗暗激动,这些东西埋在金竹下,他有七成把握金竹能够推演出完整的《啖日火肺》秘籍!

    之前辛苦努力修成的《天蟾采火》总算没有白费,那些认定了自己必定无法修成《啖日火肺》的蠢货们,将要见识到小爷到底有多么逆天!

    他暗中振奋,用力一挥拳头。

    于是回到家中,陈志宁连晚饭也顾不上吃,一头扎进自己的房间,吩咐谁也不准打扰之后,打开指环空间钻了进去。

    他将这十几本笔记全部埋在了金竹下面,然后又埋进去两块二阶灵玉作为废料。做完这一切,忽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猛的一拍脑袋,父亲之前给自己的青玉匣子他也放在此地,这会儿已经不见了。

    青玉匣子之中装着四部二阶下品法术,可是因为没有灵玉催生,金竹上面并没有明显的变化,陈志宁懊恼一声,飞快去刨土,可是金竹上已经有无数符文在飞快流淌了。

    “唉……来不及了。”他一声叹息,放弃了抢救的努力。

    他等了一会儿,看着金竹上的飞快变化,托着下巴沉思一会,心中隐隐有了一点期待:“四部二阶下品法术,外加十几本《啖日火肺》的笔记,到底会推演出一部什么样的法术来?会是以哪一门法术为主?”

    可是片刻之后,金竹上的光芒和神秘符纹变化却逐渐缓慢下来,但是那一截金竹仍旧没有成熟,显的有些后力不济。

    陈志宁一愣:“养料不足?”

    两枚二阶灵玉竟然不够,陈志宁大为兴奋起来,又埋了两块下去。他太清楚,这两株植物投入越大收获越大。

    金竹一时半会不会成熟,他退出了指环空间,正好外面,陈忠已经来催他:“少爷,老爷回来了,叫你一起吃饭呢。”

    “好,来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