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轰的一声议论声乍起,膳堂内好像爆炸了一样。这些引论,大都来自高年级弟子。他们见识更广,已经非常肯定陈志宁修成了《天蟾采火》法术。

    “只用了四五天的时间,就修成了这道法术,堪称奇迹!”

    “我启/东县,终于有人修成了《天蟾采火》令人振奋。”

    “会不会出现第一位修成《啖日火肺》的弟子?哈哈哈,这门法术可是真正的元境无解,强大无比,真是想一想就让人期待呀。”

    新弟子们一个个脸色难看无比,郑烨身边刚才说话的那名弟子一张脸长涨成了猪肝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郑烨良久良久,一言不发的站起来朝外走去,他已经找不到还有什么借口可以打击陈志宁:“唯有自身努力,尽快追赶上来吧。”

    他刚刚开悟没几天,陈志宁已经修成了一门法术!

    另外一边的方义诚,眼中神色却更加复杂,不知道在盘算着些什么。

    方蓉也深深被震撼了,过了好一会,眼中闪过一片兴奋之色,涂着鲜红豆蔻的粉拳用力一握:“太好了,姐姐对这个小家伙越来越有兴趣了!”

    她一看周围,四个好姐妹还保持着震撼的神情,她一皱眉头拍着桌子道:“都别花痴了!回过神来该干活了。”

    四个女孩脸上红了一下,然后立刻起身,互相催促着:“干活了。”

    五个女孩大摇大摆的并排而出,高年级的弟子们一见到纷纷躲闪,新弟子们这几天也吃足了苦头,一看见五位出现面露苦色。

    郑烨本来已经先一步走到了膳堂门口,却被后面“诶”一声叫了回去,老老实实等着五位女孩来到门口。

    方蓉看了郑烨一眼,郑烨连忙搬来一张椅子,赔笑道:“蓉姐您请坐。”

    方蓉大刀金马的在门口坐下来,一条腿翘在在椅子上:“开始吧,老规矩。谁要是不老实,别怪姐姐手下无情!”

    她今天里面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衫裙,外面罩着一件黑底金线绣花的翻领半臂,下身是黑色的宽松滚缎练功裤、小鹿皮的练功靴,用绑腿扎紧了裤口塞进靴子里。从上到下一身干练,身材修长高挑,英姿飒爽。

    郑烨暗中看得暗中咽口水:漂亮是真漂亮,就是刺儿太毒了。

    他配笑着上前,老老实实的交了三两银子的保护费,正要开口和方蓉套个近乎,方蓉已经不耐烦的一挥手赶苍蝇:“快滚。”

    郑烨讨个没趣儿,摸摸鼻子走了。

    陈志宁其实没走出多远,回头一瞧乐了,这五姐妹甚是了得!他饶有兴趣的在一边看着方蓉五姐妹把保护费收完,然后在心里推算了一下,一个人三两,扣除几个看上去“特权”的弟子,整个县学少说也有三百人,好家伙这可是近千两的“巨款”啊。

    最让陈志宁开心的,却是方义诚一群寒门弟子,交了三两银子的保护费之后,差点哭出来的表情。

    他这边利用《天蟾采火》显摆了一下,又看了一场保护费好戏,乐呵呵的去上课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整个县学已经因为他在膳堂里露的一手哗然了。

    正在书房内练字的朝东流诧异:“炼成了?这么快?呵呵呵,老夫还是小瞧了这个小家伙呀。”

    沐先生也没想到,他之前还劝说陈志宁放弃这门法术,大不了让家里帮忙重新寻找一门法术,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快就炼成了。

    “那可是……整个启动县从来没有人练成过的法术呀,怎么感觉对他来说完全没有难度呢?”沐先生苦笑一下,旋即有开心起来。不管怎么说陈志宁现在是自己人,他越强自己在县学中越有利。

    而朱先生和康英博得到方义诚的报告之后,却是一脸便秘状:“他炼成了?!这不可能,你是不是看错了?”

    但是很快从各方面传来了印证的消息,即便是他们一万个不愿意相信,事实就是事实,无可更改。

    方义诚暴发户一样的狂妄自大下面,隐藏的是从小就深入骨髓的自卑,他显得有些惊慌失措:“老师,现在怎么办?那个败类竟然炼成了《天蟾采火》,接下来就可以修炼《啖日火肺》,我、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啊。”

    《啖日火肺》元境无解!绝不夸张。这门法术威力之强,朱先生远比方义诚了解。

    康英博也没了主意,看向了朱先生。朱先生沉吟片刻,脸上闪过了一丝狠色:“不用担心,根本不会有什么‘接下来’了!”

    ……

    下午的时候,朱先生没有多讲,而是指点大家修行。

    教室内每人一个蒲团,大家修炼过程之中,朱先生在一边护法,仔细观察每一名弟子,发现谁的状态不对,朱先生就会立刻进行纠正和指点。

    县学之中这么多人一起修炼,互相争夺天地元气,速度自然缓慢,而在这里修炼只是为了让助教帮忙纠正错误罢了,进度很慢。

    一下午过去,大家谢师之后放学了。

    不过陈志宁打算先去百艺阁一趟,将后续的《啖日火肺》抄录回来。

    他已经决定在今后这段时间内,将修炼的重心转移到境界上面来,但是法术也不能放松。

    路上,他又看到了方蓉五姐妹,她们一排人把道路占了一半,下学的时候本来人就多,可是却没有人敢说什么,全都从另外一半路上,小心翼翼的挤过去。

    陈志宁看的羡慕:“恃强霸道,吾辈当如是也!”

    羡慕了一番之后,他拐上一条岔路去了百艺阁。可是距离百艺阁百多丈的时候就被几位师兄面色凝重的拦了下来:“师弟,有什么事情明天再来吧,百艺阁今天出了大事。”

    陈志宁远远一望,百艺阁内外已经聚集了数十人,有高年级的师兄师姐,也有几位助教。紧接着,一群人飞快而来,为首的竟然是教谕大人朝东流。

    陈志宁连忙上前拜见:“老师,百艺阁出了什么事情?”

    朝东流脸上带着三分焦虑,看到陈志宁想了一下,道:“你也在,跟着一起来吧。”

    于是两位师兄不再阻拦,陈志宁跟在朝东流身后,满腹疑惑的来到了百艺阁。

    一名助教看到他们过来,以袖遮面愧疚无比的跪倒在地:“林长兆罪该万死无颜见人,请大人责罚。”

    朝东流面色严厉喝问道:“丢了几部典籍?”

    陈志宁闻言一愣,再看看周围,一位位助教和弟子痛心疾首的样子,这才明白:百艺阁被窃了!

    这几乎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百艺阁深处于县学之内,有大量修士坐镇,一般的蟊贼根本没有能力深入县学行窃。而百艺阁之中存放的大都是法术,一般的贼人偷了去也没有办法修行。

    如果是修士行窃,那也不太可能。

    宗门修士自己有自己的法术,没必要冒这个风险。而散修的话,行窃县学,一旦事情败露,可就是与整个书院系为敌!毫无疑问会被整个太炎王朝通缉,颇有些得不偿失。

    所以者这百艺阁虽然常年有助教轮番值守,但是看管并不严格。万万没想到就在今天下午发生了窃案。

    林长兆叩头道:“回大人,已经查验过了,丢失了十六部典籍。”

    朝东流大怒,叱喝道:“废物!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被贼子盗去如此之多的典籍,竟然毫无所觉?”

    林长兆惭愧无比,再次叩头:“下官犯下大错,无话可说,请大人责罚。”

    朝东流压着怒火道:“丢失的是哪些典籍?”

    一旁连忙有人送上一份清单,朝东流看了一下:“一阶中品法术八部,一阶上品法术六部,二阶下品法术两部。”

    他将清单交给了一边的人,抬脚往百艺阁中走去:“可有什么线索?”

    赶来的人越来越多,这一次的事件极为严重,因为县学已经近百年没有发生这种事情了。朱先生和沐先生先后而至,朝东流已经将整个百艺阁都勘察了一遍。

    出来之后,他的脸色变得凝重。

    之前的暴怒过后,作为太炎有名的大修,朝东流已经开始思考整件事情了。他亲自勘察了一遍现场,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也难怪林长兆毫无所觉,贼人不简单啊。”朝东流心中暗自一声。

    朱先生和沐先生一起迎上去:“大人,有什么发现吗?”

    朝东流慢慢摇头,回头看了一眼百艺阁:“没有触动任何阵法,而且没有留下任何气息,来人不简单啊……”

    沐先生一愣:“这等级别的修士,会为了区区二阶下品法术行盗窃之事?”

    众人也都愕然,朝东流哼了一声,挥手道:“派人先守住百艺阁,不准任何人进入。”

    “遵命。”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