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元和当场忍不住就要发作,被郑烨轻轻拉住,低声吩咐一句:“吃饭。”

    陈志宁到了售卖肉汤的那个档口,一份五十两银子,听上去似乎也不是很贵,几乎所有的世家大户弟子都能买得起,但是别忘了这仅仅是一顿的消耗。

    陈志宁一看里面一共有十份,大手一挥丢出一张银票:“全要了。”

    大厨都愣了一下:“你吃的完吗?”

    陈志宁不满道:“小看小爷?”

    大厨一撇嘴,世家大户弟子他见的多了,懒得多说将十份肉汤一股脑的递给他:“拿好。”然后收了银票,暗自嘀咕:“就知道显摆的废物,以你们现在的身体承受能力,一份虫巢阳参汤的药力恐怕都承受不住,你还要了十份。”

    然而接下来,陈志宁又端着十份虫巢阳参汤,晃晃悠悠的来到了肉糜的档口,丢出一张大额银票:“还剩多少小爷全要了。”

    大厨又是一愣,索性将剩下的二十三份肉糜一股脑的端给他:“见过败家的,没见过这么败家的。”

    陈志宁一个人独霸了一张长桌——没办法,这么多吃食整张桌子都摆满了——反正他在县学中人缘也不好,也没人愿意跟他做一张桌子。

    方义诚一伙人心中愤懑不已,郑烨他们的显摆似有似无,陈志宁这种在他们眼中那可真是**裸的!

    “有什么了不起,还不都是因为有个好老子,又不是他自己的本事。”他身边不时的有类似的声音响起。

    方义诚闷着头吃着,好半天才憋屈的吐出来一句:“早晚咱们会在修行上压过他!”

    “不会等太久。”一个专门负责打听消息的弟子嘿嘿一笑说道:“我已经探听到了,陈志宁选了《天蟾采火》,据说这部看似强大的法术,自从放进咱们的百艺阁,启/东县内就没有人修成过。”

    “哈!”有人一声轻笑:“三年内不能更换法术,这小子三年没有法术使用,等咱们练成了法术,轻松就能在县学的对战之中虐他千百遍啊!”

    一时间,周围所有的寒门弟子都心情愉快起来,幻想着未来依靠一手精纯的一阶上品法术,将陈志宁这个讨厌鬼揍得满地找牙。

    但陈志宁今天真的不是有意显摆,他也不是方食禄那种吃货,他是真的需要。

    大厨就在档口后面等着看陈志宁出丑。他一只手拎着大勺,一只手拿着锅铲,嘿嘿冷笑着:“这小家伙肯定不知道,虫巢阳参为什么会叫做‘阳’参,等会有你哭的时候。”

    是的,这种灵药对于补充阳气的效果非常明显,而如果药力过剩,身体不能承受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大厨看看整个膳堂,除了新进弟子之外,还有另外两级的师兄师姐,女弟子至少占了一半。待会这小子裤裆撑起来一只小帐篷,看他到哪儿去找地缝钻进去。

    陈志宁一口汤一口肉糜,吃得飞快。大厨看了一会儿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陈志宁毕竟只有十三岁,并不高壮的身躯按说绝不可能容纳下去那么多食物。

    可是陈志宁已经飞快的吃下去了十份肉糜,喝光了五份汤!

    大厨意料之中不能承受药力的情况也并没有出现,陈志宁显得十分正常。

    “酒囊饭袋!”不出意外,有寒门弟子充满了嫉妒的在暗中咒骂。但是膳堂内,不光有这些新入门的寒门弟子,还有上两级的师兄师姐,他们有着远超这些寒门弟子的眼光,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志宁。

    能够吃下去这么多灵食,本身已经说明了陈志宁的不凡。

    在膳堂的东南角上,有一张特殊的长桌,这张桌子虽然在角落里,却是整个膳堂之中采光最好的地方。

    原本能坐十二个人的桌子现在只坐了五个女孩,而且每一位都姿容俏丽,气质容貌各有擅长。

    中间的一名女子,更是胜出一筹,就算是和朝芸儿、蔡琳站在一起也毫不逊色。

    只不过这女孩子却完全没有大家闺秀的仪容,正一只脚踩翘踩在自己坐的凳子上,一只白白净净的玉手指甲上吐着鲜艳欲滴的豆蔻,就那么随意的搭在自己膝盖上。

    另外一只手中,正握着一柄修长尖刀,将面前一大盘虎肉切成一片一片,用刀叉了送进双唇鲜艳的小口之中。

    周围几十个男弟子们,时不时的暗中偷看她们一下,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来搭讪。

    她无意中瞥到了陈志宁一眼,俏脸上神情微变:“五脏六腑极为强大!可以一边吃下灵食,一边就迅速消化。”

    她身边的其他女孩顿时吃惊:“那可是暴兽肉和虫巢阳参啊,药效惊人,恐怕就是蓉姐你也只能承受五份药力,你可是元融境初期,那小子刚刚开悟,连元启境初期都没有达到呢。”

    蓉姐手中的尖刀速度慢了下来,饶有兴致的看着那边的陈志宁:“且看看这小子到底能承受几份的药力。不过,要是他承受不住,今天可就有好戏看了。”

    她们这些县学的老弟子当然明白“好戏”是什么,因而不光蓉姐神情促狭,其他的四个女孩也都暗自偷笑,俏脸微微发红。

    “呃……”陈志宁打了个饱嗝,已经把面前所有的灵食全都吃光了。他修成了《天蟾采火》之后,五脏六腑已经格外强大,一些附带的好处体现出来,比方说他的肠胃消化能力极强,别说这些灵食,就算是药力再多三倍的,他也能轻松吃光。

    并且他的身躯也同样强大,远超同级别的修士,这些药力全部吸收同样不成问题。

    大厨已经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这小子不但没有出丑,而且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好半天,他才哆哆嗦嗦的自言自语一句:“怪胎啊……”

    陈志宁已经走过来,用力敲了一下他的档口,不满道:“明天多准备点灵食,这么一点怎么填饱肚皮?塞牙缝都不够。”

    大厨已经完全被震服了,怂得很彻底,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连问道:“没问题,志宁少爷您明天想吃什么?需要小人准备什么口味的?您放心,保证足够。”

    陈志宁满意:“有什么食材你看着做,但是得让我吃饱啊。要是我进了县学连饭都吃不饱,传出去县学多没面子。”

    “您教训的是,小人一定痛改前非!”

    陈志宁这才满意的剔着牙走了。

    蓉姐五个女孩虽然尽力掩饰自己眼中的震惊,但是她们自己清楚,心中波澜大起。

    “他竟然全都吃光了!”

    蓉姐偷偷摸摸的不停打量陈志宁的两腿之间,数次确定没什么异常表现,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竟然比我的承受力还要强!?”

    “真是个怪胎啊。”一个女孩赞叹道:“蓉姐,这小子潜力无穷啊。”

    蓉姐已经饶有兴致的盯上了陈志宁:“这还用你说?这小子姐姐我很有兴趣。”

    ……

    郑烨和方义诚两帮人都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轻松吃光了那么多灵食,而陈志宁从郑烨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这几个人食盘内的肉糜还没吃完呢,他这回倒是没说什么昂然而过,但是脸上那种不屑太明显了。

    郑烨也快憋出内伤了,他身边的那些世家大户的弟子,更没什么好脾气,有人便冷笑说道:“酒囊饭袋有什么好炫耀的?难道陈志宁你以后打算在修真界,凭借一张吃天大口迎战四方强敌吗?”

    “哈哈哈!”周围一阵哄堂大笑。经过一上午的时间,整个县学的新弟子们差不多都知道陈志宁“不自量力”的选择了《天蟾采火》,于是暗中窃笑,只等他苦练不成出丑。

    但是高年级的弟子们并不知道,方蓉低声问道:“那小崽子们这话是什么意思?”

    身边一个女孩低声说了,方蓉恍然,再看陈志宁也隐隐有些惋惜:“怎么就选了《天蟾采火》呢,启/东县还从来没有人能炼成,唉,可惜了,好不容易有个有点兴趣的人。”

    陈志宁看看周围大笑的新弟子们,忽然明白过来:“哦……原来你们以为我练不成《天蟾采火》。”

    “这还用说吗?”郑烨身边那人冷笑着正要借着嘲讽,陈志宁望向了后厨,张口一吞:呼——

    狂风大起,一股强悍的吸摄之力凝聚成了一道巨大的漩涡。后厨还有十几座大灶台火焰并没有熄灭。

    陈志宁这一吞噬,全部的灶台之中,火焰的热力全部凝聚成了一丝火线,朝着陈志宁的口中落去。

    灶台中的火焰因为失去了热量迅速熄灭,甚至连炉膛之中的灰烬,也变得冰冷。

    陈志宁一口吞下,浑然无事,手指很有些邪魅的轻轻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然后看也不看那些已经被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弟子们,背着双手,施施然走出了膳堂。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