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宁一挥手,下人端着巨大的菜盘上来:“今晚吃凶兽肉。”他之前故意留下了一份,大家一起尝尝味道。

    蔡琳跟在陈志宁身后,乖巧听话,安安静静。

    方食禄闻到肉香已经按讷不住,抓了一把刀子切下来一块:“好吃。”

    蔡琳则先帮陈志宁弄好,将红焖暴兽肉切成了一片一片,放在陈志宁的碟子里:“少爷请用。”

    陈志宁满意点点头,一抬手就要习惯性的在蔡琳的小****上来一下,然后临时反应过来蔡琳不是一般侍女,尴尬的搓了搓手收回去,蔡琳的小脸唰一下通红,整个人都发烧起来。

    方食禄********都在吃的上,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份尴尬。

    “好在蔡昊那家伙不在。”陈志宁侥幸,咳嗽一声掩饰过去自己的尴尬:“你们两个都开悟了吗?”

    “这还用说?”方食禄含混不清的说道:“我可是青色天资,只用了三天就成功开悟。就连掌门阁下都夸奖我是个小天才。”

    “嗯嗯嗯,真好吃。对了,还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前天的时候欧阳坚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进入了饮火派,他老爹不知道浪费了多少灵药,可是这个废柴,居然差一点没能开悟,一直到今天下午,才听到消息,他在自己家中成功开悟。

    嘿嘿,我严重怀疑,他是靠了家中修士的帮助才能开悟。在这一方面,他已经远远被我甩开了。”

    陈志宁点点头,欧阳坚在开悟之前被自己臭揍一顿,必定失去了锐意进取之心,羁绊在开悟这一关上也不出意料。

    陈志宁真正担心的是蔡琳,她的性格柔弱,和震雷堂的功法可能不太合适。

    看到少爷看向自己,刚才的尴尬总算是消退了一些,她轻声说道:“我也开悟了,不过比方食禄晚一天,到第四天才开悟的。”

    说着,显得有些惭愧道:“堂主和执事们对我都很失望,可是我……我已经很努力呀。”

    陈志宁看着可怜兮兮的蔡琳,恼怒道:“他们还失望?一个破烂震雷堂,能收到你这么一个青色天资的弟子已经该去烧高香了!跟少爷说,他们有没有欺负你?要是敢对你不好,咱们反出他那个狗屁震雷堂,大不了你跟少爷一起去县学!”

    蔡琳心底里有一丝甜甜的感觉,这段时间她心理压力极大,却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而少爷的回护,让她赶到了温暖,她却不愿意让少爷因为自己惹事,轻轻摆手说道:“那倒没有,堂主和执事们都对我很好。”

    “算他们聪明。”陈志宁仍旧有些气哼哼的,在他看来,蔡琳、蔡昊、方食禄都是自己的人,依照他纨绔的性子,谁敢动他的人那就是在挑衅他,绝对不能忍的。

    “少爷快吃吧,亮了味道就不好了。”

    陈志宁将几片兽肉放在她的碟子里:“你也吃。”

    ……

    晚饭后,陈志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他躺在床上休息一会,枕着胳膊望着天花板,总结着自己这几天的收获。

    不到五天时间,将《天蟾采火》修炼成功,这绝对是一个惊人的成就。陈志宁自己也很骄傲,不过桃树上两枚桃子一次消耗掉了,要抓紧时间收集灵药,让桃树结出新的仙桃。

    而因为专注修炼《天蟾采火》,自己对于境界的修炼延缓下来。他并非不知轻重的人,父亲之前那次郑重的谈话,让他时常在深夜独自一人的时候,感到一股沉重的压力。

    “法术可以护卫贞?操,可以击败强敌,可以让自己扬眉吐气。但是法术毕竟只是术而并非道。”

    “一切的根本,还是在于境界的修炼啊。”

    他翻身而起,抓紧时间修炼《道艺》和《青云志》。

    “这几天时间,方义诚他们可能已经追上来了。”

    ……

    清早,鸟儿鸣唱,县学周围有一圈树林环绕,绿树白墙灰瓦,颇有几分古意。

    弟子们都兴致勃勃的往大门而来,五天时间基本上大家都已经开悟,正是对于修行最有兴趣的时候,来上学也格外有动力。

    整个县学这一届百名弟子,只有三个倒霉鬼没能开悟,被降为杂役。

    当然这个安排他们可以接受也可以放弃,退出县学不再修行。若是选择接受,那么就要留在县学之中,干着一些仆役的活儿,等待着那虚无缥缈的机缘,重开修行之路。

    事实上,本县县学有记载开始,还从来没有一个被降为杂役的弟子,最后还能开悟,重走修行路的。

    朱先生和康英博一起,背着手夹着一卷古书,不苟言笑的走在县学院子之中。时不时的有经过的弟子对两人毕恭毕敬的行礼。两人淡然点头,很享受这种被人恭敬的感觉。

    话题很快转移到了弟子身上,康英博有些恨恨道:“那小子奸猾似鬼,竟然不肯选择《九夜回光术》,这种败类还以为自己能咸鱼翻身不成!让这种人进入县学,根本就是对咱们县学的侮辱。”

    朱先生冷笑一声,眼中有寒光闪过:“可是朝东流和沐青梓那些人鼠目寸光,只想着借用陈/云鹏的力量,却忘了把这么一个败类收进县学,对县学来说不光是名声上的损害,也会严重影响到整个县学的治学,必定是得不偿失的。”

    “嘿嘿。”康英博忽的一笑:“不过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竟然选择了《天蟾采火》,嘿嘿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一位绝世天才呀。”

    “《天蟾采火》?”朱先生惊讶一声,旋即笑道:“要是这样我们倒是省事了,完全不用自己动手。”

    “那些号称同境无解的法术岂是那么容易炼成?《天蚕采火》在其中更是难度排名首位,就算是有陈家的资源支撑着,不让他被烧死,也一定会内腑重伤,修炼根基不稳,哈哈哈!”

    两人在县学之中一路巡视,享受着弟子们的低声下气,想着一件件顺心如意的事情,顿时觉得这段时间自己吉星高照。

    “方义诚那边怎么样了?”

    “他只用了三天时间就顺利开悟,天资却是超绝。我估计再有一个多月,应该就能突破到元启境了。”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不经意来到了县学正门,正好瞧见陈志宁下了马车走进县学中来,他们一起露出了一丝冷笑。

    五天开悟之后,弟子们就各自回到自己助教的班上上课。目前的他们,除了境界修行和法术之外,还要接受一些关于阵法、法宝、符箓、丹药、五行知识等等修行界的基础教育。

    在县学之后,大家才会根据各自的成就,认真考虑未来的发展方向。

    沐先生今天讲的是阵法,将九个最基本的阵法教给大家,只是粗浅的讲了一下,已经到了中午休息的时候。

    县学中也有自己的膳堂,不过因为修炼乃是凡间界在大荒中建立的根本,无论是县学还是宗门都格外受到重视,每年捐资助学的乡绅富商极多,连带着膳堂的伙食也很不错。

    陈志宁虽然口味叼,不过对于县学的膳堂也颇为满意。

    最重要的是,县学的膳堂除了供应各种可口的免费饭菜之外,也会出售昂贵的“灵食”。

    比方说暴兽肉制成的各种食物,比方说用灵药炖成的各种汤食,比方说用一些特殊的阵法炮制的具有五行之力的美味。

    县学用这种大有深意的安排,提前告诉所有弟子:修行界里根本没有公平可言。你有钱有资源出身好,的的确确就能够得到比别人更多的优势。而如果没有这些优势,你就只能勤勤恳恳更加刻苦的修炼。

    这是一种对于寒门弟子变相的鞭策。

    今天供应的有两种灵食,一种是用暴兽肉混合着普通灵药炮制的肉糜,一种是用高阶灵药“虫巢阳参”熬制的肉汤。

    前一种一份只需要十两银子,而后一种则需要五十两。

    郑烨等一群世家大户的弟子,得意洋洋的买了一份肉糜,然后聚在一起大吃着,周围不停地有寒门弟子嫉妒羡慕不甘的眼神扫来。

    他们压根不在意,反而更是开心。寒门和世家弟子的争斗,在他们现在这个年纪上,还有些小孩子斗气的意味,但是等他们再大一些,就更能发现其中的残酷性:彼此倾轧、内斗不休。

    非是到了人族生死存亡的关头,彼此之间是绝对不会有什么放下成见,联手对敌的情况出现。

    方义诚身边围坐着一群资质不错的寒门弟子,不达到黄色天资以上,根本没资格坐在这张桌子上。

    可是就算是方义诚,面前也只是摆着一般的饭菜。他们的脸色都很不好看,却又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陈志宁迈着方步走进来,身后没有几个狗腿子跟着破让他不习惯。他端着食盘还在嘀咕:“竟然还要本少爷亲自打饭!”

    他从郑烨一伙人身边路过的时候,伸脖子一看,不屑的切了一声:“穷鬼!”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