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当小爷是软柿子不成!”陈志宁暗暗咬牙,琢磨着报复计划。

    他一面盘算着计划,一面将自己抄录的《天蟾采火》埋在了金竹下面,然后又埋进去两块二阶灵玉当作肥料。

    其实以他现在的资质,完全能够自己参悟这门法术,不过金竹的解析毫无疑问更加透彻而且便捷。

    陈志宁将《双极神魔体》修炼了一个小圆满,《道艺》和《青云志》分别一个小周天之后,已经是深夜了。

    他再次打开指环空间,果然一截金竹已经成熟掉落在地上。

    他拿着这一截金竹出来,盘膝坐下静气凝神,将金竹贴在了自己额头上,一股金光裹挟着无数神秘符文冲入了他的脑海之中,陈志宁发现果然金竹的解析比自己参悟更加深奥透彻。

    加深了理解和感悟之后,修行起这门法术来更加快捷便利。

    严格来说《天蟾采火》其实不能算是一种法术,而应该算是一种淬体法门。这个法门用一种“蟾吞”之法,将火焰的力量纳入自己的体内,不断强化五脏六腑,并且让自身适应火焰的力量。

    火焰对于自身也有着“煅烧”“千锤百炼”的效果,能够让身体从内到外变得更加强悍,防御力和爆发力都大大增加。

    这位后续修炼身体负荷更大的《啖日火肺》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此时已经是深夜,陈志宁也不想惊动别人,他对着屋内的油灯安静开始修行这一法术。

    按照法术的心法运转一遍,然后张开口,朝着油灯一吞。油灯微弱的火苗迅速变成了一丝火线朝着他的口中飘来。

    可是这一丝火线的力量太微弱了,对于现在的陈志宁来说根本毫无用处,他一口吞纳下来,感觉到一丝炽热迅速的消散于五脏六腑之中,并没有起到“淬炼”的作用,无奈的摇了摇头。

    扣指一弹,整个油灯轰一声燃烧起来,这一回他仍旧是一口吞纳,所有灯油燃烧的热量,终于让祂有了几分感觉。

    “根据这典籍上所说,开始先用凡火修炼,而后循序渐进,要用一些天地之间自然诞生的火焰修炼,比方说雷火,地火。”

    “等到了《啖日火肺》的时候,恐怕就要用灵火来修炼了。”

    法术修炼一旦开始就欲罢不能,陈志宁一口将油灯的全部火焰吞了,身体刚刚有些感觉,于是也顾不上别的起身来出了院子,找出些木头来升起了火。

    这一折腾陈忠也起来了:“少爷?”

    陈志宁一指院门:“守在外面,不准任何人打扰少爷修炼。”

    “是。”

    陈忠守在外面,陈志宁已经在小院里升起了一堆火,火焰越烧越旺,很快火苗蹿起来一丈高。

    “行了。”他暗道一声,盘膝坐下来运转法门,张口朝着火堆猛的一吞。

    这一次,呼的一声一道粗如手臂的火光被他吸摄而来一口吞入腹中。

    轰!火焰的力量窜入五脏六腑猛然炸开,就算是陈志宁身负九鼎之力,修行了《双极神魔体》也险些坚持不住。

    他双眼赤红,连忙停止了吞纳,不断的借助这一股狂暴的力量淬炼着自己的五脏六腑。

    片刻之后,这一股力量终于渐渐散去,陈志宁却也胸口一动,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来。

    “还是不够强悍啊。”陈志宁苦笑一下,这一次淬炼不知不觉花费了将近一个时辰,他面前的火堆也渐渐熄灭。

    《天蟾采火》难以修炼,因为要壮大自身,除了自己修炼之外,最重要的手段就是进补了。

    若是有真正的天地精粹,一口下去就能让身躯强悍到堪比高阶凶兽。甚至还有某些灵丹,据说一粒便能让身躯达到金刚不坏的境界!

    陈志宁没有天地精粹也没有灵丹,不过他有桃树。五脏六腑包括身躯都已经受了暗伤,尽管有着《双极神魔体》的底子不会真的有什么危险,但是会延缓他修炼的速度。

    于是他打开了指环空间,又经过了一天时间二阶灵玉的催生,桃树上两颗桃子已经全部成熟!

    一阵阵诱人的果香飘来,让陈志宁食指大动。

    两颗桃子之中,凶兽气血桃子更带着一种深深地诱?惑?力,让人心底升起一丝渴望。

    陈志宁摘下了这枚桃子,三口两口吃了个干净,和以往一样将桃胡随手丢在了指环空间的角落里。

    只是片刻功夫,桃子的功效就爆发出来。陈志宁感觉大哦自己体内有一股来自于大荒年代的强大力量正在苏醒过来。

    咚!咚!咚!

    他的心脏强力的跳动起来,将一股股的凶悍狂暴的力量送入了肌肉、血管、经脉、骨髓……送入了四肢百骸。

    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一起张开,强大的力量有种洗髓伐毛的作用,从他的内在开始,一路向外,将整个身躯“梳理”了一遍。

    之前的各种暗伤被霸道的修复了。不仅如此,整个身躯都被成倍的加强了。

    陈志宁感觉到全身都充满了爆炸的力量,抬起手臂来看看,胳膊粗了好几倍!骨骼壮大,内脏活力无穷!

    他哭笑不得的站在镜子前面,现在的自己早已经没有了之前那个清秀少年的模样,已经变成了一个身高九尺,肌肉强悍如同岩石的彪形大汉。

    凶兽气血桃子的作用实在太强悍了,而且力量充满了狂暴的意味,这才造成了这种效果。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陈志宁现在境界太低,刚刚开悟还没有达到元启境,如果能够修炼有成,身躯就能够容纳更多的力量,也就不会出现这种“力量外放”的现象。

    “这个样子可怎么见人?”陈志宁摇头不已。

    但是福至心灵,他看到了另外一只仙桃:玉叶金兰。

    他将那一只桃子也摘了下来,几口吃下去。一股柔和清新的气息顺着全身经脉流淌到了四肢百骸,然后一点点的“中和”了气血仙桃的作用。

    将这些狂暴的力量全都收束起来,和玉叶金兰的效力一起,沉淀在了他的身体内。

    陈志宁的身躯以肉眼能够看得见的速度迅速变回了原状。他松了口气:“侥幸……”

    两枚仙桃下肚,不仅伤势沉底复原,而且还进一步加强了他的身躯,为接下来继续修炼《天蟾采火》夯实了基础。

    但是这一晚上的反复折腾,陈志宁也疲惫不堪了。天蒙蒙亮的时候,他一头栽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陈志宁神清气爽,经过了两枚仙桃强化之后的身躯之中充满了活力,隐隐有力量在流淌。

    这两枚仙桃的好处绝不仅仅在于强化身躯,剩余的力量隐藏在身体内,对他未来的修炼大有好处,早晚会全都转化为他的莽气和灵气。

    胡乱吃了几口东西,陈志宁就迫不及待的继续修炼《天蟾采火》。

    而这一次,他有了各种准备。陈忠指挥了下人们搬来大量柴火,顺着小院的围墙堆成一排。

    院子中央一个大火堆,比起昨晚那个更胜一筹,火焰一口气窜起来三丈!

    父亲派来了四位修士,分别守在四个方向上为他护法。陈志宁端坐在火堆前面,运起了法门张口一吞。

    一道清晰地火线从火堆当中牵引出来落入了陈志宁的口中,而那巨大的火堆当中,火焰迅速的回落下去,热量飞快的衰减着。

    炽热锤炼着他的内脏,一点点的不断强化。和昨天相比,他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强大,比昨天更胜的热力,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一丝不适,反而有一种暖洋洋的舒适感觉。

    “还不够!”他心中对自己说了一声。双手一点,一段段干柴飞起来落进了火堆中,一旁堆放的火油之中,也有一桶飞出来,哗一声浇在了火焰上。

    轰!

    火焰剧烈而且,熊熊燃烧起来,热浪滚滚袭来,就连外面的四位修士都感觉到一阵阵的炽热。

    陈志宁等火堆完全燃烧之后,这才长吸一口,将一道几乎已经白炽的火线吞入体内。

    咝咝咝——

    这种强度的热力终于起到了应有的作用,如同一条炽热的长鞭,不断地抽打着陈志宁的五脏六腑,将这些脏器锻炼的越发强大。

    若是凡人以此等方法修炼,早已经被焚化成了一堆灰烬。而修士本身已经不是凡人,正是借用了这些匪夷所思的手段,修士才拥有了强大的力量。

    一院子的木柴,陈志宁只用了两个时辰就消耗完毕,他的《天蟾采火》也终于小有成就。

    两枚仙桃的作用绵长,陈志宁一边锤炼内府,仙桃的药效一边不断修复损伤,确保他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陈志宁再接再厉,将陈忠叫来,再搬运一些木柴进来。

    这一天陈志宁消耗了数千斤的木柴。第二天,木柴的热力已经不足使用,换成了铁匠用的煤炭。

    消耗了数千斤的煤炭之后,第三天煤炭也不堪使用了,换成了燃烧最为旺盛的火油!

    然后将几千斤的火油消耗一空之后,陈志宁的《天蟾采火》终于修成了。

    现在他的五脏六腑已经变得无比强悍,对于火焰的力量极为适应。就算是亲自站在火海之中,也不会有任何损伤。

    而这天晚上,县学也派人来通知他,明天开始正常上课——留给弟子们的五天开悟时间到了。

    而知道这个时候,陈志宁才想起来,自己这几天全部精力都在修炼《天蟾采火》上,忘记了蔡琳和方食禄的开悟情况了。

    他吩咐陈忠:“让他们俩到餐厅等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