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话音响起,陈志宁回头看见守在门口的那位中年助教背着双手,一脸鄙夷的走进来。

    陈志宁心头窃喜:凡间界有很多传说故事,其中不乏宗门书院某个不起眼的位置上,潦倒颓废的坚守者,其实才是那个真正的绝世高人,大隐隐于市,等待着有缘人的到来,传下一部顶尖法典!

    他不敢怠慢,连忙抱拳躬身:“小子无知,还请先生指点迷津。”

    康英博端详他半天,似乎很满意:“还算懂事。”他随手一指书架的一个角落:“哪里有一部《九夜回光术》。”

    陈志宁连忙过去寻找,这个角落中有几本破破烂烂的古书,他果然从其中找到了这一部。但是粗略一看之后便皱起了眉头:“可是康先生,这部《九夜回光术》仅仅是一阶中品的法术啊……”

    “哼,粗鄙浅薄。”康英博不满道:“你也不想想,如果真的是简简单单的一阶中品法术,怎么会放在百艺阁第三层?”

    陈志宁很是虚心:“这么说来这部功法必定大有玄机?”

    “你先仔细看看。”康英博卖了个关子。陈志宁仔细一看,这一部《九夜回光术》,乃是修炼了一种光芒法术,在对敌的过程之中骤然放出,可以让对手短暂失明,这种失明效果的时间长短,看修炼者的法术水平而定。

    “这部《九夜回光术》仅仅是一门先导法术,只不过是为了后面一部法术做准备。而那一部法术名叫《精极攒光术》,能够将光芒凝聚为最细微的一束,极致状态下甚至比我们的发丝还要细上无数倍,这种光芒集中攻击一点,号称元境无解,不论是什么法术,在这一道极致的光束之下,也会瞬间被击穿!”

    陈志宁两眼放光:“元境无解!”能够获得这种称号的法术必定精绝,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康英博颔首一笑:“而且这种一脉相承的法术,在县学之中算是一门,不受三年只能选一门法术的约束。你只要将《九夜回光术》修成,就能紧接着修炼《精极攒光术》。”

    陈志宁拿着那本古旧的《九夜回光术》摸索着,开口问道:“那《精极攒光术》在哪里?能不能让我先看一眼?”

    康英博却摇头:“这可不行,按照县学的规矩,你不修成《九夜回光术》,是不能给你看后续法术的。”

    陈志宁心头隐隐一丝疑惑:真的是这样的规矩吗?康英博看上去就像是一位世外高人,而自己天资极高,外面更是盛传自己乃是一个荒唐败类——怎么看都很符合“世外高人慧眼识英、点醒浪子传下神功”的套路。但是陈志宁自从知道自己帝嬴血脉不显之后,就从来不敢认为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什么好运气都会从天而降砸在自己头上。

    至少目前来看,自己在县学之中是敌人多过朋友的。他从小在启/东县城纨绔圈子里厮混,被别人算计过,也算计过别人,此时心中顿时升起一丝警惕。

    他笑了笑说道:“感谢先生指点,我想再看看。毕竟法术虽好,未必适合每一个人。”

    康先生似有责备之意:“机缘擦肩而过,你可知道你失去了什么?将来必定无限遗憾。”他隐隐表现出一丝急切,想要让陈志宁选择《九夜回光术》,陈志宁越发肯定这个突然出现的康英博有问题。

    “呵呵,机缘若是我的,别人想抢也抢不去,若不是我的即便是努力争取也毫无机会。”他说完,朝着康先生一抱拳:“学生去了。”

    康英博看着陈志宁的背影,眼底有一丝阴冷。

    不过这件事情却让陈志宁注意到,自己之前并没有完全浏览整个第三层的所有典籍。康英博所指的那一个布满了灰尘的角落他就没看。除了那里,还有一些书架的底层,他也没有仔细看过,漏掉了不少。

    这一用心查看,还真让他又找到了不少不错的法术,不过比起他之前看上的三部,也并没有更加出色。陈志宁已经决定选择那一部《妙绝神音杀》。

    他一回头,康英博已经不见了踪影,嘴角不由得挂上一丝冷笑。他正要去桌子边将这一部《妙绝神音杀》抄下来,忽然发现让大家抄录法术的桌子上,摆着一只草编的盒子,里面摆着几本古书。

    这几本书是弟子们抄录了法术之后,有什么急事来不及将典籍放回书架,所以暂时留在这里,过上一段时间,门口的值守助教会上来把这些典籍重新归位。

    陈志宁拿起来,里面一共三本书,其中一本书页枯黄,不知是何年代流传下来的线装古书引起了他的注意。

    “《天蟾采火》?”陈志宁看到了封面上的名字,顿时好奇心大起,于是一口气将这部法术浏览一遍,心中忍不住的一阵激动。

    他如今已经是蓝色天资,悟性极高,只是一遍就能看出来一步法术的好坏。而这一部《天蟾采火》虽然只是一阶上品,但是和康英博向自己推荐的《九夜回光术》一样,也是一部先导法术,并且在典籍的末尾,标注了后续法术的位置。

    他循着线索在书架上找到了后续功法《啖日火肺》!

    “原来如此。”陈志宁刚才就注意到这部《啖日火肺》了,如果单凭典籍之中自己描述的威力,毫无疑问《啖日火肺》的攻击力是最强的。

    但是他之前看了一遍之后,觉得这门法术有些“不切实际”,根本没有办法修炼,哪怕是他有金竹和桃树,修行成功率也不会超过三成。

    现在找到了《天蟾采火》才恍然大悟原来必须修炼了先导法术,才能继续修炼强大的《啖日火肺》。这样一来,《啖日火肺》之中那些难比登天的修炼条件也就不是那么难以满足了,虽然仍旧难度极大,但是陈志宁已经有十成把握可以成功。

    “后续功法本来就摆在书架上,可是康英博为什么说不能给我看?果然他的出现,还有那部《九夜回光术》都是有问题的。”

    他先将《天蟾采火》照录下来,然后将两本典籍全都放回了书架之中。百艺阁之中有阵法限制,只能带走一步法术,所以他这一次带不走后续法术《啖日火肺》,他打算修成了《天蟾采火》之后再来抄录后续法术。

    下楼的时候康英博仍旧守在门口,看到他出来淡淡瞥了一眼态度和之前天壤之别。

    陈志宁心中冷笑,昂然出了百艺阁。他在县学里等了一会儿,中午休息的时候求见了沐先生,一问起《九夜回光术》,沐先生顿时紧张:“你不会这么不巧选了这门法术吧?赶紧换了去。”

    陈志宁摇头:“我没有选这个法术,只是想了解一下,听说它的后续法术《精极攒光术》号称元境无解?”

    沐先生松了一口气,笑道:“号称元境无解的法术少说也有七八十种,真正修炼到了极致能够做到元境无解的也有四五种。《精极攒光术》的确很强,说是元境无解也不为过,但前提是你能够修成。”

    “《九夜回光术》流传很广,但是它的后续法术《精极攒光术》却在三百年前就失传了。”

    陈志宁差点破口大骂,康英博这个老混蛋装出一副红尘奇人的嘴脸,故意来坑害自己!

    “小爷和你有什么仇怨?竟然如此处心积虑要害我?”

    县学有规定,三年内只能选一门法术。要是陈志宁选了《九夜回光术》,这三年就只能抱定这门半废的法术,战力几乎为零!

    沐先生看他神情有异,问道:“有什么事吗?”

    陈志宁便将康英博的事情说了,沐先生看了看他,低声说道:“康英博是朱先生的好友。”

    原来如此!陈志宁看着远处正站在一起说话的朱先生和方义诚,心中怒火熊熊而出。

    “对了,你到底选了什么法术?”沐先生又问道。

    “学生选了《天蟾采火》。”

    沐先生微微一皱眉:“《天蟾采火》加上后续的《啖日火肺》,也是一门号称元境无解的强**术。

    但是所有真正元境无解的法术都非常难以修炼。不光对资质要求极高,而且消耗的资源巨大。

    甚至有些还需要修行者能够耐得住寂寞,数年数十年如一日。但是这种付出了巨大代价修炼而成的法术,一旦进入玄境就变成了鸡肋。

    所以现在修行界的一个普遍共识是,不必浪费巨大的资源和精力去修行这些理论上同境界无解的法术,不如选择一门还算不错的法术,然后将境界提升上去。”

    陈志宁明白沐先生是为了自己好,点头说道:“我试试看,如果不行的话就让我爹帮我找一门别的法术,放弃《天蟾采火》。”

    世家弟子就有这个好处,能钻规则的空子。从书院不能再得到别的法术,那么从家里获得,而寒门弟子家中则没有这个实力。

    沐先生点点头:“如此最好。”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