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义诚以为蓝色资质了不起?过几天小爷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传说中的神奇资质!”他暗暗发了狠。

    第二天他也是被蔡琳不停地催促喊起来的。

    蔡琳知道少爷肯定起不来,所以小管家婆一样在床边不停的念叨,陈志宁被她念咒一样念得睡意全无,总算是起来了。

    一看时间,他一声怪叫:“你怎么不早点喊我?时间来不及了!”

    蔡琳无限幽怨的看着他。

    主仆两人飞快洗漱完毕赶去吃早饭的时候,方食禄这小子已经消灭了三笼包子。简单吃过之后,三人出门,各自进发。

    陈志宁今天为了赶时间坐的马车,在车上他悄悄打开指环空间一看,顿时大失所望。玉叶金兰的桃子仅仅是变大了一点,而那一枚殷红桃子则迅速长大,变得和玉叶金兰桃子一样大小。

    “难道说只要结出了果实,就只能一起成长一起成熟?先结的只能等到后面的赶上来?”他暗自嘀咕,也不知道自己的推测对不对。

    剩余的二阶灵玉他存放在床下,暂时没办法继续用灵玉催生,只好关闭了指环空间等晚上回去再说。

    陈志宁这么一大早起来,准时赶到县学,不就是为了能早点看见朝芸儿吗?没想到开课的钟声响起,朝芸儿还是不见踪影。

    急的陈志宁抓耳挠腮,终于忍不住询问身边的一名弟子:“那个,难道县学还可以随意缺课?”

    那名弟子淡淡看了他一眼,说道:“其实你可以不用来,前五天是为了让大家开悟,已经开悟的弟子在这里是浪费时间,不如在家里好好修行。”

    陈志宁哑然,原来如此。朝芸儿肯定是不会来了,他垂头丧气正在考虑要不要直接回家,沐先生胳膊下面夹着一本手抄本的《道艺》走上讲台:“今天是我来给大家主讲,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你们随时可以打断我提问。”

    他忽然看见陈志宁,诧异道:“陈志宁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要么回去修炼,要么去百艺阁选一门法术先行参悟。”

    陈志宁赶紧站起身来:“是,弟子这就去。”

    他出了教室,自言自语:“百艺阁?不如过去看看。”

    这个年纪的少年,当然对法术有着巨大的好奇。凡间界中有众多的传说故事流传,其中那些五花八门绚烂多彩的法术,毫无疑问最能吸引年轻人。

    陈志宁一路找到了百艺阁,这座三层木楼位于县学的东北方向上,远远看去一股肃穆庄严的感觉,显然是暗中有阵法保护。

    正门处,有几位师兄师姐进进出出,显然也是在挑选法术。

    他正要走进去,忽的旁边传来一声叱喝:“来者何人?”

    在正门旁边,有一位中年助教看守,这百艺阁内部自有阵法运转,不需要他来操作。他在这里只是负责简单的看护和甄别。

    中年助教手持一只白玉戒尺,看样子已经达到了一阶法宝的水准,足见县学对百艺阁的重视。

    陈志宁连忙躬身见礼:“学生陈志宁,来百艺阁挑选法术。”

    中年人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如同例行公事一般的问道:“你已经开悟了?”

    “学生侥幸开悟了。”

    “那进去吧,你可以多看几本,但是百艺阁内部有阵法限制,所有的弟子入门三年之内,只能选择一种法术修行。”

    “弟子遵命。”

    中年助教唯一点头,让开了身子,陈志宁走进去。

    三层木楼,每一层面积都极大,一排排的巨大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典籍。这里收录着众多的法术,以及少量的心法典籍。

    县学本身的一些修行心法,《道艺》之类的不会存放在这里。这里的心法都是县学这么多年来收集的其他书院系的心法,给弟子们研习、以做触类旁通之用。

    陈志宁的目标当然不是这些,他要找到一门强大的法术。

    心法乃是整个修行的根基,是所谓的根本大道。只有依靠心法修行才能不断提升境界,最终羽化飞升,完成那个最终的超脱。

    可是在这一修行过程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要解决纠纷就需要战斗。法术就是为了“护法”而生,乃是战斗手段。

    县学规定所有弟子三年之内只能选择研习一门法术,并不是抠门小气,而是担心弟子贪多嚼不烂,通修多门法术,反倒不如专精其一。

    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弟子们本末倒置,将过多的时间,用在看上去强大的法术修行上,而忽略了心法修行。

    陈志宁在第一层之中转了一圈,不由得失望摇头。

    倒不是说这里的法术不好,而是因为这些都是最低级别的法术,尽管其中有不少诸如“引火惊龙”“天籁鸣音”“白凤擒魔术”之类的基础法术,本身在这个境界上来说威力不错,可是陈志宁毕竟是纨绔出身,从小眼光就很高,总觉得这些法术不值得自己去花那么大的心思修行。

    “上楼去看看吧。”二楼的法术书等级高了一些。

    一楼大都是一些一阶下品的法术,适合元启境初期的修士施展,到了元启境中期勉强还能用,但是到了后期,那就根本不够看了。

    二楼则是一阶中品,偶尔还能够找到一阶上品的法术。陈志宁扫了一眼,仍旧摇头,直奔三楼。

    二楼已经有不少师兄师姐在挑选法术了,他们看到陈志宁一个新入门的弟子,一直在摇头不满法术等级,不由得暗暗冷笑,觉得这个师弟好高骛远难成大器。

    陈志宁直奔三楼,这里果然让他眼前一亮。

    三楼的面积比下面两层小,只摆着三座书架,因而显得很空旷。不过这些书架上全都是一阶上品的法术,甚至还能够找到几本二阶下品法术!

    “这里才是真正的珍藏啊。”陈志宁大喜,一本一本的挑选起来。不多时,他就找到了三种值得修炼的法术。

    “《冥光霜剑术》,《千叶飞神术》,还有这本《妙绝神音杀》,都是二阶下品的法术。冥光霜剑术能够凝聚霜光,化作一柄九尺巨剑凌空扫荡,剑术精妙,霸道绝伦!修至巅峰可以一剑开山,不错不错。”

    “《千叶飞神术》修炼成功之后,任意一片树叶都能够发挥出不亚于百炼精钢飞刀的威力,极致状态下千片树叶一起飞舞攻击,狂风暴雨一般令人难以抵挡。千叶齐飞,那种场面想一想就让人血脉奋张。”

    “还有这本《妙绝神音杀》,竟然能够专修口舌之力,在对敌时口中发出绝杀神音,音波攻击无孔不入无处不在,让敌人根本没有防御和躲闪的余地!听起来确实霸气。”

    陈志宁最中意的就是这本《妙绝神音杀》了,因为若是修成了这一门法术,他以后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对人说“小爷我喷死你”了。

    不过他对于另外两门神通也很中意,宗门不准弟子多修法术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对于陈志宁来说并不合适。他只要动用金竹这个大杀器,修炼一门法术也不过是顷刻之间的事情,并不会浪费精力和时间。

    “有没有办法钻个空子,将这三部法术同时带出去?”他正在冥思苦想的时候,忽然一个不屑的声音传来:“有眼无珠,挑选了三部垃圾法术,却把真正的绝顶法术弃如敝履!”

    陈志宁眼睛一亮:有高人指点啊,难道说这里还有更高等级的法术?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