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弟子们大都幸灾乐祸的看着陈志宁,他们对陈志宁也没什么好感,要是他出丑当然更开心。

    方义诚暗中冷笑,一直到此时,仍旧有很多人认为陈志宁当时入门考核是作弊的。帝嬴血脉隔代显现,陈志宁之前也是一条废柴,怎么可能到了入门考核的时候忽然开窍了?

    “就凭他还想理解《道艺》?”方义诚哼了一声,对身边人说道:“朱先生果然了得,不跟陈志宁做口舌纠缠,一击致命。”

    陈志宁没有说话,四下看了一眼,抬起手来掌心一团朦胧的淡金色光旋不断转动!

    弟子们大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朱先生让你说一说对《道艺》的理解,你不开口这是在干什么?

    “好精纯的莽气!”另外三位助教之中,有人失声赞叹。

    助教们也都有着元融境的修为,甚至最强的朱先生拥有玄启境初期的修为,这一点莽气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他们吃惊的是,陈志宁的这一团莽气纯度极高,几乎没有什么不曾炼化的杂质,而且凝实度也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层次!

    这种精纯的程度,根本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刚刚开悟的弟子身上,要说是一位玄境修士他们还相信。

    朱先生的脸色一瞬间难看无比。即便是刚才被陈志宁暗指他逛青楼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难堪。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明白了:陈志宁原来已经提前开悟!

    既然开悟修行,那么必定是对《道艺》有着极深的理解了,朱先生的那个“难题”,也等于是回答了。

    不仅如此,陈志宁控制着掌心的那一团莽气,不断变幻着,时而化作一团祥云,时而变成一只仙鹤,时而则是一匹奔马。

    不管哪一种,都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这种对于莽气的控制力,让四位助教都有些汗颜。

    是,陈志宁的境界很低,莽气的量少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这种精纯度、这种控制力,甚至不比他们弱多少了。

    陈志宁忽然一收,那一团淡金色的莽气消失不见。他两手一摊朝朱先生问道:“还有事吗?”

    朱先生狠狠咬牙:“坐下!”

    陈志宁一撇嘴满脸无所谓的坐下去,这个神情差点又刺激的朱先生暴走。

    陈志宁暗道:小爷才不会傻呵呵的跟你们讲什么《道艺》。小爷可是靠着金竹解析,比你们这些理解高出了不知道多少个层面。在场的而还有方义诚、郑烨这些货色,要是讲出来平白便宜了他们。

    方义诚心中阴郁起来,在开悟方面,他落后于陈志宁了。因为尽管听四位助教讲了半天,他也只是略有感悟,距离真正开悟能够修行还有很长的距离。

    周围的其他人,从眼神就能看出来只有迷茫。恐怕也只有郑烨和张元和能够有些领悟吧。

    不过方义诚很快为自己找到了借口:如果自己也和陈志宁一样,提前有县学送来的入门篇,现在自己肯定比陈志宁的修为高!

    他莫名其妙的就有了这种信心,总觉得那些纨绔子弟各方面都不堪一击,自己即便是资源不如他们,也能轻易击败他们。

    因为所有人都笃信,二世祖肯定是愚蠢的。

    陈志宁隐隐也觉得自己可能给朝芸儿造成了一些困扰,于是心中愧疚之下,不再一直盯着人家女孩看了,心中有些空落落的。

    朝芸儿很敏锐的感觉到了,也是暗暗松了口气。

    陈志宁的县学第一天就这样经历了一场小波折之后结束了。当放学的钟声敲响,弟子们涌出县学大门,陈志宁最后恋恋不舍得看了一眼往县学后院走去的朝芸儿,心中又想着另外那个气质清雅如兰的女孩:到底是谁?

    这小子毛刚长齐,就开始惦记着齐人之福了。

    陈忠带着几个家仆,抬着轿子在正门外等候着,一看见陈志宁出来连忙迎上来:“少爷辛苦了!”

    “辛苦个屁。”陈志宁笑骂了一句:“去淮扬楼。”

    淮扬楼现在快成了他的地盘,上一次郑烨和张元和在这里被打了一顿之后,那些和陈志宁不“和睦”的少年们就不来此地了。

    县学距离淮扬楼很近,陈志宁第一个赶到。没多久方食禄和蔡琳也到了。

    方食禄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进来就问:“今晚吃啥?”

    蔡琳显得有些闷闷不乐,喊了一声“少爷”之后,乖巧的站在了陈志宁身后。

    路途最远的蔡昊最后一个到,看见妹妹先问一句:“他有没有欺负你?”

    “没有。”蔡琳埋怨道:“哥,少爷对我很照顾,你别误会少爷。”

    “嗯?”蔡昊敏感的发现妹妹似乎对这个买下她的“大恶人”心怀感激,警惕的瞪了陈志宁一眼:“你叫我来干什么?”

    酒菜已经上齐,方食禄不等陈志宁开口立刻开动,陈志宁无奈的看着他:“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你不是叫花子?”

    方食禄摆摆手,筷子不停,嘴巴忙着咀嚼。

    陈志宁追问道:“先别忙着吃,第一天怎么样,你主动去找欧阳坚那个小混蛋麻烦了吗?”

    方食禄从百忙之中抽出嘴巴来回答了一句:“那小子伤还没好,今天没来。你放心,有我在不让他好过了。”

    陈志宁一撇嘴,端起酒杯来说道:“今天把大家都叫来,互相认识一下,都是自己人,免得以后遇到了发生误会……”

    蔡昊立刻瞪眼:“我跟你可不是自己人!”

    “哥!”蔡琳撅着小嘴埋怨一声,蔡昊哼了哼,垂下头不说了。

    一桌子饭菜,方食禄一个人解决了一半。

    蔡琳显得有些心事,不过还是跟哥哥详细说了少爷对自己的照顾。蔡昊听的一惊一乍,不停地看向陈志宁的方向:“他有这么好?他这样对你有什么企图?你要提高警惕,有钱人都不是好东西!”

    陈志宁无语:“是不是你们寒门弟子都有一种偏执?”

    方义诚的偏执是:即便资质不相上下,你们二世祖也不是我的对手,因为你们肯定都是蠢货!

    蔡昊的偏执显然就是:有钱人都不是好东西!

    蔡琳很不好意思:“少爷,我哥不是坏人,他就是担心我。”

    陈志宁点点头,对蔡昊说道:“如果你以后有什么修行上的需求也可以来找我……”

    蔡昊眉毛一挑正要说话,被陈志宁摆手抢先道:“你先别拒绝,我给你好处是有原因的,不过我要你办的事情你现在还办不到,等你超越了那个蓝色天资的私生子再说。”

    蔡昊的面色阴沉下来,原本想要立刻开口拒绝陈志宁的援助,现在则是略微迟疑就默认接受了。

    今天在出云门,他清晰的感觉到了那个段西岐对他的压力了。

    分坛长老十分强大,而且郡城之中有更多的资源。人家天资在他之上,资源人脉更是远超过他,蔡昊也没有信心单凭自己超越对方。

    陈志宁和蔡昊“讲和”,最开心的当然是蔡琳,她笑眯眯的帮少爷斟满了一杯酒。蔡昊再次警惕起来,狐疑的眼神在陈志宁和妹妹身上扫来扫去,暗暗下定决心,虽然被迫跟陈志宁合作,但是一定要看紧这只黄鼠狼!

    ……

    从淮扬楼回到陈家,吃的肚皮溜圆的方食禄跟陈志宁打了声招呼就回去休息了。

    宗门和县学一样,刚入学会有五天时间让大家理解入门典籍然后准备开悟。方食禄似乎胸有成竹,压根不担心自己不会开悟,会输给欧阳坚。

    陈志宁喊住蔡琳:“宗门第一天还顺利吗?”

    蔡琳秀气的小眉毛蹙在了一起,犹豫之后说道:“我,可能要辜负少爷的期望了。”

    “怎么了?”

    “今天一位执事为我们讲解《青霄云雷真解》,可是我好像真的不适合修行震雷堂的心法,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陈志宁安慰道:“一共有五天时间开悟,你不用着急,这种宗门的最高典籍深奥复杂,虽然是入门部分,可也一样晦涩难懂。”

    蔡琳似乎并没有因为陈志宁的安慰开朗一些,只是点头道:“嗯,我还会努力的,谢谢少爷。”

    陈志宁默默点头,挥手让她回去了。

    他其实自己也有些担心,蔡琳这丫头的性格不适合修行震雷堂的心法,但是事已至此,只能尽力而为,走一步看一步了。

    关上房门,陈志宁在蒲团上盘膝坐好,运转了《双极神魔体》,然后将《道艺》和《青云志》各自修行一个小周天。

    随后他打开自己的指环空间,惊讶的发现桃树上竟然同时有着两只果实!

    第一只是玉叶金兰的果实,已经长到了一半大小。而另外一颗桃子却带着浓重的血色,不用猜也知道这是凶兽血肉和骨骼凝结而成的——之前陈/云鹏派人给陈志宁送过来的,血肉和骨骼都不算多,陈志宁全都丢在了指环空间里。

    不过可能是因为只有血肉和骨骼,没有灵玉催生,因而这枚殷红的桃子只有樱桃大小。

    整个指环空间之中,弥漫着诱人的桃香。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