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鹏没精打采的:“什么人?”

    陈志宁引出后面的蔡琳和方食禄。蔡琳有些胆怯,方食禄却是兴致勃勃。

    陈/云鹏骂道:“胡闹!”陈志宁压根不解释,一人塞给他们一枚天赐神石,在父亲面前天赐神石放出了纯粹浓郁的天青色光芒!

    陈/云鹏万万没想到,自己正在发愁的事情,竟然被儿子这么轻描淡写的解决了。他怪异的看着儿子:这小子怎么到哪儿都能捡到宝?

    两个青色天资啊!自己发动手下找了两天,连一个绿色天资都没找到……

    不过震惊之后,陈/云鹏心思迅速转动起来,这样算起来,自己可以布局一番!

    陈志宁悄悄说道:“爹,那个蔡昊就是蔡琳的亲哥哥。”

    “这么算起来,县学和三大宗门里都有咱们的人了!”陈/云鹏心中明了,点头不动声色道:“怎么安排?”

    陈志宁撸起袖子来:“小叫花子安排去饮火派。我听说欧阳坚那个蠢货也被饮火派录取了,让小叫花子去狠狠教训他,正好他们也有仇!”

    方食禄:“我真不是叫花子!”

    “蔡琳就安排去震雷堂吧。”

    陈/云鹏点点头:“好。”

    震雷堂内他也有熟人,送一个青色天资的弟子过去,可是一个天大的人情。

    剩下的事情不用陈志宁插手,自然有父亲安排好。不过下午的时候,县学和三大宗门今年招收弟子的大致情况出来,颇让陈志宁吃惊。

    县学一共招收弟子百名,除了陈志宁之外,竟然还有两位六层石环的天骄弟子!

    其一,就是让陈志宁神魂颠倒的朝芸儿,县学教谕大人的宝贝孙女。

    其二,是城外林方庄的方义诚。

    林方庄正是陈家的产业,庄子里的佃户有林、方两姓,方义诚就是方姓人家其中一个佃户的孩子。

    在这之前,方义诚从来没有接触过修行界,从小到大就在林方庄里长大。也是因为陈家宽厚,买下林方庄的产业之后收的租子较少,佃户们手里渐渐些积蓄交得起报名费,所以方义诚的父母一合计,把儿子送来碰碰运气,却没想到一口气催动了六层石环!

    这一天考核的负责人是另外一位助教朱先生,他大喜过望,毫不犹豫的上前苦口婆心劝说,许下各种好处。方义诚和他的父母不曾受过如此重视,再加上朱先生在他们眼中乃是十足十的大人物,如此折节下交,他们十分感动,当场答应进入县学。

    三大宗门羡慕的眼珠子都要冒火了。

    除了县学之外,出云门竟然也收到了一位蓝色天资的弟子。这名弟子和方义诚不同,他大有来历,乃是出云门郡城分坛一位长老的儿子。

    不过据说因为是个私生子,所以那位长老为了家宅安宁,只好送来启/东县这个小地方暗中培养。

    饮火派和震雷堂在郡城都有自己的靠山,但是出云门和他们不同,出云门本身是个庞然大物,即便是在整个天火州中也是排的上号的大门派。

    郡城的出云门乃是分坛,启/东县的出云门便是隶属于这个分坛的分舵。出云门才是正儿八经的“上边有人”。

    因为这名“私生子”段西岐的出现,蔡昊被挤到了老二的位置上,关注度大为降低。

    饮火派虽然没有蓝色天资的弟子,但是有欧阳坚和方食禄两名青色天资的弟子。震雷堂今年就不走运了,只收到了一名青色天资弟子——蔡琳。

    因为蔡琳,震雷堂上下颇为感激陈/云鹏,暗中记下了这一份人情。

    若是没有蔡琳撑门面,震雷堂今年可就颜面扫地了。不过震雷堂勉强保住了颜面,却暗中发愁,蔡琳柔柔弱弱,一开口先脸红,怎么看也不像是适合修炼震雷堂那些刚猛的雷性灵气的样子。

    陈志宁也没想到今年启/东县风云际会竟然出了这么多高天资的弟子——原本以为自己是蝎子粑粑独一份,现在好了,稀里糊涂的冒出来一个方义诚!

    然后他本以为蔡昊在出云门内能够独领风骚,可是现在多了一个段西岐,蔡昊被压下去。他的计划施展起来恐怕就不会顺利了。

    他将蔡琳和方食禄送入三大宗门只是随手而为,真正看重的是蔡昊。

    他有《双极神魔体》可以同时修炼灵气和莽气。莽气方面,他自身在县学,《道艺》后面部分很容易得到。

    可是《青云志》后面的部分就很棘手了。出云门绝不会允许自己的至高典籍外泄。陈志宁想要继续修炼,就得从他们内部想办法。原本他的办法就是蔡昊。

    “唉……”他叹息一声,实在不行只能放弃《青云志》,但是这部典籍博大精深,恐怕很难找到一部同级别的替代品。

    ……

    一年一度的收徒盛典落下帷幕,县城内渐渐恢复了平静。

    这天一早,天才蒙蒙亮,一个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穿着崭新的衣裳,在父母殷切的叮嘱声中离开了家门,从大街小巷汇聚到一起,慢慢融入了四个偌大院子之中。

    今天是县学和三大宗门弟子入门的第一天,陈/云鹏想亲自送儿子过去被陈志宁拒绝了。而后陈/云鹏发现,一向懒惰的儿子竟然起了个大早,亲自送蔡琳去了震雷堂,然后自己才不紧不慢的赶往县学。

    “这混小子……”陈/云鹏哭笑不得,好半天望着郡城的方向感慨一句:“咱家的猪养大了,想要拱白菜了……”

    方食禄就可怜兮兮的,少爷不可能送他,他自己也知道。

    陈志宁到了县学,几乎是最后一个来报到的。县学门口两位师兄看着时间,正准备关上大门,他嗖一闪身从门缝里钻了进去。

    “你……”两人看到是陈志宁,无奈摆摆手:“六层石环有优待,你进去吧。”

    这让陈志宁小小的得意了一番,不过进去之后就发现一切并没有那么美好。新入门的弟子们在县学前院的小广场上集合,百名弟子泾渭分明。

    寒门弟子以方义诚为首,他的出身和天资,不用争夺简直天生就是寒门楷模。

    世家大户的弟子们,则是围在郑烨和张元和身边。如今张元和已经很有自知之明的退到了次席,以郑烨马首是瞻。

    陈志宁大摇大摆走过去,顿时像是黄鼠狼进了鸡窝,所有人都躲开他,陈志宁身边出现了一片真空地带!

    他想了想,哑然失笑:这样似乎也并不意外。

    他在城中的那些狐朋狗友,很巧合的全都进了宗门,没有一个在县学。陈志宁现在是货真价实的孤家寡人了。

    同样是六层石环,他看看方义诚前呼后拥,再看看自己冷冷清清,不由得有些后悔:早知道把蔡琳和方食禄全都拉进县学来。

    两个阵营的人都带有敌意的看着他,甚至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陈志宁不用偷听就知道肯定没说好话。

    陈志宁反正也不在意了,他伸长了脖子东张西望,急切的想要见到自己魂牵梦绕的那两个人。

    忽然方义诚拨开众人朝他走了过来。陈志宁想起来他是陈家佃户,暗自点头,陈家这几年对佃户厚道,总算是有些回报,自己在县学里不至于孤立无援。

    方义诚走到他面前,脸上却只有一层鄙夷:“陈志宁!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受你们陈家的压榨和盘剥!”

    “我方义诚,必定会乘风而上翱翔九天!我一定会把你们这些败类纨绔彻底击败,从此踩在脚下!为天下寒门弟子出一口气。”

    陈志宁都惊呆了,压榨?盘剥?要是他没记错的话,陈家买下林方庄之后,收的租子比以前的主人少了整整三成!

    若非如此,方家怎么可能攒下钱给方义诚交了报名费?

    而自己和他这个方林庄佃户之子压根没见过面,却不知道这小子对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大怨气,一定要把自己踩在脚下才罢休?

    一旁寒门弟子们听到方义诚“慷慨激昂”的誓言,顿时轰然叫好一起鼓掌,方义诚的威信顿时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陈志宁在欢呼声响起的时候,从方义诚的眼底捕捉到了一丝一闪而过的得意,他顿时恍然:原来是踩着小爷提升你的威望啊。

    “寒门弟子心思也不单纯。”他心中冷笑正准备开口,一声悠扬的钟声响起,场地内安静下来。

    陈志宁冷然瞥了方义诚一眼,侧身站在了一旁。

    教谕大人和四位助教走出来。朝东流老先生站在最前面,对着年轻的新弟子们和善一笑,一股如沐春风的感觉,在每一名弟子心中绽开。

    “县学的未来在你们!”简单一句话,朝东流就俘获了几乎所有少年的好感:“我们虽然修为更高,名声在外,可都已经迟迟老矣。而你们的人生还充满了希望。”

    “十年后、百年后,你们当中可能会诞生出一位绝境强者,甚至是天境!人族振兴的希望,就掌握在你们的手中。”

    “但是在那之前,你们要做的是谦虚谨慎,将自己的根基打牢。只有如此,才能够在未来走的更远。”

    “老夫不希望几十年后,你们明明有希望迈出通向天境的那一步,却因为这几年的浮躁,根基不稳导致前功尽弃。所以,你们在县学之中,必定会受到最严苛的教导,这里是通向天境修行之路的起点,我们必须对你们的前途负责!”

    他再看了一眼众人,说道:“下面,老夫宣布教谕门徒的名单。”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