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忠守在一边,时不时的抹着眼泪,看到陈志宁进来,恨恨道:“少爷,欧阳家的人太狠了,医师说陈义这双腿……能不能恢复如初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陈志宁心中也沉甸甸的,允诺道:“你放心,修行界有的是灵丹,等少爷我进入修行界,一定会想办法为陈义求得一枚灵丹,不会让他落下残疾。”

    陈忠感动的再次哽咽:“少爷……”有几个主子会为了一个下人浪费一枚珍贵无比的灵丹?

    陈志宁摆摆手:“你也休息吧,找个下人来照顾陈义。”

    他走出门来,院子里小叫花正在等着,陈志宁把剩下的五百两银子给了他:“以后有什么好东西,记得来找我,价格一定让你满意。”

    小叫花点点头,跟着说道:“带陈义去找凶兽的路上,我又挖到一株玉叶金兰,你要不要?”

    “你说什么?!”陈志宁差点下巴掉下来,玉叶金兰和千年老参、成形首乌一样,是一种大补灵药,而且几乎和后两者一样有名,药效也并不差。

    这小叫花子运气也是逆天,前几天刚刚碰到两头凶兽对碰而死白捡了一株神秘灵药,这次回去一趟竟然又采到一株珍贵的玉叶金兰。

    “你要不要?”

    “小叫花……”

    对方不满:“我不是叫花子,我叫方食禄。”

    “行,就算不是吧,这玉叶金兰你卖多少钱?”

    “按照灵药铺的价钱,八百两银子。”熟悉之后,方食禄也不会漫天要价,陈志宁点头:“行。”

    他又取了八百两银子交给方食禄,后者变戏法一样从破烂的衣衫之中取出一只玉叶金兰。

    欧阳家的人大约是看他穿的破破烂烂,只是狠揍了他一顿并没有搜身。

    陈志宁看看天色道:“时间也不早了,今晚上你就住在这里吧,我让人安排一下。”

    方食禄也不推辞,他现在离去也赶不回村子,又舍不得花钱住客栈,多半要露宿街头。

    陈志宁叫来陈忠,安顿好方食禄,然后悄悄吩咐陈忠:“去把这个小叫花的底细查清楚。”

    ……

    晚饭之后,陈志宁总算是清净下来。

    他关好门打开了自己的指环空间,看着三株茁壮成长的植物,心中一阵踏实的感觉:这才是自己的根本啊。

    他将那一株玉叶金兰埋在了桃树下,又把最后两块二阶灵玉也当做肥料埋了进去,然后看着桃树缓慢开花,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如果把凶兽的骨骼和血肉埋在树下,会有什么结果?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不可遏制,他退出了指环空间之后就马不停蹄的去找自己的父亲。

    整个凡间界对于凶兽材料的需求一直是非常巨大的,常常有价无市。所以启/东县虽然只是个小县城但是消息一传出去,仍旧是买家众多,纷纷上门。

    他刚刚送走了一位准备收购云斑巨蜥皮的商人,陈志宁就趁机钻了进来:“爹,凶兽的骨骼和血肉能不能给我留一点?”

    凶兽的血肉修士食用之后大有益处,不过相比于其他的部分反而是最廉价的。骨骼比血肉的用处大一些,不过也并不算值钱。

    陈/云鹏不是不舍得,但还是问了一句:“你要这些做什么?”

    “孩儿自然是有用的。另外老爹你赚了这么多,是不是也该分我点?怎么样,来个三十块二阶灵玉吧?”

    陈/云鹏一愣:“你又花完了?”

    陈志宁只好道:“不然我的资质怎么可能提升?您可是知道帝嬴血脉的问题。”

    陈/云鹏认真的看了看儿子,招手说道:“来,坐下。”

    书房内父子两人隔着一张小茶几坐下,陈/云鹏端起茶壶,第一次给儿子倒了一杯茶。陈志宁隐隐有些预感,并没有毛躁的喝茶,而是看着自己的父亲。

    “咱们不是普通人家。”陈/云鹏斟酌片刻,开口说道:“但是你之前表现的就像个普通的孩子,我和你娘也不想逼你成为不普通的那一种。”

    陈志宁默默点头,家中的情况他多少能猜到一些。

    “为父在启/东县城扎稳根基,你娘在郡城开疆拓土。夫妻常年两地分居,十分辛苦。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陈家有不得已的苦衷。而你一旦成为不普通的那一种……将来就要肩负这一切!”

    陈/云鹏郑重的看着儿子:“你准备好了吗?这个重担,即便是为父和你娘,都觉得难以负担!可能有生之年也难以实现目标,担心我们的一切努力,都会在最后彻底失败。”

    “原本我和你娘的计划是,给你留下一份丰厚的家产,让你能够富贵一生。然后我会挑选一个资质极佳的弟子,继承这个重担。”

    陈志宁毕竟是热血少年,想也不想站起来道:“爹!咱们陈家的事情不用假借外人之手,你儿子我自己来!”

    陈/云鹏不为所动,轻轻虚按:“你先坐下,听为父说完。”

    “你认真考虑一下,这个重担一旦承担,形神俱灭的几率九成九!你现在甚至完全想象不到,你要面对的敌人有多么强大!”

    陈志宁闷声喘着粗气,克制住自己没有再立刻表态。

    “如果你确实决定走上我和你娘的老路,那么家里的一切资源都可以向你倾斜。你有什么秘密,爹也尊重你,你不愿意说我也绝不打听。”

    陈志宁连忙解释:“不是我不愿意说,实在是……”

    “爹明白。”陈/云鹏摆手打断他:“别忘了,爹是修行中人,什么样的异事没有见过?”

    陈志宁低下头不再吭声了。

    “凶兽的骨骼和血肉,我会给你留一份。爹不需要你马上作出决定。你还记得咱们上一个约定吗?半年之内修炼到元融境,否则你就乖乖给我传宗接代。”

    “如果你能够完成这个目标,才能证明你真的有资格继承这个重担,到那个时候你再告诉我你的决定。”

    他打开书房一个隐藏在阵法之下的秘柜,取出三十枚二阶灵玉交给陈志宁,淡然的脸上也有几分肉痛:“省着点用!”

    “是。”陈志宁郑重回答。

    临出门之前,他颇不放心的回头问了一句:“爹,您是不是已经给我选好了侍妾?”

    陈/云鹏煞有其事的点头:“已经准备了九个女孩子,每一个的容貌身材,都不亚于幽兰她们。”

    陈志宁一脸便秘神情回去了:幽兰就是他老爹的四个侍女之一,老爹身边的这四名侍女堪称启/东县最丑侍女团。

    回到自己小院的时候,明月当空。陈志宁站在空旷的院子之中,于月色之下悍然发誓:“我必发愤图强勇猛精进,捍卫自己神圣的贞?操!”

    ……

    第二天早上陈志宁果然勤奋了很多——比平常早起了一盏茶的时间。

    吃早饭的时候,陈忠进来禀报:“少爷,小叫花子的底细查清楚了。”

    “这小子真是命硬,他爹娘在他五岁的时候就在一场山火中丧生,留下他一个人,却没想到小小年纪采野果野菜硬是活了下来。

    中间据说有几次误食毒果,山民们都以为他死定了,结果他一次次挺了下来。

    然后长大一些就开始采药贩卖,运气极好,几乎每个月都能找到一株珍贵灵药。少爷您别看他穿的像个小叫花子,据说他现在可是整个村子里最有钱的。”

    陈志宁暗暗点头:“福缘深厚啊……”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去把他叫来。”

    陈忠去找方食禄,房间里却没有人,问了一圈也没找到他。他发动了十几名下人,终于在一个时辰之后,在后花园中发现了方食禄。

    陈忠带着他去见陈志宁,一路走一路抱怨:“你去后花园干什么?”

    “看看能不能找到几株灵药。”

    陈忠:“……”

    陈志宁见到方食禄,开门见山问道:“你想不想修炼?”

    方食禄眼睛一亮:“想,不过我有自己的计划,等我攒够了钱……”

    陈志宁随手丢给他一块天赐神石,片刻之后幼小的心灵再次受到打击,方食禄一个小叫花子居然也是青色天资!

    “等你赞够了钱,你也错过了最佳修炼时间了。”他说道:“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进入宗门修炼。”

    方食禄郑重道:“那么陈家就是我方食禄最珍贵的朋友!”

    陈志宁一撇嘴略不满意,不过想一想方食禄这种从小独自挣扎长大的人,绝不可能轻易把自己买了的。他能这么承诺,已经是极限了。

    “好,你先下去。这段时间暂时住在这里。等一切安排妥当,我派人去通知你。”

    陈志宁颇有些得意,县学大张旗鼓一天入门考核几百人,才找到一个蔡昊,自己轻轻松松就发现了两个同样是青色天资的好苗子。

    ……

    陈/云鹏面前站着十几名少年,都和陈志宁差不多大,他却很失望,手中捏着一枚天赐神石,有些意兴阑珊的摆摆手:“算了,都出去吧。”

    有手下进来,将这些孩子都带出去。

    县学和宗门的入门考核一共四天时间。一方面是为了照顾路途遥远的孩子,另一方面是为了让所有的弟子都有时间能够考遍县学和三大宗门。

    眼看着时间就要截止了,可是陈/云鹏还是没有找到一个青色天资的孩子。

    刚才那些,都是他的手下从周围的村子中搜罗来的天资还不错的孩子。这些孩子都是因为家里贫困,没有报名的。

    报名的事情好解决,有汪迟照应,相信饮火派不会拒绝一个青色天资的弟子——但是前提是青色天资。

    一想到欧阳独乐竟然在这方面阴了自己一把,他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说什么也要报复回来。

    但是青色天资……他心中颇感无奈。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