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已经把今日一战,定义为两者在纨绔界的最后一战,自己要留下一个华丽的战绩,彻底把陈志宁踩进烂泥之中。

    今后,他欧阳坚就是遨游天际的鲲鹏,在修真界一飞冲天,陈志宁这条废柴永远只能仰望自己,再也没有和自己交手的资格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一战的结果如此出人意料,而陈志宁已经大步而来,眼神一扫一边伤痕累累的陈义等人,眼中的怒火腾一下子燃烧起来。

    “不要……”在欧阳坚惊呼声之中,陈志宁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轻松举了起来。欧阳坚双脚悬空喘不上气来,白眼乱翻,两条腿不停地抽搐着,陈志宁等他差不多快要断气了,这才猛地一拳轰在他的肚子上。

    欧阳坚顿时整个人抖动起来,眼看着就要断气了。他痛苦的想喊却喊不出来,两只眼睛只剩眼白。

    陈志宁将他凌空一抛,出手如电一连几十拳轰的欧阳坚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了,这才一收手,任凭欧阳坚重重的摔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欧阳坚抽搐着,口中鲜血和呕吐物混合着流淌出来满地都是。

    陈志宁来到陈义身边,除了他之外,被欧阳坚的人抓住的,还有另外几个家仆,不过只是挨了一顿毒打,状况比陈义好很多。

    他吩咐道:“先把陈义送回去。”

    “是。”

    小叫花子脸上有好几处淤青,衣衫也更加破烂了,陈志宁有些歉意道:“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补偿你的。”

    小叫花子指着地上的欧阳坚说道:“我能揍他一顿吗?”

    陈志宁毫不犹豫:“可以。”

    小叫花子冲上去对着已经没有反抗之力的欧阳克一顿拳打脚踢,欧阳坚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仅仅能用多了的几次抽搐,回应小叫花的暴打。

    小叫花子将这些人身上的钱财全都搜刮出来,竟然有数千两之多,毫不客气的塞进了自己怀里:“我不用你补偿,这是他们给我的补偿。”

    陈志宁:“我觉得咱们两个很对脾气,你无耻的样子很有我当年的风范!”

    小叫花子嘿嘿一笑,略有些不好意思。

    陈志宁带着众人,将两头凶兽尸体运回了城中,他这次是真的恼恨极了,在城外找了一根树干,把欧阳坚扒了衣服绑在树干上,树干立在运送凶兽尸体的大车上,大摇大摆的进了城。

    欧阳坚好像一条死狗一样被展示着,城门洞中,得到了消息的陈志宁手下的那一帮纨绔少年早已经聚拢而来,看到他这架势顿时目露崇拜之色,就差纳头便拜了。

    陈志宁挥手把大家召集起来,悄悄耳语一番。一群半大的坏小子心领神会的整齐点头,暗中朝着陈志宁竖起了大拇指。

    随后几天里,关于欧阳坚身上某个部位格外幼小的传言,就在启/东县城内广泛流传了……

    车队很快迎上了三名前来迎接的家族修士。陈志宁询问一番,知道父亲已经带着大批人手赶来接应,当即嘿嘿一笑:“去城东转一圈!”

    城东乃是欧阳家的地盘,陈志宁带着人,用树干挑着光溜溜的欧阳坚,大摇大摆的在欧阳家的祖宅外面停了下来。

    欧阳独乐已经得到了消息,气的脸色铁青,半晌之后,才阴森森说道:“小孩子们闹得太过分了,总该有大人管教一下!”

    欧阳家的修士飞快出动,却在门口迎头碰上了陈家的人。

    陈/云鹏听说儿子调转方向往城东去了,就知道这小子不肯吃亏的倔性子上来了,急忙带人追上来,还好赶上了为儿子站台。

    欧阳独乐从祖宅大门之中大步走出来,看着陈/云鹏冷笑道:“小孩子打架,竟然还劳动了陈/云鹏你大驾护送,你们陈家两代人真是越来越出息了啊!”

    陈/云鹏正愁没机会显摆呢,欧阳独乐这话等于是困了送枕头。

    “欧阳独乐,小孩子打架本座当然不会插手。我来此不过是看着你罢了,怕你你为老不尊对孩子出手。

    你也不用冷嘲热讽,你不就是因为你那个废物儿子检验出了青色天资吗?我告诉你,我家宁儿在县学检验出了蓝色天资!”

    这消息现在还没有传开,所以欧阳独乐父子都还不知道,当场震惊的欧阳独乐两眼圆瞪,好一会儿涩然才开口道:“陈/云鹏信口开河会闪了舌头的!”

    “哈哈哈!”陈/云鹏在继承人方面被欧阳独乐压制许多年,终于扬眉吐气:“本座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吗?”

    他不屑与再和欧阳独乐言语纠缠,喝道:“宁儿,把欧阳坚这个废物还给他们。你也是没出息,跟这么一个注定在将来连追赶你的资格都没有的失败者计较什么?”

    陈志宁很乖巧,连连称是:“您的说得对,我的格局还是太小,竟然会为欧阳坚这种货色出手。”

    他一掌轻轻切在树干上,咔嚓一声碗口粗的树干折断,上面的欧阳坚呼的一声砸向了欧阳家众人。他们的修士连忙接住。

    陈/云鹏一挥手:“欧阳独乐,你说这是小孩子打架,那么咱们都别出手,让孩子们解决好了。”

    欧阳独乐面色阴沉,他暗中准备针对陈家的计划,修士们都已经散布出去,因而欧阳家的祖宅内力量不足,此时绝不是和陈/云鹏直接开战的好时机。

    再加上他被陈志宁蓝色天资的事情震撼了一下,一时间有些乱了方寸。

    此时,陈/云鹏说出这个提议,他阴森森一笑:“好啊,本座的大儿子欧阳放很快就要回来了,既然是孩子们打架,你我不用出手,可是我家欧阳放也是小孩子,他会去找陈志宁的。”

    陈/云鹏脸色微微一变,暗道不妙。

    欧阳独乐有三个儿子,老三就是现在快被陈志宁废了的欧阳坚。老二原本天资最好,可惜七岁的时候出了意外,变成了一个残废,从此在欧阳家成了个透明人。

    老大欧阳放却是整个欧阳家的骄傲。

    三年前一位风尘奇人出现在启/东县城内,行事乖张性情怪异,人人敬而远之。唯独欧阳放福至心灵死死跟在那人身后怎么都不肯离开,最终被那位奇人看中带回了宗门之中。原来他竟是郡城一个大宗门的太上长老,不但修为已经达到了玄融境巅峰,而且在整个郡城之中地位极高。

    欧阳放跟随他修行三年,如今的实力强大可想而知。

    让他回来对付陈志宁,欧阳独乐信心十足。

    陈志宁却爆发出纨绔死不认输的性子,冷笑道:“他是在郡城混不下去了,灰溜溜的滚回来了吧?这种货色有何可惧?”

    “哈哈哈!”欧阳独乐纵声大笑,然后阴森森的看着陈志宁:“希望到时候你在我家放儿面前,也能如此有骨气!”

    陈/云鹏一挥手:“咱们回去。”

    等他们走了,欧阳独乐狠狠一掌击碎了门前的一只石狮子。

    “恐怕明天整个启/东县城就都会知道,陈家的人耀武扬威的到我欧阳家的地盘上转了一圈,安然无恙的回去了!”

    ……

    陈/云鹏带来了三十位修士,几乎已经是他现在能够调动的全部机动力量。这些修士也是如临大敌,严密护送着两头凶兽尸体返回陈家。

    不由得他们不重视,且不说路上可能被欧阳家和玉二嫂的人伏击;单是这凶兽就事关重大。

    凶兽得天独厚,虽然智慧不高却拥有可怕的力量,以及各种匪夷所思的本命神通。

    在遥远年代之前,百族在仙人的指引下杀出大荒,所要面对的最主要敌人就是凶兽。在这一过程之中,百族损失惨重,无数绝代天骄陨落在和凶兽的战斗之中。

    一阶凶兽虽然是最低级别的凶兽,但也足以横扫元境,只有玄境修士才能稳胜不败。而凶兽的等级只能够提供一个判断实力的大致依据,因为凶兽的个体差别很大,本命神通也各不相同,对上不同功法属性的修士,也可能会造成不同的战果。

    正是因为凶兽难对付,所以凶兽身上的材料一直价格高昂,两头一阶凶兽,这样一笔巨大的财富,就连陈/云鹏都心动不已。

    陈/云鹏已经看过那两头凶兽了:云斑巨蜥和裂地甲兽加起来,价值至少也在三百二阶灵玉!

    最近自己手下因为暗中猛攻玉二嫂的据点损失不小,各种开销逐渐增大,也让自己手头有点拮据,这一笔进项可以说解了燃眉之急。

    他不由得满意看了儿子一眼,心里更是美滋滋的,最近越看自己这小子越顺眼。但是旋即想到这小子为了两个小丫头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卖了,顿时又气不打一处来。

    终于返回了陈府,他立刻命令手下:“马上联系买家。”

    “是!”

    这些事情不用陈志宁操心,他跟老爹说了一声就自己回去了。陈/云鹏交代一句:“等这件事情处理完,爹找你有话说。”

    “好。”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