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鹏刚要开口,就被他抢先说道:“当然不是令公子,只要陈兄能够找到一位青色天资的弟子,让他加入饮火派,我就有把握帮助他和陈家,一起在饮火派内部把欧阳坚压下去!”

    陈/云鹏心中一动,看了汪迟一眼心下明了:这一次大丢面子的不光是自己,也有汪迟在内。

    汪迟已经是饮火派之中排名最高的教头了,一旦老掌门刑人哲退位,汪迟十有**能够上位。

    但是这一次白敬明靠着欧阳坚扳回一城,如果汪迟没什么表示,恐怕会就此失去优势。

    陈/云鹏心里恼火吗?当然恼火了!他的愤怒来源于被欧阳独乐和白敬明联手暗算,其实对于儿子不能进入饮火派,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但是汪迟这个建议,恰好能够报复,而且不用让陈志宁进入饮火派。

    “给我几天时间。”他说道,汪迟点头。

    陈/云鹏告辞离去,转身背对着汪迟的时候,脸色就有些古怪了:很快白敬明就会得到消息,自己的儿子可是堂堂蓝色天资!到时候饮火派上下会不会追悔莫及?

    “嘿嘿!”他心中一声冷笑。

    ……

    实际上,饮火派在陈/云鹏离开之后就接到了消息了。

    三大宗门和县学都有眼线在其他门派附近,这么做是为了一旦出现天才弟子,可以立刻反应挖对方墙脚。

    饮火派在县学的眼线把这个震撼的消息传回来之后,掌门刑人哲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蓝色天资啊,启/东县多少年没有出过这种天之骄子了?明明可以稳妥的落在自己饮火派,可是现在……原本因为收到了一个青色天资欧阳坚的喜悦,也瞬间一扫而空。

    刑人哲只是淡淡扫了白敬明一眼,就一言不发负手而去。

    白敬明也傻了,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这样?!

    ……

    城东,一片广阔气派的宅院之中,一片喜庆欢腾。

    这里就是三雄之中根基最雄厚的欧阳家的祖宅。欧阳坚进入饮火派,整个家族大肆庆祝起来。

    欧阳坚的天资实际上他们自己早已经检验过了,一直秘而不宣,就是为了这一次狠狠阴陈/云鹏一把!

    陈/云鹏攻击玉二嫂的势力,正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陈/云鹏虽然大占优势,但是损失也不小。这一次的事件不过是一个信号,接下来欧阳独乐将会不断出击,将陈/云鹏和玉二嫂一网打尽独霸启/东县。

    欧阳独乐在前院应酬着各方道贺的宾客,欧阳坚则和一群同年龄的狐朋狗友在后边的一个小院里饮酒欢庆。

    他和陈志宁都是启/东县横行霸道的二世祖,各自有一帮势力,之间频繁争斗。

    如今,坐在主位上的一名脸颊如刀的阴狠少年就是欧阳坚,已经有了几分醉意,忽然一名下人快步而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声,欧阳坚大喜:“好事成双,哈哈哈,诸位本少爷现在就可以宣布,启/东县纨绔界的较量,最终以陈志宁惨败收场!”

    “今后在修真界,他陈志宁根本不配做本少爷的对手了!”

    一群狐朋狗友轰然而起:“坚少爷威武!”

    陈志宁在县学的表现,目前还只在几大宗门之间流传,没有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

    陈志宁咬牙切齿:“是欧阳坚干的?”

    他面前一名下人浑身是伤,凄凄惨惨:“是的少爷,陈义带着我们刚到城门外,就被埋伏在那里的欧阳家的下人给包围了,咱们的人寡不敌众被打得好惨,陈义还被对方扣下了。”

    “那两头凶兽尸体呢?”

    “全都被欧阳坚的人抢走了,少爷,小的没用啊……”

    陈志宁摆摆手:“你先下去治伤,这件事情小爷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是。”

    他退下去之后,陈志宁狠狠一咬牙:“陈忠!跟本少爷出去一趟!”

    他没有想到,不是玉二嫂,竟然是欧阳坚!他一直防着那个强悍的寡妇,不留神被自己的老对手钻了空子。

    陈忠立刻答应:“好的少爷,我马上去集合人手。”

    “不用了,你跟我去就行,马上出发不要耽误时间。”

    陈忠傻眼:“少爷就咱们俩?”

    “有什么好怕的?”陈志宁瞪眼。

    ……

    城外五里,一群凶神恶煞的健仆手持棍棒,不时威胁着周围的行人,那些本来想看热闹的人也赶紧离开。

    这些人围着的中央,是一群衣衫褴褛的山民,还有几个身穿陈家家丁服装的下人,陈义和小叫花子都在其中,无一例外鼻青脸肿,陈义更是凄惨,满身是血被打断了两条腿,骨头茬子都刺出来,已经疼得昏了过去。

    欧阳坚带着一群喝的面红耳热的狐朋狗友赶来,立刻有下人眉开眼笑的迎上去:“少爷,这次真是发了利市,您瞧我们截下来的是什么?”

    他领着欧阳坚到后面去,还没有接近,欧阳坚就面色一变,感应到了一阵浓烈的煞气,跟着他来的那些少年们也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那名下人掀开盖在上面的树枝,露出两头巨大的凶兽尸体!

    尽管已经死去,可是那种可怕的煞气仍旧不断地散发出来。尸体上血痕遍布,却没有一直只苍蝇敢靠上来。

    欧阳坚兴奋无比:“是一阶凶兽之中最强悍的云斑巨蜥和裂地甲兽!”

    这两种凶兽不但凶悍而且实力极强,一般的元境修士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也正是因为这样两头几乎同样凶悍的暴兽互相厮杀才会同归于尽,如果其中一头稍微弱一些,恐怕就是一方取胜了。

    “这两头凶兽,每一只都能卖个一百五十枚二阶灵玉,陈志宁那个蠢货不知道走了什么****运,竟然被他捡到了这么个大便宜,不过现在,全都是本少爷的了,哈哈哈!”

    欧阳坚开心无比,今天进入饮火派,扫了陈志宁的面子,又得到了两头凶兽尸体,三喜临门啊。

    他正要吩咐下面人先把凶兽尸体拉回去,忽然一声暴喝传来:“欧阳贱人你找死不成!?”

    县城方向上,陈志宁双目赤红,大吼着杀了过来。

    欧阳坚勃然大怒,陈志宁每次见他都借着他的名字喊他贱人,欧阳坚每次都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

    “就两个人?找死!”欧阳坚看清楚之后大喜过望,指着陈志宁两人喝道:“给我往死里打!出了事本少爷顶着!”

    健仆和欧阳坚带来的那些少年嗷嗷嚎叫着杀了过去。他们以往没少被陈志宁欺负,今天陈志宁居然只带了一个半残废的下人来,正是捏软柿子的机会啊。

    几十人冲到了陈志宁面前,后面的欧阳坚已经可以想象到下一刻,陈志宁就如同被洪水淹没的小狗一眼淹没在这一股人流之中。

    咚!

    一声闷响,一道人影凌空飞了起来,鲜血和破碎的牙齿洒了一路,带着一声凄厉的惨叫狠狠地摔在了欧阳坚面前,一翻白眼昏了过去。却不是他预料之中的陈志宁,而是他手下的一名健仆。

    纨绔圈子还有一个讲究,彼此之间的争斗控制在凡人之间,不能动用家里的修士。因为一旦孩子们之间的争斗动用了修士,就不可控制伤亡了,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所以不论是欧阳坚还是陈志宁,带来的都是一般的家仆。

    第一个飞出来之后,紧跟着咚咚咚的闷响声接连不断,一道道人影惨叫着飞出来,都和第一个一样,一时间鲜血漫天泼洒,碎落的牙齿叭叭叭的掉在地上。

    陈志宁如同虎入羊群,大吼着冲过来一拳一个将那些健仆和欧阳坚的走狗打飞出去。

    围着陈志宁的那群人,少说也有三四十,可是竟然不能阻止他一步!陈志宁不懂什么招式,完全还是之前纨绔打架的那套路,但是一力降十会,九鼎之力发挥着恐怖的威力,任何挡在他面前的人,都在他绝对的力量之下惨叫飞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欧阳坚面前昏迷过去。

    剩余的十几个人已经吓破了胆,犹犹豫豫的不敢上前。陈志宁大步而来,已经快要冲到欧阳坚面前了。

    欧阳坚身边还有十来名健仆,都是最忠心的那一批,眼看着陈志宁杀来,他们大吼一声:“一起上!”

    十几个壮汉一拥而上,抱腰的抱腰、抓胳膊的抓胳膊、搂腿的搂腿,要将陈志宁死死抱住。

    陈志宁一声冷笑,身躯忽然轻轻一个抖震,十几人一起惨叫,身上一小半的关节被陈志宁这一下崩的关节脱臼!

    陈志宁抬脚踢垃圾一样将他们踢开,已经走到了欧阳坚面前。

    后面的陈忠的手里还拎着一根铁棍,呆呆傻傻的站在原地——这是他出门前从门房里顺出来的,原本已经做了舍命保护少爷的打算,却没想到刚才他刚刚举起铁棍,敌人已经噼里啪啦的飞了出去……

    “少爷,好猛!”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