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宁这个时候心里已经只剩下那两个仙子一般的人儿了,至于父亲和饮火派之间的协议,开什么玩笑,被打脱一层皮又能怎样?什么也比不上自己人生幸福重要啊!

    朝东流含笑点头:“好,那四天后你就来县学报到吧,老夫一定会亲自教导你。”

    陈志宁恭恭敬敬一拜到地:“学生遵命。”

    朝东流并不久留,跟陈/云鹏先聊两句,又勉励了陈志宁一番,就带着两个少女回去了。陈志宁的眼睛还陷在两个女孩身上,都走得不见人影了,他还伸长脖子往县学后面看。

    啪!

    陈/云鹏一巴掌抽在他脑后:“看什么看?跟老子回去!”

    沐先生笑眯眯的送道:“陈兄慢走。志宁莫要忘了报到的事情。”

    送走了陈家父子,几个助教凑在一起,悄悄竖起大拇指:“高!教谕大人实在是高!”他们一帮人磨破了嘴皮子都没办成的事情,教谕大人一出手轻松拿下。

    只是沐先生想到了自己之前称赞教谕大人“谦谦君子”,顿时面色有些古怪。

    ……

    “爹,教谕大人身后那两个女孩子是他的孙女吗?”陈志宁一出了县学大门就立刻开口问道。

    陈/云鹏差点要爆炸了,一巴掌抽过去:“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

    陈志宁敏捷的躲开了,仍旧急不可耐:“爹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你可是启/东县地头蛇,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那样我会鄙视你的……”

    陈/云鹏七窍生烟:“你这个不孝子,有这么说自己亲爹的吗?”

    陈志宁笑嘻嘻道:“这说明咱们父子关系亲密。”他凑上来:“爹,你也说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儿子这不就是在尽孝吗?”

    “再说了,朝东流大人德高望重,听说门人弟子遍布天下,要是孩儿成了他的孙女婿,对咱们陈家可是大有好处的。”

    陈/云鹏的确被这个美好的计划打动了——天下没有哪个父母会看不上自己的孩子,即便是朝东流的孙女身份尊贵天之娇女,陈/云鹏也觉得自己儿子不差,绝对配得上人家。

    他心中微动几下,说道:“朝大人右边的女孩是他的孙女朝芸儿,左边那个女孩我也不知道,应该是最近今天才来到县学的。朝大人只有一个孙女,所以那一个一定不是了。”

    “朝芸儿,右边那个……”陈志宁回忆了一下,是那个灵性天成的女孩。而左边那个清雅女孩身份仍旧是个谜。

    陈/云鹏叹息一声:“你这个小兔崽子,你爹这回被你坑死了!你让我怎么跟饮火派交代?”

    陈志宁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压根就没听到老爹的抱怨。

    一行人回到家中,陈/云鹏把儿子丢下就出去了,这小子一看见两个女孩就被县学拐跑了,可是后面一大堆事情都得他这个当老子去擦屁股,堂堂启/东县三雄之一,怎么想怎么憋屈。

    陈/云鹏快到了饮火派大门外的时候才忽然反应过来:朝东流你不厚道啊,你是故意带着孙女出来的吧?

    陈志宁一个人在屋子里发着呆,患得患失,一会儿两眼放光,一会儿愁眉苦脸,一会儿又甜蜜而笑。

    蔡琳自从少爷回来,就在跨院门外站着,手里攥着一只绣工精美的荷包,犹豫了三番五次,还是没有勇气进去。

    直到陈忠正好出来撞上她,看到她手里的荷包没有多想:“绣好了?给少爷送去吧。”

    蔡琳硬着头皮进去,陈志宁总算是回过神来,看到是蔡琳灵机一动,拉过她来:“你来试试这个。”

    蔡琳的小手被他拉住,薄薄的脸皮有些发热,忍不住有些害怕起来。

    不过接下来陈志宁在她手里塞了一块石头,蔡琳一愣,陈志宁说道:“这是天赐神石,你来试试资质如何。”

    陈志宁是想起蔡昊的资质不俗,说不定妹妹也不错呢。

    蔡琳的小脸还有些发红,按照少爷的指点,慢慢的尝试起来。不料这一试光芒猛的从石头中迸射出来,照耀的满室生辉。

    陈志宁看着浓郁的青色光芒愣了一下,差点泪奔:人和人差距为什么这么巨大?自己要是没有桃树,资质只是红光勉强,可是随便捡回来的一个丫鬟竟然都是青光浓烈!

    他摆了摆手:“你出去,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蔡琳委屈,小嘴儿瘪了一下差点哭出来,小心翼翼的把荷包放在桌子上,低着头走了。陈志宁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资质不好,拿人家一个小丫头撒什么气?

    他喊了一声:“诶,我……不是怪你。”

    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这事情,拿起桌子上的荷包看了看,手艺真巧,正面绣着一株梅花,背面是“长命百岁”四个字。

    “谢谢,我很喜欢。”这倒是由衷之言。

    看到陈志宁称赞自己的手艺,蔡琳终于露出一丝微笑。陈志宁想了想,问道:“你想修行吗?”

    “我?”蔡琳指着自己十分意外,眼中神采一闪而过暗淡下去:“我不行的……”

    陈志宁已经从刚才的一时冲动,变成了深思熟虑,再次说道:“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哥哥多半会进入出云门,我可以安排你进入另外两个宗门之一,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志向了。”

    蔡琳这才认真的看着少爷,难以置信问道:“少爷……为什么?”

    陈志宁道:“你有天分,不应该被埋没。”

    蔡琳挣扎犹豫:“可是……这份大恩,我报不了啊。”

    陈志宁哈哈一笑:“你毕竟是陈家出去的人,若是将来修炼有成,岂能不回报陈家?这就已经足够了。”

    蔡琳不自信:“我……真的能行?”

    陈志宁很想破口大骂,你青光天资,比少爷我行多了!

    他忍着心中的“伤痛”,点头说道:“一定行的,我对你有信心。”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鼓舞了蔡琳,她两只白生生的小玉手在胸前互相攥紧,用力的点了点小脑袋:“好,我愿意!”

    陈志宁暗自松了口气。虽然自己放了饮火派的鸽子,但是赔给他们一个青光天资的弟子,这件事情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将这件事情安排妥当,他才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来:“陈忠!陈义去了好几天了,怎么还没回来?”

    陈义被他派去跟着小叫花找那两头凶兽尸体了,不过一晃两三天了,还不见回来。

    小叫花说的巨岩村距离县城一百多里,而且大多是难走的山路,即便如此两三天的功夫也差不多应该回来了。

    陈忠立刻道:“我马上派人去查一下。”

    陈志宁心中一阵嘀咕,该不会是什么圈套吧?父亲最近一直在暗中对玉二嫂的势力动手,难道是玉二嫂派人冒充叫花子卖灵药,想要把自己引出去?

    ……

    陈/云鹏进了饮火派等候片刻,一直和他联系的教头汪迟就和另外一位教头白敬明一起赶来。陈/云鹏心中愧疚连忙起身抱拳:“汪兄,白兄。”

    汪迟连忙道:“陈兄快请坐。”

    白敬明却显得冷淡,只是微微回礼也不说话。

    陈/云鹏暗觉奇怪,原本打算一上来先道出实情,然后请求饮火派的谅解,自己再给饮火派做出一些补偿。但是现在,他决定按兵不动了。

    果然,汪迟为难开口道:“陈兄,这次愚弟惭愧啊……之前咱们商量好的事情,恐怕要暂时搁置了。”

    陈/云鹏不动声色:“哦?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汪迟尴尬,一边的白敬明却毫不客气说道:“实不相瞒,陈先生和汪迟的协议我们饮火派内部也一直存在着争议。令郎的资质……不说也罢,整个启/东县城谁不知道?若是将他收入我饮火派,就我个人觉得,宗门声誉大大受损不说,恐怕也愧对列祖列宗!”

    “而今天入门考核之中,欧阳独乐阁下的三子欧阳坚在我饮火派之中检验出了青色天资,而他毫不犹豫的加入了我们饮火派,所以……呵呵,我想陈先生此时恐怕也不希望继续履行这个协议了吧?”

    这一番话,就差指着陈/云鹏的的鼻子骂:你儿子是个废物,我们现在发现了一个天才,人家老爹的势力不亚于你,我们当然要一脚把你踢开了。

    陈/云鹏双眼一眯,压制了自己怒火,但是身上的气势已经如同火山爆发的前夕。

    白敬明脸色微变,全身紧绷戒备起来,对方毕竟是启/东县城有数的强者,真个发作起来,他是绝对招架不住的。

    陈/云鹏冷笑,自己这段时间忙着报复玉二嫂,忽略了三雄之中的另外一个老对手欧阳独乐!没想到他竟然在这里埋伏了自己一下,端是狠辣,不愧是启/东县三雄之中根基最深的一个。

    汪迟连忙起身来,恭敬一拜:“陈兄,这件事情全怪小弟,一切后果由小弟全权承担!”

    “哦?”陈/云鹏淡淡看了他一眼,转而针对白敬明:“饮火派如此见风使舵,不怕有亏三大宗门的名声?”

    白敬明冷笑:“某知道陈先生觉得落了面子,但是这种见不得光的协议陈先生难道会主动披露出去?那样的话固然我饮火派颜面扫地,可对你陈家的名声也没什么好处吧?”

    陈/云鹏冷哼道:“那么咱们的协议作废?”

    “作废!”白敬明斩钉截铁。

    陈/云鹏霍然而起:“那好,自此以后两不相欠!”

    “好走不送!”白敬明也十分强硬。汪迟连忙追着拂袖而去的陈/云鹏出来:“陈兄,且听小弟一言……”一走一追,很快出了饮火派。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