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沐先生也面色一变,眯起眼睛来冷冷的看着郑烨。但是郑烨挑起了这个由头之后,就悄悄站在一边不吭声了,那些本就不服气的少年们却被他这一个提议勾逗的不可遏制:“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不敢用天赐神石验证一遍?”

    “那个荒唐纨绔根本就是个废物,他能催动六层石环?传出去恐怕整个启/东县都没有人相信!”

    “我们不服!县学不公,有辱书院清誉!”

    群情激奋之下,陈/云鹏和沐先生暗中相视一眼,都有些拿不定主意。沐先生很清楚县学的确是做了一点手脚,但是他的安排的仅仅是让陈志宁石环转动两圈,勉强合格就行了。

    而现在陈志宁居然一口气催动了六层石环,他不知道是陈志宁的血脉突然觉醒,还是因为下面人办事不利出了差池。所以现在沐先生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陈志宁站了出来:“天赐神石?没有问题呀。”

    藏在众人后面的郑烨面色微变,陈志宁如此淡定坦然,让他有一丝不详的预感:难道这条废柴真的开窍了?

    陈志宁看着众人,暗暗一个冷笑。要是几天之前,小爷我还害怕你们检验资质,但是现在,小爷的资质连我自己都害怕啊!

    他先是吃了一只先天灵桃,这两天里又用小叫花的神秘灵药培育了一枚新的先天灵桃,而且效果比第一枚更好。

    并且金竹解析《青云志》成功,他用《双击神魔体》的“漆黑阴面”修行灵气,与纯金阳面的《道艺》相辅相成,进度大增。

    此时的陈志宁,不论是资质还是境界,都已经达到了他这个年纪上的极高层次,这一次的入门考核,真的是百无禁忌:“你们出什么招术小爷都能接着!”

    沐先生想了想,挥手道:“去取一块天赐神石来。”

    很快一名弟子取了天赐神石回来,数百个少年男女一起看着陈志宁,笃信他接下来就会出丑。可是陈志宁没有片刻耽搁,抓起了天赐神石,存息凝神。

    一道炫目的赤光冲天而起,旋即化为了橙色,然后是黄色、绿色、青色,竟然一直到了蓝色才稳定下来。

    而这蓝光深邃厚重,圆融照耀周围一丈,竟然在蓝光天资之中也是出色!

    全场再次哑然。人们百般不愿相信这样一个二世祖从废物变成了天才。这没有天理啊,正常的发展应该是败类二世祖就这么一路跌落下去,最终把家业全部败光,然后凄惨而死,成为后人告诫子弟奋发上进的一个反面典型吗?

    可是为什么这家伙居然奋起了?

    陈志宁看着周围,目光最后落在郑烨和张元和的身上,冷笑问道:“信了吗?”

    两人无言以对,陈志宁随手丢开那块天赐神石:“我其实很佩服你们,竟然莫名其妙的对自己超级有信心,那丁点可怜的资质,竟然真的以为自己是天才了,看见谁都想踩一脚。可惜啊,这世界广阔,英雄辈出,你们也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

    他每一句话都像一个沉重的耳光抽在了两人脸上。想到两人从淮扬楼就开始鄙视陈志宁的资质,觉得自己才是高高在上的那一方,结果现在两颊好痛!

    陈志宁看了看两人,最后补了一句羚羊挂角天外飞仙的伤害攻击:“你们两个还是回去关上门,互相翻牛牛玩吧。”

    两人差点吐血:这叫什么话!你还真坐实了我们俩的不正当男男关系啊!

    来参加考核的女孩占了一半,一个个红着脸暗啐这家伙果然是个败类,大庭广众之下这么龌龊的话也能坦荡大声的说出来。

    陈志宁嘿嘿冷笑,这算什么?小爷的底线你们还没有触摸到呢。

    陈/云鹏老脸讪讪,孩子骂仗乃是正常,不过自家小子从哪里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口诀”?

    沐先生和另外几个助教在陈志宁手中的天赐神石放出蓝光的那一瞬间表情凝固,一直到这会才回过神来。

    事情的发展也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他们本来想暗中操作一番,走后门弄进来一个废柴纨绔,没想到一脚从烂煤堆里踢出来一块大宝石!

    “速速去禀报教谕大人,我来拖住陈家父子,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走脱了,一定要把陈志宁留在县学!”

    助教们信誓旦旦的展开了计划,至于陈志宁“私德有亏”的小节,收进来之后咱们可以慢慢调教嘛。

    陈志宁一转身,迎面就是沐先生那张前所未有的真诚笑脸!吓得他往后一个趔趄,暗道这位助教大人也是骑墙,之前看自己的眼神里都藏着不屑,现在看到自己真的是个天才立刻换了这副模样。

    “志宁啊,我觉得你的性格很适合在县学修行,我们一定会给你最好的指导,我看你也不用去宗门那边了,就这么定下来,我保证你会直接成为教谕门徒!”

    县学里的弟子也有高下之分,一般都是助教们在指点弟子修行,这批人称为助教门徒,而县学中官职最高的教谕大人却不是随便指点弟子的,只有那些真正的天才才会被教谕大人看重,入学就直接成为教谕门徒。

    两者的身份差别,更会在未来产生巨大的影响。想想看你的同窗是一群前途无限的天才,和同窗是一群普通人之间有多大的差距?越往后修行,同窗之间互相帮扶,越会进步飞快,将普通人远远甩下。

    沐先生还在劝说:“你可能还不知道,咱们启/东县地方虽然不大,但是教谕朝大人却是一位真真正正的大修!在咱们整个太炎王朝都是赫赫有名。

    他老人家只是因为想要教化世人,才会轮流在各县之中担任教谕之职,每三年换一县,今年正好在咱们启/东县。

    朝大人德高望重,乃是世人敬仰的谦谦君子,门人弟子遍布太炎朝堂内外,你成了朝大人的弟子,前途一片光明,甚至能够达到一个启/东县人从未企及的高度!”

    陈志宁干笑两声:“呵呵,先生说的都对,小子很感激县学的看重,一定会首先考虑县学的。”

    他一面说着冠冕堂皇的话,一面往外走去。开什么玩笑,老爹已经和饮火派谈好了,我要是进了你们县学,回去还不得让老爹打脱一层皮?

    沐先生在忽悠陈志宁的时候,县学后院,一名清癯老者正在闲适的浇花,一阵阵清脆如同黄鹂一般的读书声从一侧的厢房内传出来。

    一名助教心急火燎的冲进来:“大人好消息,六层石环的弟子!”

    朝老人也是意外:“启/东县竟然还能出一名六层石环的弟子?”

    “正是!沐先生正在拖住他们,我来请您定夺,迟了怕是要被那些宗门抢走了。”他低声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了,总有些讪讪,没想到最后弄成这个结果。

    老教谕倒是并不介意他们的这些“手段”,沉吟一下之后问起了陈志宁平日里的德行,助教无奈说了。老教谕笑了笑:“罢了,老夫亲自走一趟吧,教化世人乃是本官的职责。”

    助教连连点头,顺手拍了一记马屁:“大人高风亮节,非我等所能及也。”

    老教谕朝厢房内喊了一声:“芸儿,青岚,有没有兴趣跟我出去看看这一次前来考核的弟子?”

    读书声落下,厢房内立刻传来一阵欢快的声音:“好呀爷爷。”

    很快两个女孩牵着手从厢房内走出来,和陈志宁年纪相仿,左边的女孩灵动,右边的女孩清雅,春兰秋菊各有殊胜,竟让人一时间分不出高下,只能感叹造物主之神奇,竟然能够创造出这样两个平分秋色却各有气质的绝色佳人。

    老教谕笑眯眯的背着手,带着两个女孩往前面去了。助教总觉得老人家的笑容不是那么简单,藏着些什么意味。

    陈志宁已经快要出了县学大门了,一阵轻轻地咳嗽声传来。陈/云鹏脸色微变,连忙上前恭恭敬敬的拜见:“没想到竟然惊动了朝大人,犬子何其荣幸!”

    朝东流呵呵一笑,摆手道:“为朝天选拔英才然后悉心培养,本就是老夫分内之事,谈不上什么惊动不惊动的,倒是云鹏你养了个好儿子啊。”说着,满意的看向陈志宁。

    陈志宁第一眼看到的绝不是朝东流,而是从朝东流身后鬼灵精怪的探出来的一个小脑袋。青黛色的长发扎成了一只只小辫子,琼鼻高挺光洁,双唇如同成熟的樱桃一般。最吸引他注意力的却是那一双眼睛,充满了灵性,如同空灵的山野间一头活泼的小鹿。

    这种浑然天成的灵性,轰然击中了陈志宁的心灵,让他口干舌燥满身游动,恰恰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足以和这个女孩分庭抗礼的清雅身影出现在了另外一侧,她眨了一下清澈得如同晚秋湖水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陈志宁,顿时让他心中惊雷再起!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陈志宁心中惨叫三声:“这回肯定要被老爹打脱一层皮了。”

    “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小妖精?只有这样的女孩才值得小爷我断送贞?操啊!”

    陈/云鹏拽了一下痴痴呆呆的儿子:“蠢货!快来拜见朝大人,朝大人乃是我朝大修,德高望重名扬四海,你若是能够学得大人三成本事,我陈家就要烧高香了!”

    陈志宁终于回过神来,恋恋不舍得看了两个女孩一眼,这才行礼拜见:“朝前辈好。”朝东流对陈志宁的一切反应了然于胸,不动声色问道:“志宁你感觉我们县学如何?愿不愿意来老夫门下修行?”

    陈志宁想也不想的点头答应下来:“非常愿意!”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