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人到了门口,另外一侧的小门打开来,助教沐先生从里面迎出来,对陈/云鹏拱手笑道:“陈兄来了。”

    陈/云鹏连忙带着众人下马:“劳动沐先生前来迎接,罪过罪过。”

    沐先生一笑,往里引道:“志宁,走吧,从这边先进去。”

    不料那些排队的人之中却忽然有人愤怒喝道:“这不公平!陈志宁不过是个败类纨绔罢了,凭什么我们在这里排队,他却能够独自进去?”

    陈志宁一看,哟呵还是个熟人:上次在淮扬楼被他找人揍了一顿的“张兄”,在他身边还站着那位“郑兄”。

    一旁有人助威:“张元和说的没错,我们这么多人都在老老实实的排队,他陈志宁凭什么能够提前进去?难道就因为他爹是陈/云鹏?”

    “谁都知道陈志宁帝嬴血脉不显,十足十是个废物。如果他是郑烨兄和张元和兄这样的天才,提前进去我们也就认了,可是张兄和郑兄都在此地,他有什么资格提前进去?”

    一时间众人沸腾,就连沐先生也有些不好办了。

    陈/云鹏低声说道:“罢了,沐先生的关爱宁儿他记在心中。咱们还是按照规矩来办吧。”

    沐先生点头:“也好。”

    陈志宁狠狠瞪了张元和跟郑烨一眼,这两个蠢货身上的伤好了就忘了疼是吧!他正要站在队伍最后,忽然一直没有出声地郑烨突的喊道:“陈志宁为什么会被安排提前进去?只怕这其中有猫腻呀。”

    沐先生脸色一变,排队的那些少年们恍然大悟:“必定如此!陈志宁的资质极差,绝难通过入门考核,这是要暗中放水,让他入门啊。”

    “啧啧啧,有个好爹真是管用啊,竟然能把黑手伸到县学之中。”

    沐先生怒喝道:“信口雌黄!县学一向公正,岂能做出这种舞弊之事?”

    实际上不光他们县学,其他三大宗门也一样,提前和陈/云鹏商量好了,无论如何也会让陈志宁通过的。

    陈志宁看着郑烨和张元和,心中一阵冷笑,却暂时隐忍不发。

    少年中有人喊道:“陈志宁是条废柴乃是全县共知之事。可是入门考核却是单独进行,他若是通过了,如何能够服众?”

    沐先生深吸一口气,喝道:“既然如此那今次的入门考核就将天晷搬出来,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尔等总无话可说了吧!”

    众少年果然没了说辞,低声议论纷纷。

    沐先生似乎也是恼怒了,大手一挥下令:“里面准备好,将所有的天晷搬出来,让大家看看各自的资质如何。”

    “尊令!”负责操办入门考核的县学弟子立刻将里面十个考核房间的天晷搬了出来,在县学院子之中一字排开:“先生,准备好了。”

    沐先生冷笑一声:“开始吧!”

    陈志宁排在最后,陈/云鹏用只有父子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放心吧,你一定能够通过。”

    陈志宁一愣:“这都能作弊?”

    陈/云鹏看着那些少年冷笑:“你道为何先祖们明明有了天赐神石,却一定要弄出个天晷来进行入门考核?”

    陈志宁哑然:原来如此啊!

    其实入门考核的过程十分简单,就是将双手按在天晷的圆心处,从内到外一共有九个石环,全力催动之下,能够转动的石环越多,证明资质越好。

    而不同的书院、不同的宗门,根据自家功法的特点和属性,对天晷进行微调,所以天晷测出来的资质,和天赐神石略有不同,是最适合自己门派的资质——当然还有一个最隐秘的用心就是陈/云鹏刚才所说的,不过虽然大家都知道,却没有人说破罢了。

    一次十名少年上前,很快就已经检测了上百人。不过这些弟子的资质都只能算是一般,催动的石环大都在三层以下。

    而相同石环转动的越快证明资质越好。

    百人之后,渐渐有一些天才少年脱颖而出,有一名少年一口气催动了四层石环,简单对应的话,大致相当于天赐神石绿色光芒的资质了!

    “好!”周围一片喝彩之声,那名少年有些腼腆的退了下去,沐先生微笑颔首,对他也是关照有加。

    陈志宁眼尖,在众人之中竟然看到了蔡昊。这穷苦少年上前之后,竟然是一口气催动了五层石环,可谓是一鸣惊人,让县学的几位助教都是连连点头,私下里商量要重点观察一番。

    蔡昊强自镇定走下去,只是微微发抖的双手出卖了他,陈志宁咋舌:看不出来这小子资质这么好。

    又是一轮弟子之后,轮到了张元和。他一上去,就有几个附庸大声叫道:“张兄让他们涨涨见识!”

    张元和双掌按在天晷圆心,全力催动之下,日晷的石环发出石头摩擦的粗粝声音,一点点的转动起来。

    最内层的石环越转越快,很快传递到第二层、第三层,一直到了第四层还是转动的很快。但眼看着就要能够带动第五层,却有些后力不济,遗憾的停在了第四层。

    张元和微感失望,不过能够催动第四层石环已经是非常骄人的成绩了。他下去之前,有意无意的扫了陈志宁一眼,嘴角傲然翘起。

    “哟!这没尾巴的兔爷儿还挺傲娇!”陈志宁冲着他大骂一声,登时让张元和差点蹦起来,身边的人连忙拉住他,不停劝说:“别跟他一般见识”。

    陈志宁身边站着他爹,还有十八位修士,这个时候上去那不是找揍吗?

    轮到郑烨上前,他淡淡扫了陈志宁一眼,道:“靠山总会有倒掉的那一天,唯有自身的实力才是真正的本钱,哼!”

    郑烨站在了天晷前,大喝一声双掌重重按在圆心上猛一催动,石环喀啦一声飞快转动起来,一口气带动了四层石环,并且还在不断向外传递,终于将第五层石环也带着转动起来,只不过第五层转动的速度比不上刚才的蔡昊罢了。

    “好样的!”张元和带头大声喝采,县学的助教们飞快的私下交流起来,今年的好苗子不少,争取将他们都留在县学。

    陈志宁阴阳怪气道:“哟,这兔爷儿对郑烨是真心好呀,比他自己还高兴,这两个到底什么关系?”

    张元和满脸通红怒吼道:“我不是兔爷!”

    连陈/云鹏都听不下去了,一巴掌抽过去,笑骂道:“你都从哪听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郑烨走下来和张元和并肩而立,淡淡道:“逞口舌之利算什么本事?待会儿不要在天晷前面丢人才好。”

    陈志宁嘿嘿一笑,却不说话,张元和和郑烨自然以为他是心虚了。

    之后的考核中再也没有什么特别亮眼的人物,小半个时辰之后,终于,轮到了陈志宁了。他和剩下的五个少年一起上场,郑烨和张元和自然是冷笑站在一旁等他出丑。除此之外陈志宁又感受到了另外一道目光,一回头原来是蔡昊。

    “你们猜,这个败类能催动几层石环?”

    “几层?你竟然用了几这个字,他能催动一层就不错了。”

    “哈哈哈,兄台批评的对,是我用词不当。”

    陈志宁很郁闷,因为如果没有那株桃树,他还真被这帮混蛋给猜中了。想一想之前天赐神石那可怜兮兮的红光,恐怕自己催动天晷就算是第一层石环,转动也会非常缓慢吧?不过现在……

    他平复心情,排除杂念,双手不疾不徐的按在了圆心上。

    远处的沐先生对陈/云鹏暗中示意:放心。

    喀啦、喀啦、喀啦……陈/云鹏掌下的天晷渐渐转动起来,而且越来越快,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很快转动就传递到了第三层,而且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这不可能!”张元和一声惊呼之中,天晷的转动已经顺利传递到了第四层,这一层石环由慢而快,迅速的又传递到了第五层,并且速度仍旧很快!

    “天晷出了问题吗?”郑烨失声喊道。

    陈/云鹏诧异的看了沐先生一眼,如果这是县学安排的,可有些出格了!

    但是沐先生也是一脸震惊,显然不会是他们安排的,县学的人又不傻,这样安排岂不是欲盖弥彰?

    第五层石环速度继续加快,嗡的一声将旋转传递到了第六层石环上!陈志宁已经是最后一批入门考核的人,也就是说他是这一批县学的入门考核之中,资质最好至人!

    “这、这这……”所有人目瞪口呆,这个结果实在是让人太难接受了。

    一片鸦雀无声之中,忽然有人别有用心说道:“这一具天晷恐怕出了问题吧?不如让他用天赐神石再测一次?”

    说话的正是郑烨。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