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宁说完,小叫花想了想,道:“一起算三千两银子!”

    “你怎么不去抢!”小叫花刚一说完,陈义就炸了,怒声喝骂。陈志宁只是淡淡伸出一个手指头:“一千两,我只有这么多了。”

    “少于两千两不谈!”

    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双方约定一千五百两银子,陈志宁先付一千两,等把两头凶兽弄回来,再付剩余的五百两。

    陈志宁收了那株貌似不起眼的灵药,然后阴森森吩咐陈忠:“带人跟着他,要是他敢耍滑头,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

    陈忠原本就觉得这小叫花子骗了少爷,对他很不友好,立刻狞笑道:“少爷放心,全都交给我了,保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陈志宁一挥手,带着陈义回去了。

    他将那株灵药小心翼翼的送入指环空间,埋在了桃树下面,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棵桃树疯狂挥舞着自己的枝叶,似乎极为开心。

    可惜金竹因为缺少灵玉,对于《道艺》的解析十分缓慢,仍旧只是一片模糊的文字。

    陈志宁想了想,这么等下去不是办法。他满脑子想着赚钱,事实上以他陈家少爷的地位,想弄点什么事情赚个千八百银子轻轻松松,但是想要赚灵玉……没门!

    灵玉、莽石乃是修士们修炼的必备之物,本身就十分稀有,再加上需求量大,一般的小修士手中都未必有几块。

    陈志宁叹了口气,只好硬着头皮去找老爹。

    “还要?!”老爹吓了一跳:“你以为灵玉是大风刮来的?”

    陈志宁嬉皮笑脸的给老爹捏肩捶背:“爹,孩儿现在可上进了,您瞧。”他随手将老爹桌子上一只茶壶捏成了陶粉。

    陈志宁得意洋洋,却没看到老爹脸都绿了:“这是本山灵泥为原料,制器大师亲自操刀烧制的茶壶,虽然还算不上法宝,但是能够大大促进修行进度,提升悟性,价值三十六枚二阶灵玉!”

    “啊?!”陈志宁傻眼,然后立刻反应过来反咬一口:“你一只茶壶都三十六枚二阶灵玉,儿子跟你要十块灵玉你还舍不得给!”

    ****鹏:“你刚才不是只要六块?”

    “你对孩儿不好,我去郡城找我娘告状去。”

    ****鹏头大:“行了,你给我回来。”他认真看着陈志宁:“你最近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忽然体质大增,又为什么会消耗这么多灵玉?”

    那只茶壶,已经无限接近法宝了,如果不是那位制器大师在炼制过程中略微走神,肯定是一件一阶法宝。

    不光功效强大,而是格外坚固。就算是让陈忠这壮年汉子用大锤全力去砸也不可能打碎。可是儿子小小年纪,随手一捏成了陶粉!

    陈志宁支支吾吾,他不想跟父亲说谎,但是这个秘密现在的确不是告诉他的时候。

    ****鹏郑重道:“小子,有些法门碰不得。虽然短期内能够让你飞速提升实力,可是那是以未来作为代价的,你懂吗?”

    陈志宁一翻白眼:“您儿子是那种蠢货吗?”

    ****鹏想了想,这小子从小贪生怕死,有时候又十分鸡贼,就算是有老魔头想骗他修炼魔道功法,怕是他也不会上当。

    他也知道凡间界有很多风尘奇人,就喜欢神神秘秘的调教出一个弟子,然后一鸣惊人。于是颔首道:“好吧,我再给你十块二阶灵玉。”

    陈志宁一声欢呼:“谢谢爹!”

    ****鹏苦笑:“希望老爹这些灵玉投下去物有所值。”

    他是决不会承认,自己惧内,真的怕儿子去郡城告一状……

    陈志宁拿着灵玉,一溜烟蹿回了自己的跨院,让陈忠守在门口,然后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自己的指环空间,然后将两块灵玉埋在了金竹下面。

    几乎是肉眼能看见的速度,金竹上面的文字迅速的清晰起来。陈志宁没耽误时间,又把另外两块仙玉埋在了桃树下面。

    桃树因为有了那一株神秘的灵药,已经开花结果,不过果实仍旧十分幼小,有了两块二阶灵玉,生长的速度加快了,但是相比之前那一枚,仍旧显得有些缓慢。

    “这么说来,这一次的桃子应该效果更好,但是消耗的灵玉也会更多喽。”陈志宁这个时候,绝对是痛并快乐着。他能够不断提升资质,加快修行进度,可是消耗也是在太大了!

    他还没有开始修行真正的修行,就已经消耗二阶灵玉了!一般元境三重的修士,只需要一阶灵玉就足够了。

    “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他抱怨了一声,一转头看到一节金竹啪一声掉在地上,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他先收好了这一节金竹,然后将《青云志》埋在了金竹下面,又加了两块二阶灵玉当肥料,这才施施然退出指环空间。

    而后,他在蒲团上盘膝坐好,静气凝神,双手举起金竹贴在自己的额头上。一道金光融入他的眉心之中,不过比起上一次,他资质提升之后悟性也随之提升,迅速将这一道金光融入脑海之中,并没有眉心鼓胀的感觉。

    金光流淌干净之后,金竹化作飞灰。而陈志宁则默默的感悟着这一部典籍。良久,他睁开眼来赞叹一声:“果然博大精深,可惜只有入门部分,仅仅能够修炼到元启境。”

    想要得到后面的部分,就要进入县学。

    他运转了《双极神魔体》,将身躯化为纯金,然后开始修炼《道艺》。有了金竹解析,又有先天灵桃提升了资质,修炼起来毫无阻碍,一路顺风顺水的完成了一个小周天。

    而后陈志宁颇有些欲罢不能的又一口气修炼了八个小周天,完成了一次大周天的修行。

    他从那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之中退出的时候,感觉到周身力量缠绕,天地似乎对他有了一个新的“认可”。

    站起身来舒缓了一下身体,陈志宁越发感觉到和未曾修行之后的不同。之前即便是有《双极神魔体》的底子,身躯之中蕴含九鼎之力,可是也没有现在这种“天地为我所用”的感觉。

    当然他很清楚,这只是一种感觉而已,真正做到这一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距离入门考核还有两天时间,陈志宁沉醉在这种修炼之中,之前的狐朋狗友鬼混再也提不起兴趣来,一晃两天时间已经过去了。

    这日一大早,陈志宁就被父亲亲自从被窝里拽了起来:“新衣已经准备好了,洗漱完毕过来吃饭,为父今天亲自送你去考核。”

    陈志宁出门的时候发现气氛有点不对,父亲一身雄壮的武弁服,战马一侧挂着一只狭长的盒子,一股浓烈杀气透过那只木盒渗透出来,显然里面是一柄饱饮敌血的攻击型法宝。

    而除了父亲之外,还跟着十八名元融境的修士——这等强大的力量,更像是要去和敌人开战,而不是护送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去入门考核。

    “上马!”父亲喝了一声,陈志宁不再多想翻身上了一匹骏马。前方有四名修士开路,两侧各有两人护翼,剩余的十名修士跟在两人身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直奔县学而去。

    ****鹏在马上低声对儿子说道:“这一阵子,为父扫平了玉二嫂七个据点,打得她快要翻不了身了。越是这段时间越是危险,所以小心无大错。”

    实际上陈志宁这几天出门,都有****鹏安排的四位强大修士暗中保护。

    一提起玉二嫂,陈志宁就觉得裆下一阵凉飕飕的,心中却有些温暖:原来老爹最近不声不响竟然布置了如此惊人的报复行动。三雄开战可不是一件小事,但是为了给自己报仇,老爹毫不犹豫的去做了。

    ****鹏又看了看周围,说道:“县学和三大宗门的人都和为父谈过了,饮火派给出的条件最优厚,你要是没有偏好,就选饮火派吧。”

    陈志宁自无不可:“好,孩儿听您的。”

    ****鹏点点头,似笑非笑的看了儿子一眼:“玉二嫂倒是提醒为父了,你也老大不小了,入门之后为父先给你选了**个通房丫鬟,传宗接代乃是大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陈志宁脑子里嗡一声,一个声音在抗争大吼:难道逃过了玉二嫂的毒手,却逃不过老爹的魔爪?!

    他幽幽怨怨的看着父亲:“爹,我还小呢……”

    “不小了。”****鹏倒是没胡说,凡间界十三四岁当父亲的并不在少数,甚至有的人家,十来岁就让双方成亲先住在一起。

    “可是……孩儿现在不想分心,还是努力修炼要紧。”

    ****鹏不放过他:“不会耽误你修炼,你只要给家里留下种子就好,越多越好,毕竟你是帝嬴血脉,你的后代一定会显化血脉威力的。”

    陈志宁咬牙道:“那我能不能自己选?”

    ****鹏一瞪眼:“那怎么行?你小小年纪哪懂得什么样的女子旺夫易生养?”

    陈志宁一听彻底绝望了,他脑海中迅速闪过父亲身边的几个丫鬟:几乎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水桶腰,大饼脸,塌鼻子,满脸麻子……

    陈志宁现在还不明白父亲一直对外宣称丫鬟是自己选的,只是他惧内的掩饰。他真以为父亲的眼光不咋样,选个丫鬟一个比一个丑。要是让父亲来给自己选妾,他还不如从了玉二嫂呢。

    “孩儿还是觉得,大丈夫当以事业为重。”陈志宁决定垂死挣扎一下。

    ****鹏看着他,嘿嘿一笑道:“事业为重?这么说起来我儿这次是真打算在修行路上有所建树了?”

    “请父亲相信我。”

    “那好吧。”****鹏终于松口:“只要你能在半年之内修至元融境,为父就答应你暂时不必传宗接代。”

    陈志宁心中一声哀嚎,保卫贞?操任重道远啊,以后不光要防着外人,还要当心自己的老爹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