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随着百族王朝的建立,朝廷和宗门之间的矛盾也不断爆发。修士虽然是王朝战力的根本,但有宗门牵绊的修士总是让王朝不那么放心。

    并且历史上一次次“诡异”的事件,也证明绝大部分修士仍旧是心向宗门,做不到“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于是凡间界各大王朝一直在致力于寻找宗门修士的替代者。

    可是这个过程十分艰难,几乎每一部修行典籍都是从宗门之中流传出来的,即便是这些宗门在漫长的历史当中覆灭了,但这些典籍也仍旧是宗门典籍。

    王朝并不死心,他们发动了庞大力量,不断寻找着,终于在七千年前,从文明之外的蛮荒中发掘出一座悠远年代的遗迹。从这座遗迹的规模来看,遗迹文明一点不弱于当时的凡间界,甚至还有过之。

    而遗迹之中的修行典籍和宗门典籍大不相同。宗门修行的乃是灵气,遗迹当中的典籍,修行的却是“莽气”。

    经过反复检验,最终证实莽气丝毫不弱于灵气,这两种力量在不同的方面上各有擅长,但是这两者绝不可能共存,一旦相遇,必定是惊天动地的爆炸!

    王朝沸腾了,他们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王朝背景的书院系被建立起来,用来制衡宗门系。

    书院系从最初的弱小,经历了七千年的发展之后,到现在已经完完全全可以和宗门系分庭抗礼。

    而灵气、莽气也成为凡间界修行的两大流派。

    出人意料的是,尽管时至今日凡间界也只发现了那一座莽气文明遗迹,但是在五千年前,仙人们就出面证明了莽气修行的可靠性——以莽气飞升的仙人出现,指点书院系的修行。

    陈志宁忽然冒出这个念头,要同时修行灵气和莽气,除了因为大胆之外,也是因为他并不真切的了解这两种力量一旦相遇会爆发出多么巨大的破坏力。毕竟,他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他手中有县学的《道艺》,还有宗门的三部典籍,都是最高典籍,可惜只有入门篇。

    但是这并不能减弱他的信心,陈志宁取出这些典籍来仔细斟酌了一番:书院系没得选,只有《道艺》,但是三部宗门典籍之中,比较一下力量属性,还是出云门的《青云志》最合他口味,博大精深,各属性力量不偏不差。

    于是,陈志宁先打开《道艺》来仔细的参悟起来。

    一盏茶之后,很努力却只是看的头昏脑涨的陈志宁就认命了:“这真是在浪费时间。”

    他资质不佳,悟性也很勉强,参悟一门最高典籍力有不逮。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叹了口气:“难怪不论是书院系还是宗门系,都强调资质……”

    联想到之前被那些天才们鄙视资质不佳,他心中更多了几分郁闷。

    好在陈志宁还有别的办法。他打开自己的指环空间,将这本《道艺》埋在了金竹下面。

    只是手中没有了灵玉,恐怕短时间内难以催生。不过他一转头就有了意外之喜,桃树上那一只桃子已经成熟了,散发着一阵阵果香,让人食指大动。

    陈志宁凑上前去将桃子摘下来,立刻有一股意念从桃子上融入脑中:先天灵桃,能够小幅度提升资质。

    这桃树,显然是吸收了他放在指环空间内的那些灵药,这才结出了果实,然后被灵玉催生成熟。

    陈志宁兴奋地原地翻了几个跟头!他很自然的忽略了“小幅度”这个限定,只注意到了提升资质。

    他现在最苦恼的就是自己的资质问题,既然能够提升资质,不管一次提升多少,自己多多准备灵玉,总能提升到一个让人满意的程度。

    于是他三两口将这只先天灵桃吃了下去,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在灵桃入腹之后在体内扩散开来,陈志宁感觉到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

    他回忆一下自己刚才看的《道艺》,隐隐有些领悟的感觉。

    “果然神异非凡!”他心中暗道。然后退出了指环空间,再次拿起那块天赐神石,一道浓烈的黄光照满了整个房屋!

    陈志宁扬眉吐气,仰天长啸一声,胸中一片畅快。

    “少爷?有什么事吗?”外面的陈忠陈义听到了啸声忍不住问道。陈志宁想了想,起身来打开房门:“跟少爷我出去一趟。”

    “是。”

    ……

    ****县城并不大,整个城内也只有两家灵药铺,陈志宁很快扫荡了一番。

    那些真正的高阶灵药都是要用灵玉交易的,不过那种高阶灵药****县城内也很少能够遇见。

    他花了数百两银子,就将自己能看得上眼的灵药一扫而空。不过心中却并没有多少喜悦,因为这些灵药,比其他之前丢进指环空间中的那些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唉,毕竟还是个小地方啊。”他忍不住哀叹一声。实际上那些典籍和灵药,绝大部分都是他母亲在郡城收集的,县城这小地方,能够接触到的宝物还是太少。

    这些灵药只能算是聊胜于无罢了。

    从第二家灵药铺出来,没走多远路边忽然有个小叫花子靠上来。陈义随手丢出几块铜钱——这是惯例,陈志宁这一类荒唐纨绔也是“讲究”的,仗势欺人只是针对和自己“同级别”的对手,对于叫花子这种的大都会随手打赏一点小钱。

    不过那个小叫花子却又将铜板送了回来:“我不是要饭的,我有一株珍贵的灵药,看你能不能买得起。”

    陈志宁吃他一激,嘿嘿笑了起来:“有意思,你这小子心思倒是挺多,该不会是仙人跳吧?”

    两个狗腿子顿时怒目而视,气势很吓人。小叫花子却不害怕:“东西就在我身上,你要是感兴趣,我给你一看便知。”

    陈志宁摆摆手:“也罢,拿出来看看吧。”

    小叫花子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破布包,打开来里面是一株看上去很普通的野花。

    “好你个小贼胚!以为你家爷爷是傻子不成,竟然用这种野菜来坑蒙拐骗?”陈义大怒,撸起袖子来就要教训这个小叫花子。

    对方却是一脸冷笑看着他:“果然是一群有眼无珠之辈,也罢,这生意不与你们做了。”

    陈志宁第一反应也是这小子在坑人,但是看他这么笃定,而他又的确需要高阶灵药,伸手拦住陈义,沉声问道:“你既然说这是一株灵药,那到底是什么灵药?”

    小叫花子坦言:“我也不知道。我家在城外一百多里的巨岩村,平常我就是以采药为生,这株灵药我虽然不知道名称和功效,但必定十分不凡。”

    他说的十分笃定,陈志宁也不打断他。

    “因为这株灵药是我无意之中闯入了一处极为隐蔽的山谷,在山谷之中目睹了两只凶兽为了争夺它互相搏杀同归于尽!

    如果不是因为运气好,这株灵药肯定不会落到我手中。可是那灵药铺的伙计欺负我年幼,这么珍贵的一株灵药,竟然只给我一百个铜钱,欺人太甚!我所以才守在门口,看有没有识货的人。”

    陈志宁打量了一下小叫花子,这才发现他虽然穿的破破烂烂,但是身上并不肮脏:“能给我看看吗?”

    小叫花子有些不信任的看着他,陈义恼道:“我家少爷还能贪了你这破草不成?”

    小叫花子犹犹豫豫的把灵药交给了陈志宁,他拿在手中,轻轻摩挲了一下芥子须弥指环,打开了一丝极为细微的通道,隐藏在灵药下面根本不会被人发现。

    这是陈志宁想出来的主意:自己不会鉴定灵药,而如果这小叫花没有撒谎,两头凶兽争夺的必定是极为珍贵的灵药。于是他想让桃树帮忙看看。

    不料刚刚打开一丝缝隙,指环空间内的桃树就疯狂地摇动起枝条,一副恨不得冲出来架势。陈志宁赶紧关闭了那一丝缝隙,心中一阵冷汗:你好歹矜持一点啊!

    不过他心中还是很高兴,因为可以确认小叫花没有说谎,的确是一株珍贵的灵药。不过表面上,他仍旧不动声色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能不能带我的人去看看,到底有没有凶兽。”

    小叫花笑了:“灵药是灵药的钱,凶兽是凶兽的钱。”

    他伸着手,陈志宁苦笑。

    要是对方也是一个纨绔,或者是县城内的大户人家的子弟,陈志宁说不得就要指挥手下暗中下手,把自己看上的东西都抢过来。

    但是对这么一个“弱者”下手,不讲究啊。真这么做了,以后他在县城纨绔圈子里,可就没脸混下去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