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咧,您等着。”

    店小二下去安排,陈志宁主仆三人趴在窗户偷看下面街道上来来往往的大姑娘小媳妇,评头论足好生猥琐。

    “张兄,咱们就坐这里吧。”

    “也好,诸位请坐。”

    雅间外面来了一群人,就在不远处坐下来,说话的声音陈志宁三人听的一清二楚。

    “诸位兄台,还有五天就是入门考核的时间,大家都有把握吗?”

    “我们可比不了张兄,哪有什么把握可言?不过县学和三大宗门都报名了,希望侥幸能通过其中之一吧。”

    “可怜啊,咱们要是有陈志宁那混账纨绔的家世就好了,我可是听说了,县学和三大宗门都已经把自己最高典籍的入门部分给陈志宁送去了。”

    “世道如此不公!”

    “那陈志宁不过是仰仗父辈余荫罢了,本身不过一庸才,血脉不显,性格顽劣,凭他自身,连入门考核都过不了,现在却像天才一样被诸多势力争抢,真是让人愤懑不平!”

    “唉,书院系和宗门系的争斗越发激烈,只要他的父亲是****鹏,就算是蠢笨如猪废柴一条,也有人抢着要收入门中,以增加自身助力呀。”

    外面众人连连抱怨,自身通过考核几乎没有希望,但是和自身一样资质不佳的陈志宁却能够被四大势力招揽,当然是愤愤不平。

    陈义霍然而起就要出去教训这些口无遮拦的家伙,却忽有一阵脚步声传来,外面那群人欢喜:“郑兄来了,快请入座。”

    那个郑兄说道:“诸位也不必太过在意那个荒唐二世祖,做好我们自己便是。他这种人,注定会成为历史的一粒尘埃,了然无声的落下过去。而我们在座的诸位,都是有机会在历史上留下我们大名的人物!”

    “说得好!”这一番话立刻引来轰然赞叹,这帮人大受鼓舞。

    陈志宁却已经阴着脸推开雅间的门走出去,两个狗腿子忠心耿耿的跟在主子后面,恶狠狠的瞪着外面那些人。

    这些人之中,有两个容貌气质都格外出众的人物,想来就是他们口中的“张兄”和“郑兄”了。

    他的突然出现,让那些人猛的愣住鸦雀无声。陈志宁阴森森的扫了他们一眼,一甩手下楼去了:“不知死活!”

    他一身怒气大步出了淮扬楼,店小二还在后面追出来询问怎么回事,陈志宁猛地一挥手走了。

    十几个如狼似虎的护院不久之后冲进了淮扬楼,楼上那群家伙竟然还在那里吃喝,自然吃了一顿暴打。

    这是几个家仆之中,过半都是修士,收拾这帮还没与开悟的少年不要太容易。

    “张兄”恼怒不已,被打倒在地一身汁水还在愤怒大叫:“莫欺少年穷!待日后我修行有成,定要将你们和那个荒唐纨绔一并踩在脚下!”

    回应他的是一只大脚先狠狠的将他的脸踩在了地上,还狠狠碾了几下。

    可是陈志宁却有些闷闷不乐。他仗势欺人的事情做得绝不少——他向来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因为有势可仗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很高兴的事情啊。

    但是这次他却开心不起来:就算是打一顿也不会让这些家伙心里服气,除非自己真的能够证明自己的资质强过他们。

    进了家门,他就吩咐陈义:“去给少爷找一块天赐神石来。”

    天赐神石是一种陨石,名字很唬人,却没什么大用处,只能鉴定修士的资质如何。

    这种陨石的数量不少,价格也不贵,陈家有好几块备用的。据说当年第一块这样的陨石被陈家买来,就是他母亲充满了期待的想要检验一下儿子的资质,然后……

    然后就差不多死心了,帝嬴血脉的强大固执,不是她所能够左右的。

    很快陈义就找了一块天赐神石回来,陈志宁将他两个赶出去,自己关在房中,然后把天赐神石捏在手中,闭目凝神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块石头上。

    在这种情况下,天赐神石能够发出一道光芒,从这道光芒就可以看出修行者的资质如何。

    赤、橙、黄、绿、青、蓝、紫,越往后的颜色修行的资质越好。而同级别的颜色之中,光芒越强烈的资质越好。

    紫色之后还有传说之中的银色和金色,只不过最后两种颜色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如今的凡间界,很怀疑那些传说中的人物,曾经让天赐神石迸发出这两种光芒,只是夸大其词而并不是真正的史实。

    陈志宁费尽了力气,也只看到一道淡淡的红光在天赐神石上一闪而过。

    他垂头丧气的松开了天赐神石,愈发闷闷不乐起来。

    “有什么办法提升资质?”他自言自语。资质好坏乃是一名修士的根本,先天就已经注定。并不是完全不能修改,不过想要提升资质,至少也需要一些先天神物才能起作用。

    陈家虽然在****县称王称霸,可是想要弄到先天神物,无异于痴人说梦。

    “唉……”陈志宁叹了口气,顺势躺倒在床上,一时间连修炼《双极神魔体》的动力都有些不足了。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他起床之后,陈忠便笑嘻嘻的来禀告道:“少爷,陈九和白凤姑来给您磕头,讨喜钱了。”

    陈志宁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三天前陈家是有这么一桩喜事:车马房的陈九和伙房的白凤姑喜结连理。

    陈家当然鼓励这种事情,这样家仆的凝聚力更强。

    新婚夫妻照例去找老爷讨喜钱,****鹏之后就是陈志宁。陈志宁点点头:“让他们进来吧。”

    很快一对新人进来,轰然拜倒:“谢少爷成全!”

    陈志宁有些哑然的看着俊朗的陈九和膀大腰圆双臂能跑马的白凤姑并排跪下,这画面顿时勾起了他可怕的回忆。

    不行啊,就算是资质不佳,也一定要努力修炼,陈家有的是钱,总能用资源把自己堆出来,至少要有自保之力,不然连自己的贞?操都做不了主!

    他给了个大红包,是原本准备的三倍,然后同情的看了陈九一眼让这一对新人下去了,

    之后,他接连几天不出门,一口气修完了九个小圆满,完成了一次一次大圆满。

    当第九个小圆满完成的时候,陈志宁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似乎有什么“规则”运转达到了一个完美的状态,一切水到渠成。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在面前凝聚成了一道雾气太极,阴中有阳、阳中藏阴,然后慢慢消散。

    睁开眼来,他的双眼已经彻底变成了两个极端。左眼纯金,右眼漆黑。只是很仔细的观察仍旧能够看到,在金色的眼珠之中,隐藏着比针尖还要细小的一点漆黑。而在漆黑的眼珠之中,也有一点极为细微的金色。

    “原来如此!”他微微一笑。他之前就预料《双极神魔体》在完成一次大圆满之后,才会真正显现神异之处。

    “是阴阳双生!”他低喝了一声,左眼之中的金光如同金水一样流淌出来,淹没了他的全身,此时的陈志宁,一片炽烈阳刚,煌煌宛如大日。

    而后他心念一动,身体忽然由阳转阴,一点漆黑在金光之中绽放出来,迅速的染黑了所有的金色。

    而此时的陈志宁,已经是一片寂灭,悄无声息。

    这两种极端状态下,陈志宁就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又像是一个人位于两个不同层面上的分身。

    不论哪一种,对于一个尚未开悟的少年来说,身躯都是极为强大的。

    单从力量上来说,他已经拥有了九鼎之力,即便是一些元启境的修士在这方面也不如他。

    陈志宁满心欢喜之余,忽然全身一震,失声道:“这么说来,我岂不是可以同时修行书院系和宗门系的典籍?!”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