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宁同情蔡家兄妹,找了个由头把蔡琳的苦差解放了而已。等蔡琳出去,他狠狠瞪了陈忠一眼,后者捂着脸委委屈屈,马屁拍到了马脚上,他也认命,因为这本来就是狗腿子最不应该犯的大错。

    “都滚出去,少爷我要修炼了。”

    陈忠陈义出去,却又有一个人走进来。陈志宁一个哆嗦,挤出一丝笑容:“爹,您今天回来得早呀。”

    ****鹏哼了一声:“我怕回来晚了丢东西。”

    “嘿嘿。”陈志宁干笑两声,却没有死硬着脸皮不认账。

    ****鹏盯着他看,陈志宁心虚的低下头去。咣!有什么东西被丢在了桌子上,****鹏淡淡说道:“省着点用,你爹这点家底,用不了多久就要被你败光了!”

    陈志宁抬起头来,桌子上一只小木箱子,里面有六枚二阶灵玉。

    陈志宁心中一暖,老爹和远在郡城的娘亲不同,他确实不会嘘寒问暖,不过一直很相信自己的儿子。

    “我已经派人去县学还有三大宗门给你报名了,等到入门考核那一天,你给为父挣点气,尽可能的进入其中一个。虽然说你在家中修行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县学和宗门还是有各自的优势,而且你在那里能够有更多的交流,免得闭门造车成了井底之蛙。”

    “是,孩儿遵命。”这时候哪能反对?

    送走了父亲,陈志宁手中又有了灵玉,他连忙钻进了指环空间,将其中两块埋在桃树下面,又拿了两块埋在葫芦下面,还剩两块塞进了他的床下。

    然后,他开始继续修炼《双极神魔体》,静静等候两株植物成熟。

    又一个小圆满完成,陈志宁更加明显的感觉到这部功法的不同,也更加笃定:对于力量和体质的加强,恐怕是这部神秘功法最细枝末节的作用,真正的大好处还没有体现出来。

    然后他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指环空间,想要看看自己的收获。可是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

    桃树上一朵桃花凋零,只结出来了一枚桃子,而且还只长到一半大小。

    而那一株葫芦更别提了,只是长大了一些,却始终不见开花。

    “怎么回事?”陈志宁嘀咕了一声,只能暂时放下葫芦的事情,然后将床底下剩余的两枚二阶灵玉取出来,再次埋在了桃树下。他等不及结果了,跳上床去睡觉了。

    ……

    第二天早饭的时间过后不长,陈志宁就被陈义喊了起来:“少爷,快些起来,老爷使人来喊你过去,听说县学的一位助教大人来了。”

    “嗯?”陈志宁迷迷糊糊的在陈义的伺候下穿衣洗漱,不过这种伺候人的活计,陈义这种狗腿子型的家仆还真不太会弄,手忙脚乱越忙越乱。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来:“让我来吧。”

    蔡琳接替了陈义,陈志宁还没睡醒,不过闻到一股清新的体香,忍不住多吸了两口,十足一个色胚纨绔的样子,弄的蔡琳小脸通红。两个狗腿子在一边偷笑,弄得蔡琳更是娇羞。

    好不容易伺候他穿了衣服洗漱完毕,陈志宁总算是清醒了一些,心里开始嘀咕:助教来我家做什么?

    ……

    “哈哈哈,沐先生太可气了,若是犬子进了县学,还要先生严加管束才是,犬子这些年来实在是太顽劣了。”

    陈志宁进了正厅,只见父亲正和一位中文士打扮的中年人相谈甚欢,看到他进来立刻说道:“宁儿,快来拜见沐先生。”

    “晚辈见过沐先生。”他抱拳微微一躬身,算是见礼了。

    沐先生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轻蔑,很快就掩饰下去,淡笑道:“浪子回头金不换,陈少爷既然有进取之心,那就并非不可挽救。”

    ****鹏在一旁连说:“那就请先生多费心了。”

    陈志宁心里老大不高兴,什么意思,少爷我怎么了就成了浪子了?还上进之心?不可挽救?!

    十三岁的少年毕竟没有多少城府,心里不高兴也就默不作声的站在一边。

    沐先生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心中连连冷笑:若不是冲着陈家,你一个血脉不显的废物纨绔,值得本助教跑一趟?

    他也不再理会陈志宁,只是和****鹏谈笑。

    沐先生来陈家也只是表明一个姿态,意思传达到了也就足够了,于是不多久便起身告辞。

    陈志宁却没能清闲片刻,紧接着震雷堂来了一位执事,然后是出云门的长老,然后又是饮火派的教头。

    一直到了晚饭前,这些应酬才算是结束。

    陈志宁惦记着指环空间内的植物,正要找个由头溜回去,却被父亲揪住:“陪为父吃晚饭吧。”

    一边吃饭,****鹏一边问道:“你中意哪一家?”

    陈志宁想了想,没所谓道:“他们反正不是冲着孩儿来的,只不过是看中了父亲您的势力,希望借助咱们陈家压过竞争对手罢了。所以他们哪一家给的价码高,孩儿就去哪一家吧。”他又不傻,怎会看不出来这些。

    ****鹏点点头:“那好,这事情交给为父了。”

    晚饭后陈志宁终于“重获自由”,回去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进入指环空间。那株葫芦还是那个样子:我长呀长,我长势喜人,但我就是不开花也不结果。

    桃树上那只桃子倒是逐渐成熟了,陈志宁靠上去想要采摘,可是一道意念从桃树上传来:火候不足。

    果然三株植物各有性格!陈志宁苦笑,退出了指环空间。不过他倒是对这桃子的功用更加好奇了。

    今晚又修行了一个小圆满之后,陈志宁恬静睡去,忽忽又是一夜过去。

    第二天懒洋洋起床之后,陈义禀告道:“少爷,外面有三个人在等您。”陈志宁问道:“都是什么人?”

    陈义扳着手指头:“出云门、饮火派和震雷堂的人。”

    “去看看。”

    ……

    出云门来的是一位气质飘逸脱俗的青年弟子,二十出头但是修行境界已经是元融境初期了。

    他见到陈志宁,微笑道:“陈师弟,门中长辈让我将出云门最高典籍《青云志》的第一篇给你送来。这部典籍乃是我出云门立派根本,事关重大,所以由我亲自护送,一定要交到你的手上。”

    他说着,取出一本线装手抄本,郑重其事的交给了陈志宁,然后道:“门中对师弟期望颇高,从这部《青云志》上就能看出来,还望师弟不要辜负了我出云门上下一片苦心啊。”

    陈志宁很没诚意敷衍道:“一定一定。”

    出云门弟子身后,一个声音不满道:“难道我饮火派就没有诚意?”

    说这话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的女子,看上去普普通通,不过却有着一头惊人的火红长发。她站出来交给陈志宁一本簿册:“陈师弟,这是我饮火派最高典籍《吞日**》的第一部分,我们饮火派上下,也一样热切期盼着师弟的加入。”

    “忒的小气!”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插进来,震雷堂的弟子走上前来,双手捧着一卷古书,用力送到了陈志宁面前:“你们给的都只是最浅显的部分,我们震雷堂送给陈师弟的,却是根本**《青霄云雷真解》的前三篇!陈师弟,就从这一点上,你也能看出来哪家的诚意最大吧?”

    陈志宁暗道反正县学是没什么诚意的。

    不过下午的时候,得到了消息的县学,已经一边暗骂三大宗门无耻,一边派遣得意门生,给陈志宁送来了书院系的根本**《道艺》的第一卷。

    陈志宁面前摆着四部顶级功法的抄本,他都仔细看了,却有些抉择不下究竟应该选哪一个。

    县学和三大宗门送来的只是他们最高典籍的入门部分——即便是口口声声说诚意更大的震雷堂也是一样。虽然他们送来的是前三篇,但《青霄云雷真解》本身一共三十六篇,前三篇等于别家的第一部分。

    这些入门部分实际上县学和三大宗门这些年来已经散逸出去不少了,同样是为了招揽天才弟子。

    书院系和宗门系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大家不得不做出一些改变,而仅仅是流传出去入门篇,不但不会对自身产生什么影响,反而能够扩大自身弟子的基础。

    试想,如果有人无意之中得到这些入门篇章,修形之下发现十分适合自己,想要得到后面的部分,那就必须加入自己的门派。

    不过陈志宁看过了四部典籍之后,并没有特别喜好哪一种,于是暂时先放在一边,继续专心修炼自己的《双极神魔体》。他有预感,九个小圆满之后,这部神秘功法真正的作用就会体现出来。

    报名之后有十天时间准备入门考核,大家都在紧张的筹备着,家中有条件的,想尽了办法提升自家孩子的体质、资质,像蔡昊这种的,就只能每天苦练了。

    陈志宁在家里憋了几天就耐不住了,叫上两个狗腿子一起出门去玩耍一番。

    在常去的茶馆听了个曲儿,中午去淮扬楼吃饭。陈志宁一进门就有店小二殷勤的迎上来,点头哈腰:“陈少爷您来了,楼上雅间,您的老地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