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已经回来了,听很生气,已经派人来找您好几次了,只是看您好像在修炼这才没有硬闯进去。”两个狗腿子看向少爷的眼神充满了崇拜:“少爷您这要气势是要去见老爷?”

    好家伙,整个陈家,谁敢踹了门去见老爷?而且今天少爷明显是犯了事儿啊,竟然还能如此刚猛!

    陈志宁一听就知道自己偷了老爹书房二阶灵玉的事情发了,一缩脖子骂道:“去个屁!快扶少爷我去柴房躲一晚上。”

    陈忠陈义:“……”

    “看什么看?大丈夫能屈能伸。”陈志宁嘴硬,两个跟班上前来左右搀扶,陈志宁两手一按,就听见哎哟哎哟两声,两个膀大腰圆的狗腿子龇牙咧嘴的抱着自己的胳膊倒下去。

    “少爷,骨折了……”两人哭丧着脸。陈志宁真心无奈了,骂道:“两个废物!”也不管他们了,自己先开溜,免得被老爹堵住。他出院门的时候,一不心又把门给扯坏了。

    他低声咒骂了一句夺路而逃,后面陈忠陈义眼里却是一片震惊!

    “今天晚上你们什么也没有看见,明白吗?”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两人一转头只见****鹏负着双手,如同一尊古神一般站在那里,神色之中藏着一丝阴冷。

    两人一个哆嗦,连忙忍着疼跪下磕头:“老爷我们明白,我们生是陈家的人、死是陈家的鬼,少爷就是我们的天,今天的事情我们一定烂在肚子里。”

    ****鹏鼻子里嗯出一声,身形一晃消失了,两个跟班压根没看清楚他是如何来去的。

    陈志宁在外面和别的二世祖争凶斗狠的时候有多光棍,在他爹面前怂的就有多迅猛。这他一也不觉得丢人,在陈志宁看来这就是自己的孝顺。

    他在柴房里躲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悄悄溜出门,至少在他爹气消之前不打算回来了。

    伙房的几个伙计没看到陈志宁,只是奇怪:“满房子的柴火谁这么好心帮我们全都砍断了?只是这手艺不咋样,长的长短的短……”

    好在经过这一晚上的适应,陈志宁总算是习惯了这种力量,他昨晚上没睡好,于是一大早出门眼皮子打架,在经常去的茶楼喝了一上午的茶,又吃了中午饭,闲得无聊满街溜达。

    走到一处地方,前面一大群人围在那里,而且还不断有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男女围过去。陈志宁随手抓住一人:“出什么事了?”

    那人挺着急,随口解释:“到了书院和宗门的报名时间了。”然后想甩脱了陈志宁过去,可是没想到连甩了几下对方纹丝不动,还将他的手勒得生疼。

    陈志宁意识到了,一撇嘴松开,那人诧异看了他一眼,嘀咕了一声“怪胎”然后赶紧去报名了。

    前面其实是县城内最大的一家客栈,不过整个客栈已经被包下来,大厅里摆着四张桌子,每一张桌子前面都排着一条长长的队伍,一直延伸到门外的街道上。

    第一张桌子后面是县学的人,另外三张桌子后面分别是****县最大的三个宗门的人:震雷堂、饮火派和出云门。

    县学乃是太炎王朝国子监最基层的机构,国子监毫无疑问属于书院一脉。而凡间界书院系所代表的“朝堂”力量,和宗门系所代表的“在野”力量争斗由来已久,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这种争斗已经发展到了每年招生大家都会唱对台戏的程度,甚至在****县,县学和三大宗门招生,都是放在一起进行的,就看谁的实力强,能吸引到天才弟子;看谁的眼光毒,能挖掘到一块浑金璞玉。

    而对于升斗民来,这些争斗对他们毫无意义,倒是县学和三大宗门放在一个地方报名,让他们方便了很多。几乎所有报名的少男少女都是现在县学那里排队,报完名之后直接进入下一个队列,再报震雷堂,然后是饮火派,然后是出云门。

    三大宗门的人彼此之间有有笑,但是一旦面对县学的修士,立刻冰冷一张脸,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

    陈志宁对于进入县学或是宗门修行的需求并不强烈,他老爹就能指他。于是站在一边看着热闹。没想到还在队伍之中找到了一个熟人——蔡昊。

    蔡家的家境的确很差,前两天陈志宁见到蔡昊的时候,他穿的就是一件补了七八个补丁的粗布衣衫,今天居然还是这件。

    站在队列之中的蔡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和周围那些衣衫鲜明的人相比,他穷困潦倒,却又有着一丝深埋于根骨之中的倔强。

    从太古年代开始,仙人指引凡间界走出大荒,百族修真英雄辈出,对抗大荒之中的各种危险,终于打下了如今凡间界的局面。

    不过凡间界仍旧没有真正的安全,且不在文明之外的蛮荒地带,仍旧潜藏着众多的凶兽和众多秘族,就是在凡间界已经被文明征服的区域内,也还留存着大量凶兽,甚至还有凶兽占据的“兽域”。

    而在这种大环境下,修真无疑成了寒门子弟一飞冲天的最佳途径。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流传着大量寒门子弟依靠资质和自身努力成为顶尖修士,光耀门楣泽被一方的传。

    谁知道蔡昊不会是下一个?所以队伍中的那些人虽然心里看不起这个满身补丁的少年,但也没有几个人把这种情绪流露出来。

    陈志宁在一边看热闹,蔡昊已经完成了县学的报名,然后排到了震雷堂的队伍中。

    他的报名费毫无疑问就是妹妹蔡琳卖?身得来,陈志宁注意到每一次打开那只绣工精美的荷包的时候,蔡昊脸上的肌肉都会抽动一下。他其实有些同情起这对兄妹了。

    蔡昊在前面三张桌子前都没有受到什么关注,不过到了最后的出云门的时候,那位仙风道骨的老修士似乎对他青睐瑜伽,甚至仔细问了他家住何方,看样子青云门有意将他收入门下。

    陈志宁等蔡昊离开,也觉得有些无聊,时间也不早了就溜溜达达回了陈家。

    陈忠陈义各自吊着膀子守在门口,见到陈志宁回来,眉开眼笑的上前报喜:“老爷今日出门办事去了,少爷您逃过一劫。”

    陈志宁撇撇嘴,背着手进了正门,随口吩咐陈忠:“去把蔡琳给我叫来。”

    陈忠眼珠子一转,不动声色的去了。

    他找到了正在伙房帮忙刮土豆皮的蔡琳,可怜的姑娘一个人要应对比她还高的一堆土豆。

    “蔡琳,少爷找你。”

    蔡琳有些为难的看着手里削了一半的土豆,浑然没有注意到,伙房内其他人羡慕的眼神。

    陈忠笑道:“打扮的漂亮,这里的事情你以后再也不用作了。”

    蔡琳一瞬间明白了什么,顿时脸色惨白,虽然卖身为奴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上一次哥哥来陈府闹事,少爷并没有动怒,让她心中不免升起一丝希望。

    但是今天……她心中凄苦无比,又是绝望:陈志宁可是****县内臭名昭著的纨绔,自己之前怎么会那么天真,觉得他还是个好人。

    陈忠不满道:“少爷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看了看周围的人,他又忍住了后面的话,带着蔡琳出来伙房,四下无人才低声劝道:“我一直跟在少爷身边,你是他第一个女人,把握好的话,少奶奶虽然没指望,侍妾的身份没问题,要是能帮少爷生下一男半女,你们蔡家以后可就发达了。”

    蔡琳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什么话也没听进去。

    陈志宁还在发愁怎么弄到二阶灵玉,陈忠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蔡琳带进来了。

    这丫头当然不会梳妆打扮,还是陈忠找了府内一个妇人帮她弄得。虽有些艳丽,但是这个年岁的女孩子,又有一个好底子,真是怎么打扮都不难看。虽然风格和蔡琳不搭,可是看上去另有一种味道。

    陈志宁愣了一下,陈忠得意洋洋的以为自己这差事办得好。却不料陈志宁一巴掌抽过来:“蠢货!”

    也是他现在习惯了自己的力量,不然这一巴掌就要把陈忠的脑袋打下一半来。

    饶是如此,陈忠也被打得半边脸肿成了猪头,委委屈屈道:“少爷,为啥打我?”

    陈志宁没理会他,看向蔡琳,这女孩楚楚可怜,到时让陈志宁有些不好意思了。年轻人俊脸微红,咳嗽了一声问道:“蔡昊身上那只荷包,是你给他绣的吧?”

    蔡琳一愣,本来做好了准备面对人生中最可怕的事情,没想到陈志宁忽然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她下意识的头:“是我。”

    “帮我也绣一只。”陈志宁道:“从今天开始,你就专心绣荷包,别的事情都不用做了。”

    “是。”蔡琳答应一声,就被陈志宁挥退出去。

    她出了门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但是很快反应过来,今后就不用干那些粗重活儿了,心下欢喜,也似乎明白了少爷的用意,甜甜一笑:自己原来并没有看错少爷。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