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老爹出门办事,没了监督的陈志宁磨磨蹭蹭足有一个时辰,才慢吞吞的打开芥子须弥指环,想要拿一本典籍出来研读。。昨天那两部他已经放弃了。

    可是今天打开芥子须弥指环,他却“咦”的一声愣住了。

    指环空间内,原本堆积如山的灵药、典籍、灵玉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三株莫名其妙生长在这里的植物。

    第一株植物是一根竹子,只有一人来高,两指粗细,竹子表面翠青色,隐隐泛着金光。

    第二株是一棵桃树,也长得不大,和竹子差不多高,却要更细一些,好在枝繁叶茂长势不错。

    第三株却有些陌生,陈志宁分辨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是一株葫芦!葫芦苗顺着桃树爬上去,看架势准备伸向那棵竹子,不过目前还没有长那么大。

    地上还散落着几个木箱子的残片,陈志宁完全不明白自己的指环空间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有些抓狂:那些修炼资源即便是对于陈家来也很珍贵,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而他起码的修行常识还是知道的,芥子须弥指环不是洞天,这里是不可能让活物生存的,但是这葫芦、竹子和桃树简直是“长势喜人”啊!

    愣了半晌,陈志宁忽然一拍脑门:“难道是那三颗种子?”

    他从木箱的碎片里面一翻,果然找到了那只玉瓶,里面空空如也!

    陈志宁没有惊慌,反而有些窃喜:能够在指环空间中生长植物,这绝对是了不得的宝物啊!而整个指环空间中的其他资源统统消失不见,是为什么?看看那些木箱的碎片,多半都成了这三株植物的养分了。

    付出越多,回报越大。

    不过这三株植物到底有什么用处,他现在也不清楚。他仔细观察着这三株植物,忽然发现那棵竹子最上面一截上,似乎有些文字浮现。

    他连忙凑近了观看,可是那些文字仍旧模模糊糊,似乎是火候未到还没有彻底显现出来。

    陈志宁忽然百爪挠心一样的痒痒,这些文字到底会是什么?为什么若有若无?他下意识的用手去抚摸这一截竹子,顿时一股强烈的意念融入他的脑海之中!

    饥饿——是的,竹子在想他传递一个意念就是饥饿。这意念就像是一头饿了数十万年的怪兽一样强烈。

    陈志宁吓得赶紧松手,片刻之后惊魂仆定,他眼珠子一转悄悄溜出去,钻进了父亲的书房。

    他老爹会在书房里放几枚灵玉备用。不过不是交给陈志宁的那种最低品级的一阶灵玉,老爹境界高,修炼用的已经是二阶灵玉。

    果然,他在书房了翻找了一阵,找到了两枚二阶灵玉。

    一枚二阶灵玉就抵得上陈志宁那一箱一阶灵玉了。陈志宁把两枚二阶灵玉埋在了竹子根部,眼巴巴的看着,可是竹子一时半会没什么变化。

    就在陈志宁等的心焦快要失望的时候,忽然那一截竹子上金光大放,无数文字在金光当中飞快流淌而过,唰一声又重新收敛回了竹子当中。

    而后,还没等陈志宁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啪嗒——那一截竹子自动断裂,落在了他的脚下。

    陈志宁没有着急去捡那一截竹子,而是扒开了刚才埋二阶灵玉的地方一看,果然两块二阶灵玉都已经消失了。

    他这才捡起那一截竹子,几乎是同时,又有一道意念从这截竹子上融入陈志宁的脑海中,让他瞬间明白了,应该如何使用这东西。

    他拿着这一截暗蕴金光的竹子退出了指环空间,心情有些压抑不住的激动。如果自己指环空间内的宝物真如自己所预料的那样,那么自己资质不佳的弊病对于修行也将不是难题!

    未来能够强大,用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的贞?操!

    他深吸一口气,在蒲团上盘膝坐好,闭目凝神,然后双手举起那一截竹子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一瞬间,竹子当中冲出一片金光,当中似乎有无数符文在飞舞,随着金光一起冲进了陈志宁眉心当中。

    而那一截竹子在金光去尽之后,化作了一片飞灰。

    陈志宁身躯一震,眉心明显的鼓胀起来,好似生出一只独角。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脑海中被灌注进来无数意念,让他在短短一瞬间,明悟了一门高深的法诀。

    《双极神魔体》!

    这是一部基础的炼体法门,却蕴含着至高至上的大道法理,内含天地、阴阳、正反、生灭、来往等等诸多内容,深邃无比无穷无尽。若是真的将这一部法门彻底钻研透彻,也就能够问鼎大道羽化飞仙。

    不过陈志宁现在,只是借助了金竹的意念灌输,知道了该如何修行这一部法门,距离彻底弄清楚其中蕴含的大道法理还有十万八千里远。

    陈志宁也不贪求,循着这一到意念灌输的指引,慢慢修炼起来。

    这是一部很奇特的法门,如今凡间界修炼的两大支柱灵气和莽气,这部功法全不需要。因此他的进度十分顺利,即便是资质略差,也很快就完成了一次炼体圆满。

    这部功法每天修炼一次圆满就算是完成,九次圆满之后才是一次大圆满,九次大圆满之后才是一次真圆满。

    修行之路漫漫,他也看不到将来会如何,但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和以往不同,取来一面镜子一照,他的两只眼睛分别化成了淡金色和淡黑色!

    他愣了一下,体内《双极神魔体》的余劲缓缓散去,两只眼睛逐渐恢复了正常。陈志宁一阵思忖,隐隐感觉这一部功法非同可,只不过起码要一次大圆满之后,才能真正体现出它的威力来。

    “这部功法之中的某些部分,似乎和之前我看过的《道藏三解》和《星线淬神真法》有些类似。”

    尽管所占的比例十分微,但也能够看出一蛛丝马迹。

    他再次进入了自己的指环空间,有些疑惑的看着那一株金竹:“难道这一部《双极神魔体》……是这一只金竹用全部基础功法凝聚而来?”

    这一次送过来的这些修炼资源,其实是父母从他一出生就开始准备的。这几年陈志宁越来越纨绔无心修炼,双亲十分无奈,但仍旧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并没有停止收集这些资源。

    无论是那三枚神秘的不知来历的种子,还是那些入门基础法诀,实际上都是大有来历的。

    基础法诀足有几十部,都是凡间界最顶级的入门法诀。而且其中几本十分罕见,堪称孤本。

    这些法诀混合在一起,都被金竹“消化”掉了,这才衍生出来一本空前绝后的《双极神魔体》!

    陈志宁毕竟只是个没有修炼过的少年,虽然有几分聪明,但眼光见识不足,并不知道如果这一部法诀拿出去,将会引起多么巨大的轰动。

    但是他起码知道这三株植物的秘密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甚至自己的双亲,在时机未成熟的情况下也要暂时隐瞒。

    他老爹虽然在****县城牛气冲天,可是****县仅仅是千湖郡数百县城之中的一个。而千湖郡也仅仅是天火州数十郡之一;而天火州也仅仅是太炎王朝数十州之一。而太炎王朝外面,还有更加广阔的疆域,有数个不亚于太炎王朝的强大势力。

    他已经实实在在拿到了金竹带来的好处,立刻好奇起来,另外的葫芦和桃树会带来什么益处?

    那一株桃树上,这么半天时间竟然已经长出来许多花骨朵,看来用不了多久就会开花结果。

    有了金竹的经验,陈志宁猜测这三株植物的生长周期必定和普通的不同,应该是直接和灵玉挂钩。

    只是他已经从老爹书房里偷了两枚二阶灵玉,再要弄到灵玉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陈志宁琢磨了一会儿,退出了指环空间一按桌子站起身来。却不想咔嚓一声,桌子角在他手掌下清脆的碎裂了。

    “嗯?”他看看自己的手,抓起桌子上的一只青花瓷的茶杯,还没等他实验自己的力气,茶杯也乒的一声破碎了。

    陈志宁哭笑不得:“这功法果然不凡!只是修炼了一个圆满,就能有如此效果。可是……要适应很长一段时间啊。”

    他于是心翼翼起来,可即便如此,站起来的时候脚后跟碰到了椅子上,一条椅子腿踢断了。

    他想要出门,伸手一拉门把手断了。

    门外陈忠陈义无比忠心的守在门口,可是却听到里面一阵哐哐啷啷的破碎声,两人面面相觑:“少爷这是怎么了?什么事情惹得他大发脾气砸东西呢?”

    “快溜……不然一会儿就要成了少爷的出气筒。”

    两人默契的头,蹑手蹑脚的顺着墙根溜走。

    屋子里的陈志宁耳朵一动,大喝道:“你们两个做什么去?”

    两人顿时苦脸:怎么回事,少爷的耳朵什么时候这么灵了?

    [三七中文 m.37zw.]